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Undercover (0-1)

全宇宙最可爱最温柔最天使的儿子生快!!!!!

是的我凑表碾地来开新坑了!旧坑什么时候填看心情【被打死【大概等我抽到酒茨这一对之后彻底A了阴阳师这个辣鸡游戏的时候吧!

undercover是卧底的意思,其实我就是来不及想名字了又想装个B,拽个英文是最方便的了,嘻嘻来打我呀【不要想歪这个词并没有另一个意思

这个坑挖得比较浅,洒满了狗血,而且随时可能翻车_(:з」∠)_肾入啊肾入!





序章

 



乔一帆屏住呼吸,透过茂密的玉米秸秆紧盯着从远处渐渐逼近的光亮。

 

他扯掉被血染红的已经破烂的绑腿,一瘸一拐地走到王杰希身边。

 

“他们追过来了,我去引开他们。”

 

“站住!”王杰希喊。

 

乔一帆条件反射般地站定,回头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义无反顾地转身走向厚重如墨的夜色。

 

“乔一帆!”王杰希的声音严肃中含着一丝绝望,“你赢了。我会把真相告诉你,可你再敢往前走一步,再敢拿自己的命不当回事,我就跟你一起去死,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说到做到!”

 

乔一帆愣在原地,转身看向王杰希。

 

他的脸色因失血过多而过分苍白,脑子也早已分辨不出是非黑白,他渴望已久的“真相”跟眼前这个人的安危相比显得那样无足轻重。可王杰希竟以命相威胁,乔一帆当然不能无动于衷——原来在他心里,自己竟有那么重的分量。

 

乔一帆在那一瞬间很开心也很满足,他冲着王杰希笑了,苦涩中带着点甘甜。

 

足够了。

 

眼前的危机总要有人去处理,而他绝不会允许王杰希发生任何意外。至于真相什么的……他真希望自己有命活到揭晓真相的那一刻。

 

乔一帆深吸了口气,转身向前一步——

 

“叶修不是我的恋人。”王杰希一字一句地说,略有艰难,但语气坚定。又像怕乔一帆听不懂似的,补充了一句:“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乔一帆瞪大了双眼,猛地回过头,不可置信地:“你……你说什么?”

 

王杰希确定他已经听得很清楚了,只是暂时无法消化这个事实而已,便从容道:“需要解释给你的真相还有很多,但我想你最关心的应该是这个。”

 

乔一帆呼吸急促,脑子乱成了一团浆糊,嘴唇一抖一抖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帆,过来。”王杰希催促着,一只手撑起裹满绷带的身体,想要用那条受伤较轻的腿站起来,却使不上力。他摔下去时,另一只手扔保持着伸手的姿势。

 

“前辈!”乔一帆扑了过去,抱起王杰希。

 

乔一帆的眼睛湿漉漉的,惊慌失措地盯着他。王杰希痛得轻声抽着气,揽住了他的脖子。

 

他不敢将自己的全部重量倚靠在乔一帆身上,因为此时的乔一帆已身中两弹。腿上的子弹已被他取出,草草做过处理,而肩膀上的血窟窿依然在不停地渗血。

 

他只能尽力地揽住他,阻止他离开,阻止他去送死。

 

乔一帆浑身轻颤着,把头埋在王杰希的颈窝,用力吸了一口气。

 

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混着淡淡的血腥气。

 

他闭上眼睛,眼角划过一滴眼泪。

 

摩托车的尖促马达声划破夜空,伴随着探照灯360度扫射田间。

 

两个人紧紧相拥,仿佛在用最后的力气汲取对方的气息。

 

铺天盖地的玉米叶子遮挡住他们的身体,夏夜的蝉鸣掩盖住他们的呼吸。

 

不知过了多久,光线逐渐暗去,马达声也消失在远方。

 

王杰希松了口气,把手伸进他的头发轻轻地揉搓,“一帆,他们走了。醒醒,回家了。”

 

而此时的乔一帆,早已因失血过多而昏死过去。

 

王杰希一只手揽住怀中奄奄一息的乔一帆,另一只手颤巍巍地摸索进里怀的暗兜中,掏出一个老式手机,拨通了里面存的唯一一个号码。

 

“报告,王不留行……请求总部支援!”

