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38)

最近一直在忙本子的事,更新迟了么么哒~

再给本子打个广告~我们的乔王推广合志!五月中旬预售,敬请期待!




38

 

 

王杰希凌晨四点把乔一帆拍醒,送去了机场。等回到微草俱乐部的时候已经八点了,刚赶上食堂放早饭。

 

虽然疲累了一天又起了个大早,王杰希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边喝着稀粥边打瞌睡,但他的心情却很不错。

 

当然是因为找到了小王。


……好吧,他勉强承认见到乔一帆也是原因之一。

 

虽说就算乔一帆不来他也是要去集训处那里找的,他也不希望乔一帆就这么冲动地跑来,毕竟小王失踪,他有那么点不知道如何面对乔一帆。可他承认,收到乔一帆的短信,在南站被他浅浅地拥抱的时候,他悬了一天的心才稍稍落了下来。

 

乔一帆的话仿佛带有魔力,好像只要他说会找到,王杰希就相信一定会找到——于是他们真的就找到了。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以前毫无存在感的人,如今竟然对他的影响力大得超乎想象,甚至渗透到他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有新鲜事会第一个想到他跟他分享,就连训练累了的时候,脑海中也会莫名其妙地窜出来乔一帆的脸。

 

这还行不行了。

 

王杰希忍不住笑了。摸出手机,翻开相册,点开那张“全家福”。

 

昨天晚上给小王洗完澡打理好后,两人直接累瘫,谁也没谦让客气,双双躺在床上挺尸。

 

王杰希马上快睡过去了的时候,突然感觉脚下一痒。抬头一看,原来是小王爬上了床,小心翼翼地朝他走过来,用他俩枕头中间的凹槽做了个窝。

 

王杰希把乔一帆捅醒,顺便做了个“嘘”的手势,以免乔一帆反应过大把猫吓跑。

 

乔一帆张大了嘴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枕头边偎成一个团儿的小王,困意全无。他缓慢地掏出手机,调成无声,360度来来回回拍了一圈,才肯作罢。

 

正要把手机递给王杰希欣赏照片,乔一帆灵机一动,还不等王杰希接过手机,便调成了相机模式,举到头顶,“咔咔”拍了两张,把他们两个和枕头中间的小王全部收了进去。

 

“全家福。”乔一帆小声说着,把照片发给了王杰希。

 

王杰希看着照片中眼神略迷茫的自己,“啧”了一声,“也不给点心理准备就拍,眼睛都没怎么睁开。”

 

“诶?”乔一帆很诧异,“原来你很在意啊?”

 

“我怎么就不在意了。”

 

“那个,你发给我那张自拍,看起来就不是很在意……”乔一帆不小心说了实话。

 

王杰希皱了皱眉,翻出之前那张黑乎乎的自拍。“光线太暗,又不是我的错。”实力甩锅。

 

“呐,光线呢是很重要,但是角度也不能不考虑。比如从这个角度,”乔一帆说着拿出手机举高高,“是女孩子最喜欢的,但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会显得脸小眼睛大,精神。”

 

王杰希看着屏幕中下巴尖尖的眼睛大得恐怖的自己,略嫌弃地撇了撇嘴。“有什么差别?还不如我自拍那张呢。”

 

乔一帆噗嗤一声笑了,“没差别没差别,都是你嘛,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

 

乔一帆停顿了下,挑挑眉,把后面的话咽进了肚子里,只剩傻笑。

 

 

王杰希神游回来,脑子里的画面定格在乔一帆傻笑的脸上,自己也不由勾起了嘴角。 

“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乔一帆明显话没说完,自己在他眼中是什么样子的呢?王杰希有一点介意,却不想直接去问。

 

但愿不要像那张自拍里尖下巴大眼睛那样吧,太恐怖了,他想。

 

 

==============


 

乔一帆匆匆扔下行李,便往训练室那赶。

 

迎面碰上了陈果,把他拦了下来。

 

“回来的正好,跟我出去一趟。很急。”陈果扯着他的胳膊便走。

 

“可是训练……”

 

“让方锐带一下。”

 

“什么事啊?”

 

“我们去年在萧山体育馆旁边看好的温泉会馆那栋楼,之前的业主破产了那么多年却死活不卖。后来地产公司的老总亲自出面帮忙周旋了一下,不知道怎么那边突然就松口了,让我们去签转让合同。”

 

“哦,好事啊!”乔一帆惊喜道,“那我们就快有自己的俱乐部啦?”

 

“想得美,”陈果笑他,“哪有那么快啊,我们还在起步阶段,虽然不愁资金,但距离那些大俱乐部的规模还差得远呢。现在主要是缺人手,不然法人代表只有我们两个,你又要训练又要比赛,还要陪着我拉投资跑关系,我都替你累得慌。”

 

乔一帆倒是看得开,“人生历练嘛,什么都学一学也挺好的。再说其他的战队也是这么慢慢发展起来的,有叶前辈在我们少走了很多弯路,已经很幸运了。”

 

“嗯,叶修所构建的兴欣呢确实是个理想化的战队,我们头两年也占了不少船小好调头的便宜,但想要在联盟中保存竞争力,维持住他所留下的东西,我们不能只吃他的老本,还是得走俱乐部的老路,没有其他捷径可走,这些都是必须经历的。”

 

“……辛苦你了陈姐!”乔一帆苦笑了下,拉投资跑关系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最头疼的非应酬莫属。从国际赛回来以后他已经被迫参加三次饭局了,如果不是陈果帮他尽量推掉,还会有更多。他本来可以以比赛的名义全部推掉,可他实在不放心看着陈果一个女孩子跟一堆大老板们周旋,因此还是跟去了几次。每次都尽量推拒了可还是被灌到醉的边缘。乔一帆早就够了,但他知道如果他不去,陈果的处境会更加艰难。在俱乐部正式成立之前,乔一帆觉得自己作为队长,有责任付出这一切,也有责任保护好陈果。

 

陈果叹了口气,“但愿这次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等来年招几个管事的,训练场馆也改建好了,我可就撒手不管了!”

