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Passenger (六)

应该还有一章就完结了吧~

为了控制长度,节奏掌握得不太好,这章大起大落的……我自己一边写一边像在坐过山车……



 

 

 

乔一帆恢复得不错,用不着洗肺,所以第二天上午便出院回家休养了。一宿没睡的王杰希也请了一天假,把他送回家。

 

王杰希昨天做好的饭菜还摆在桌子上没来得及收,乔一帆感动得稀里哗啦,又是一通捶胸顿足自己昨天为什么没直接回家,搞出这么多幺蛾子,不然就可以吃到王杰希做的爱心晚餐了。可虽然隔了夜,也不是不能吃。乔一帆觉得那可是王杰希头一回为了他做的,意义重大,就算是酸了臭了也要吃掉。

 

王杰希拍掉了他伸向龙虾尾的爪子,“不准碰,吃坏了肚子我可不管你。”

 

乔一帆吐了吐舌,心想就算真吃坏了你也不会不管我的。索性掏出手机打算拍照留念,准备等王杰希一个不留意就捞起来吃了。

 

镜头里忽然窜出一只胖猫,上来就对着那只龙虾尾舔了一口。

 

“王!小!胖!!!”乔一帆大喊,“你给我下去!什么时候能跳上桌子来了?!”

 

那胖猫一听乔一帆叫了他大名,知道大事不妙,夹着尾巴跑了,还绊倒了桌子上的红酒杯,红酒泼到了另一盘龙虾上。

 

乔一帆气炸,追着王小胖满屋乱跑。

 

王杰希叹了口气,把那两盘龙虾尾扔进了垃圾桶。“你俩够了,多大人了跟猫一般见识。”

 

“王小胖简直无法无天了!”

 

“还不是你惯的。”

 

“……”乔一帆无语,气鼓鼓地趴在桌子上喘气。

 

“你是嫌气管伤的轻是不是?”王杰希走过来敲敲他的脑袋,“我叫了外卖,你想吃这个的话我晚上再去买。”

 

“别别别!你好好休息吧,今个还是我来做。”乔一帆抬起头,声音软到不行,“不过这龙虾真是可惜了了,看着倍儿专业,没想到王老师还有这一手。”

 

王杰希不无得意地哼了声,“你是不是以为我就一九级生活残障,没了你就活不了?”

 

“当然不是,咱们这是一加一大于二。有了我你会活得更舒服,有了你我也活得更舒服。”乔一帆乐滋滋地说。

 

“这么膨胀,还有没有进步的空间了?”

 

“因为我现在就够舒服了,不能更满足了。”

 

“可你快毕业了,之后有什么打算?”王杰希问,“你还没跟我说你这次去开会有什么收获呢。”

 

“咳,”乔一帆蔫了,又重新趴在桌子上,“也没什么……有两个硅谷的公司有意向签我,但我拒绝了,我想再考虑考虑……”

 

王杰希抬了抬眉毛,“硅谷的公司?你不是一直想去硅谷工作?还考虑什么?”

 

“我突然……也没那么想去公司了,我,我有点想留校……”

 

“留校?你这个专业不适合留校吧?叶修知道么?是他的意思?”

 

“不,跟他没关系,是我突然改变主意的……我有去硅谷的公司参观,那种环境真的很让人窒息,每个员工都像机器一样不停运作,收入虽然可观但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花钱去享受生活。留校虽然赚得少是少了点,可起码学校里很自由,我喜欢这个学校,喜欢我们组,喜欢这个公寓……”

 

也喜欢你。


乔一帆及时收了声,心里咚咚跳个不停。我的妈呀差点说出去了。

 

“如果你仅仅因为学术界比工业界好混才选择留校,那我会对你很失望。”王杰希声音冷冷地说,“你明明是个应用型人才,进了公司会有很好的发展,这也是叶修对你的期望。而你竟然因为这么荒谬的理由拒绝了两个公司。”

 

乔一帆愣了,他不知道王杰希为什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严肃。“我,我不是……”


我只是,舍不得离开你啊。

 

王杰希看着这个心虚地低着头的人良久,久到足以将他的心思看透,才下定决心一般缓缓道:“谁的生活都不可能一成不变,总要打破自己的舒适圈。就好比我们总不能一辈子租房子住。我已经买了房子,这间公寓我租到六月底就不会续租了。之前一直没跟你说,是不想影响你写毕业论文。当然了,你可以继续住,毕竟合同是分开的。”

 

 

 

王杰希当时没去看乔一帆的表情,他不忍心。

 

