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Undercover (2)

我胡汉三又回来鸟!

虽然……应该没什么人会看了吧_(:з」∠)_

YYS玩了两个多月,彻底A了,已卸

还是放不下这一对,毕竟这三年来脑补他俩已成为习惯,脑内还有很多小剧场,但肯定没有三年前那种熬夜写文画图恨不得把所有paro都套在他俩身上的热情了_(:з」∠)_

乔王小火炉一度成为全职yys群,是我这个群主的锅QWQ

很怀念当年大家抱团取暖的日子,可惜我知道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QWQ

毕竟我自己的热情都大不如前,当然无法期待别人能够保持长情。但每当打开落灰的lofter,都能看到很多蓝手红心和tag里的一两篇更新,还是超感动的_(:з」∠)_

这篇跟《all of me》都会继续更的,但时隔上次看原著已经很久,非常有可能OOC……因此完全不求热度,不求喜欢,只为满足自己YY_(:з」∠)_






前情提要:医学生乔一帆实习期间成绩不够理想,被微草医院淘汰,临走时却卷入一场恶性医闹事件,被砸昏之前看到了崇拜已久的偶像医生王杰希的身影……

 

第二章

 

 

乔一帆的脑袋被砸开了花,铁椅子突出的犄角将他的前额划了个大口子,伤口顺着前额蔓延到左耳边,缝了十五针。虽然不用剃光头发,看着也是相当的触目惊心。所幸事发地点就在医院,得到了及时救治。

 

经过各种拍片和专家讨论,最终确诊脑组织无损伤,脑内也无积血,避免了开颅这种高风险的大手术。但乔一帆仍然难以逃过脑震荡的魔爪,醒来之后吐了个昏天地暗,左耳的听力也有些受损。

 

因此在第二天警察来病房做笔录的时候,他的反应极为迟钝,不要说描述当时的具体细节了,甚至连他自己的基本情况都说不清楚。

 

高英杰眼看着乔一帆被砸傻了,难过得直掉眼泪。做为受害人之一,高英杰的心理创伤也不轻,还连累了好友,他的负罪感就更重了。

 

在乔一帆慢吞吞地问他,“你是谁”的时候,高英杰终于彻底崩溃,放声大哭。

 

“可能是暂时性失忆,脑部遭受剧烈撞击时有很大几率发生。他脑内并无血块,恢复记忆只是时间问题,不建议开颅。”神外的主治医生们如此建议。

 

几天之后,乔一帆的听力有所恢复,神智也逐渐清晰,大部分的事都记起来了,便赶紧给老家的父母打个电话报平安,谎称自己前阵子去原始森林旅游了没信号,才总算忽悠过去,终于哄得父母把进京的火车票退了。

 

可他大学毕业以后进了微草实习的事却仍然模模糊糊的记不起来。

 

“这里可是微草啊!微草!”乔一帆自打知道了这件事,便经常时不时地跟高英杰感叹,“我,我竟然有这么牛?”

 

“嗯哼。”高英杰一边削苹果一边点头。

 

“唉!可你说我忘啥不好,偏把这段忘了!出院了以后专业知识跟不上,成了吊车尾可怎么办!”乔一帆又高兴又着急。

 

高英杰没说话,他给乔一帆讲他们在微草的经历时,刻意省略了结局。他实在不忍心在乔一帆经历了如此大劫后,重新露出笑脸、充满希望的时候泼上一盆冷水。

 

虽然他总会知道的,但起码不是现在。

 

“不是还有我呢,你出院之后我给你补习呗。”高英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安慰他。

 

“你太好了!”乔一帆由衷地说道。虽然失去部分记忆,但他又不傻,谁对他好他是知道的。这些天来高英杰陪吃陪聊陪睡,事无巨细地照顾他的起居,就算高英杰告诉他无数遍他脑袋开花是自己的锅,乔一帆还是感动得无以复加。

 

除了对于“竟然把对自己这么好的高英杰给忘了”这件事有点内疚,乔一帆这段日子可谓无忧无虑,愣是被高英杰养胖了几斤。

 

高英杰就没那么轻松了,内疚先搁在一边,乔一帆也不难伺候,还是有那么两件事让他愁得长了几根白头发。一是乔一帆出院后的安置问题:没能转正就要立刻卷铺盖走人,他实在不忍心想象乔一帆知道这个消息后失落的眼神。二是这次恶性医闹事件大有偃旗息鼓的趋势,警察来过两次之后就似乎没了动静,仿佛整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经过对医院领导的旁敲侧击,听说打人者家里背景十分深刻,付了一大笔赔偿金之后,从公安局到杂志社竟都给搞定了,整件事的报导只占了BJ日报第四版的两寸见方的版面。

 

高英杰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于是每天在乔一帆睡了之后,高英杰便开始奋笔疾书,整理长微博,发誓不把这事闹大让打人者付出应有的代价决不罢休!

 

长微博发出后,网友们很是给力,一夜之间转了五千。高英杰觉得还不够,又附上了乔一帆受伤一侧的侧脸照。抓的角度恰好能露出整个狰狞的疤痕,却没露出多少脸来。这下可热闹了,转发立刻翻了几倍,而且评论居然向奇怪的方向发展了起来:“这么萌的医生小哥!怎么下得去手!”“睫毛好长!头发好软!快给怪阿姨摸一把!”“照片没P过吧?皮肤这么好留疤可惜了!”……

 

“额……一帆你这下可火了……”高英杰无奈地扶起了额,扭头看了眼熟睡的乔一帆,好像是还挺好看的,尤其是被他养得白白胖胖的之后。原来现在的女孩子都好这一口?

