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Passenger (五)

今天乔王就要同框了!!!!狂喜乱舞!!!!

为了庆祝更新一章!祝乔王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什么

来大家一起搞事情啊搞事情!!!!




(五)



荣耀小镇的春天来了。一转眼的功夫乔一帆已经跟王杰希做了半年的室友。

 

随着冰雪消融,王杰希觉得自己心中的某处也跟着变得温暖柔软起来。

 

他们在初春的时候用王杰希的教工福利跟学校申请到了一小片地,翻地种菜。乔一帆说,健康饮食从拒绝转基因做起,遭到王杰希这个生物学家一通鄙视。可当他看到绿油油的小芽冒头的时候,却变得比乔一帆还要上心,为了种好每一样作物查阅了相当多的资料。乔一帆课业忙的时候,他也会来帮忙浇水锄地。

 

到了周末乔一帆还经常拉着王杰希去当地的流浪猫舍做义工。王杰希身体力行地完成了从一开始捏着鼻子在外面等,到被猫咪纠缠得手足无措,再到主动认购猫粮主动铲屎陪玩,最后终于抱了一只回家的典型猫奴养成计划。一朝碰猫,终生铲屎。

 

成功把王杰希拉出家门了之后,乔一帆玩得越来越大了。钓鱼,烧烤,露营……别看乔一帆理工宅男一个,组织起户外活动来还是很细致周到的,每次他们两个实验室的小trip都组织得井井有条有声有色。

 

王杰希觉得现在虽然更忙了,但却更快乐了。除了研究喜欢的课题的充实感,生活中处处充满了幸福美好。而这些大部分都是乔一帆带给他的。乔一帆偶尔给他撒鸡汤时说过,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而这场旅途中出现的人,有些成了旅伴,有些则成了过客。无论如何,都是旅途中别样的风景。

 

王杰希想,如果这个旅伴是乔一帆的话,那这旅途应该会相当舒服。

 

大半年来朝夕相处的两个人,直到乔一帆去加州开会四天才有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分离——乔一帆开会之前还不忘把这四天的饭给王杰希做好冻在冰箱里。

 

王杰希破天荒地在乔一帆回来的那天有些心神不宁,早早离开了实验室,去了趟菜地,给他们开春时种上的蒜苗浇了水,又去超市买了些半成品食材,一瓶红酒和一束郁金香。

 

乔一帆喜欢郁金香,隔三差五地从超市买来摆在客厅。而现在客厅花瓶里插着的那一束已经快枯萎了,王杰希想要在他回来之前换好。他把半成品面团卷成牛角形,放烤箱里烤熟。超市买来的龙虾尾是已经处理好腌过料的,也是可以直接扔进烤箱里的。

 

王杰希从来不做饭,不代表他不会做,起码以他的水平这些半成品食材还是可以驾驭的。

 

一会的功夫王杰希竟鼓捣出好几道菜来,摆盘相当考究。王杰希一瞬间有个错觉,没有乔一帆在他其实也是可以养活自己的嘛。

 

王杰希斟上红酒,坐在桌边边看文献边等。

 

乔一帆的飞机下午五点到,没晚点,现在已经六点了,怎么也该到家了。王杰希不停看表,越看越心烦,文献一个字都看不下去,跟他家猫王小胖大眼瞪小眼。

 

“喵!”王小胖使劲冲他嚎叫。乔一帆走了之后,王杰希决定给猫节食,因为乔一帆把它喂得实在太胖了。这猫这会估计已经饿急眼了。

 

快到7点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给乔一帆打了个电话。

 

响了几声,有人接了起来——是高英杰。

 

“喂?王老师吗!”高英杰声音颤抖,带着哭音:“一帆,一帆他……”

 

王杰希心里一沉,“他怎么了?”

