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 (41)

这篇总算有点眉目了【仰天长啸

断更不是懒,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写_(:з」∠)_

但愿结局不要再这么卡……【那简直是一定的

还有人看咩QWQ




41

 

 

乔一帆在生日的第二天收到了如此“大礼”之后,兴欣的势头一下子跌落谷底。

 

地产商案底太多携款潜逃,房产的归属权还未有结论。兴欣与前业主之间从原来的同仇敌忾变得针锋相对起来,毕竟最终拿到房子的一方的损失是最低的。

 

陈果整天奔波于公检法之间,战队那头已经彻底顾不上了,全权交给乔一帆。她不允许乔一帆参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金钱损失事小,常规赛排名可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

 

乔一帆毕竟算是见过国际赛这种大阵仗的人了,心态锻炼得还算淡定,即使他前阵子自掏腰包垫付的五十万定金打了水漂,也能一如往常地带领训练,安抚队员们。在经费空前紧张的情况下,两周下来兴欣的比赛成绩竟然出人意料的稳定,狠狠地打了那些想看兴欣笑话的人的脸。

 

“兴欣最早不就是这么过来的么,大不了重新来过。”他在给王杰希的短信里写道。

 

“你经历过那个时期,但很多新队员并没有,有些人能同甘却不能共苦,你要有心理准备。”王杰希回。

 

“还真被你说着了,训练营今早就走了两个……”

 

“我没猜错的话,从微草转过去的那个孩子已经退了吧?”

 

“……前辈你改行算命的话我肯定天天捧场。”

 

“不难猜,那孩子心高气傲,就算兴欣没发生这事,他这么久没转正也迟早会退的。及时止损对双方都好。”

 

“话是这么说,还是蛮遗憾的,没能给他们提供好的资源和环境……”

 

“做队长的都会这样自责,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所以很久以前的那个时候,你也曾经有过这样的自责吧。乔一帆突然想到这点,不禁有些感慨。做了队长后,对于王杰希之前的做法和感受越来越感同身受。

 

其实兴欣发生这件事以后,他很注意回避跟王杰希聊关于战队的话题。喜欢的人是用来宠的,而不是负能量的垃圾桶。每天能跟他聊聊天气,讨论游戏技巧,还有小王的喂养,想象着手机那边的人一本正经的语气,乔一帆的心情就会变得大好。

 

偶尔几次讨论到兴欣的近况,都是王杰希主动问的。尽管乔一帆已经尽力克制,还是会输给这份暖暖的关心而和盘托出,有时甚至嫌短信太慢,一个电话打过去说个尽兴。王杰希静静地听他讲,偶尔出谋划策,更多时候就是几句鼓励。听他讲得畅快了舒服了,才互道晚安挂电话。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呢。乔一帆笑着,轻轻地吻上手机屏幕——大王和小王的那张黑漆漆的自拍已经成了他的桌面。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等法院判决下来,战队的情况有所起色后,他一定要飞到B市见他一面。

 

可惜乔一帆今年命里犯太岁,一事未平一波又起——一个匿名的帖子一夜之间几千转发,直指兴欣战队队员选拔有黑幕,某队员未经训练营选拔直接入队,而两名资质极佳的训练营成员因不满不公平待遇愤而出走……

 

“全他妈是胡说八道!”陈果气得直接砸了手机。

 

乔一帆也无法冷静,双手颤抖着翻着这条长微博,几次把图片点了回去,又重新点开往下翻。

 

这个博主黑人的手法相当专业,有条有理图文并茂,看起来蓄谋已久。他的佐证大多来自一个微博小号的截图,这个吐槽专用的小号从两个月前便不停地抱怨在兴欣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从咒骂那个直接被选进正式队的队员到咒骂陈果乔一帆,满满的都是戾气。前不久的一条微博里有一张照片,拍的竟然是陈果办公桌上的一张收据:转账五十万,汇款人乔一帆,而那个收款人正是前阵子卷款跑路的地产商。小号微博配文“原来如此”。

 

这个博主就开始分析了:刚选入正式队的那个队员与地产商同姓,还未出战一场便跟地产商一同人间蒸发了,父子关系没跑了。那么就不难联想兴欣与这对父子之间不为人知的交易。为了拿下地产商手中的场馆不惜行贿,并破格提拔地产商的儿子直接入队,结果却被人耍了一道,鸡飞蛋打人财两空。

 

