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 (24-25)

久等啦~两章一起更~

洒点狗血,望吃爽!

                                                                                                     

                                                                                                   

                                                                                                     


                                                                                                     

                                                                                               

24

 

 

乔一帆到底还是去跟Yurika道了谢,之后躲了她快一个礼拜。

 

尽可能错开偶遇的时间点,吃饭推迟一个小时,选在不同的训练室训练。好在训练室多了,他总能找到有空机位的、没有Yurika的训练室。

 

他感情上是迟钝但不傻,Yurika看着他时眼神中的恋慕毫无遮掩,让已决定疏远她的乔一帆不忍心直视。

 

这个决定不是做给谁看的,他也并不想伤害这个单纯的姑娘,只是乔一帆认为既然无意发展成感情,还是不要让人心存幻想的好。尽管乔一帆的感情经历是一张白纸,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对待感情有着近乎偏执的原则,跟平常那个不懂拒绝别人的小天使判若两人。

 

乔一帆的拒绝之意太明显,Yurika是个聪明姑娘,很快便察觉到,便也不会主动去找他了。

 

可这并没有让乔一帆感觉更好。

 

王杰希的那句话几乎让他丢了半条魂,一周过去每每想起仍然会难过得痛心痛肺。可支撑他没有因此而萎靡不振的同样也是这句话——


“不要影响比赛。”


 若因为情绪而影响了比赛,岂不更让王杰希瞧不上了。这点骨气他还是有的。

 

天知道他有多努力地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在白天的时候强打起精神训练,对每个人笑脸相迎,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着王杰希轻轻的鼾声难过到失眠。

 

可就算再难受,乔一帆也决意不去过问王杰希当时的心境。因为他相信王杰希只是陈述了一个他不愿接受的事实,但绝不是有意伤他,当然也不会意识到听者有多么在意。他也相信这件事终将从他的记忆中淡去,再也想不起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组赛第三轮也就是最后一轮已经打响。16支队伍的命运即将被确定,而乔一帆也开始了没日没夜的训练。因为小组赛最后一轮是他的国际赛首战。

 

由于中国队在小组赛前两轮取得了全胜,进八强毫无压力,跟叶修在赛前的预测完全无差。因此早在拟定出场名单时,叶修令老将们打头阵以震慑对手鼓舞士气,几个新人则被安排在了最后一场,以减少他们的心理压力,让他们自由发挥。

 

但越是临近比赛,又有谁敢真的高枕无忧掉以轻心?

 

头天晚上在训练室熬了通宵的乔一帆早上只睡了三个小时便爬了起来,再次奔向了训练室。挨间望过去,几乎是座无虚席。唯一一间有空位的刚好被日本队大部分队员占领。在前两场比赛中只积了三分的日本队形势有些危急,是万万不可能在此刻让出电脑来的。

 

乔一帆本来就睡眠不足,又被训练室里不甚流通的空气熏得头昏眼花,靠在门框上发了会呆,等着大脑的血液回流。

 

嗯,Yurika也在,那便是有空座也不能坐在这里了。乔一帆叹了口气,直起身子,晃晃悠悠地离开了训练室,向酒店门口走去。

 

“乔一帆,你站住!”

 

乔一帆听到喝声身形一顿,木然地转过身。

 

是王杰希追了出来。

 

“你去哪?”王杰希面色不佳。

 

“我……训练室里没空位了,我想去网吧看一看……”乔一帆如实回答。

 

“你疯了么?”王杰希低声喝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你居然有胆子去网吧?!”

 

乔一帆腿有些抖,紧张得说不出话。王杰希训起人来,比网吧可怕多了。当然他也只敢想想。

 

王杰希看着这个没精打采的,头都不敢抬的后辈,气就不打一处来——自己这是穿越到了微草训练营?前些日子那个自信满满地说要做自己的后盾的人去哪了?王杰希一开始以为这是赛前焦虑症,适应个三两天就好了,也就没管他,任由他起早贪黑地扎在训练室。可没想到他竟然半夜偷跑出去通宵,现在还置自身安全于不顾,往网吧那种地方跑!若是自己发现得晚了还了得?

 

“训练室明明就有空位,我用的那一间就有,你为什么不去?”王杰希质问道,末了还补充了句,“说实话。”

 

乔一帆脑子里懵懵的,又被王杰希吓到,根本转不过弯来,赶紧如实交代了。“因,因为……那个训练室被日本队占着……”

 

王杰希皱紧了眉头,“日本队怎么了?”

