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Undercover (3-4)


最近打鸡血了,两章一起发。



 

3

 

 

王杰希走后,高英杰彻底疯了。

 

揪头发蹬腿捶床,在乔一帆的床上滚上滚下,差点把乔一帆的输液瓶子给踢倒。

 

乔一帆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撒欢儿。高英杰本身个性就十分腼腆软萌,尤其这阵子发生了这么多事,把他彻底给打击蔫了,苦丧着脸几天都没有笑容。今个经历了大悲大喜,一下子开心到失控,也是挺难得的。

 

“我的天哪!我!的!天!呐!”高英杰惨叫,“怎么可以这!么!帅!完了完了我已经沦为他的脑残粉了!没想到大神除了医术高明,还可以帅成这样!”

 

说罢一骨碌爬起身,捡起床头柜上的大红聘书,递到乔一帆面前。还不忘甩下头发,换上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压着嗓子道:“从今天起你就是神外的一员了。欢迎加入微草,乔一帆医生。”

 

“呵呵呵……”乔一帆很配合地接过了聘书,看着他傻笑。

 

“啊啊啊!”高英杰趴在床上,“帅炸了!太解气了!今个简直是最扬眉吐气的一天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我折腾这么半天不但没讨着好,反倒招来一身腥。结果大神一出马,立刻怼得他们无话可说,还顺便把你的工作都给解决了!”

 

其实乔一帆直到现在还有些晕乎乎的,他连人还没认全,一天之内各种反转,他觉得像在做梦。“这个大神,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高英杰有点讶异地看了乔一帆一眼,转而一想他连自己都忘了,自然不会记得一个只闻其名的人。

 

“大神啊,他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人了。”说罢仿佛意识到自己自己刚才的语气不是一般的迷弟,有点害羞地笑了一下,小声说,“当然啦,也有那么一点不完美。他的眼睛,一只大一只小。”说完还在自个脸上比划了一下。

 

乔一帆噗嗤笑了,“真的假的,我怎么没看出来。刚才他看我的时候特有压迫感,我根本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不过你这么一说的话我好像没那么怕他了。”

 

“不要怕他,他特别好。”高英杰继续迷弟,“一开始大家都很怕他,因为他总是很严肃嘛,又是个工作狂,每次遇到紧急加班或者排不开的手术,他都第一个顶上。很多人不理解他的苦心,觉得一个主刀都这么拼,肯定是我们这些无名小卒努力的不够。因此神外科的每个人都很拼,想要得到他的认可,导致神外的气氛一度很紧张。但渐渐地我发现他只是对自己要求高,对我们这些新人不仅并不苛刻,还很护着我们。每次我们惹了麻烦捅了篓子,总是他来帮我们摆平。比如这次吧,他都没见过你,你受伤之后他亲自给你缝合伤口,你醒来之前他亲自监控了12小时,确定你没事了之后才回去休息。而在此之前,他刚刚结束了一个大手术,已经一天没合眼了。”

 

“啊……”乔一帆瞠目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本来我已经够感动了,却不知道他考虑得这么缜密,早知道病人家属会来这一出。为了迫使警方立案,就提前动用一切人脉把你的档案留在微草……啊!”高英杰猛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漏了嘴,立刻收声,心虚地抬头看了看乔一帆。

 

乔一帆显然是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却并不介意,只是尴尬地耸了下肩。“没关系啊,你不说我也猜得出来,我本来就是该淘汰出局的,遇上这么个事却阴差阳错地留下来了,也算因祸得福吧。就是这样做……是不是对大神不太好?”

 

“一帆,大神既然留住你,绝对是经过仔细考量的。这其中究竟有没有其他原因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大神一定会罩着你的,你不要多想。”高英杰诚恳地说。

 

“当然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等我脑袋拆了线,我一定要亲自去谢谢大神。”

 

 

 

乔一帆的伤口不算深,几天之后已经愈合得不错,可以碰水了。他拿着湿纸巾把伤疤附近的血痂和各种药水留下的痕迹仔仔细细地擦干净。一个月没好好打理的头发这时候却派上了用场——细软的额发长度刚好遮住了伤口,乍一看上去很难注意到。

 

他脱下病号服,换上干净的衣服,去医院外的水果店买了最大号的一个果篮。

 

抱着半身高死重死重的果篮,乔一帆犯起了尴尬——这辈子还没干过送礼这种事呢,他也承认这个扎着镶金大红彩带的果篮跟王杰希的气质很不相符……但医院附近除了鲜花水果店就是花圏寿衣店,乔一帆思前想后觉得还是水果这东西又健康又不招别人闲话,篮子里这么多种类,总会有喜欢吃的吧。

