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34)


这章简直大写的狗血OOC

                                                                                                     

                                                                                                   


 

 

34

 

王杰希对乔一帆给他挡酒这事有点心有余悸,态度坚决地拒绝了所有欲灌他酒的人。可夸下海口从来没醉过的乔一帆却在被人灌下第三杯啤酒之后就倒了——王杰希猜他大概是从来都没喝过两杯以上。好在他醉了酒之后也是出奇的安静,只是比平时黏人了些,直接歪在王杰希身上。

 

王杰希任由他靠着,面不改色地继续打升级,直到乔一帆毛茸茸的脑袋从他的肩膀滑向胸口,最后伏在他的大腿上,他才有点不自然的僵直,稍微调整了下姿势,却仍然没有推开乔一帆。

 

肖时钦用牌挡着嘴乐,“王队在小天使的感召下,真是越来越有人情味儿了。”

 

叶修同意,“简直浑身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王杰希不动声色,一对儿红桃K落下,砸得对家的叶修和李轩跳了起来。“哪来的人性的光辉!我看他还是一样蔫坏蔫坏的!”

 

王杰希勾了勾嘴角,“那也分对谁。”

 

他的胳膊不经意地擦到乔一帆的头发,软软的滑滑的。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倒是十分想要摸一模。



 

“王队想好跟哪个团了么?”喻文州拿着纸笔过来跟大家确认行程。距离回国还有两个整天,虽然根本不够用来旅游,总局还是出钱报了两个两日豪华游犒赏队员们。

 

“我无所谓,哪都行。”王杰希根本想都懒得想,他其实宁愿在酒店里歇着。“非要选一个那就迪斯尼吧。”

 

喻文州有点诧异,“王队居然对迪斯尼感兴趣?我还以为你会选沙滩浮潜。”

 

“我怎么就不能对迪斯尼感兴趣了。”王杰希淡淡地,在一片哀嚎中又扔了两个十分。

 

“你选了迪斯尼,小乔却选了沙滩,跟设定完全相反嘛。” 喻文州玩味一笑,压低声音道,“你们两个都不事先研究一下的吗,就这么确认自己选的是对方想去的?” 

 

王杰希稍微怔了下,倒也没什么大反应,很随意地说:“哦,那就沙滩吧。”

 

喻文州起身,拍拍他的肩,“沙滩好啊,只有两天时间了,好好享受吧。”

 


 

王杰希很不爽喻文州那副早就看透了他的样子。谁说他选迪斯尼是为了乔一帆的?他明明哪里都不想去。

 

好吧,退一万步讲,他是很想珍惜这最后两天的相处,可也别当着人面说出来啊!赖在他怀里的那个根本没睡,耳朵竖着,眼睛睁得溜圆。

 

“醒了就别装睡了,快起来,热死了。”王杰希颇没耐心地说,揪起T恤领子扇呼扇呼地散热。

 

乔一帆赶忙双目紧闭,扭了扭身体,把头深深埋到王杰希的腰腹,呼出的热气直逼王杰希的小肚子,激得他浑身一抖,掉出了张十分的牌。“喂!”

 

叶修眼疾手快地抽走了那张牌。“小乔这酒疯撒得我给满分。”

 

王杰希无奈,白了叶修一眼。



 

几个姑娘闲得无聊,也开始点起了歌。好在选的歌都不算吵,姑娘们的歌喉还一个比一个惊艳,尤其唐柔还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打牌的几人权当免费听演唱会了。

 

楚云秀点的大多都是男人的歌。女孩子天生音调高,唱男歌手的歌完全不费力,再加上楚云秀自带的烟嗓,别有一种独特的韵味,柔情似水却又带着沧桑,唱得人心痒。

 

Cause all of me

Loves all of you

Love your curves and all your edges

All your perfect imperfections

Give your all to me

I'll give my all to you

You're my end and my beginning

Even when I lose I'm winning

Cause I give you all, all of me

And you give me all, all of you

……

 

简洁的钢琴伴奏配上丝丝入扣的低哑女声,旋律听起来平缓却饱含深情。

 

该王杰希摸牌的时候,他没有动,而是认真地看着大屏幕上的歌词。其他人则直接撂牌,掰了几根荧光棒,凑到楚云秀身后摇去了。

 

How many times do I have to tell you

Even when you're crying you're beautiful too

The world is beating you down, I'm around through every mood

……

 

主歌副歌唱完,歌词便开始重复了。王杰希收回视线理牌。一倾身,忽然感觉腹部先是一阵滚烫,随后便是凉飕飕的。他低头一看,T恤上颜色深了一块——那是一小滩水渍。

 

流口水了?王杰希撇撇嘴,伸手扒拉乔一帆的脑门,却碰到了眼睛,沾了满手的眼泪。

 

王杰希心里一惊,这是来的哪一出?一会安静一会黏人一会哭的,乔一帆这酒疯可是撒满全套了,再等会会不会变成话唠?

 

“怎么了?”王杰希摸了摸他的头发。

 

乔一帆酒劲没过,目光有些涣散。也不擦掉眼泪,任其顺着脸颊流下,看着十分凄惨。他清清嗓子小声说,“这首歌好感人啊。”

 

王杰希扑哧一笑,想要调侃他两句,想到他还醉着,也就懒得较这个真了。“你听得懂歌词?”