 



 

1.

 

乔一帆第一次见到活的王杰希,是在他们这一届实习生的聘任大会上。

 

那个身材高挑面目冷峻的微草中心医院王牌主治,穿着白得晃眼的白大褂站在台上,为获得转正机会的实习生们一一颁发聘书。

 

台下有个小护士没憋住尖叫,引起一波哄笑。乔一帆也想跟着笑,却笑不出来。

 

台上的人如此耀眼,可他却没有机会“一睹芳容”了。半年来刚轮换了五个科室,还没有来得及轮换到王杰希的神外科,他便因惨不忍睹的实习成绩而提前遭到淘汰。

 

虽说本科学校一般,但乔一帆考研时如有神助,竟考上了微草医学院,毕业后顺理成章地进入微草中心医院实习。当时的他信心满满,觉得自己只要肯努力肯吃苦,微草就一定有他的位置。

 

可当他见到同一届的其他实习医生时,信心顿时被浇灭了一半——这群人不仅个个顶着名校光环,还有丰富的科研经历和海外实习经历的加持。

 

所以说人与人的差距在于眼界——在乔一帆还在死死啃书练习缝猪皮的时候,名校生们却忙着进实验室,出国交流,最不济也有两次以上的大医院实习经历了。

 

比如他们这届的实习生代表高英杰,本科时就曾跟着导师在柳叶刀上发表过文章,研究生阶段更是硕果累累,一进微草就是个小明星。他在实习期间是唯一一个被王杰希钦点的徒弟,已经跟着王杰希做过各种大大小小手术的跟刀了。

 

一下子输在了起跑线上,乔一帆有点懵。

 

之前还梦想着要跟高英杰一起留在王杰希的科室,可现实却是如此遥远——能进入神外实习的都可谓神选之人,像他这样资历平平的只能从最边缘的科室开始轮转。每每听高英杰在宿舍讲起神外科的八卦,他都羡慕得睡不着觉。最初的信心被打磨得只剩那么一点,他只求能留下,以后再慢慢表现,追赶大神们的脚步。

 

可竞争是激烈的,现实是残酷的。他与学霸们的差距并不是几个月的起早贪黑便可以弥补的。就算他的理论和实践成绩都还过得去,科研背景简直是一片空白。

 

悲催的是,他只身一人来到这个城市,没有背景没有靠山……于是他毫无悬念地被刷了。

 

遗憾归遗憾,乔一帆倒并未觉得绝望。毕竟有了大医院的实习经历,今后回老家的二级医院当个医生并不难。如果想留在B市,他的一个叫安文逸的远房表哥据说在刑警队做队医,去投奔他也未尝不可……总之,乔一帆还是深爱着医生这个职业的。

 

乔一帆愣愣地坐在座位上,规划着自己的未来。

 

“一帆,想啥呢?”

 

大红的聘书在眼前晃了又晃,乔一帆这才回过神来。“英杰啊,结束了?”

 

“是啊,都结束好一阵儿了,你怎么还不走。”

 

乔一帆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看了看他怀里抱着的聘书,腼腆一笑,“恭喜恭喜。”

 

“咳,”高英杰想冲他笑,却笑得不太自在,“今天就搬了么?”