 

“他,他吸入了乙硼烷,现在正在医院……”

 

 

 

王杰希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一路超速着开到医院。

 

乔一帆已经被推进急救室,王杰希只见到了哭红了眼睛的高英杰。

 

“一帆他刚回来就来了我们实验室,说想等你一起下班回家,可你不在。我当时有个TA会要开,就让他帮我预约一下核磁,等我开完会直接去做。可我开会回来,就看见一帆趴在地上,呼吸急促呕吐不止。一帆说,是上一个组用完了NMR管子的盖子掉了,他吸入了什么东西。我找到那个组的人,他们说那管子里有乙硼烷气体……我吓死了,立刻打了911……”高英杰泣不成声,“是我害了他,如果不是我让他帮我预约,他就不会现在这个样子……我为什么要让他帮我预约啊……”

 

王杰希深深吸了口气,“事已至此,后悔来不及了。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需要严密观察一段时间,如果吸入量过多的话可能需要洗肺……”

 

“就是说,无论如何都需要住院。”王杰希声音平静地分析起来,“我回家去把他的洗漱用品带来,你去看看他还需要办什么手续,需要账户的话押我的卡。”

 

“是我的错,医药费应该我来承担。”

 

“你有钱么?”

 

“我……可以跟父母借一点……”

 

王杰希把一张银行卡扔给高英杰,开车回家去了。

 

给王小胖填了食,拿上了乔一帆的洗漱用品,挑了几件衣物,同时也带上了自己的。

 

 

医生们从急救室出来的时候,乔一帆还上着呼吸机,模样十分凄惨。

 

王杰希心跳漏了半拍,高英杰和乔一帆实验室的同学们一股脑围上去的时候,他还愣在原地没有动。

 

乔一帆躺在床上,尽管气管像被火烧着一样,但他的意识很清醒,无奈全身被“五花大绑”,只好努力地冲着门口这些担心自己的人微笑,竖起了两根指头。

 

 

有人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王杰希回头,是叶修。

 

叶修指指王杰希拎着的行李包,“来陪床?”

 

王杰希点头。

 

“行啊,小乔没白惦记你。”叶修笑道,“他念叨着你喜欢吃海鲜,却总也买不到活的。三藩海鲜便宜,他特意买了个大冰盒子给你托运了一箱子活虾活蟹。现在估计早不新鲜了吧。”

 

王杰希脑子里浮现了家里那两盘蒜蓉龙虾尾,无奈地想笑,却笑不出来。为什么要早回家呢?如果在办公室等着他,应该一切都不会发生。

 

“不用这么担心,NMR管不大,小乔估计就是被呛了一下,排几天毒就好了,不会留后遗症的。”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默不作声。

 

“听小高说,留的是你的卡号?”

 

“嗯。”

 

“还过得下去么你?”

 

“还行。”

 

叶修叹了口气,“你还是这么固执,当年的事也是。他现在可是我的学生,就不能让我负责?”

 

“他可是我室友。”

 

叶修笑得意味深长,没有说话。

 

 

 

乔一帆的呼吸机拆掉了之后,大家才得以进去探视。可怜他现在呼吸还是不怎么顺畅,说话也费劲,王杰希不由分说把人全都轰走了。

 

乔一帆冲着王杰希噗嗤一笑:“到底还是叫了911,又要倾家荡产啦。”

 

看到乔一帆的笑脸,王杰希紧绷了一晚上的面部神经突然放松,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笑容。

 

“钱的问题不用担心,你需要住院观察几天,费用保险会报销一大半,剩下的部分系里有责任赔付。”

 

“啊——还要住院啊——”乔一帆声音拖得老长,“我能跑能跳的,美国医院就知道大惊小怪,又是急救又上呼吸机,我以为我要狗带了呢。”

 

王杰希拍桌子,“你以为中毒很好玩?你的肺有没有受损得24小时以后才能确认,搞不好还要洗肺。”

 

乔一帆缩了回去,“我真没事……那管子那么细,我就是呛了一下……”

 

“你能不能少说点话,”王杰希翻了个白眼,心想还真是叶修教出来的。“确诊之前你哪都不许去,也不许说话。”

 

乔一帆赶紧抿紧了嘴,眼睛亮亮的看着王杰希。怎么办呢,被禁言了,他可有一肚子话想跟王杰希说呢。

 

你这些天好不好,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按时下班,有没有给我们的菜地浇水,有没有去猫屋捐粮,有没有按时喂小胖,小胖其实不算胖的,只是毛长……

 

我买了好多海鲜哦,都是你喜欢的,可惜现在已经不新鲜了……好后悔啊!我为什么不直接回家呢,为什么一下飞机就赶去实验室找你呢……因为我想马上见到你啊。会开了三天就完了,我怎么就没定早一点的机票呢,那样我就能早点见到你了……

 

现在虽然搞成了这个样子,但看到你,我嗓子都不疼了……

 

 

 

王杰希坐在病床旁的一张狭窄的陪护床上,打开行李,把笔记本扔给他,也拿出自己的,把行李当做靠枕,继续下午没做完的工作。

 

“王老师……”

 

王杰希瞪了他一眼,没吭声。

 

乔一帆壮了壮胆,“你是要陪我住院么?”

