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35)

有点想改动一下,上一章的最后两句,请自动把双引号去掉QWQ

不然话都说到那份上还没进展,我都要化身成按头小分队队长了QWQ




35

 

乔一帆早上醒来的时候,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眼睛因为哭过还有点肿,废了好大劲才睁开。

 

一睁眼便看到王杰希的脸,乔一帆顿觉一阵清明,发着烧也没那么难受了。

 

“醒了?”王杰希从他嘴里抽出温度计,又拿湿毛巾给他润了润嘴唇。“38.5,总算退了点。一会我让队医给你挂吊水,好得比较快,不然后天回国的时候不允许登机。”

 

乔一帆呆滞地点了点头,眼皮沉重,却舍不得闭上眼睛,目光牢牢地粘着王杰希。

 

王杰希把湿毛巾盖在他额头上,“再睡会吧,现在还早。”说完自己打了个哈欠,频繁地眨眼才把眼里的湿润匀开。本来就满是血丝的眼睛显得更红了。

 

乔一帆一把握住王杰希的手腕。他张了张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生怕一说话便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生个病而已,怎么变得该死的矫情!

 

王杰希看着他嘴唇一憋一憋的可怜样,微微一笑,另一只手拍拍他的手背。“别闹,放我去补个觉。”

 

乔一帆果断松手,扭头见王杰希已经躺在了床上,没一会便呼吸均匀地睡了过去。

 

乔一帆在跟王杰希同居这些日子总结出的经验是,王杰希在特别疲惫的时候睡觉喜欢微蜷着身子,这种姿势看似解乏,其实睡醒了会更累。此时此刻的王杰希正保持着这个姿势,头深深埋下,只能看到微皱的眉头。全然没了冠军队队长,以至国际赛最佳选手的凌厉和霸气,看起来无辜得让人心疼。

 

而这些正是让乔一帆对王杰希如此着迷的,最触动他心中软肉的地方。

 

他喜欢王杰希纵横赛场的英姿,他喜欢王杰希的理性和坚持,他喜欢王杰希永远以大局为重的超脱,但更能打动他,让他心疼的,是王杰希区别于微草队长的完全不同的样子——只有他能够察觉的,极少流露出来的柔软脆弱。

 

与他相处的两个月来,乔一帆觉得自己每天都了解他多一点,也喜欢他多一点。可这样下去,他知道自己的感情很快会冲破饱和点。比如昨夜的几度崩溃还历历在目,让他想起来就恨不得挖个坑给自己埋了。

 

原本他对自己的自控力有相当的自信,这是做为一个有大局观的刺客和鬼剑士天生的本领。他懂得分寸,懂得试探,懂得把自己的感情一点点地渗透,生怕一个不小心控制不好节奏,会彻底地失去王杰希,连朋友都做不成。因此虽然他舍不得王杰希,可他们早晚要各奔东西各效其队,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所以一直以来他都表现得理智又洒脱。他把这两个月当成上天的恩赐,珍惜每一天与他相处的机会,这样分开的时候便不会留下什么遗憾,也不会太难看。可他还是失态了。

 

也许是酒精,也许是那首动人的歌,也许是高热让他如此失控如此脆弱得不堪一击。可他依然有些庆幸,庆幸王杰希并没有在意,庆幸自己没有一醉到底,把他对王杰希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全说出来,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王杰希。

 

以后再也不能这样任性了。乔一帆这样想着,缩进了被子里。默默地看着熟睡的王杰希,试图把自己的呼吸与他的融为一体。


就算这段暗恋无疾而终,他也不想彻底地失去他。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看到王杰希正一脸嫌弃地推叶修。

 

“你赶紧走,看把他吵醒了吧。”

 

叶修被他推着从床上站起来,径直走到乔一帆床前,俯下身隔着湿毛巾弹了下乔一帆的额头。“怎么这么倒霉啊你。”

 

乔一帆咧嘴笑了笑。

 

“还知道傻笑,说明没啥事。”叶修总结。

 

“那也接受不了采访!”王杰希没好气。

 

“行行行,那你快收拾一下,两个单人奖项都缺席,这个锅哥顶不起。”叶修催促,“人都等着呢,采访完了直接出发去洛杉矶。”

 

“采访可以,旅游我不去,一帆这边不能没人。”

 

叶修犹豫地点点头,“看来只能这样了,辛苦你了。”

 

乔一帆急了。王杰希已经照顾了他一整晚了,现在他烧也退了,还要拖累他连出去玩都玩不成?

 

不!我已经没事了!不需要人照顾!乔一帆试图说话,却只能听到干哑的气声。他使劲干咳,想把嗓子咳干净,却仍是徒劳无功。

 

叶修和王杰希惊诧地望着他。

 

“怎么了?”王杰希急忙走过去。“嗓子烧坏了?”

 

叶修也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都这样啦?那就别采了,去医院吧!”