 

“嗯,我没什么东西,打个包就能走。”

 

高英杰沉默了会,“那个……我有东西要给你,但我科室有点事,你先陪我去趟科室吧。”

 

“好啊,走。”

 

去神外科……会不会遇见大神呢?乔一帆一边走一边想。

 

做为高英杰的室友,他倒是去过他们科室很多次,却从没见过王杰希。据高英杰的话说,他们大神不是在手术中,就是在去手术室的路上。

 

好辛苦啊!乔一帆感叹,如果……如果他能留下来,像高英杰一样做他的助手,跟刀,该有多好啊。可现在也全都是泡沫了。

 

乔一帆捶了捶脑袋。

 

“一帆,你别灰心,我问了我那个在造影室工作的小叔,他那里正好缺人手,你现在提交申请也许还来得及。”

 

高英杰做为王杰希大神的亲传弟子,医院里巴结他的也不在少数,可他偏偏与性格跟他一样温吞的乔一帆成为了好朋友。乔一帆被刷,整个医院最难受的就是他了,恨不能动用自己一切的人脉帮乔一帆在微草医院谋个职位安顿下来。

 

乔一帆感激地摇摇头,“真的不用,我想自己先出去碰碰运气,实在不行我妈还挺盼着我回老家的,小医院虽然挣得不多但压力也小。”

 

“可我……”高英杰说着红了脸,“我在这里也就你一个能谈得来的,你走了我怎么办啊。”

 

乔一帆扑哧一声笑了,“你多大了呀,都转正了,怎么还像小孩一样。”

 

“你可不知道神外有多可怕!”高英杰抱怨,想了想乔一帆都没机会轮换到他们科室确实不知道,便打住了。“唉,科里领导们勾心斗角,外头还要提心吊胆防着病人来闹……你知道,来我们神外的,这里——都有点问题。”高英杰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啊?那还不赶快换个科室?”乔一帆也担心了起来。

 

“我也想啊……”高英杰叹气,“可我舍不得大神,跟他一起能学到真本事,再苦再累也值。何况他对我有知遇之恩,我还想着好好报答他呢……”

 

乔一帆没说话,心说要是我我也舍不得。

 

 

 

还没进科室,便听走廊传来隐隐的吵闹声和哭声。

 

高英杰登时紧绷了起来。

 

乔一帆担心地问,“怎么了?”

 

话音刚落,便听人大叫一声,“就他!” 把两人吓了一跳。

 

一个彪形大汉冲将过来,一把揪住高英杰的领子,直接提了起来。

 

身后的小护士吓得直接哭了出来,跑去找人。乔一帆也吓坏了,立刻上前想要分开两人,“你干什么?!快放手!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老子他妈的装孙子装得够了!”汉子把高英杰摁在墙上,攥起拳头便要打。

 

“我TM最后再说一次,快TM给老子开药!!!”一声大喊震耳欲聋,高英杰双目紧闭,挣扎着躲开他的拳头,“我,我说了不算,导师说你药物成瘾,需要强制戒断……”

 

“你导师TM算个屁?!几个庸医就想糊弄老子?!把我治死了你们整个医院也赔不起!我就是疼死也要拉你们几个一起陪葬!!”汉子此时已经被围观的群众分开,却依然红着眼冲着高英杰歇斯底里地大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医院里那些恶心勾当么?!不就是图钱么,老子有的是钱!”

 

高英杰虽然性子软弱,但也是有底限的。做为一个心高气傲的新人医生,他断然接受不了这个神圣的职业被这样诋毁。“你胡说!给你继续开药才是害你!你不愿意戒断治疗,就等着进戒毒所吧!” 

 

“别说了!”乔一帆护住气得颤抖不已的高英杰,拽着他向外走,逃离这场混乱。

 

迎面的楼梯上来了一群保安,乔一帆一把将高英杰推到他们中间,这才松了口气。

 

安顿好了高英杰,他便带着几个保安迅速折回,平息这场恶性事件。

 

一回头的功夫,他听到一声尖叫。

 

只见一把铁椅子径直向他飞来。

 

乔一帆应声倒地,眼前瞬间变得一片血红。

 

 

透过猩红朦胧的血雾,他仿佛看到了王杰希的脸一闪而过。

 

不会吧……他痛苦地想。

 

哪怕他从不认得我,我也不想让他记得我头破血流的样子。

 

这是乔一帆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然后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TBC



竟然让儿子在生日那天遭受血光之灾我尊是个后妈QAQ!不要打我!保证HE!





评论(7)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