 

舆论的影响力是巨大的,第二天不但病房差点被记者们挤爆,把警察同志也给招来了。

 

“我说你这个小同志怎么这么不开窍,人家钱也赔了,家属也来道过歉了,你还要怎么样嘛?”一个民警操着一口南方口音劝解,口气中全是无奈,却没了之前做笔录时的半点戾气。

 

高英杰心中默念了几百次“不要害怕爷们点儿!”才能够看似平静地面对戴大盖帽的警察叔叔:“我要起诉,我要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就这么说吧小同志,一般的医闹事件都属于民事纠纷,不属于刑事案件。后果不严重的一般都是私下解决,家属赔个偿道个歉,就没事了。你现在把事情闹成这个样子,大家都不好收场。——”

 

“不严重?”高英杰震惊了,红着眼睛指着乔一帆道:“缝了十五针,暂时性失忆,叫不严重?是不是一定要把人砸死了才算严重?你不能说我朋友脑袋硬没丢了这条命,他就不构成犯罪了?!”

 

“小同志,你冷静一点,”另一个民警苦口婆心,“你们现在呢算是协调失败,当然告是可以告,只是根据我们办案多年的经验,你起诉他也不会改变任何结果。就算法院受理了,以他的精神病史也不会坐牢。何况他家公检法都有人,你上哪能告得赢啊?得罪了他们家你们以后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他没有精神病史,我导师可以作证。”高英杰愤愤地说,“而且就算构不成刑事犯罪,这种恶性医闹事件在微博转发五万,已经形成恶劣影响了,你们不管也得管。”

 

“呵,微博,你不提醒我倒还好。”民警哼笑了一声,把玩起了大盖帽,“据说那家已经雇了不少水军,准备玩反转。”

 

“反转?这还能反转?!”

 

“你的长微博写得足够有煽动性,描述也属实,但你隐瞒了一点——你的朋友并不是医生。据我所知,他刚刚结束实习,并没有被这个医院录用,马上就要走人了。”

 

什么?!乔一帆与高英杰同时瞪大了眼睛。

 

高英杰根本不敢直视乔一帆的表情,他心痛到不行,他也知道乔一帆现在只会比他更心痛。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一瞬间撒了个干净,气场顿时弱了下去,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反驳民警还是应该去安抚乔一帆。

 

见他迟疑,民警倒是心中有底了不少,立刻接下去说,“既然他不是医生,那这事儿就不能算医闹,你信不信那群水军能把这事歪成一起发生在医院的打架斗殴?反正我是信的。”

 

高英杰此时已经完全乱了阵脚,他担心的事全部提前发生,根本来不及准备!“可,可我们有那么多人看见……”

 

“人家也有‘那么多人’看见啊,是吧!这事说不清的。何况,你确实在长微博里隐瞒了实情,这才是最致命的一点。那群水军绝对会揪住这一点往死里打,你们怕是永无翻身之日了。”

 

民警的话仿佛一把重锤,一下下地锤得高英杰彻底脱力,目光呆滞地坐在了乔一帆的病床上。

 

“英杰……”乔一帆倒是回过神来,轻轻拍了拍高英杰的肩膀。“没事的,公道自在人心,别气了,啊。”

 

“对不起,一帆……我……”高英杰痛苦地遮住眼睛,“是我没有告诉你所有的事,我,我怕……”

 

“我知道,你是怕我知道了难受,但这只是个结果而已嘛,没被微草聘用又不代表我就彻底完蛋了——”

 

 

“谁说你没被微草聘用?”

 

忽然,一个清冷不含杂质的嗓音响起,紧接着,虚掩着的病房门打开了,一个高挑的身影走了进来。

 

“王老师?!”高英杰一个猛子从床上站起来。

 

王杰希意味深长地望了他一眼,路过那两个民警的时候目不斜视,仿佛他们是两个透明人一般,径直走到乔一帆床头。

 

乔一帆从王杰希进门那一刻起,眼睛便像粘在他身上一样,挪不开视线。此时的他直直地盯着王杰希的脸——那张没什么表情的却在他心里激起千层浪的脸。

 

明明不认识他,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压迫感?乔一帆不解。

 

王杰希仿佛对乔一帆炽烈的目光毫无反应,将手中一个厚厚的文件袋递给他。“打开看看。”

 

乔一帆小心翼翼地打开袋子,最先抽出来的便是一本大红的夹绒证书。

 

还没等他翻开看,一边的高英杰便倒吸一口冷气:“聘书!”

 

乔一帆彻底懵了。

 

“没错,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神外科的一员了。欢迎加入微草,乔一帆医生。”王杰希一字一句地说道,依然没什么感情,只是在“医生”两个字上咬得很重,并终于看向了旁边两个表情尴尬的民警。

 

“他的聘书下来得晚些,只是因为很多科室都争着要他,最终还是被我抢到手了。我的徒弟并没有撒谎,他只是不知情而已。乔一帆一直以来都是我们微草的人。”王杰希慢条斯理地对民警说。

 

“你拐弯抹角的究竟想说什么?”一个民警不耐烦道,“就算他是医生,这个事我们也管不了!刚才我说得很明白了!那家人的势力不是你们几个小大夫能动得了的!”

 

王杰希勾起嘴角笑了笑,“警察同志刚才的观点非常有意思,我在门外一时兴起录了音。几个‘小大夫’究竟能掀起多少波澜,我拭目以待。”

 

说罢,按下了微博的“发送”键。




--TBC



大家圣诞快乐!


评论(2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