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 (42-完结)

都来瞧一瞧看一看啦~

完结啦完结啦~







42



微博发出去后,冷静如王杰希也承认自己有点冲动了。

 

他人生中冲动次数屈指可数。见惯了大场面,总决赛赛场也不会动一根心弦,可他唯独见不得乔一帆哭。乔一帆轻易不掉眼泪,上一次还是世邀赛刚结束那会儿病得晕头转向的时候,这次在他面前哭了个爽,估计是真给憋屈够呛。

 

王杰希心头火起。兴欣声誉好不好对他来说倒是其次,但有人敢凭空造谣抹黑他家小天使,那可得问他同不同意了。

 

可他毕竟是个外人,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兴欣跟跑路的地产商之间没有见不得人的交易,他所掌握的只有乔一帆与他聊天的只言片语。这些聊天记录再加上他对乔一帆的了解,足以证明乔一帆在他心中的清白,却不能做为合法证据说服所有关注这件事的人。

 

但他还是发了这条微博。乔一帆咬牙独撑的样子让他心疼,他想起码帮他分担一点。他押上的不仅是乔一帆的信誉,还有他王杰希的。从现在开始,他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王杰希冲动完,只纠结了这么一秒,便理直气壮地睡觉去了。

 

持续的雾霾天导致他咳嗽总也好不了,抵抗力下降带起了低烧。王杰希不怕低烧,他最担心的是比赛的时候还咳个不停,那可是会大大影响操作的准确度的。无奈止咳糖浆快灌了两瓶进去了还是不见好转,只是让他一天到晚的嗜睡。

 

第二天王杰希起得晚了些,来到训练室时已是座无虚席。他压了压嗓子忍住了差点冲破口的咳嗽,“今天的主要任务是进行有针对性的特训,义斩引进的新人战法实力不俗,大家不要掉以轻心……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王杰希从进门就觉得奇怪,虽然作为一队之长总会受到多于常人的关注,可今个未免有点夸张?一众队员从他进门开始视线就没离开过他的脸,一个个心虚又欲言又止的样子。

 

为首的高英杰第一个低下头。

 

“英杰,有什么话训练结束后来找我。”枪打出头鸟,王杰希对高英杰说。

 

继王杰希之后,高英杰也收获了大量的目光——同情的目光。

 

午饭前的时候高英杰把王杰希拉到个没人的地方,欲言又止纠结了半天,终于开口问:“队长,您微博没被盗号吧?”

 

“我昨天还上了来着,怎么了?”

 

“哦,那这条微博是你发的吧?”高英杰掏出自个手机,翻了翻,递给王杰希。

 

王杰希瞄了眼,是自己昨天发的替乔一帆澄清的微博。昨晚上只有寥寥无几的转发,而现在变成了两万。他皱了皱眉,心想乔一帆那边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吧?不应该啊!“有什么问题?”

 

“呃……你点开热评看看?”高英杰硬着头皮说。

 

热评的第一条只有几个字:“如果这都不算爱。”

 

王杰希两眼瞪得快一样大了。

 

继续往下拉,除了队列整齐的“如果这都不算爱”,还有零星几张粉丝抓拍的两人同框照片,世邀赛期间的居多,飞机上,中国城,观光车……简直无孔不入,还有一张竟然是前不久王杰希来杭州两人在小吃街逛吃的抓拍。也许当时抓拍的人并没多想,但这样一汇总发出来,就难免不让人过渡脑补。各家粉丝反应不一,有咆哮高岭之花被人采了的,有心疼小天使的,有排队跳楼的乔高乔党,还有炸成烟花的冷CP粉。但这两人之前毕竟有那么点“渊源”,唱衰的也有不少。

 

王杰希看不下去了,把手机还给高英杰,“这都什么玩意儿。”

 

高英杰紧张兮兮地问:“那个,队长,你跟一帆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呀?”

 

“还能怎么回事?”

