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情人节(1)

没啥创意的题目QWQ没错,就是迟到的情人节贺文


没文笔写着玩的,本来是为了写肉,可写了三千多字还没写到肉只好分两章发QWQ不要打我


没有肉还被和谐的话只能怪我人品不好,明儿早上补



(1)


今年的情人节赶上个周日,极其适合虐狗。

 

虽然荣耀的职业选手中单身狗尤其多,理应老实待在战队,可刚刚结束了主场比赛的微草队员们还是不甘寂寞,成群结队出去玩了,说是要当电灯泡闪瞎袁柳这一对该死的脱团狗。王杰希当然没有这种爱好,睡够了回笼觉便起床悠哉悠哉地整理房间。


一切都收拾妥当,正打算坐在电脑前准备复盘,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王杰希皱了皱眉——那是乔一帆在北京专用的手机号,可他记得昨天晚上兴欣明明是在广州比赛。

 

“喂?一帆?你怎么在北京?”

 

电话那边传来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前辈,我…我就在你楼下。”

 

“……”王杰希淡定地按掉了手机,一边吐槽着这小子是不是韩剧看多了,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一出了,一边披上外套下楼。

 

刚刚下过雪的北京天寒地冻滴水成冰。乔一帆冻得鼻头通红,不停地哈着气搓手。他显然是没看天气预报就过来了,穿着薄薄的卫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王杰希看到他,二话不说,把外套披在他身上,握住他冻成冰块一般的手就往宿舍走。

 

“哎前辈,我没事儿……”乔一帆说着便要将外套脱掉,被王杰希一瞪缩回了手。干笑着,“我刚从广州打完比赛过来就直接飞过来了,没想到北京刚下完雪。”

 

眼看着快要进门了,王杰希的手还是不放开,乔一帆有点急着想要抽回手,“那个,我们这样被人看到了是不是不太好?”

 

王杰希冷冷瞥了他一眼,“今儿这没人。”

 

“……哦。”乔一帆这才放下心来,用差不多冻僵了手回握住了王杰希的。“这么冷的天……英杰他们都出去玩了?”

 

王杰希没搭理他,掏出钥匙,开门。

 

“我,我订了两张电影票,还预约了一家日本料理。可惜没预约到你最喜欢的那家,他家位置太紧俏,说预约都排到两个礼拜以后了……我来得太急,没准备玫瑰花,一会儿我们出去的时候再补上……”

 

王杰希把他按在墙上,直接亲了上去。

 

冰凉的嘴唇含了好一会才回温,可乔一帆冻得通红的面颊早已烫得能煎鸡蛋了。

 

王杰希舔了舔嘴唇,“你几点的飞机?”

 

“晚,晚上九点。”

 

王杰希轻轻叹了口气。

 

乔一帆诚惶诚恐,“怎么了?你晚上有事吗?没关系的你可以不用陪着我,咱们吃完晚饭我去机场待着就好。我知道我这次来得比较冲动,事先没跟你打声招呼,可,可我……实在是……想你了……”

 

王杰希本来越听眉头皱得越深,听到最后这句,才舒展开来——这才像句人话嘛!王杰希安抚似地拍了拍乔一帆的脸,“咱今儿哪也不去。”

 

“哎,可是……”乔一帆头有点发昏,“今儿可是情人节啊……”

 

“情人节怎么了?”

 

“这是我们的第一个情人节啊……按照传统,我应该邀你出去看电影吃饭,送你一大捧玫瑰花……”

 

“有你在就够了。”

 

“前辈?!”乔一帆觉得自己快上天了。

 

自从新年全明星赛确定了关系以来,两人竟然连面都没见过一次。比赛总也遇不上不说,就连过年的时候当了队长的乔一帆也留在战队,一天都没休息。因此除了全明星赛那天乔一帆鼓起勇气摸了摸王杰希的手再加一个蜻蜓点水一般的初吻,两人跟之前搞暧昧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每天定点问早安晚安注意保暖别忘记吃饭,连句肉麻的情话都没有。

 

乔一帆终于忍不住了,情人节前夕打完了跟蓝雨的比赛便立即订了张从广州到北京的机票飞了过来,打算给王杰希一个惊喜。咳,至少他自认为会是个惊喜。

 

但事实看来,王杰希给他的惊喜要多得多——王杰希不仅主动吻了他,还跟他说了情话!跟这些比起来,看电影送花吃高级餐厅这些传统简直俗透了弱爆了。

 

对于乔一帆这个从没谈过恋爱的纯情小处男来说,他的感情和欲望的阈值特别低。他自以为只要能待在王杰希身边,看着他,什么都不做他都觉得很开心。可不知怎的,见了面,王杰希一句“一帆”都能让他兴奋得浑身血液往下涌,就别说那个吻了,下面直接支起了小帐篷。再加上那句耳语的“有你在就够了”,性感得不要不要的,把乔一帆的理智轰成了渣。

 

眼看他鼻血就要下来了,王杰希“善解人意”地给他倒了杯热水,扔给他了个笔记本。

 

于是乔一帆捂着裆,一脸生无可恋地陪王杰希做了一下午的情人节任务。

 

看着副本故事的两个主角紧紧拥吻在一起,王杰希心满意足地拾了装备,抻了个懒腰。情人节任务的奖励虽然不算顶级,但也算一年一次极为稀少,何况之前从来都没有人陪他做任务。

 

懒腰抻到一半,便被乔一帆从身后抱住了。

 

“前辈,”乔一帆声音带了点委屈,下巴抵在他肩膀上,气息喷到耳边,带起了一阵酥麻。“游戏里的角色都在花式虐狗,我们……不做点什么吗?”

 

王杰希眯了眯眼,都一个下午了,可真能憋。“你想做什么?”