 

医院门口经过前些年的大整顿,小商小贩都跑光了,倒是不远的一片居民区楼下有不少小饭馆,还有个菜市场。一到中午饭点香味儿飘得老远,诱得乔一帆口水直流,干脆先把果篮寄存在店里,溜达到居民区去了。

 

其实乔一帆跟高英杰实习的时候吃食堂吃腻了就经常跑来这里打牙祭,无奈失忆了之后连最喜欢的餐馆都忘了个一干二净。随便进了一家小吃店胡噜了碗炸酱面,别提多舒坦了。忽然想着高英杰今个中午有台手术要跟刀,下午才能吃上饭,便打包了两屉小笼包,又去隔壁买了一大包卖相十分诱人的糖炒栗子。

 

乔一帆吭哧吭哧地抱着个大果蓝回到神外,走廊里一片沉静。乔一帆去高英杰的办公室探了探头,空无一人,估计还没下手术。那么王杰希也一定还在手术室了。他试探着敲了敲王杰希办公室的门,果然无人回应。

 

时机选得不好,乔一帆有点沮丧地叹了口气。还是先把吃的放回自己病房吧,反正高英杰一下手术便会去病房找他,投喂了高英杰之后再来这里堵王杰希。

 

可这大果篮怎么办呢?扛回去也太重了,摆在办公室门口又太招摇。乔一帆正犹豫不决,背后被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原来是神外的护士姐姐,给他换过药的,姓柳。

 

“柳姐!”乔一帆叫得挺甜。

 

“嘘!”护士姐姐连比带划,“小点声,里面睡觉呢。”

 

哦!乔一帆连忙噤声,躲开门好远。

 

“有事啊?王大夫刚下手术。”

 

“没,没啥事。”乔一帆当然不想现在打扰,只想鞋底抹油走人,“我过会再来。”

 

护士姐姐了然一笑,扛着那么大个果篮,还能有啥事?“哟,送礼来了啊?”

 

乔一帆一看逃不过了,只好尴尬地挠挠头承认,“咳,王老师之前帮了我大忙,很感谢他,也不知道该送点啥……”

 

“一看你就不懂医院的规矩。”护士抿嘴乐,“这年头不让收红包,病患都可劲送水果,啥贵买啥,你说水果这东西买了吧还退不掉,收下了真吃不了。王大夫平均每天能收到2-3个大果蓝,收了直接往我们护士站送,我们这每天都要扔掉好多烂水果的!要我说呀,还不如送花呢。”

 

“啊这样啊!”乔一帆恍然大悟,那这果篮不就相当于白买了?虽然有点后悔自己的粗神经,还是很庆幸有人提前告知,不然可就尴尬了。“谢谢柳姐提点,那这个果篮就还是放护士站吧,柳姐你们多吃点。”

 

“唉,你呀,吃一堑长一智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就劳烦你自己搬进去了。”护士姐姐也挺愁的,但也没办法,她知道就算乔一帆直接送给了王杰希,最终还是会被送到她们护士站的。

 

“好嘞!”乔一帆正抱起果篮打算往护士站搬,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王杰希走了出来。

 

“刚才是你敲门么,有事儿啊。”王杰希一脸倦容靠在门框上打了个呵欠,眼睛像是还没睁开。

 

乔一帆慌忙扔下果篮,好想一头扎进去。

 

“不好意思啊王老师!打扰您休息了!我,我没什么事儿,就是想谢谢您来着,您快回去休息吧我改天再来。”

 

王杰希眨眨困顿的眼,一眼看到那个大果蓝,微微皱了皱眉,“你买的?”

 

“呃,对,一点心意……”乔一帆尴尬得直挠头,无比唾弃自己当初怎么脑子短路送什么不好非要送果篮,自取其辱呢么不是!

 

王杰希冲着护士站伸手一指,“谢了,送那边去吧。”

 

乔一帆很想死,但他又能说什么呢,只好乖乖地把果篮搬了过去。

 

“没事我回去了。”王杰希打着呵欠,惺忪的眼睛突然一亮,歪头瞅着乔一帆手上拎着的袋子。“这也是给我的?”

 

啊?乔一帆这才意识到手上还拎着小笼包和糖炒栗子,不知道怎么就被王杰希那一歪脖儿萌得鬼迷心窍,豁出去了,丢人就丢到底吧:“呃,是,是啊……您中午没吃饭吧?”