 

“我……我在躲着,那,那个,你知道的……”乔一帆支支吾吾地,懊恼得声音都在颤抖。

 

“Yurika?”王杰希神情一窒。

 

虽然还不能十分确定,但他好像明白了这小子最近在烦恼些什么。


王杰希本想劝解两句男孩子该有风度有气度,但一想想自己也好像没什么立场劝别人,便没说话,只觉得刚刚快要充爆太阳穴的火气瞬间消散得一干二净,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唔……你放心,我不会影响比赛的,也不会……拖你的后腿。”乔一帆嘟哝着说。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瞪了他一会,微微别过头去,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前辈?”

 

“出去走走吧,透口气。”

 


 

乔一帆一出酒店大门,一股清新的海风吹过,瞬间清醒了大半。

 

两人也懒得走了,各掏了三十美金买了双层观光大巴的车票,坐在顶层边吹风边看风景。

 

“好舒服啊!”乔一帆抻了抻懒腰打了个哈欠,眼角挤出几滴盐水。

 

王杰希微微一笑,“训练也要劳逸结合。像你这么通宵达旦的,效率高不到哪里去。”

 

乔一帆感激地看了眼王杰希,“可我除了训练,不知道该怎么排解压力啊。”

 

“中国队稳进八强,你有什么压力?”

 

“就知道你跟叶前辈都会这么想。压力来自很多方面的,媒体的,粉丝的,队友的,家人的,最多的是我自己的……做为新人,我不想首战打得太难看。输赢不重要,但起码不要跟前辈们差距太大……可我现在却连跟你们之间的差距都无法估量。”

 

“怎么说?”

 

“比如前辈你吧,我每次看你打比赛都心潮澎湃的,这种感觉从我小时候第一次看你的视频开始就一直都没改变过。这么多年了,前辈的操作不但没有退步,反而越来越出神入化了。就好像,我以为我一直在你的后面跟着你的脚步,你却突然跑得不见踪影,我想要追赶你却连我们之间的距离都不知道……”

 

“你纠结这个干吗,单凭操作的话,你是追不上,”王杰希说话直白,“但你的大局观也是旁人无法超越的。你前队长不是说了,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拿冠军的途径千千万,不可能只依赖一个人的操作。”

 

“嗯,不论个人还是团队,能赢就是荣耀。”乔一帆点了点头,“其实道理我都懂的,可能是看到你连破两个纪录,被吓傻了,现在还没缓过来呢。”

 

王杰希勉强背了锅,“以后不要想这些不实际的东西,只要心态放稳了,国际赛跟国内联赛就没什么区别。”

 

“可这毕竟是代表国家,心态怎么能一样呢……”

 

“你要这么想,荣耀是有群众基础的游戏,不像竞技体育的门槛那么高,人才选拔的方式也就更公正公开公平。理论上是玩家的基数越大,筛选出来的队员水平越顶尖。中国的玩家人数最多,队员的实力最强,能够连续两次夺冠绝对不是侥幸。你能被选进中国队的十三人之一,说明你的实力已经在世界前列,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正常发挥就是了。你头脑向来清醒,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王杰希平淡的语调背后支持的是强大的自信,让乔一帆心服口服。“嗯,我现在感觉好多了,谢谢前辈提点。”

 

“比赛好好打,如果赢了德国队,哦,我是说只要你首发的团队赛赢了德国队,我们就好好庆祝一下你的国际赛首胜。”

 

“真的?”乔一帆两眼亮晶晶的,像只等着被投喂的小狗,“怎么庆祝?”

 

王杰希看着好笑,这赛还没比呢就这么激动,但也不忍心泼他冷水。“之前不是说过八进四之前去吃椒盐大蟹么,就当庆祝了吧。”

 

乔一帆心花怒放,“好好好!为了椒盐大蟹我也一定会拿下比赛的!”

 

王杰希除了笑,竟无言以对。

 

乔一帆使劲眨巴眨巴不知是被风吹疼还是被笑容晃到痛的眼睛,心想,啊,生活真美好。那个冷冷淡淡地说着跟他无关的王杰希果然只是幻像吧……如果跟他无关,他又怎么会温柔地关心他,鼓励他,牺牲自己的训练时间陪他在车顶吹风?

 

口是心非,明明就很有关系好不好!

 

乔一帆感觉前些天的阴霾从他的脑中彻底剥离,浑身轻飘飘的,开心得简直想抢过前面那个黑人导游大叔的喇叭嚎上几嗓子。

 

“一帆。”

 

“嗯?”