乔一帆全篇读下来,真心觉得陈果的反应已经算是很有涵养了,估计是早已发泄过了。

 

“这个小号绝对是那孩子!他从微草转过来,我们待他不薄啊!他怎么能这样造谣陷害我们?!我们兴欣什么时候不是凭实力说话的地方了?他恨我也就算了,我随他去说,可小乔是叶修带出来的,他的人品,国际赛上有目共睹!他怎么可能去做这样的事?!”陈果说着说着,泪流满面。

 

“陈姐你别这样……”乔一帆也红了眼圈,可他现在心乱如麻,莫须有的指控一条条地折磨着他的神经,让他应接不暇,一时也不知如何安慰。

 

他翻了翻评论和转发,一半表示目瞪口呆,一半对兴欣失望至极。一个点赞数最多的转发是这样写的:“我原以为兴欣是各大俱乐部战队中的一股清流,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当涉及了商业利益,竞技就已不再纯洁。”

 

乔一帆第一次感觉如此气愤却无力,也是第一次感觉到谣言的毁灭性,像一把无形利刃,任你喊冤叫屈,杀人不见血。

 

“我们必须反击,说出真相。”乔一帆说,“我不能忍受兴欣的声誉被这样颠倒黑白肆意抹黑。” 

 

“最近发不出工资,负责公关宣传的两个小姑娘已经放假回家了。”陈果绝望地说。

 

“那我来写。”

 

乔一帆当天晚上没有加训,洋洋洒洒地写了几千字的长微博,针对造谣者的指控逐条地反驳解释。可写着写着,忽然觉得好像中了人家的套,完全在被人牵着鼻子走。不但没有人会看,解释意味着你在一开始便已经输了。

 

清者自清,又何须解释?

 

乔一帆咬牙删掉了大篇幅的详细解释,只发出个百字之内的声明:未经调查便签署购地合同是我们的疏忽,后果我们正在承担。50万购房尾款由我个人垫付,收据上写得清清楚楚,贿赂只说子虚乌有。兴欣向来是以实力说话的地方,我们随时欢迎并会破格录取实力强的队员。选拔机制从不拘泥于形式,如果对选拔的结果有异议,请拿出证据证明你的实力。

 

微博发出后,各战队的职业选手们竞相转发,力挺乔一帆。随后便有兴欣铁粉扒出了这个微博小号和地产商儿子的荣耀ID,翻出这两个ID的竞技场记录和录像扔到网上,连夜赶制对比视频。

 

在叶修转发并评论“哥当然相信你的为人”后,乔一帆眼睛有些模糊,紧绷的神经一瞬间松弛了下来。值了,他想。在他心里,所有的栽赃,污蔑,在叶修的这一句话面前都脆弱得不堪一击。

 

带着一身疲惫躺在床上打开手机的时候,才发现手机早已被打爆没电了。充上电开机,除了许多来自各路记者的陌生号码,还有王杰希的三通未接来电。

 

时间已过午夜,乔一帆正犹豫着要不要拨过去,第四通电话就打了过来。

 

乔一帆深吸了口气,调整好情绪按下了接听,“喂,还没睡啊?我刚才手机没电了,没看到你的电话。” 语气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才听见王杰希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还好么?”

 

乔一帆心里一惊,这声音!就算是在电话里也听得出来沙哑得不行。“前辈你怎么了?嗓子怎么这么哑?”

 

王杰希那边又是一阵沉默,却传来稀里哗啦的噪音,乔一帆贴紧了耳朵仔细听,像是从远处传来的几声闷咳,没过一会咳得更加厉害了。

 

乔一帆一下子把这一晚上的混乱忘到九霄云外,脑子里全是王杰希极力忍咳的画面,心疼得不行。“前辈你是不是病了?怎么咳嗽得这么厉害?”

 

“我没事。”王杰希清了清嗓子,“这几天雾霾严重,嗓子有点发炎。”

 

乔一帆心里骂了声该死的雾霾,“你感冒了吗?吃药了吗?”

 

“吃了,问题不大。你那边怎么样了?”

 

“H市这几天天气挺好的,没有霾。”

 

“我问的不是这个。”

 

“……”乔一帆吐了吐舌头,心想到底还是躲不掉了,“你说那个啊,没事的,我们兴欣清者自清,黑不倒的。”

 

“我也不是问的这个,我想知道的是,你好不好。”

 

你好不好。

 

普普通通的四个字仿佛几记软拳,将乔一帆内心构建的坚强揉碎瓦解。是啊,这些日子以来,他像个战士一般为了兴欣的名誉和未来而战,却从来都没有问过自己,你呢?你过得好不好?