 

王杰希像是还没睡醒稍稍顿了下,嘴角一弯,接了过去,颇为玩味地看着他。“头一次收礼收到这个,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家的糖炒栗子。”

 

乔一帆受到了一万点暴击,脸腾地红了一片。怎么有人笑得这么好看?还什么小笼包啊糖炒栗子,你的你的都是你的!要啥都给你!

 

“什么味儿这么香啊——”一个低哑慵懒的男声从王杰希办公室传来,把乔一帆吓了一跳。

 

走出来的男人也像是刚睡醒,往王杰希身边一站,嚯,对比那叫一个鲜明。人家王杰希白大褂一尘不染,就算还没睡醒腰板也挺得溜直。这人呢黑背心大裤衩人字拖外面披了件皱巴巴的花衬衫,头发乱蓬蓬的脑袋上缠了一圈一圈的绷带,还有点渗血。靠着门框也没个正形,大喇喇地抻了个懒腰。整个人这气质就仿佛直接在脑门上写着三个字:黑社会。

 

乔一帆长大了嘴巴:这种人在大神的办公室里做什么?

 

王杰希神色闪过一丝紧张,转瞬即逝,换上一副冷脸,“有你什么事儿?你出来干嘛?”

 

男人把手里还没点燃的烟叼在嘴里,“出去醒个神儿。包子给哥留点。”

 

王杰希面露愠色,冷冷地冲他的背影说了句“出去就别回来了”,然后“咣”地关上了办公室门。

 

这是咋了?乔一帆一个人呆站在外面,不明所以。

 

门又开了,王杰希探出头来,“你吃了么?”

 

啊?问我吗?乔一帆左右看看好像也没别人,立刻受宠若惊地狂点头,“吃了吃了!”

 

王杰希“哦”了声,又关上了门。

 

 

 

4

 

乔一帆又折回小吃店买包子的时候才回过味来。


王杰希刚才是不是邀请他一起吃呢?如果是的话就是撑死也应该陪他吃呀!自己不正是找不着机会跟王杰希道谢么,多好的一个交流机会啊!自己咋就这么诚实呢?

 

乔一帆嫌弃地敲了敲自个的榆木脑袋。不知道为啥,一在王杰希面前他就特别的怂,反应慢了好几拍,气场也一下子变成了负无穷。

 

他买完包子回去的时候,正好看见那个黑社会男走出大门。

 

黑社会好像认出了他来,痞痞地冲他打了个招呼。乔一帆傻乎乎地也冲他点了个头,一眼就瞥见他手上拎着的那袋包子。

 

到底给他留了呢,乔一帆有点小失落。尽管王杰希表面看似对那个人很不满,但心里还是很关心的。

 

那个人……跟大神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男朋友啊。”高英杰满足地舔着手上的油,见怪不怪地说道。

 

“诶?!”乔一帆仿佛听到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稀里哗啦碎裂的声音。大神?!大神有男朋友?!还是个黑社会?!

 

高英杰耸了耸肩,“我第一次听说的时候也是这反应,我们医院小姑娘的心早就碎了一地。但大神嘛……就是个很与众不同的人啊。他从来都不避讳他的性取向,反正神外科都指着他呢也没人敢找他麻烦。我去国外交换的时候听师兄们说过,他毕业之后毅然决然回国,就是为了他国内那个处了好多年的男朋友。系里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哥助教苦苦追求他多年也没成功,吸毒过量差点就过去了。”

 

“他国内的男朋友不会就是……这个人吧?”

 

“不知道啊,反正我没见过别人。我们都很奇怪大神这么完美得跟天仙儿似的人物怎么找了个这样的,没有正式工作,自然也没钱,长相虽然算顺眼但看着就不像正经人。经常就这么大摇大摆地晃进来,有时身上还带着伤,也不知道刚打哪火并完。大神也觉得不太好吧,每次就在自己办公室给他缝针包扎。但大神从来也没抱怨过,可能爱上了就拿他没办法。爱情真是盲目啊,唉。”高英杰说着叹了口气。

 

唉,乔一帆也叹了口气,回想起当时二人的互动,怎么想怎么暧昧。王杰希的冷言冷语其实只是老夫老夫互相嫌弃罢了,关系和谐得很。

 

那个叫叶什么的人,真是好命啊。乔一帆蔫蔫地趴在桌上。

 