 

“之前说过的那句话,我收回。”

 

观光车已经转悠到了39号码头,海风大得出奇,黑人大叔举着喇叭声嘶力竭地介绍着渔人码头的历史。王杰希的话音就这样淹没在了风中。

 

忽觉肩头一沉,回头看时,乔一帆已经靠着他睡着了。

 

海风将他的头发吹得乱蓬蓬的,他的嘴唇微张,睡得一脸没心没肺。

 

看来是没有解释的必要了。

 

王杰希舒了口气,抬手揽着他的脑袋,一下一下地替他把头发理顺。又觉得无聊,恶作剧似的胡乱揉了几把,把乔一帆的脑袋揉成了鸡窝,再一点点理顺。

 

观光车的车票虽然贵,但好处是24小时之内随上随下,来回坐多少趟都没人赶。车一圈圈地绕着三藩走着,王杰希也揉了个够本。

 

等乔一帆睡到了自然醒,已是华灯初上。

 

 

 

 

25

 

 

 

王杰希很少见到过像乔一帆这么省心的孩子。

 

他做了十年队长,操劳了十年的心。习惯了每天围着战队打转,为了队员们事无巨细,有时甚至连其他战队的队员们都要操心。虽然微草的孩子们在他的威严之下乖得有些畏首畏尾,但到底都是少年心性,难免心浮气躁。每逢比赛,心理素质这一关是王杰希最为放心不下的。

 

可乔一帆呢,除了前阵子在Yurika的事上钻了牛角尖,王杰希带他出去吹吹风,什么都没有解释,他便立即恢复了精神,潜心备战。不仅不用王杰希多费一句口舌,还时常对不放心过来指导的他露出腼腆却自信的笑,提醒他按时吃饭休息。

 

在这喧嚣的充满紧张和压力的国际比赛,在乔一帆的身边,王杰希感觉自己就像个有力无处使的甩手大爷,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

 

也许正是因为乔一帆太让人省心了,反而常常被人忽略。因此不管是微草时期的小透明,还是兴欣崛起的阵鬼,亦或是成为兴欣队长,外界对乔一帆的既定印象仍旧是气场弱弱的,柔软的小天使。对于他担任队长和参加国际赛都并不看好,可只有王杰希看得到乔一帆内心的点点微光,知道他必将闪耀,成为最为耀眼的新星。

 

因此当小组赛最后一场比赛中国队在擂台赛落后德国队一分的紧要关头,乔一帆凭借出色的大局观和环环相扣的精妙配合在团队赛中抢回了一分取得平局,着实再一次在世界面前展示了以他为首的荣耀新生代的光彩。

 

“举一反三的能力赞!看来前阵子的训练很有成效嘛!”叶修夸赞道。

 

“必须的,”乔一帆第一次这么毫不谦虚,挺胸抬头道,“我一直以魔术师打法的反应速度训练,普通的打法和配合现在在我眼里已经算慢动作了。”

 

王杰希在一边笑了笑,不置可否。

 

“怎么样,怕了吧王大眼?”叶修叫起了板,“小乔不仅是国际赛的秘密武器,以后国内职业联赛也有你受的。”

 

一提到王杰希,乔一帆的气势瞬间弱了半截,“这……我只是能勉强跟上前辈的思路,要说破解的话还差得远……”

 

王杰希赏了叶修一个白眼,“来啊,随时奉陪。”

 

至此,中国队三场小组赛全部结束,两胜一平共积五分,与德国队打成平手,共同出线进入八强。

 

几家欢喜几家愁,另八支队伍则提早结束了国际赛的征程,其中包括一开始以黑马姿态先声夺人的日本队。



 

王杰希坐在岭南小馆的等候区,目光有些空洞地看着墙上挂着的名人照片。这是一家当地著名的中餐馆,不仅各种大牌明星,甚至历任美国总统都曾光顾,因此不管节假日还是平时的任何时候都是爆满,最少要等待20分钟。王杰希本想要错过饭点,跟乔一帆约定在七点半见面。可到了地方一看,门口还是排着长队,预计四十分钟之后才会轮到他们。

 

王杰希看了看手机,已经过了他们约定的时间20多分钟了,乔一帆还是没有出现。王杰希有点不耐烦,可眼看着手机要没电了,还是按下了打电话的冲动。

 

采访迟了是很正常的事情,王杰希表示理解,继续放空等位置。

 

没多会手机却拼命地响了起来,王杰希“啧”了一声,接了起来。

 

“前辈,不好意思!我……我可能要晚到一会。”乔一帆充满愧疚的声音传了出来。

 