 

乔一帆眼泪刷地一下流了下来。

 

“我,我不好……”乔一帆哽咽着,“我很内疚……”

 

“为什么?”

 

“因为我的疏忽,让兴欣遭到了这么大的非议……是我,是我没有保护好它……”

 

乔一帆从小声嗫喏到逐渐泣不成声,“兴欣是叶修前辈一手带起来的,一路走过来有多不容易,我比谁都清楚……虽然叶修前辈退役了,可他的精神一直在。就算没有资金,没有场地,没有冠军,我们也始终很骄傲……可今天,我却没能保护好它……让它处于风口浪尖,被人污蔑……我很难过,也很生气,我,我快要气疯了,却不知道该怎么为它正名……”

 

王杰希默默地听着乔一帆说了个够,直到他声音渐歇,啜泣声也淡了,才缓缓开口道,“一帆,首先,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你没做错任何事,不要总把错误揽到自己头上。其次,不论是个人或是团体,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总会遭人非议。任何一个战队都曾经被黑过,就连叶修,受到了那么不公平的待遇,不是也背负着背叛嘉世的骂名两年多之后才被媒体曝光么。

“网上黑人的成本低,很多人是不讲道理的,他们很容易被挑起情绪,群起而攻之。难道这些人的行为,也要由你来买单么?

“这件事的漏洞非常多,显然你也发现了,最大的突破点就在实力二字上。荣耀玩家想要在网上不留下痕迹很难,尤其是他俩这种程度的选手,实战记录肯定一大把。到时候收集资料一对比,谣言自然不攻自破。你不用着急,只要静观其变就好了。”

 

因为咳嗽,这段话王杰希说得断断续续,但乔一帆的脑子却明朗起来。“嗯,我是太急躁了,他们怎么攻击我都无所谓,只是一涉及兴欣的名声,我就坐不住了。其实情况没有那么糟,已经有人开始收集视频资料准备反击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叶修前辈发微博说他相信我的为人,这个对我来说意义很大……”

 

王杰希轻笑了声,“原来你这么在乎他的看法。”

 

“我也在乎你的看法啊,”乔一帆知道这是他的玩笑话,笑着见招拆招,“但我知道你相信我的,你一直都相信我。”

 

王杰希“嗯”了声,不置可否。

 

“你的嗓子怎么办啊?这一天天儿的全是雾霾,还能不能好了。”乔一帆忧心忡忡地,带着股鼻音哼唧道。

 

王杰希也叹了口气,“没辙,这周还是主场,就等着下周末南下G市躲一躲了。”

 

“我说真的,你退役后来H市定居吧,没有霾,气候也养人。”

 

“可以啊,我早说过想在这买房,不是在开玩笑。”

 

“真的吗?!”乔一帆乐了,甭管他会不会退役以后真的来H市定居,买套房子什么的肯定是没有压力的。“我最近也想买房呢,咱们买一起吧!”

 

王杰希揶揄他,“你不是刚赔了五十万,哪来的钱付首付。”

 

乔一帆语塞,“求别提……”

 

“我会给你留个房间的。”王杰希波澜不惊地说。

 

“啊啊啊?!”乔一帆差点把手机扔床上。喜欢的人说买房要给自己留个房间?这还了得!这不是离登门入室不远了!?其实,不给我留单独的房间也是可以的啊!乔一帆心花怒放,越想越不要脸,抱着手机狠狠地啵了一口。

 

“你干嘛呢?”

 

“没,没什么,刚才一激动手机掉床上了。”

 

“没事早点睡吧,明早一切都会好的。”

 

“好吧晚安!一定要注意身体记得吃药!”

 

一夜无梦。

 

王杰希说得没错,第二天一早,舆论的风向便掉了个头,网友们一水地开始讨伐造谣的微博。主要原因有两个:有粉丝连夜赶制了两个队员的战斗对比视频发布到了网上,实力对比高下立见。而王杰希挂掉电话后,立刻po出了他与乔一帆曾经关于这两名队员实力讨论的微信截屏。



TBC



大概还有个2,3章就完结了吧~

纯流水账文写这么长我也是没想到,如果可能的话真想一直写下去啊QWQ



评论(17)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