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37)

全是糖,齁甜哝~(づ ̄3 ̄)づ╭❤~                                                                                                     

                                                                                                   

                                                                                                   


 

37

 

 

乔一帆想过当队长会很忙,但没想到会这么忙!

 

除了带领战队训练,准备即将开始的常规赛,还要每天在训练营待上一个小时,随时监控新人训练进度。还要跟陈果一起谈代言,为了成立新的俱乐部选址,预约场馆,等等等等。

 

每天晚上十点回寝已经算早的了,还经常被公会拉去指挥抢boss大战。

 

别说没有时间联系王杰希,就算是有,他也不想在王杰希面前暴露出这副被摧残的鬼样子,太丢人!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床上,翻出那张黑乎乎的人猫合照,以慰藉空虚下来的心灵和对这一人一猫的思念。

 

人一忙碌起来,时间就过得飞快。一眨眼常规赛两周过去,还有两周便是9月25号他们约定的日子了!每天看几次日历和赛程表变成了乔一帆的日常,几乎要把兴欣和微草的全部赛程都记了下来。

 

可他没想到的是,他没有等到那时候便见到了王杰希。

 

那天兴欣刚刚结束了跟301的比赛,回H市的飞机定在第二天傍晚,因此他们有一整天的时间在T市闲逛。乔一帆当时就想,T市到B市坐高铁的话也就半个小时,去找王杰希吃个午饭再回来绝对来得及。可微草的赛程他记得牢着呢,这周微草客场对霸图,现在估计还没回来呢。

 

可有些念头一旦动了,便很难再收回去。就好比有了希望之后再失望,要比从来没有希望更痛苦。乔一帆给高英杰发了个短信,问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可等了好久也没等来回复,估计正在飞机上。希望破灭,乔一帆终究还是决定作罢,等到9月25号再说。

 

多好的机会啊,唉。乔一帆叹了口气,没精打采地跟着几个队员逛古文化街去了。每次来T市,这里都是乔一帆最喜欢逛的地方。虽然那些仿古建筑看着略假,很多店里卖的古董字画也是赝品居多,可也经常会请些传统艺人来表演,文化氛围还是相当浓郁的。乔一帆不懂古玩,但每次都能淘到一些精美的小物件。有一次居然在泥人张买到了全套的荣耀24职业泥人,被乔一帆视若珍宝。

 

这次也不例外,乔一帆在一家新开的陶艺店里看上了一款猫头鹰挂钟,钟摆是猫头鹰的小尾巴,摇来摇去,甚萌。但最吸引乔一帆的,是那只猫头鹰竟然是个大小眼,颇有种毕加索的抽象派艺术风格。成了大小眼控之后,乔一帆才发现世界上不对称的东西这么多,而且都如此可爱!以前错过的就算了,从今往后遇到必收!乔一帆毫不犹豫地掏了钱,把那个死重死重的陶瓷挂钟背在包里。

 

刚出店门,手机便响了起来,是高英杰。乔一帆心中不由一亮。

 

“你们回来啦?”

 

“不好了一帆!”高英杰那边声音带着哭腔。“你的小王不见了!”

 

“什么?!”乔一帆大惊。“你再说一遍,怎么回事?”

 

“我们也不知道啊,刚回来就听说小王不见了,队长开着车去周围居民区绕了好几圈也没找到,现在去更远的方向找了。可B市车这么乱,万一他跑远了……”

 

“别瞎说!”乔一帆定了定神,“怎么突然跑了呢?它在微草不是一直待得好好的?微草不是也有门卫吗?”

 

“猫本来就神出鬼没的,门卫哪里看得住!它之前一直好好的,队长从国外回来以后每天都照顾它,陪它玩,它也特别特别黏队长。前两周是我们的主场,队长没有离开B市,就相安无事,但这周我们去了一趟Q市,回来它就不见了!我猜它是以为队长抛弃它了而跑出去找队长了。”

 

“天呐……”乔一帆急得头都大了。“你们之前不是给它植入了芯片吗?能追踪到吗?”

 

“芯片又不是GPS,没办法定位的,只有被人捡到了才能确定身份。现在我们已经发了微博悬赏,只盼有好心人看到它把它送回来了……”

 

“可是小王很怕人……陌生人来了也只会藏起来吧……”乔一帆蹲在地上,使劲扯着头发。“怎么办啊……”

 

高英杰声音里透着一股内疚,“你别太伤心啊……我本来想瞒着你的,但微博都发出去了你迟早会知道……我给你打电话是希望你别埋怨队长,他对小王真的很好,现在他也特别难受……”

 

乔一帆无奈地笑笑,“我怎么会埋怨他啊,我感谢他还来不及……王队还在找吗?”

 

“对,他让我们有小王的消息了就随时联系他,不然他就一直找下去。”

 

乔一帆抽了抽鼻子,深吸了一口气。“好的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乔一帆先是转发了那条寻猫启示,接着便给王杰希发了条消息。

 

“我两个小时之后到南站,别着急,我陪你一起找。”


 

==================

 


乔一帆出了南站,王杰希的车已经在外面等他了。

 

没有寒暄,没有笑容,这个时候没人能笑得出来。王杰希带着墨镜看不清表情,把着方向盘的手在昏暗的天色下显得有些苍白,看得见一条条青色的血管。

 

乔一帆阻止了他挂挡,拉过他的手腕,倾着身子给了他一个浅浅的拥抱。

 

“会找到的。”乔一帆轻声说,感觉王杰希略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才放开。

 

“你几点的飞机?”王杰希问。

 

“刚刚取消了,还没订回去的……”

 

王杰希沉思了一会说,“订个明天早上的吧,不要耽误训练。你刚做队长就这么任性,队员会有意见的。”

 

乔一帆使劲点头。都这个时候了,王杰希还在为他着想,他更加不能让他担心。

 

“我们接下来去哪找?”