 

乔一帆摇头,“翻译一下呗。”

 

王杰希仔细回忆了一下,“我记得不全,大概是说‘我以我的全部,爱上你的一切。爱你的曲线和棱角,爱你所有的不完美。把你的一切交给我,我也把我的一切交给你。你是我的终点也是起点,得到你就像得到全世界。哪怕世界让你疲惫不堪,我依然不离不弃’。”

 

乔一帆半晌无语,好半天才深深吸了口气,声音颤抖地说道:“跟我想的差不多。”

 

王杰希心有点乱,他从没见过乔一帆这个样子——眼泪是止住了,可表情看起来比哭还要难受。“喂你没事儿吧?要不要回酒店?”

 

“没事儿,可能是真醉了,特别容易激动。”乔一帆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直起身子,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小声说,“我也觉得我该回酒店去,被人看着太丢脸了。”

 

“我跟你一起。”王杰希淡定地撂了牌。

 

“不用了不用了!”乔一帆急忙道,“你继续玩吧,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王杰希直接理都不理,披上了外套。

 

“真的……不用了。”乔一帆不知道如何是好,使劲搅弄着手指,“其实,我是最怕让你看到我现在这副德行的……我想自己一个人待会,行吗?”

 

王杰希怔住了,穿衣服的动作停在半空。

 

想要一个人待会,很普通的请求。可这话从乔一帆嘴里说出来,王杰希却无法阻止自己多想。


是他们最近走得太近,让他感到压力,没有私人的空间了?想想好像真的是这样,他们每天吃住在一起,训练在一起,无时无刻不在一起。就连兴趣明显不同的旅游景点,都尽力与对方保持一致。

 

连王杰希都觉得不可思议。仅仅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他这个向来不喜与人交往的独居动物竟然习惯了乔一帆的陪伴和亲近,自然得宛如空气一般。以至于他会不自觉地在人群中寻找他的身影,会为他的进步欣喜不已,会为他担心为他着想,更想要好好珍惜这仅有的两天相处时间。

 

可他并不知道乔一帆怎么想。

 

他最初接近自己的目的很明确也很直接,就是想要化解两人的尴尬,从而达到配合的默契。而目的达成,比赛结束,他们即将投入原本的生活和比赛中去。那么这段关系也就该到此为止,自然就没什么发展的必要了。

 

乔一帆冒冒失失地闯进了他的生活,犹如在他静如深潭的心中投了一颗石子,激起千层涟漪。可被搅动的一潭死水,终究还是会恢复平静。

 

王杰希什么都没说,脱掉外套坐了回去,冲乔一帆扬了扬手。

 


 

乔一帆走得悄无声息。直到众人给楚云秀捧完场回来继续打牌,才发现少了个人。

 

“小乔怎么一个人走了?”叶修诧异。

 

“喝多了。”王杰希说。

 

“不是,我是说,你怎么没看着他点?”叶修用胳膊肘杵了杵他。

 

“我们又没绑定在一起。”王杰希语气不善,“他说想要一个人待着。”

 

“哟,难得呀,吵架啦?你瞅瞅你们这对儿,就这么两天了还不好好珍惜。”

 

王杰希心想只有他想珍惜有什么用。

 

肖时钦解围道,“小乔是不是有心事?今晚一直就不在状态,得了最佳新人也没见他多高兴。”。

 

王杰希摊了摊手,“我怎么知道。”

 

楚云秀过来插了句话,“别是病了吧?我看他玩游戏的时候脸色就一直红红的,心里压力大本来就容易生病,又喝了酒。”说着一眼瞄到王杰希身边堆着的衣服,“诶,这孩子就这么走了,连外套也没穿,这边昼夜温差还这么大,就是没病也得冻病了。”

 

王杰希心里咯噔一下。

 

病了?还真有可能。自己只当他脸红是因为醉酒,却忽略了他在他怀里时呼出的灼热的气息。而且只是醉酒的话,情感上也不至于如此脆弱。

 

王杰希无法淡定,拿起外套追了出去。

 

 

====================

 

 

乔一帆冷得厉害,仿佛浑身的热量都集中在脸上,烧得他头昏眼花,嘴里不停地喷出火热的气息。他哆哆嗦嗦地用被子蒙住头,没一会就觉得快要窒息了。

 

迷迷糊糊中,听见旁边“嗑啦”一声,随后脸上的被子被掀开了。冷风灌进来,激得他一个哆嗦。

 

“起来喝水吃药。”一个冷冷淡淡的却极其悦耳的声音响起。

 

乔一帆眼皮烧得酸胀,眯缝着眼睛看向来人,嘴里喘着粗气,嘴唇干得快要合不上了。

 

一张标准的病号脸。

 

王杰希心里一阵抽疼,扶起人来靠在自己身上,把退烧药塞进他嘴里,水杯贴到他嘴唇边,一点点灌进去。

 

他动作很小心,乔一帆一下都没呛到,还捧住杯子喝了几大口水。

 

“你说要一个人待一会,是想一个人病死在这吗?都烧成什么样了?”王杰希轻声叱责道。

 

“我也不知道……咳,怎么突然就烧起来了。”乔一帆声音暗哑。

 

王杰希往他嘴里塞了根温度计,给他掖好被子,“现在队医早就睡下了,只能先用国内带来的退烧药顶一顶了,如果一个小时以后还不降温立刻去医院。”

 

“几点了?”乔一帆问。

 

“一点半。你睡吧,我隔一个小时给你量次体温。”

 

王杰希话音刚落,便见两颗豆大的泪珠从乔一帆脸上滑下来。

 

“不……”乔一帆有些崩溃地用被子蒙住头,抽噎不停。“你不能对我这么好啊……”


“我想要装得洒脱一点,不想让你看到我这副蠢样……”

 

“可是,你让我,怎么舍得离开你……”

 

 

 

TBC



狗血哗哗洒,有没有被淋到啊~


欢迎来群里浪~ 305228787

 

 


评论(7)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