 

“嗯。”王杰希头也不抬。

 

“啊……”乔一帆感觉自己快要融化了,他看了看病床旁的那张狭窄的陪护床,急得呼吸更费劲了,“其实你不用陪我的,这个床那么窄怎么睡啊……”

 

“我不能睡。”

 

“啊?”

 

“医生说你需要24小时监控,万一我睡着的时候你窒息了怎么办。”

 

“我不会的!”乔一帆恨不能举双手双脚保证,“我现在已经恢复差不多了,王老师你回家休息去吧!”

 

王杰希哼了声,直接无视。

 

回家?那个如果没有你,只能被称作“宿舍”的地方?

 

乔一帆没辙了。“那……王老师……”

 

“干吗?”


“你是不是很担心我啊?”


“废话。”

 

“那你想不想,近距离监控我?”

 

“嗯?”王杰希抬头。

 

乔一帆一骨碌坐起来,往边上窜了窜,床上留出了一个人的位置。他把几个枕头在床头堆得老高,拍了拍。“坐这,坐这监控我吧。”

 

“……”王杰希气笑了,犹豫了几秒竟然收拾东西真的搬了过去。

 

医院的病床虽然比单人床大一些,但要躺两个大男人还是略挤。

 

近在咫尺,身边全是王杰希的气息。乔一帆突然怂了,翻了个身背对王杰希,然后就僵直在床一动都不敢动了,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先撩人的那个反倒成了瘪茄子。如果王杰希这时仔细看他,肯定会发现一个蒸锅里的螃蟹,连脖子根都红了。

 

王杰希一手擎着笔记本一手帮他把被子往上拉拉,“睡吧。”

 

声音温柔如流水划过。

 

乔一帆听话地闭上眼,脑子里却像敲鼓一样轰隆隆地响个不停。

 

 

 

乔一帆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动心的,也许是某个初春的早晨互道的那声早安,也许是他弹去蒜苗嫩芽上的露珠时流露于表的喜悦,也许是他嫌弃小胖的身材却只给它买高级猫粮的固执,也许是他想要送学生生日祝福却发现朋友圈被屏蔽的小委屈,也许是他游戏里驰骋沙场秒天秒地的畅快,也许是早在他被基金折磨到高烧时,那一抹让人心疼的脆弱……

 

只是当乔一帆意识到的那一刻,他很平静地就接受了——王杰希那么好,喜欢上他是多么正常的事啊,不喜欢才会奇怪吧。

 

乔一帆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他有幸重新认识他。但他也是不幸的,因为这条路注定坎坷,也许自己连个开始的机会都得不到,就会结束。

 

但起码现在,喜欢的人就在身边,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是啊,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身边,他却像个缩头乌龟一样闷在壳里装睡,简直浪费!乔一帆狠狠地唾弃了自己一番,约莫着脸上的红潮褪下去了,才下了决心使劲翻了个身。

 

“脸怎么这么红?”王杰希一眼就发现不对,伸手探了探,很烫。“难受吗?要不要叫医生?”

 

乔一帆悔得要死,脸更红了,连忙把被子扯上来蒙住头。“没事没事!睡得有点热……”

 

“热你还蒙什么蒙?别憋坏了。”王杰希一把把被子掀开,把那只快要煮熟的螃蟹扒了出来。“你没事吧?有什么我能做的么?”

 

乔一帆面色潮红,眼睛湿漉漉地对上王杰希的,只一秒,便狼狈地偏过头去。

 

我有事,我需要人工呼吸。

 

他嘴唇动了动,还是什么都没说。

 

王杰希替乔一帆掖好了被子,继续看他的文献。

 

文献上的英文单词一个个变得极其陌生,眼前不停浮现出乔一帆刚刚饱含感情的赤果果的眼神。


看来今天注定不宜科研。

 

王杰希皱了皱眉。他们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TBC




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有三分钟!!!!我先发为敬!!!!


评论(1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