 

乔一帆使劲摇头,连比带划,王杰希看不下去递给他纸笔。

 

“我没事,应该只是暂时失声,不需要人照顾。你们不要耽误了行程。”

 

无奈他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没有一点说服力。叶修紧急推迟访谈,王杰希则立刻去请了队医。

 

在队医确认了乔一帆没有大碍只是喉咙发炎暂时失声,给他挂上了吊水之后,王杰希才同意了接受采访,但拒绝了媒体把两个单人的采访合并,并且在他们的房间进行的建议。

 

其实对于媒体来说,这样的机会简直可遇而不可求。最佳新人比赛后发烧失声,这是一个多么煽情的爆点!绝对比正经的访谈要有效果得多。可王杰希不愿意乔一帆病成那样还被打扰,被迫挂着吊水出现在镜头前,被众人消费。于是他坚定地站在房间外面,堵住了记者。

 

 

 

乔一帆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眼看着吊水快滴完了,如果不换瓶子就要回血。乔一帆又喊不出声音,只好决定自己拔针。刚直起身来却见王杰希冲了进来,帮他换上下一个瓶子。

 

“采完了?”乔一帆盯着他的侧脸,用口型问道。

 

“还没。”王杰希神情专注,动作麻利,看起来很有经验。

 

“这么久。”乔一帆心疼地撇撇嘴,“都问些什么啊?”

 

“无非就是世邀赛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啊,做为世邀赛最大赢家,有什么感言之类的。”

 

“最大赢家……”乔一帆默默念着这几个字。他不知道王杰希怎么想,反正对他来说,这个词实在是非常准确——他这两个月来得到的东西太多太多。

 

“我说,”王杰希换好了瓶子,语气平淡地,“夺冠拿奖确实让我开心,可我最大的收获并不仅仅如此。”

 

说罢貌似不经意地看了眼乔一帆,转瞬便又转过头去。

 

可那一眼的温柔,乔一帆并没有错过。

 

“我也是。”乔一帆笑着,用气声说。

 

 

====================

 

 

乔一帆挂了两天吊水,烧是完全退了,上飞机过安检无压力。可嗓子还是没有恢复,说起话来像鸭子叫,自己听着都尴尬,他索性就闭嘴写字或用气声。

 

王杰希倒是不嫌弃,偶尔听到他破音还能笑上一笑。于是乔一帆可算发现了王杰希的笑点所在,便不停地扯着破锣嗓跟他讲话,王杰希觉得自己这两天快把半辈子的份笑完了。

 

这样就对了。乔一帆想,就该这样开开心心乐乐呵呵的,谁说分别一定要愁眉苦脸哭哭啼啼的?想起自己两天前的行径简直想抽自己个嘴巴,就你戏多!

 

飞机起飞之前,乔一帆有点紧张,神神秘秘地发给王杰希一个音频文件。

 

王杰希不解地瞥了他一眼,点开,“早安!起床啦!训练啦!一天好心情!”

 

全程破锣嗓,王杰希笑喷了。

 

乔一帆对王杰希的反应很是得意,“独家小礼物,你可以设成早安铃声,每天早上笑一笑,一天好心情。”

 

“吓死了好吗,”王杰希笑着说,但还是立刻存成了闹钟铃声。“谢谢。可我暂时没想到要送你什么。”


乔一帆倒是没想到王杰希对这个小玩笑还挺认真,傻笑着说,“什么都好啊!”


  

 

国家队一行人回到集训的公寓,陆陆续续地收拾东西离开返回战队。乔一帆因为家在本地,所以并不着急走人,回H市的机票也是订在第二天下午。

 

可王杰希当晚便搬出了公寓——国家队还有很多后续事情要处理,微草的训练营选拔拖延至今,就是在等着他坐镇。

 

王杰希拎着大箱子出门的时候,乔一帆正在客厅捣腾他那些没吃完的方便面。

 

王杰希皱了皱眉,“以后少吃点这东西。”

 

乔一帆站起来拍了拍手,笑道,“你也是啊。”

 

王杰希放下行李箱,走向乔一帆。

 

两人不约而同地靠近彼此,拥抱在了一起。

 

“好舍不得你啊。”乔一帆用气声说。这个时候如果还用破锣嗓,他难保不会笑场。

 

“嗯。”王杰希闷闷地应了声,“9月25号,晚上别关手机,充好电。”

 

“诶?”乔一帆脑中检索了一下。9月25号,下个赛季的一场比赛,兴欣客场对义斩,微草……主场对雷霆?!原来王杰希也注意到了他们有交集的场次?!


乔一帆激动得呼吸都急促了,“好!一定一定!”

 

“输了就不用来见我了。”王杰希说。

 

“那必须不能啊!” 

 

“我走了。”王杰希松开了手。

 

“等等!”乔一帆抱得更紧:“替我照顾好小王,”然后顿了顿,在他耳边低声道,“还有大王。”

 

 

 

TBC




╮(╯_╰)╭表示已经无法control他俩的发展了,提前进入异地恋小情侣模式~

窝也不知道他俩谁喜欢谁更多一点QWQ




评论(20)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