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40)


啥也不想说啦~隔了两个月才更,有人看我就知足了!

忘了前文的也不要紧,这就是篇流水账文,只要记得俩人一路卿卿我我黏黏腻腻地发展到这里就够了~





40

 

 

乔一帆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或者说压根没怎么睡。好在心情亢奋,镜子里的自己红光焕发,看不出什么黑眼圈。他松了口气,刚刚半梦半醒的时候还梦到了跟老板娘借遮瑕霜被当众嘲笑,给他羞愤个半死。

 

打了个的士,一上车司机大叔就笑说,“哟,小伙子打扮这么精神,跟小女朋友约会去啊?”

 

乔一帆被口水呛了下,“咳咳”了几声,“不,不是……”

 

“这么大小伙子了还害羞呢!”

 

乔一帆欲哭无泪,一想到把王杰希跟“小女朋友”划等号,就被自己雷得不轻。

 

报了酒店地址,乔一帆突然想起了什么,嘱咐司机在附近超市停了车,一路小跑进去买了两副口罩墨镜帽子才出来。

 

虽然是节后第一天,仍然是个周日,大街上还是有很多年轻人的。被认出来的话还是不太好解释。

 

乔一帆第一次感觉到了成为公众人物的困扰。这几年来吃住都在战队,周末也很少有机会出去玩,因此没养成什么防范意识,几乎每次本门都会被人认出。但他并不反感,而是会十分友好地跟人合影签名,毕竟被人喜欢是件挺幸福的事儿。可这次跟王杰希一起就不能这样毫无顾忌了,就算H市是兴欣的老本营,像王杰希这样的大神出没也绝对会引起骚动的,必须全副武装起来才行。

 

于是王杰希出门见到乔一帆时,差点笑出声来。

 

“你这样更引人注目了好吗?”

 

乔一帆不好意思地摘掉了口罩。

 

“不去人多的地方就好了,大部分时间是待在车里的。”王杰希只带着墨镜,上了车。“H市空气质量不错,应该多呼吸几口。”

 

王杰希每次的预言都很准,俩人刚上路便开始堵车,连高架桥上都寸步难行。天干物燥又逢堵车,出行的人们心情都差到极点,时不时地便有车追尾,路上因而变得更堵。

 

即使乔一帆跟王杰希都不是容易急躁的人,眼看着满心欢喜计划的出行就要泡汤,乔一帆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一把一把地抹着额头的汗。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乘地铁了。”乔一帆十分歉意地说。

 

“乘地铁有乘地铁的麻烦,人挤人的。”王杰希不以为意。

 

“可是地铁守时啊,这样我们就不会错过任何景点了……可现在看情况还不知道会堵到什么时候呢。”乔一帆很是懊恼,“还是怪我没经验,要是早点想到这一点就好了。”

 

“没关系啊,反正我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玩,”王杰希说罢,看着他淡淡笑了一下,“再说,以后退役了有的是机会。”

 

乔一帆眼睛一亮,“真的吗?”

 

王杰希耸了下肩,“H市是个好地方,没准我以后在这买套房子定居也说不定。”

 

“哈,哈哈!”乔一帆乐了,“跟我想一块去了!”

 

“两个B市人,竟然这么积极地给H市GDP做贡献。”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就这么在路上堵过了饭点儿。景点是去不成了,王杰希干脆掉头,朝着乔一帆推荐的小吃一条街开去了。

 

节后第一天本该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可街上人一点都不比平时少。王杰希犹豫再三,还是把乔一帆给他准备的帽子墨镜口罩都戴上了。

 

可吃东西总不能戴着口罩,何况这里的美食多得根本吃不过来,王杰希索性把口罩挂在一边的耳朵上,用食物充当口罩了。

 

王杰希的隐藏吃货属性早被乔一帆发现了,也就由着他不戴口罩,左手一份小笼包,右手一把羊肉串吃得不亦乐乎。

 

“我说前辈你……吃得这么油,胃能受得了吗?”乔一帆不禁咋舌。

 

王杰希舔掉嘴角的油,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国际赛时你管我管了两个多月,回来以后一直吃食堂,微草的伙食你是知道的,我偶尔开荤怎么了?”

 

“你开心就好!”乔一帆立马举双手投降。

 

王杰希满意地扬扬眉,好心地分给他几根羊肉串。

 

可能是路人们的注意力都被美食分散了,两人从街头吃到巷尾,竟然没人认出他俩来。

 

被连哄带逼地喝下了一杯热奶茶暖胃,王杰希表示什么都吃不下去了,却还是意犹未尽地东转转西转转。

 

乔一帆跟着他转悠的时候发现有点不对,赶忙把王杰希拉到一个摊子后面,替他拉上口罩的另一边。

 

手指触到王杰希耳边的软发,乔一帆感觉像过了电,指尖一阵酥麻,瞬间便移开了。

 

两人对视着,却都全副武装,看不出对方有什么表情。

 

幸好有遮挡。乔一帆想,不然他现在的脸肯定红得跟火烧的一样。

 

不过从两人开始走得近到现在,乔一帆意识到,自己有意无意地吃了王杰希不少豆腐了,可看起来王杰希似乎并不介意,自己也就越发得寸进尺。可尽管他的心意昭然若揭,王杰希还是表示配合,那就说明——他真的可能不是在唱独角戏!这怎么能让他不激动,不期待!