 

“这说得跟真的似的,我们都在担心……明年你就要去H市了呢……”

 

王杰希气笑了,“我看你们训练不怎么积极,想象力倒是挺丰富啊。”

 

“所以,队长你看要不要发个声明什么的,今早上经理来找你你不在,估计就是想找你商量这个事来着。”

 

“不用,这种事一般谁先较真谁就输了,置之不理的话过几天人们就忘了。”王杰希轻描淡写地说。

 

“有道理。”高英杰点点头,他对王杰希的淡定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王杰希说没事那就是真的没事,这也确实不是什么大事,毕竟没有实锤。但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记忆里王杰希一直都很少在意网上舆论,即使被黑了也是一笑置之,从来不怼回去,就跟这次一样。但这件事的起因竟然是王杰希怒怼了污蔑乔一帆的黑子们而给自己惹了麻烦,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而且,说了半天他队长好像一直都没有正面回答过他跟一帆的关系……

 

“兴欣那边有什么动静?”王杰希问。

 

“官博没什么反应,但一帆刚才发了个声明。”

 

王杰希顿了一下,略有犹豫地问:“哦?他怎么说?”

 

“就是澄清你们两个只是朋友关系……”

 

“官话么?”

 

“我们经理说是公关写的通稿啦,面面俱到,不跟我们商量就抢先撇清搞得微草很被动……但我觉得一帆那个声明挺真诚的,不像是通稿。他说,他做为你的迷弟能在国际赛上跟你合作让他有些得意忘形,没有注意保持距离给你造成了困扰他很抱歉,你帮他出头却被连累他就更愧疚了,希望解释清楚之后不会给微草带来麻烦。”

 

王杰希锁紧眉头沉默了半晌,嘴角缓慢地向上勾了一下,冷冷地“哼”出口气。

 

这一哼倒让高英杰惶恐不已,隐约感觉有人要倒霉了。 

 

 


 

乔一帆最近一直都挺倒霉的。头天晚上当着王杰希的面哭得稀里哗啦正觉得没脸见人呢,一大早的看到那条被转疯了的微博,立刻懵逼了。

 

他发那个澄清声明的时候手都是抖的。

 

他谁也没商量,因为他没得选。心爱的人为了他站到风口浪尖,他不能就这么让王杰希承受这些非议。他只能将火力全都吸引到自己身上,撇清王杰希。其实把这一切都说成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粉丝情怀,也不算撒谎。反正他也可能只是单恋而已。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他想。这阵子发生这么多事,他已经虱子多不痒了。

 

发出去之后,他整个人虚脱地趴在床上,把脸埋在枕头里,难受得快要把心呕出来。他是那么那么地喜欢他啊!可他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他喜欢他,就要违心在公众面前澄清他们“只是朋友”,把他们那段美好的回忆说成“没保持好距离”的错误!

 

乔一帆几次冲动地想要删掉微博却已经来不及,华丽丽的转发量早已呈指数增长了。

 

他忽然一阵后怕,他这么做能不能帮王杰希成功撇清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他恐怕会失去王杰希。他将无法面对他,也并不奢望王杰希会理他。这段并不让他痛苦的,时常让他抱有幻想的美好单恋,可能会因此而被迫终结。

 

梦总是会醒的,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会结束得这样狼狈。

 

叶修发来短信:“怎么这么不小心?话说你居然还没把大眼搞定?”

 

乔一帆被唾沫呛得直咳。叶神就是叶神,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火眼金睛。乔一帆认命了,也省了装傻充愣,直接回道:“是我考虑不周,连累他了。我……是不是表现得太明显了?”

 

“也不全赖你,大眼那性格我还不知道,干什么都理直气壮的,也不考虑考虑影响。约会连墨镜都不带,活该被拍啊。”

 

“不对,不是啊叶神,跟他没关系,是我单相思,没控制好距离……”

 

“得了吧小乔,不要再自欺欺人了。都说大眼的心思难以捉摸,其实是人们自个心里复杂。大眼有的时候比你还要简单好懂,他对你的心意已经很明显了,我看你不是看不出来,而是拒绝相信。”

 

“可是……怎么可能呢?”乔一帆还是难以置信,他不是没看出过王杰希对他的回应,只是每次猜想是不是喜欢他时,都会觉得“怎么可能呢,是错觉吧”而否定自己。

 

“世邀赛时我就看出来了,还想说你俩回国前干脆领个证算了,结果……我说你还没弄清楚他怎么想的你发什么鬼声明啊?你让大眼看到以后怎么想?”