 

“如果它是追随我的气味走的,那就去我曾经去过的地方找。微草附近的超市和小吃店我都问过,没人见过它,那它估计跑到更远的地方去了。”

 

“会不会在你家附近?”

 

“应该不会,我都半年没回过家了。”

 

“可是如果说它是追随着你的气味跑的,你最后一次出门就是去机场了,它不会跟着去机场了吧?!”乔一帆有点说不下去,一是从微草俱乐部到机场少说一个小时,这一路上肯定是凶多吉少。

 

王杰希不吭声,他不希望这样,但他也并没有排除这种可能。

 

“如果你觉得有可能的话,有个地方我建议咱们先去一趟看看,虽然比机场还要远一点。”乔一帆说,“国家队集训处。”

 

王杰希瞪大了眼睛。那个地方他不是没想过,毕竟小王是从那里出来的,但国家队训练营在郊区,从微草开过去最少有两个小时的车程,他不相信小王真的会回到那里。

 

“去吧,反正也没别的地方找不是吗?碰碰运气。”

 

 

 

两人到达集训处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还下起雨来。

 

这个地方现在租给了别的赛事,但看门大爷还记得他们,不费劲就把他俩放了进去。

 

两人淋着雨却浑然不觉,轻车熟路地摸到大楼后面的灌木丛旁。

 

“喵,小王。”乔一帆学着猫叫,轻声唤小王的名字。

 

“喵。”王杰希也学着他唤了一声。

 

乔一帆差点喷出来,又憋了回去。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坚持不懈地继续学了几声猫叫。乔一帆不得不接受了这个设定。

 

两个人不知道唤了多久,终于在此起彼伏的假猫叫声和雨声中隐约捕捉到了一丝极细极轻微的回应。

 

两个人屏住了呼吸。

 

一只灰乎乎湿淋淋的小爪子从灌木丛里伸了出来,紧接着一团小泥球缠上了王杰希的裤腿。

 

乔一帆倒抽了口气,捂住了嘴。

 

王杰希蹲了下来,轻轻抚摸着那个脏兮兮的小家伙,把它抱在了怀里。

 

“找到你了。”

 

 

================

 

 

小王瞪着大大的眼睛,叫声凄惨又绝望,听起来像狼叫。比王杰希和乔一帆刚找到它时还要惨上十倍。

 

乔一帆忍住笑,往王杰希手心里挤了一大坨猫咪香波。

 

王杰希跪坐在浴缸外,一手按着小王,一手把香波往小王身上打出了层层泡沫。

 

“喵!”小王十分不满,委屈地叫了一声。

 

“喵也没用。”王杰希十分不讲情面,两只大手上下揉搓,把原本漂漂亮亮的小王揉搓成了外星来客。“脏死了。”

 

乔一帆有点于心不忍,“原谅它吧,小王也怪可怜的,为了找你就这么孤身一喵跑到了集训处,得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惊吓啊!”

 

“不管什么原因,跑出去就是不对。”王杰希很严肃,给小王认认真真地洗眼沟,挖耳朵,撸尾巴,被小王甩了一身的泡沫。

 

乔一帆捧着浴巾在一边准备着,等着王杰希把冲洗干净的小王从浴缸里拎出来,用浴巾接住裹了起来。

 

小王是洗干净了,王杰希却是一片狼藉,差不多浑身都湿透了。王杰希不想让乔一帆也被溅湿,就自己抱着浴巾里的小王去客厅擦干去了。

 

小王的毛长不容易干,王杰希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用两条浴巾换着擦。等擦到彻底没有水滴了才放开它,由着它自己甩去了。

 

看着手足无措地舔着毛的小王,王杰希悬了一天的心总算是回了原位。一瞬间大脑有点放空,什么都不愿想什么都不愿做,坐在地毯上发着呆回血回蓝。

 

乔一帆从浴室走了出来,“浴缸清理好了,去洗个澡吧。”

 

“啊。”王杰希机械地应了声,缓了缓神才发现,这是他家,还要人乔一帆帮他清理浴缸,实在有违待客之道。“麻烦了,还是你先洗吧。”

 

乔一帆蹲在他面前,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样子,笑了出来。“说实话,你现在的样子,可没比之前的小王干净多少啊。”

 

王杰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衬衫,一滴水从头发上滑落,滴在早已湿透的衬衫上,渗了进去,胸口的一大片被小王蹭得满是泥巴。这可能是一向洁癖的微草队长最狼狈的样子了。

 

王杰希这次彻底回了神,略尴尬地冲他一笑,领了乔一帆这份好意,没多说什么就起身去浴室了。

 

乔一帆却愣了神。

 

王杰希刚刚低眉浅笑的样子,夺去了他全部的眼神和呼吸。

 

可能是被雨水浸泡久了,王杰希略小的那边眼睛竟有了一层双眼皮。刚回过神来看他的时候,微微褶起,一贯的清冷沉稳中带着他从未见过的活泼灵动。

 

那么那么美好。

 

 

王杰希脱掉脏衣服,一脚迈进浴缸,却被浴缸边上的一抹淡黄色吸引了目光。

 

——那是用小王洗澡时掉落的绒毛捏成的一个心形。

 

王杰希莞尔一笑,没忍心破坏它。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乔一帆。




TBC



唧唧唧(づ ̄3 ̄)づ╭❤~荡漾了起来~

我勤快吗~快夸我快夸我~

欢迎来乔王小火炉群里浪~305228787





评论(23)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