他确实是有退租的打算,但没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告诉乔一帆。

 

乔一帆今年就会毕业,这是他们刚刚一起合租的时候王杰希就知道的事情。虽然乔一帆还没开始专注找工作,但他们这个专业十有八九会选择去大城市大公司,留在这个以大学城为主的小镇是没有前途的,王杰希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乔一帆终究会在这个夏天离开,于是他将原本在去年冬天就终止的合同跟房东太太延期了半年。


这半年也是他人生中最舒服的半年。

 

当然这些乔一帆都不知道。

 

而这个夏天是他不得不跟乔一帆说再见的时候了,纵有不舍,纵有失落,可这些都不是挽留乔一帆的理由。他唯有放手,才会让这场注定胶着的分离显得体面些。

 

可当乔一帆告诉他他拒绝了两个大公司的offer只为留在这里的时候,王杰希的火一下子冲向头顶。

 

他怎么会不知道那代表了什么。


润物无声的关怀,点到为止的暧昧,让王杰希不知不觉地陷进了他的温柔里,一梦便是半年,不愿醒来。


他当然可以不负责任地梦下去,但乔一帆不行,他竟然用自己的前途换取他继续做梦的权利!乔一帆已经在他的实验室耽误了一年,他不想再耽误他一辈子,他承担不起。该醒醒了。


王杰希几乎是逃一般地回到自己的屋子,关上门。乔一帆受伤的眼神让他胸口发紧,呼吸都不顺畅了,仿佛自己才是那个需要洗肺的病人。

 

 

 

于是乔一帆度过了他毕业前最迷茫的两个月。

 

一边写论文准备答辩,一边忙着找工作。可他完全失去了方向,只是漫无目的地投着简历,学术界工业界都投个了遍,本州的外州的也不计较。反正,没有王杰希,哪里都一样。

 

他直到现在也没有想好到底是选择学术还是进公司,对于如此应用性强的专业,去哪里都不会影响他实现人生的价值。于是他真的想不明白,把喜欢的人做为考虑职业规划的重要因素有哪里做错了,王杰希为什么反应如此强烈,为什么突然跟他划清界限。

 

除非只是他一厢情愿,除非王杰希从未把他放在心上。

 

乔一帆不傻。虽然王杰希对他的态度并未改变让他仍然有所期待,而王杰希也确实买了新房,可他这阵子下了班都在忙活装修,有时干脆住在新房子里——回避拒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乔一帆本以为找到了想要携手前行的人生旅伴,可对王杰希来说,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过客罢了。

 

还需要浴火多久才能重生、走出这段单恋乔一帆不知道,但既然暂时无法停止,只会让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尴尬,乔一帆也不愿自欺欺人自取其辱。虽然工作还没着落,他还是跟同房东太太终止了租房合同。

 

 

 

乔一帆情场失意,学业却出奇的春风得意,临毕业了拿奖拿到手软,连全校只有五个名额的校长奖学金都收入囊中。

 

叶修做为他的导师自然是脸上有光,西装革履地陪同乔一帆出席晚宴。

 

王杰希也去了,倒不是去给乔一帆捧场的,而是他自己也得了个奖——年度杰出学者奖。他跟乔一帆合作申请的那个项目拿到了三百万美元的基金,在经费由其紧张的当前算是个天文数字了。

 

王杰希迈着大长腿走上前去领奖的时候,会场里掀起了不小的骚动,还有人吹了几声口哨——他是本校历史上第一个获此奖的中国人,也是最年轻的一位。

 

也是最帅的一位,乔一帆暗搓搓地补充道,视线粘在王杰希身上根本揭不下来。这套西装还是我给他挑的,真好看啊。

 

再瞅瞅自家老板,收拾收拾也是蛮给中国人长脸的外形,却整天连胡子都不刮,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就连穿着西装也掩盖不住那份随性。这会儿嫌颁奖会太长,犯起了烟瘾,把乔一帆的餐前面包也吃掉了还是无法缓解,翘着二郎腿不停地抖,不怎么笔挺的西裤顿时多了好几道褶子。

 

“别看了,诶,脖子都拧断了。”叶修伸手在乔一帆眼前晃了晃。

 

乔一帆一脸窘迫地收回视线。

 

“你们两个啊,暂时分开也好,给彼此留点空间和时间好好考虑。小别胜新婚嘛。”

 

“叶老师不要乱说。”乔一帆脸红,这可怎么好,自己刚失恋全实验室的人都知道了,实在是因为那天庆祝他获奖的party上被灌了酒缠着叶修喊了无数遍王杰希惹的祸!“我,我都考虑好了,我只是单恋而已,换个地方换个环境应该会很快忘记的,不会纠缠不清让他难堪……”