 

乔一帆被数落得灰头土脸,“那我总不能出柜吧,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是为了帮我才惹了一身麻烦,我不想连累到他啊。”

 

“出什么柜啊,多大点事,为什么不先跟大眼商量再决定?你们的关系里并不是只有你在努力在付出,你那套英雄主义该收收了。你现在该着急的是如何面对他。”

 

乔一帆哑口无言。叶修的话字字戳心,而他又何尝没有想过这样的后果。若换了他是王杰希,看到这样一份声明,心肯定会凉个彻底。可如果王杰希对他并没有那份心意,从此以后也肯定会为了“保持距离”而疏远他。

 

无论如何,乔一帆承认,自己陷在了自己一手布下的鬼连环里,而那个曾经在他的鬼阵里肆意挥洒着星尘的魔术师,早已悄然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正如叶修预言的,王杰希再没有回复乔一帆的任何信息。

 

乔一帆每天都会发一条“前辈对不起,我可以跟你谈谈吗”的短信给他,训练的时候也把手机揣在兜里,即使他知道王杰希绝对不会在训练时回复他。他始终抱有一丝幻想,想着王杰希会原谅他,会像那个声明发出去之前一样,问他“最近怎样”。可直到周六比赛日,他也没有等到。

 

乔一帆当晚发挥得不太好。当对面的魔道学者冲将过来的时候,他一瞬间恍神了,目光黏着在那个魔道的身影上。只迟疑了0.5秒引爆鬼阵,便被人家逮个正着,近身攻击噼里啪啦地打掉了半血。虽然最终还是赢了比赛,但乔一帆还是在发布会上就这0.5秒的迟疑做了下检讨。

 

“请问,乔队今天的失误是否与对手是魔道学者有关?”记者问出这一题时,场上开始喧嚣。

 

乔一帆有点懵,脑子昏沉沉的,听到魔道的时候有了点反应,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位记者姐姐真会开玩笑,当时现场那么混乱,乔队在等的治疗被其他选手困住没有及时就位,反应慢了一拍也没什么奇怪吧?跟魔不魔道有什么关系?”方锐解围道。

 

“那么就与王杰希本人有关咯?”

 

这个记者很是大胆,“王杰希”三字一出,全场鸦雀无声。自从微博上爆料开始,乔一帆便再也没接受过媒体采访,记者们都等着今天的发布会搞个大新闻。

 

“过分了啊,”方锐咳了咳,继续不慌不忙跟记者兜圈子,“很有想象力嘛,可你怎么不说是跟高英杰有关呢?”

 

然而记者根本不鸟方锐,直接冲着乔一帆问:“今晚微草主场的比赛,王杰希在首发队员名单中但却并未上场,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请问乔队知道原因吗?”

 

“你说什么?!”乔一帆好像被一盆冰水从头上泼下,浇了个透心凉,大梦初醒。

 

 

 

43


 

乔一帆刚要拨通高英杰的电话,高英杰就打了进来。乔一帆慌乱之中给按掉了,又急吼吼地打了回去。

 

“诶怎么回事啊?”

 

“到底怎么回事?!”

 

两个人同时开口,乔一帆几乎是用喊的,把高英杰吓了一跳。

 

“你小点声,我在医院呢。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你先别着急。”高英杰小声安抚道,听到话筒那边的呼吸逐渐平缓了,才慢慢说道:“我们队长比赛前发起了高烧,在医院扎吊针呢,所以就没打比赛。不过问题不大,医生说住一晚上观察观察没什么事明个就可以回家了。我们这不比完赛了来看他,他还吵着现在就要出院回家呢。”

 

乔一帆此时的心已经千疮百孔,听到这个消息还是难过到无以复加。“怎么……怎么就病了呢……”

 

“他都感冒一个礼拜了一直没好,今个有点严重了。到了比赛场地我们才发现,他烧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还不肯去医院,说让我把他的家庭医生叫来给他打一针就能上场。我没办法只好按他说的办,结果家庭医生一来就把他骂了一通,立刻打包送医院去了,说再不治就成肺炎了。”

 

乔一帆缓缓地叹了口气,“那他现在好了吗?”

 

“烧退得差不多了。我们得赶紧走了,不然人还要拉着我们复盘呢。”

 

乔一帆如释重负,轻笑了出来。“他是不是在301啊?我,我想……去看看他。”

 

“你要过来?现在?!”高英杰一不小心拔高了声音,看了看周围,急忙压下嗓子道:“乔一帆,你来真的?”