“诶对了一帆,我听说检察院好像派调查员来查这件案子了,就这几天。”

 

“呃……还有什么好查的?人证物证都在,大神还录了音。”

 

“应该就是走个过场吧,形式主义而已。就是比较浪费时间,跟这事相关的所有人都得盘查一遍。”

 

“这么麻烦啊……”乔一帆挺愁的,打官司耗时耗财,他一天班都没上哪来的钱请律师,连诉讼费都是大伙出钱凑的,今后还要砸进去多少仍然是未知数。因为他的事牵扯了这么久这么多人,他也挺过意不去的。

 

“这有什么啊?这件事跟我们医院的每个人都息息相关,我们帮你也是在帮自己啊!如果以后这种恶性医闹都被定为民事纠纷,我们医生还有活路么。”高英杰也看出来了乔一帆在愁啥,拍拍他的肩膀,“钱的事你不用担心,官司打赢打不赢都算在医院头上。你只管好好回答调查员的问题就好了。”

 

“那必须的。”虽然失忆了,但该怎么说乔一帆还是懂的。

 

“小乔,见到小乔了吗?”护士姐姐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哎呀你果然在这,快回病房去,检察院来人了要问话!”

 

高英杰笑,“说曹操曹操到,去吧,加油!”

 

 

 

乔一帆走进病房的时候,已经有两个人在等着他了。

 

两个人都是便装,一个年级大些一个相当年轻,第一时间向乔一帆展示了他们的工作证件表明身份。

 

“这位是市检察院的检察长陶轩,我是调查员刘皓。”一个双眼狭长的年轻男人介绍道。

 

乔一帆不知所措地跟他们握了握手。这还是他头一次见这么大的官,他的这个案子竟然连检察长都惊动了?

 

三人坐定。

 

“是这样的,”刘皓直截了当地说,“我们这次来呢并不是因为医闹这件事,而是需要乔医生你的帮忙。”

 

哈?这什么情况?乔一帆茫然地指了指自己鼻尖,“我?我能帮什么忙?”

 

刘皓从公文包中掏出一张纸,在乔一帆面前展开。“乔医生,请问你见过这个人么?”

 

画面是一名囚犯的肖像照,正面侧面身高编号一应俱全。照片里的人脸有些虚胖,胡子拉碴,脸上还有些伤痕,看起来非常邋遢,但眼睛却亮得吓人。

 

乔一帆很诚实地点点头。

 

今天刚刚见过面,大神的男朋友嘛。可他……居然坐过牢?这也太离谱了吧?!

 

“什么时候见的,他当时跟什么人在一起?”

 

乔一帆顿时有些后悔,心说这怎么还审起案来了?难道这个人前脚刚离开医院后脚就犯了什么惊动检察院的事了么?如果真的很严重,会不会牵扯到大神呢?

 

乔一帆心里跟打鼓似的,表面上还要装出正在仔细想的样子,“没,没跟什么人在一起。我买外卖回来的时候,他正在医院门口抽烟。”

 

“你确定?医院每天的人流这么大,如果只是路过,你如何能记得他的相貌?”一直没说话的陶检察长开了口。

 

“我确定,他脑袋上缠着带血的绷带,应该是刚刚包扎完,挺吓人的,我就多看了两眼。”

 

“如果他来医院是为了包扎伤口,我们查了所有的就诊记录,并未发现他的名字。”

 

乔一帆心想坏了,多说多错,这俩绝不是简单人物,别套着套着就把大神给套出来了。于是便死死咬定:“那我就不知道了。”他也是真不知道。

 

陶轩跟刘皓对视了一眼,陶轩点了下头。

 

刘皓站了起来,走向乔一帆,压低声音说:“乔医生,接下来我说的话,无论你答不答应,都希望你能够保密,因为这将涉及本市乃至全国成千上万人民的生命安全。”

 

乔一帆被这巨大的悬念感唬得说不出话。好像真的严重了……可既然是机密的话,为什么找上我?我可以选择不听吗?

 

而对方俨然没把他的犹豫放在眼里,无论他想不想听,看来是非说不可。

 

“这个人叫叶修,曾经是检察院的一名调查员,我的同事。一年前因为涉黑被我院开除,在监狱服刑半年后释放。前不久我们的调查员在与本市缉毒大队的联合调查取证下发现,他与本市最大的一起毒品走私案有关。”

 

“毒品走私?!”乔一帆吓傻了。自己真的没在看电视剧吗?

