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 (27)

唉我千不该万不该在上一章结尾加上那么一句啊_(:з」∠)_大家都猜到了还有什么意思QWQ

文里关于比赛的那套说辞不是瞎扯就是私设,没有理论根据的!求表细究_(:з」∠)_

                                                                                                   

                                                                                                   

                                                                                                   


 

27

 

 

虽然不是这场的首发,但乔一帆也不能安心当个甩手大爷——他被安排在了加时赛的第一顺位。

 

对于叶修对这场比赛可能打到加时的预测,大家表面上纷纷表示唾弃,却没一个人掉以轻心。训练室里异常沉寂,连黄少天都凝神专注默不作声。

 

前两届的东道主无一例外地闯入最后的四强赛,因为各种“突发”的原因被踩在脚下的强队不计其数——机器突然停滞或某个选手的耳机没声音等等low爆的作弊手段——申诉的声音再大也扭转不了战败的局面。而美国队是公认的强队,除了实力带来的压力之外,无人可预知在赛场上会有什么幺蛾子在等着他们。当然发生什么他们都不会大惊小怪,因为为了保四强席位,美国定是无所不用其极。

 

没有人愿意承受让中国队止步八强抱憾退场的舆论压力,尤其是乔一帆几个新人,更不想拖老队员们的后腿。

 

赛程越来越密集,对手越来越强大。刚把中国队送进八强的老队员们还没歇口气便将继续扛起重任——王杰希,黄少天,张新杰,孙翔几个人因个人操作实力突出,不出意外将会出战接下来的所有场次。

 

“三届国际赛,只有一场没有首发。你估计又快破纪录了。”乔一帆一边跟王杰希互相做手操,一边嘟哝道。

 

“唔,记性不错。”

 

“前两年你正值当打,强度这么大还说得过去。可今年是你的第十一年,手吃得消吗……”

 

王杰希耸了耸肩,“退化的那点手速也被经验补齐了,能打为什么不打。”

 

乔一帆被“能打为什么不打”噎得无语。他也知道王杰希是那种虽然不愿让国际赛影响下个赛季的联赛,但只要打起比赛便会全力以赴的那种人。只好抱怨道,“叶前辈也是的,就算你能打也不该可你一个人使唤……”

 

王杰希笑了一下,“你知道为什么么?因为中国队唯一打平的就是我缺席的那场。叶修总结说我是比赛锦鲤,运气好直觉准,我不首发谁首发。”

 

“……啊?”

 

“嗯,这么扯淡的理由我也很无语。”

 

“还真是的!”乔一帆傻笑着感叹,“你是中国队吉祥物啊!”

 

“……”

 

“那明天的比赛有你在我岂不是不用上场了?”

 

“是谁信誓旦旦的要做我的后盾?”王杰希斜着眼看他,一脸恨铁不成钢,“你不仅会上,我们明个还要好好复建一下配合打法。”

 

“哎?为什么?”

 

“直觉。”

 

“……不会吧,还真要打到加时啊……”

 

乔一帆欲哭无泪,看着王杰希嘴角微翘像在跟他开玩笑,但谁又敢忽视魔术师大大的直觉呢?

 

 

 

事实证明,王杰希的直觉每次都是准的——乔一帆屁股还没坐热,便被叶修叫着去准备候场。

 

此时正是擂台赛第四场,由于锋出战。因中国队目前已经输了美国队一个人头分,于锋在场上卯足了全力与对方拼血,战况十分惨烈。乔一帆的心悬在了嗓子眼,全神贯注屏着呼吸看比赛,以至于叶修叫了他好几遍才有反应。

 

“才……才第四个啊……”乔一帆紧张得有点语无伦次,他还在等着王杰希最后一个上场守擂扭转战局呢。

 

“现在这局面就是大眼也挽救不了了。”叶修说着,一只手时不时地抬到嘴边又放下,像是典型的摸烟的动作。

 

乔一帆暗暗乍舌——情况已经糟到连叶修都心神不宁需要抽烟的地步了吗?

 

“没想到美国队这么强……”乔一帆跟着叶修一边往比赛区走,一边小声说,“就算他们是东道主,有可能事先知道比赛地图或我们的出场顺序,但也不至于对中国队的所有出招都有这么准确的预判,这是把我们研究到什么地步了啊?”