 

“你我当然放心,我说的是他,他才需要考虑。整天自以为是的为了成全别人牺牲自己,可没什么人理解他。原本我们都以为他这辈子只能孤独终老与科研为伍了,可他为了跟你合租,竟然把他去年就买好的房子闲置了半年,既缴房租又交了半年的房产税,你说他图什么呢?我还想着他这棵老草终于被你这头嫩牛啃了,可谁想到这个节骨眼他又把你拒之千里。”

 

“什么?他去年就买了房子?”乔一帆吃了一惊,“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叶修笑得神秘兮兮。

 

乔一帆刚想追问,便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The winner of the president scholarship is: Yifan Qiao!”

 

“去领奖吧!回来再说。”叶修推他,带头鼓起了掌。

 

 

人生如戏,乔一帆站在台子上的时候想——给乔一帆颁奖的,居然是陶轩。

 

乔一帆当年曾经被陶轩骂得狗血喷头,导致现在看到他心里还有阴影,尽管这位老板在台上笑得满面春风,仿佛不记得眼前这个学生曾经毁了他一台天价质谱。

 

陶轩记性当然没这么差,只是这件事过去太久,已经荣升了系主任的陶轩还是颇有风度,早已不放在心上,下了台便扯着乔一帆寒暄:“想不到啊想不到,当年放水淹了我的质谱的小子居然拿到了校长奖学金,真是恭喜啊!”

 

乔一帆不好意思地笑了,跟陶轩握了握手,“当年真的很抱歉!”

 

陶轩大手一挥泯恩仇,“嗐,早过去了,你这也算因祸得福。王杰希可要后悔死了,赔了两年的工资又损失了你这么个优秀的学生!”


 

什么?

 

乔一帆浑身一冷,觉得自己幻听了,“您说什么?什么两年的工资?”

 

陶轩也是一愣,“你不知道?”

 

乔一帆摇了摇头,一股巨大的恐慌从心底汹涌而来。

 

不会吧?快告诉他不是他想的那样吧?

 

“王杰希当年为了保住你不肯动用他的研究经费,赔了自己两年的年薪,总共二十万美元。虽然你转系了,他也没有取消这个合约,就这么死撑了两年。”

 

乔一帆手脚冰凉,仿佛全身都失去了知觉,只有灵魂漂浮在上空继续听陶轩说。

 

“我看他不容易,想说算了,但他性子死拧,怎么都不同意,后来我找他合作一个项目,也算是让他赚点外快。他头两年挺艰难的,一直租房子住,直到最近我才听说他买了房子,日子应该好起来了吧。他这个人啊,就是原则性太强。当年他那么艰难,却对你没什么怨言,这次评奖学金的时候,他还提名了你。”

 

乔一帆已经丧失了言语功能,迷失了自我,只是瞪大了眼睛表示疑问。

 

“校长奖学金的评选上faculty提名占很大比重,但一般来说导师都会提名自己的学生,所以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但你有两个导师共同提名和推荐信,这就很加分了。如果不是王杰希提名了你,拿到奖学金的就会是我们组的孙翔了,他也是相当优秀的学生啊。”

 

陶轩明显还是心有不甘,回过神来看见面前这孩子表情有点不对,立刻画风一变安抚道:“Anyway,这只能说明你太优秀了,实至名归,实至名归啊!有了这个奖,你以后找工作——”

 

还没等陶轩说完,乔一帆使劲咬了咬唇,给陶轩鞠了一躬,转头就跑。

 

“哎你这孩子怎么……你的奖状没拿!”

 

 

 

王杰希正心情不错地往餐前面包上涂黄油,便见一个黑影冲过来,将他一把从椅子上拉起来,随后他就被紧紧地拥抱了。

 

当着这个宴会厅里所有人的面。

 

淡定如王杰希也懵逼了好一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忘记了推开他。

 

周围的宾客显然被这真挚的师生情感动到,激动地鼓起了掌。

 

束缚在几秒后解除,王杰希两只眼睛瞪得快一样大,目送着乔一帆消失在宴会厅的大门口。

 

在掌声和欢呼声中,他隐隐约约听到了几个字:“对不起,等我。”



TBC



最近天天有粮吃好幸福!向产粮的太太敬礼!

趁着动画乔王同框,大家加把劲安利呀!乔王的春天不远了!

欢迎加入乔王小火炉一起取暖!305228787

 

 


评论(1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