 

乔一帆想了想,重重地点点头。“嗯。”

 

只听高英杰那边倒吸一口凉气,半晌没说出话来。

 

“其实,就算他今天没生病,我也想过去一趟,看看他。”乔一帆说,“我有很多话,想当面对他说。”

 

乔一帆并没说透,但他相信高英杰肯定全明白了。吃惊归吃惊,这位好友却并没有寻根问底说三道四,给他留足了面子,乔一帆很是感激。

 

“乔一帆你可给我记住咯,”高英杰正色道,“我们队长生是微草的人退役是微草的神,你休想挖我们墙脚。”

 

乔一帆憋住笑,“嗯。”

 

“那好吧。”高英杰清了清嗓子,“我想我有必要给你看个东西。”

 

“嗯?什么?”

 

“你先挂了电话再说。”

 

乔一帆电话刚挂,高英杰就发来了一张图片。

 

是高英杰用手机拍的,一个苹果手机的桌面——拍得不怎么清晰,但因为这张桌面的照片是乔一帆拍的,而且每天都要看上一遍太过熟悉,从轮廓也猜得出——大王,小王和他乔一帆的“全家福”。

 

乔一帆脑子瞬间短路。这个手机,是谁的呢?还有谁能用这张全家福做为桌面呢?

 

答案呼之欲出。

 

高英杰又发来一段话:“我也是今晚才发现的,队长给我手机让我call他的家庭医生,我打完电话就随手按回了桌面……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但我偷拍下来是故意的,我想我应该发给你看看……当时队长还在昏迷中……你千万不要跟队长说!总之,加油咯!”


 

人激动至极的时候,思考的问题都变得很哲学。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哪里去?

 

乔一帆大爆手速抢了张凌晨的飞机票,直奔机场。

 

 

 

王杰希真不是喜欢逞强才不愿住院,只是他有点认床,换个地方就睡不踏实,哪怕他睡的是单人单间的老干部病房。

 

睡不好病也就好得慢,多一天他都不想住。他辗转反侧了快一夜,终于挨到快天色变淡。他眯着眼看了看手机,四点半。

 

他起床收拾了下东西,打算立刻办理出院手续回家补觉。都一天没喂小王了,他想。

 

正想出门去找值班医生,却发现门推不开,他使劲一推,只听“哎哟”一声,门倒是开了,一个大活人半趴在地上。好在王杰希心理素质好,没被门口坐着个人这件事吓到,反而在看清来人之后惊吓不小。

 

“乔一帆?!”

 

被门推倒在地的正是乔一帆,他一骨碌爬起来,拍了拍屁股。“前辈,早啊!”

 

王杰希瞪了他一会,见他队服也没换下,头发乱糟糟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比赛完立刻买了机票飞过来的,到了医院摸到病房应该是下半夜了,所以他就这么在他的门外坐了一宿?

 

王杰希心里翻江倒海,他生气可也有点心疼,但这些天来心头燃着的一把火却在看到乔一帆的那一刻熄灭了。他把乔一帆拉进来关上门。“你来这里干什么?”

 

乔一帆刚睡醒还有点懵,慢吞吞地道,“啊?我,我来看看你。听说你生病了,好点了没啊?”

 

“好了。”王杰希淡淡地说,“我现在要出院,你要没别的事儿就回去吧。想补会觉也行,这里下午三点清房。”

 

乔一帆木木地站在门口,他好像没想到王杰希会这么快就赶人。准备了一肚子的话不知从何说起,看来王杰希连解释的机会都不想给他呢,还是快点单刀直入。

 

乔一帆微微低下头,略长的额发垂下,遮住了委屈的神色。“我有事……我先陪你出院吧?”

 

王杰希往床上一坐,“不用,你有什么事就现在说吧,我们一起出去的话肯定会被人拍到,到时候你可怎么都洗不清了。”

 

乔一帆一听这话急了,“我不想洗清,也没什么可洗清的!”

 

“哦?”王杰希挑眉,“那你想怎样?”

 

“我……我有话想跟你说,我想见你,就来了。”

 

王杰希瞅着他纠结委屈的脸,忽然觉得好笑。“你最不该来的就是这里。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不知道么外面的传言么?”

 

“那不是传言。”乔一帆小声说。

 

“什么?”

 

“那不是传言,是事实。”乔一帆咬牙,鼓起勇气,一字一句地,“因为我喜欢你。”

 

豁出去了。终于说出来了。乔一帆长长出了口气。

 

王杰希有点诧异,不是诧异乔一帆喜欢他这个事实,而是乔一帆竟然选在这个节骨眼上跟他表白。

 

“我知道。”王杰希平静地说,“所以你是要跟我一起坐实了这个传言吗?”