 

“我,我想亲你……”乔一帆结结巴巴。

 

王杰希心里直翻白眼,还是乖乖闭上眼睛。

 

乔一帆亲上来的时候,王杰希知道他肯定是有做过功课的,不像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候,王杰希都不知道那是静电还是吻。现在不仅知道含嘴唇了,还知道伸舌头进去勾住了他的,转圈舔弄。

 

王杰希也是第一次这样被人舌吻,别说,还挺刺激。他配合地回应着,下面也逐渐抬了头。

 

乔一帆是在把他推倒在床覆在他身上的时候感觉到他的变化的,心中一阵激动,更是吻得温柔缱绻,下身有意无意地互相碰擦。

 

足足五分钟过去,两个人气息都有些不稳,可乔一帆仍然不肯放开。王杰希怕再吻下去嘴唇非充血不可,便用力将他推开。

 

两人对着喘了会气。

 

“有备而来哈。”王杰希说。

 

“嗯。”乔一帆很诚实。

 

“跟谁学的?”

 

“……视频。”乔一帆不好意思地坐起身,挠挠头。“怎么样?舒服吗?”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他哪里好意思承认,但身体的反应在那摆着,他也不好抵赖,只好稍稍偏过头去,小声说“还行吧。”

 

乔一帆喜出望外,俯下身去想要继续,被王杰希眼疾手快撑住了肩膀。

 

“还不够?!”

 

乔一帆委屈地瘪了瘪嘴,“当然不够啊……跟恋爱视频学了之后一直没机会实践。何况我们这么久没见,不仅要补上这几个礼拜的份,还要补上之前20多年的份……”

 

王杰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行啊你,视频没白看,肉麻的功力见长啊。”

 

乔一帆嘿嘿一笑,“我,那个,我还学了很多别的,想知道吗?”

 

“……你哪来那么多时间?”

 

“荣耀以外的时间,我都会想你。可我想着你,却碰不到摸不着,只能学习些能让你舒服的方法,脑补一下。”

 

“出息,”王杰希目光柔和,抬手摸了摸他的脸颊,“我来检阅一下你都学了啥。”

 

“好嘞!”乔一帆说着,麻利地解开了王杰希的皮带扣。

 

“喂——这里是微……”王杰希刚想要阻止,便又被乔一帆吻得严严实实,手脚发软,拽住裤子的手也没能阻止乔一帆将它一拉到底。

 

“去,去……锁门……”王杰希声音被吻得支离破碎。

 

乔一帆蹦了起来,光速跑到门口拧上了锁,又光速蹦回了床上。速度之快让王杰希咋舌——他还没来得及爬起身便又被乔一帆压了回去,陷在了被子里。

 

“等,等等!”王杰希使劲扯住四角裤——那是他的最后防线,“我没搞错的话……你要在上面?”

 

乔一帆眼神迷离地看着他,“可以吗?我……有好好跟视频学习……我一定会让前辈舒服的!”

 

“……”王杰希郁结,“你不是找我看电影吃晚饭来了吗?你有准备么?你带套了吗?有润滑剂吗?”

 

乔一帆慌了神,停下了不老实的手,有点手足无措。“没……” 

 

王杰希叹了口气,起身将乔一帆推开,径直走向浴室。

 

“前辈……” 乔一帆傻坐在床上,听着浴室里传来的阵阵水声,欲哭无泪。

 

他在兴欣的时候虽然时时刻刻都在YY王杰希,也跟着视频学了不少,可来之前确实只是抱着纯洁的目的,在昏暗的电影院拉拉小手亲亲嘴什么的就够了,哪里敢想上前队长的床啊!换句话说就是有贼心没贼胆。

 

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冒冒失失地就想把前队长往床上搞,结果必然是搞砸。乔一帆懊恼地捶了捶脑袋。说好的战术呢?说好的大局观呢?!都喂了狗了?

 

他也顾不得自个还翘着的小兄弟了,王杰希都摆明态度送客了,他总不能死皮赖脸地在人家床上发情自取其辱不是?他深深吞吐了几口气,感觉那里没有那么胀了,便起身收拾东西。现在打车去机场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乔一帆收拾好了东西,小心翼翼地坐在王杰希床上等他出来道别,脊背挺得溜直。

 

过了一会,王杰希出来了。浴巾围住下身,上身还未擦干,水汽在白里泛红的皮肤上蒸腾着,看得乔一帆喉咙发干下身发紧,他慌忙移开视线低下头去,夹紧了腿。

 

“干什么呢你?”王杰希看着他穿戴整齐坐在床边的样子,不解道。

 

“我,我我我这就走了……”乔一帆结结巴巴,眼睛都不敢抬。

 

气氛僵持了片刻,乔一帆刚要起身,便被一把推倒在床,王杰希头发上的水珠滴在他的脸上,激得他一个哆嗦。

 

王杰希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我澡都洗好了,你要走?走去哪?”

 

啥?乔一帆瞪大了眼睛,大脑一片空白。

 

他唯一知道的是,自己现在的样子蠢毙了,他简直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王杰希不留情面地哧笑了一声,起身坐在乔一帆腿上,把头发往耳后撩了撩。

 

乔一帆脑中顿时闪过“风情万种”这四个大字,他知道虽然这样形容一个男人,他的前队长,不甚恰当,可王杰希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对他来说都该死的撩人。

 

王杰希手中拿着瓶润肤乳,在乔一帆眼前晃了晃。“你来得太突然,我也没有准备。这瓶就当润滑剂凑合着使吧。”


话音刚落,他的手腕便被擒住,紧跟着一阵天旋地转。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调换了位置。




TBC



好像有TBC也好像没有,看灵感QWQ没写过这么主动的大眼,感觉蛮刺激的嘿嘿嘿


欢迎来群里浪:305228787



评论(25)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