 

“目前还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他参与贩毒,但有证据显示他所在的帮会涉毒,并与毒枭有私交。可以合理推测,我们这几次追捕行动之所以失败,很大原因是他利用他的职业所长,令同伙绕开了行动队设下的陷阱,使我们声东击西,丢失目标。叶修这个人的存在,对于我们缉毒行动组来说是个巨大的阻碍。而没有证据的话,我们无权逮捕他。”

 

“可是……你们都没证据的话,会不会是你们冤枉他了?”不知怎的,乔一帆就是爱屋及乌地想为叶修说好话。

 

“我们也希望如此,都是曾经的同事,我们也不相信他会为毒贩做事。因此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提供给我们更多的证据。”

 

“你们都调查不出来,我能提供什么证据?!”乔一帆彻底懵了,为什么找上我啊!

 

“叶修这个人神出鬼没,非常擅长侦察与反侦察。我们指派多名便衣跟踪他数月,得到的情报竟然指向这家医院。他除了逗留在帮派的据点,就是出现在这家医院的次数最多。经过多方打探得到的情报是,他与这家医院的主治医师王杰希是恋人关系。”

 

乔一帆瞪大了眼睛。连这他们都知道了?

 

刘皓见乔一帆惊异的眼神,了然似的点点头,“我们也不相信。鉴于这两人悬殊的社会地位,他们能搞在一起这件事就非常可疑。因此我们认为,这件事,或者说王杰希本人,可能成为这个案子的突破口。”

 

“不可能!”乔一帆不假思索地说,之前无论他们说叶修坐牢也好贩毒也罢,震惊归震惊可那都跟他没有关系,但他们居然怀疑王杰希也牵扯其中,这就太荒谬了。“不可能的,王老师是个特别受人尊敬的好医生,医德和医术都有口皆碑,他不可能跟这件事有关!”

 

“乔医生你别急,我们找你来就是因为这个。我们也不相信王杰希会协助叶修,但我们不可能直接去问王杰希,那样只会打草惊蛇。而由你起诉的医闹事件正好给我们了一个契机,让我们可以直接对话。如果你愿意帮助我们,做为我们在医院的情报员,你需要做的只是留意一下叶修的行踪,查明他跟王杰希的关系,那么不光是为这次缉毒行动有帮助,更可以帮助王杰希洗脱嫌疑。”

 

“可我还是不明白,医院这么多人,为什么找上我……”

 

“据我们调查所知,乔医生经历了这次医闹事件后,正式转正为神外科的住院医,在王杰希手下。而且乔医生头部受损,损失了部分记忆,整个神外科乃至整个微草医院对你来说都是一张崭新的白纸。在刑侦上,这样的人所作出的判断往往是最不受外界所干扰的,最客观的判断。而对于犯罪分子来说,你这样的新人往往是最不用设防的,行动也更加自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觉得你是最完美的人选,而不是王杰希的亲传弟子高英杰,或是在神外工作过一段时间的医生护士。”

 

乔一帆的脑子彻底乱套了,这件事非同小可,无论他答不答应,他的处境都极为尴尬。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多希望他从来都没见过这两个人,从来都不曾听到这些机密。王杰希是个公认的好医生,又于他有恩,打死他都不相信王杰希会协助犯罪,但谁又能保证那个叶修不会拖王杰希下水呢?如果自己置身事外,是不是太不仁不义了?

 

“我们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很难,不仅需要正义感责任感,还需要很大的勇气。但你其实不必把这件事想得太严重,你不是在为我们工作,你还是微草的医生,只要把你工作之余看到的关于叶修和王杰希的一切疑点汇报给我们就可以了。如果你觉得没有任何疑点,那就更好了。王杰希是个好医生,我们也不希望看到他被不法分子利用啊你说是不是。”

 

“嗯。”乔一帆点点头,“可以给我点时间想想么?”

 

刘皓深吸了一口气,看似有点不耐烦,“乔医生,这个案子已经拖了两年多。时间呢,当然是有的,但每拖上一天,毒品就会在市内猖獗一天,就会有更多的家破人亡。你好好考虑。”

 

“我会的,刘先生。”乔一帆说,“但我真心觉得,与其浪费时间去证明一个无辜的人的清白,不如加大力度去监督毒枭的行动收效更快。”



--TBC



想到哪写到哪,可能bug会有很多,以后发现了会回来改的_(:з」∠)_

【老叶粗线啦!好想写三角恋,可惜并不是三角恋QWQ】






评论(1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