 

“他们是很强,但强得不合理。”叶修摸了摸下巴,纳闷地嘀咕道,“就连我们自己人都没这么了解自己人。”

 

叶修的这句话让乔一帆若有所思。美国队在擂台赛中的超高预判准确率就是他这些日子以来的训练目标——不论是训练速算心法也好,摸索魔术师打法的出招规律也罢,都是为了提高预判的准确率。

 

可这是建立在双方的数据透明的基础上的。

 

乔一帆和王杰希两人虽然没有直接把自己角色的所有参数给对方看,为了合作顺利也没有刻意隐瞒,算是信息等值交换。但他的其他队友们,跟他一个队的方锐和唐柔除外,所有人的数据对他来说都是机密。大家合作归合作,角色及其装备的各种参数这种关乎战队命运的机密是绝对不能相互渗透的,因此乔一帆所用来计算的只是凭经验积累出来的估计值。如果交锋,80%的预判靠的是个人实战经验,而只有20%凭的是对对手的了解。那么确实会如叶修所说,他们对队友的预判准确率竟然还不及美国队,也就是叶修所谓的“不合理”之处。

 

怎么会这样?东道主的魔咒连他们都无法破除吗?美国队这一场可以称为bug的表现让乔一帆不得不多想些。东道主的确有很多便利之处,大家都心照不宣。除了给对方机器搞点故障这种low到幼稚园级别的招数美国并不屑于做,其他的无非是事先熟悉地图,提前得知出场顺序等等,可这些只会影响战术安排,而不是像现在这般洞悉他们的一举一动。

 

除非……乔一帆脑中灵光一闪——除非他们掌握了中国队账号卡的所有信息!

 

当熟知对方每个角色的技能点分配,银武的各种属性,而对方却对他们一无所知时,预判的准确率确实会大幅提高。问题是,他们是如何得到这些连中国队队员们彼此之间都不知道的信息的?窃取账号卡?可大家的账号卡平时只要不训练便收在保险柜里,从未发生丢失事件。那么便是在训练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等等!训练!乔一帆像过了电似的浑身一麻,停下脚步,大声朝叶修喊道:“前辈我知道了!是训练室,训练室的电脑有问题!我们的资料可能被窃取了!”

 

叶修转过身来,眉头紧皱,“你也这么想?有什么根据?”

 

乔一帆定了定神儿,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把所有的蛛丝马迹理顺,才开口说道,“那天我跟王队回来晚了,用新电脑时,发现电脑连了公共网络。现在想来应该是为了方便黑客窃取资料,好在我登录游戏前便把公共网关掉了,局域网仅限于那件训练室的几台电脑,应该不会被入侵。”

 

“除了你,还有谁关了网?”

 

“王队。”乔一帆笃定地说,“我当时觉得有些不对劲,就看了一眼他的,发现他的是断着的,不知道是他自己关的还是原本就没连。所以我才以为可能只有我这台之前升级系统时忘记关掉网络,就没有再查看其他人的。如果我当时再多问问就好了……”

 

叶修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算你当时去看也晚了,你跟大眼出去遛弯的时候他们已经登录了。”

 

“但我也只是猜测,只凭有没有连上网这一点并不能说明有人窃取资料……”乔一帆锁紧了眉头,努力回忆起两天前的细节,忽然一拍大腿,“……难道!”

 

“想起什么了?”

 

“我的桌面上有个从来没见过的图标,现在想想应该是伪装成杀毒软件的黑客软件!”

 

叶修低头沉思不语。

 

“这样一切就很清楚了!什么专属训练室,什么高配机器,都是他们的作案工具!只要电脑连上网,我们的账号卡信息和训练内容便会呈现在他们的电脑上,他们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掌握我们的全部信息!”乔一帆情绪异常激动,“这是犯罪啊前辈,我们应该及时投诉,这场比赛不能再进行下去了!”

 

“呵,”叶修轻笑了一下,“资料已外泄,暂停比赛也不会有任何转机。何况我们前脚离开训练室,后脚就会有人清理掉我们电脑上的一切痕迹,只需要一分钟。就算你投诉,证据呢?哦,你擂台赛输了一个人头分,就说是因为人家窃取账号卡信息?那输掉的队伍都来投诉好了。”

 

就在此时,场馆里爆发出一片欢呼声。于锋败下阵来。

 

“啧,两分了。”叶修说道,语气颇有些无奈。

 

乔一帆哑口无言,憋得脸通红,“可……我们总不能任凭他们使绊子,吃这么大一个哑巴亏吧!这可是四强赛啊!”

 

“当然不能啊。”叶修正色起来,“我们要赢得光明正大,到时候再去告发。无论他们承认与否,舆论都会给他们扣上一个就算使下三滥的手段都赢不了中国队的帽子,你说谁更吃憋?”

 

“可问题是,我们要如何赢了他们……我们的战术安排可能也已经泄密了呀……”

 

“团队赛势必要临时改变战术,一要拖时间,二要保住大眼撑到加时赛你上场。因为现在确保没有泄密的只有你跟大眼的账号卡,你们两个同在场上可以增加不确定性,给美国队个措手不及。如果大眼在擂台赛能扳回一分,团队赛会相对轻松些。不过无论如何这一场都要辛苦大眼了。”

 

乔一帆心里狠狠地疼了一下,抬头看向全息屏幕。

 

一片黑暗中,王不留行正风驰电掣地骑着灭绝星尘飞进陡峭的悬崖地图,在空中划出了一串串璀璨的星尘轨迹,美得窒息。

 

乔一帆深吸一口气,走进了团队赛候场室。


他的魔术师,由他来守护!



TBC



全是瞎扯淡,懂黑客技术的小伙伴快来抓bug!【喂


欢迎来群里浪~305228787




评论(18)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