 

“别呀,你可是老总啊陈姐!”乔一帆逗她道,“到时候咱专门招几个能喝的去应酬,你就陪我们比赛吧,我们不能没有你啊。”

 

陈果心里受用,也就不再提这茬了。

 

可就像他们事先预料的那样,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他们到底是白跑了一趟。

 

地产公司老总面露难色,说那个业主临时变卦,觉得按照他们谈好的价格转让太亏,需要“额外”的补偿。

 

这事虽然把陈果跟乔一帆都膈应得够呛,但那个业主并没有狮子大开口,只要了五十万,本周内交易。

 

“混蛋,怎么不早说!每次都害我们白跑。”陈果怒,使劲拍了拍方向盘。

 

“冷静啊陈姐!”乔一帆坐在副驾驶表示压力很大,“我也觉得,才五十万而已,他至于吗……这次我们先晾他几天,让他以为我们犹豫着不接受,他心里也没底。到了签合同之前再告诉他我们同意,他应该就会爽快答应了吧。”

 

“只能这么办了。”陈果没好气,“但这个钱暂时不能走我们战队的账号,我们的资产刚办了公证还在冻结期。”

 

“那怎么办?只有一周的时间,我们自己先垫上?”乔一帆问。

 

陈果想了想,有点难以启齿,“我的账号从三年前开始一直支付着战队的各种开支,干脆就跟战队绑定了,现在也是做为战队账号,正冻结着呢。零用钱那部分根本没有五十万。所以……”

 

乔一帆了然似地点点头,“没问题,我这两年还是有些积蓄的,明个我就提出来先垫着。”

 

“谢谢你啊小乔,这个钱我会做为你的加薪补给你的。”

 

“不急不急,周日签合同之前转账就可以了吧?哎等等!周日?”乔一帆突然想起什么来,“周日几号?”

 

“26号?”

 

乔一帆瞬间有点萎。“可是……25号,我们要去B市打比赛的……”

 

“嗯,是啊,我们只能订晚上的机票赶回来了,26号一大早就要去签约的。”

 

不是吧。乔一帆欲哭无泪。25号,他心心念念的25号啊!

 

就算他昨个抓紧机会见了王杰希一面,那不代表这周末的约定就该抵消啊!25号见不到的话,最近的一次只有到年底微草和兴欣打比赛才能见到了。本来正为多赚到一次而沾沾自喜呢,忽然得知之后的三个月都无法见面,对乔一帆来说,这简直是难以接受的。

 

“怎么了?”陈果见他突然变得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关心道。

 

“没,没事。”乔一帆低着头,掏出了手机。

 

午休时间,应该不会打扰到他?乔一帆想着,给王杰希发了条信息。

 

“前辈,26号我临时有事,25号比完赛要立刻返回H市,没办法跟你见面了。[流泪.jpg]”

 

手机那边立刻有了回应,却一直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乔一帆正襟危坐,等了好半天,只等来了两个字:“哦,好。”

 

乔一帆泄了口气,瘫在了靠座上。

 

自己还在期待他说什么呢?不管王杰希是否期待跟自己见面,在这个时候,像他这么理智的人,这两个字是最正常的反应了。


可是……真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在遗憾吗?

 

正瘫着,手机又震了一下。

 

“什么事?”

 

乔一帆收拾收拾情绪,正经地回复了起来。“之前我们打算改建成训练场馆宿舍办公一体化的那栋房子,前业主终于松口了,让我们那天去签转让合同。”

 

“恭喜!”

“谢谢!终于不用住居民楼啦![笑脸.jpg]”

“嗯,这是俱乐部的雏形了吧,听说拖了快一年?”

“是啊!这次地产公司老总出面做工作,居然给说通了!”

“嗯。”

“听陈姐说,这个老总是个爽快人。巧的是他儿子居然特别沉迷荣耀,连书都不读了,家里人拿他没办法。于是陈姐就劝老总,把他儿子安排进兴欣训练营了。”

“……这算走后门吗?”

“呃……不算吧,他进来确实是没有通过考核,不过我们训练营的门槛本来就不高,他的实力我看过,非常亮眼,说是我们邀请他来的还差不多。”

“那就好。”

“那个从微草转来的孩子我也见过了。”

“那孩子啊,我记得职业是战法?”

“嗯现在转职了……我想问问前辈对他的评价。”

“天赋是有的,手速也不差,可心理素质不行,出招太急,不懂配合,失误太多。”

“我有同感!对于他心态急这一点,我劝他试试一些远程的职业。他还蛮听话的,换过很多职业,现在在练习枪炮师,可还是太急于求成了……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被微草刷了,我现在也有点拿他没办法。”

“嗯,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为乔一帆的。”

“啊前辈QAQ”

 

乔一帆简直受宠若惊,一股热血冲上脑门,握着手机激动了一会。

 

“我是不是一直到12月之前都见不到你跟小王了……不开心QAQ”

 

“不一定。”

 

哎?乔一帆又翻出赛程仔细看了一遍,没看漏啊!除了12月份他们跟微草的那场比赛,今年便再没有交集了。

 

也许王杰希只是一时不确定吧。

 

 

TBC

 

 

没有专业知识,写得好费劲……有bug的话请留言,会改……

最后再宣传一下本子!求不糊墙!大家理理我!(づ ̄3 ̄)づ╭❤~




评论(9)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