可乔一帆还是有些担心,这跟他一直以来的计划是背道而驰的,这样发展下去他非常容易失控而忍不住向王杰希表明心意。

 

比如刚刚那一瞬间,乔一帆差点就直接吻下去了。

 

如果真的亲下去,会怎样?

 

王杰希应该不会忍心杀掉他吧,看在小王的份上。

 

 

“快两点了。”王杰希看了看表。

 

乔一帆猛然一顿,从臆想中醒过神,回到了让人失望的现实。“还有两个小时了?!怎么过得这么快……”

 

王杰希扭头看着乔一帆的发旋儿,感觉他连头发丝儿都满是沮丧,笑着安慰道:“无所谓,机票可以改时间,你尽兴了就好。”

 

乔一帆猛地抬头,“真的吗?!”

 

王杰希点头,“我查过了,飞B市最晚那班是10点的,我可以打电话改票。”

 

“可是……那你到B市都下半夜了,明天还有训练……”

 

“没关系。”王杰希没什么犹豫地拿起手机拨号,“接下来想干什么,你安排一下。”

 

简简单单的动作,正正经经的语调,竟撩拨得乔一帆脑子都要炸掉了。

 

想干什么,我想亲你!

 

再忍下去,他就快成忍者了。

 

乔一帆几乎瞬间决定,等王杰希放下电话,就是他接受最终审判的一刻。幸福成败在此一举!

 

乔一帆呼吸急促起来,拳头攥出了冷汗。

 

 

“嗡——嗡——”

 

还不等王杰希那头接通电话,乔一帆的手机竟震动起来。他接起来的时候,满手心都是水,整个人快要虚脱了。

 

“喂?陈姐。”

 

“小乔你在哪呢?快回来一趟!出事了!咱们那个房子的前业主来兴欣闹,怎么赶都不走!”陈果声音里带着哭腔。

 

乔一帆浑身一冷,打了个寒颤,“怎么了?!陈姐你先别激动,慢慢说!”

 

王杰希见状,也放下了电话,示意乔一帆开了免提。

 

“前阵子投资商的资金到位以后,我以为前业主拿到钱松了口,合同都签了,这事儿也就定了,上礼拜施工队开始动工。可前业主说他不知情,推土机把墙推了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正在二楼吃饭。他们找不到那个老总就来兴欣闹!硬说是我们跟那个老总串通一气套他的房子!我拿合同给他们看,他们不认,说从来没签过!我现在给老总打电话也打不通,赶他们也赶不走,现在还在兴欣坐着呢!”

 

乔一帆深呼吸了几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陈姐你先别急,我马上就回去,你不要跟他们理论。我们又没做违法的事情,合同也在我们手里,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也是地产老总的责任,让他们找他去,跟我们没有关系。”

 

“可是……我就是联系不上那个老总啊,”陈果抽噎道,“我有种预感,可能我们也被骗了……”

 

乔一帆心里咯噔一下,早在陈果说她打不通老总的电话的那时,他就隐约有这种感觉。“你是说……那个老总一房二卖,套现跑路了?”

 

“报警。”王杰希说。

 

乔一帆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哎陈姐,老总的儿子不是在训练营吗?你有没有看到他?”

 

陈果声音里透着绝望,“他周五的时候就请假回家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人。”

 

乔一帆抽了口气,紧张震惊之余还有些心痛——这个孩子刚刚被选入正式候补阵容。

 

“……报警吧。”

 

 

乔一帆挂了电话,双手抱头,虚脱地蹲在了地上。

 

王杰希也陪着他蹲了下来。他不记得上次这个姿势是多大的年纪,但他知道如果被粉丝拍到了两人一起蹲着的场景,绝对会被做成新的表情包。

 

还好有口罩。王杰希天马行空地想着,顺手戴上了墨镜。

 

“最坏的情况就是那个老总卷款跑路了,但你们兴欣应该还没付全款,加上立案立得早的话是有可能追回部分损失的。当然这个房子的归属就要重新被法院裁决了,这个一时半会不好下定论,因此工程队那边要暂时停工,损失一笔违约金。”

 

“嗯。”乔一帆闷闷地应道。

 

“新的战队成立之初道路都很曲折,法律常识不够,容易被人钻空子。所以法律顾问必不可少。我一会给你微草的法律顾问的联系方式,他对于战队运作涉及的一系列法律问题都很熟悉,会尽量帮你们渡过危机。”

 

王杰希说着,拍了拍他的肩头。

 

“谢谢。真的,谢谢你。”乔一帆哑着声音说道,除了谢谢,他现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刚刚才准备好的表白之词一瞬间忘得一干二净。

 

真是造化弄人,人生如戏。

 

“对不起啊前辈,我得回去了,陈姐在等我。” 

 

“需要我陪你么?”王杰希说着,又要去掏手机。

 

乔一帆一把抓住王杰希的手,拉着他站了起来,顺势紧紧拥住了他。

 

王杰希僵了一下,双手慢慢环住他的背,安抚似地拍了拍。

 

“我没事的,你不要改票也别担心,你已经帮过我很多了。这件事我可以自己解决的。”乔一帆牵动嘴角,勉强挤出一个笑来,“我好歹也是个队长啊。”




TBC


隔了这么久都没写,文笔已经烂成渣了QWQ跪求大家不要介意QWQ

还有那些法律纠纷啊什么的都是我胡诌的,望考据党千万别较真QWQ




评论(13)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