 

乔一帆紧张极了,他实在拿捏不准王杰希的态度到底是接受还是在揶揄他。“我,我以为我违心发了那个澄清声明可以保护你,是我太幼稚了。现在传言如何我已经管不了也控制不住了,但我只想让你知道,那个声明不是我的真心话。我喜欢你,我对你是认真的!我不是玩荣耀最厉害的,也不是最好的队长,可我绝对是世界上最喜欢你的那个人。”

 

乔一帆做人向来很谦虚,从不把话说满,但在喜欢王杰希这件事上,他一点都不用谦虚。

 

说了这么一大段话,王杰希终于听出来乔一帆的声音有点不对,好像口齿没有以前利索了,吞了好几个音。他开了灯,仔细看了看乔一帆的脸。

 

他的半边脸肿了起来。刚刚黑灯瞎火的,乔一帆鬓角还有点长,王杰希居然没发现。

 

“脸怎么了?”王杰希抚手过去揉了揉。

 

“唔!”乔一帆痛得打了个哆嗦,却压根不想躲开,痛得火辣辣的脸颊被温柔的手一抚,酥麻感传遍全身,那种感觉简直又痛又爽。

 

“被我爸打了……”他小声说。

 

王杰希一愣,“你刚才回家了?”

 

乔一帆点点头,“我知道你在休息,本来想等到上午来找你的,就先回了家。结果被我爸逮了个正着,我们……吵了一架,他把我赶出来了。我没地方可去,就来你这里蹲点。”

 

“打这么狠?”

 

“我再不走他还说要打断我的腿呢。”乔一帆咕哝道,“我现在无家可归了,可以暂时收留我一下吗?我下午的飞机,不会耽误你很久的。”

 

王杰希放下背包脱下外衣,“你先在这睡会吧,我下午再办出院。”

 

“那你呢?”

 

“我也补个觉。”

 

乔一帆心花怒放欣喜若狂,光速脱衣钻被窝。

 

两人心照不宣相对而卧,却都没有闭眼,就这么对视着。

 

如痴如醉。

 

“你压到那半边脸了,要不要换个位置躺?”王杰希终于开口道。

 

真是破坏气氛一把好手啊。乔一帆暗暗叹了口气,不过习惯了之后还觉得挺可爱的。

 

“不用不用!我不疼!”乔一帆使劲摇头,又找机会凑得近了些。

 

“怎么惹你爸生气了?”王杰希问。

 

乔一帆垂下睫毛,沉默了半晌,才闷闷地道,“他知道了。”

 

“嗯?”

 

“他知道,我喜欢你。”

 

空气安静了下来。

 

“傻瓜。”王杰希抬手抚弄了下他的嘴角。

 

“我来跟你表白之前,肯定要把一切都搞定啊。不然将来你在我爸妈面前受委屈怎么办,我可舍不得。”

 

王杰希笑了笑,“你就这么贸然出了柜,你怎么知道我会答应你?”

 

乔一帆有点受伤,“所以你还没有答应吗?”

 

“你有问过我吗?”

 

乔一帆回想了一下,自己好像是就这么贸然闯来,对王杰希叽哩哇啦表白一大通,确实没有问过王杰希到底接不接受他。

 

乔一帆使劲捶了下脑袋,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的:“王杰希,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我们一起买房子,一起养小王,一起玩荣耀,一辈子!”

 

“不怕被你爸打断腿?”

 

“……不怕,我可是职业选手,靠手吃饭的,要腿何用?”乔一帆笑着抓住王杰希的手,“快答应我啊——”

 

王杰希微笑着,吻上了他的嘴角。

 


 

 

全文完

 

 

这篇文居然拖了快两年……窝对不起儿纸儿媳!

感谢不离不弃的小伙伴们!爱你们比心~(づ ̄3 ̄)づ╭❤~

之前一直拖着不完结是我还在幻想某天我能灵感乍现想出个精彩的梗来结尾,可惜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结尾没什么悬念和波澜就HE了,倒是很符合这篇流水账文的基调……

我想要放手虐一虐,但写着写着就OOC到天际去_(:з」∠)_不是我不想虐,而是这两个人实在太省心了,连吵架都吵不起来啊_(:з」∠)_

其实就这么平平淡淡不作不闹的没有小三没有乱X谈谈正常的恋爱也不错的哈……【不这不是借口


下个坑不见不散咯~ 

 

 

 

 

 

 


评论(40)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