“不用急,我在等位。”王杰希心平气和地说。

 

“嗯……真是对不起!我结束采访的时候……遇到了日本队。他们出局了,明天就要启程返回日本了,今晚举行送别晚宴,邀请我参加。我说我有事要办,可日本的领队实在盛情难却,拉我进去寒暄。结果我就出来晚了,但我正在往那边赶,大概20分钟的样子,你想吃什么就先点。”

 

“没关系,我等你。”王杰希说,“注意安全。”

 

乔一帆这才放了心,大出了口气。还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电话却“嘟嘟嘟”地响起了忙音。

 

自动关机。

 

王杰希无奈地揣起了手机。好在他刚刚表示了并不介意乔一帆迟到,不然被无端掐断电话,乔一帆不得怎么纠结呢。

 

想象了一下这小子一脸诚惶诚恐的模样,王杰希不由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眼前一个人影掠过,王杰希的笑容僵在嘴边。

 

确切地说,是三个人——看似其乐融融的很普通的一家三口。在三藩的中国城地区,这样的华人随处可见——虽然衣着朴素,却举止礼貌优雅,有很大的几率有着极高的学历和收入,是当地著名大学的学者或是公司的管理层。

 

刚刚结账出门的女士看起来便属于这样的高知人群。可吸引王杰希的并不仅仅是这一点。

 

王杰希目送着他们出门,只感觉呼吸急促手脚发麻,浑身的血液都像凝固了一般。他发现自己头一次如此地紧张,连多年修炼出来的淡定都有些按不住了。

 

鬼使神差般地,王杰希追了出去。

 

 

 

======================

 

 

中国城附近的街道狭小密集,而且坡度极陡。有几条街的坡度俨然达到了45度,让乔一帆望而却步。

 

可谁让他迟到了呢,不管了,冲!

 

好不容易爬到了地方,乔一帆简直累成了狗。

 

在大厅里转悠了一圈,愣是没有王杰希的影子,打电话也全是忙音。乔一帆有点懵,问前台的服务员有没有一个姓王的先生订了位,服务员查了查本子,说有好几个姓王的呢,之前有个个子瘦高的,订了位之后走了,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他。

 

“什么时候走的?”乔一帆大惊失色。

 

“20分钟吧,早该到他了,他不在我们便把位置留给其他人了。”

 

乔一帆又累又饿,瘫在座位上叹了口气。这是要完的节奏啊,他想。可是电话里明明说了没关系的啊!语气还挺温柔的啊!

 

别傻了,都挂了他的电话,说明不爽到极点了,就算语气温柔那也是说的反话吧。乔一帆泄了气,晃晃悠悠地起身出门,往酒店走去。

 

琢磨了一路到时候要怎么向王杰希请罪,可乔一帆寻遍了整个酒店也没见到王杰希的影子。乔一帆彻底懵圈了。

 

他没回来?可他也不在饭店,手机还关了机……那他会去哪里?!

 

乔一帆在酒店门口转悠了快二十圈,想得脑子都快炸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而且越想下去,便会有不祥的念头充斥头脑——若他是等得无聊出去观光那还好,万一迷了路或是被黑人盯上……

 

乔一帆打了个冷战,不敢再想下去,立刻打了的士,向中国城开去。

 

酒店和中国城直线距离并不远,但地处繁华街区,开车还不如走路快。于是司机绕了点路,带着乔一帆走了条人丁稀少的街道。

 

此时天色已晚,那条路上没有路灯,漆黑一片,地面蒸腾出一股尿骚味。只见街边停靠着一溜警车,红蓝的灯光闪得乔一帆心惊肉跳。仔细一看,一群衣着夸张的黑人们正大呼小叫地吆喝着,跟警察们对峙。

 

乔一帆心里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恐惧,他握紧了拳头,重重砸向了太阳穴。

 

王杰希,你千万不要有事。

只要你平安,无论怎么责罚我我都会接受。

你说一百遍我的一切跟你无关都没关系,因为你的一切都跟我有关!

 

若王杰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乔一帆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明知道跟日本队八字不合命里犯冲,却还是被Yurika含着泪的眼神打败,勉强答应了去欢送晚宴看看就走。若是当时自己像平时一样狠下心,怎么会错过跟王杰希的约定?

 

明明在他心里,没有人比王杰希更重要。

 

王杰希……

 

乔一帆摸了摸兜,掏出了那张Yurika在他临走时给他的粉色信封,里面夹着一张小卡片,上面印了一段文法不太通顺的文字,一看便是经由软件翻译成中文的——那是一封情书。

 

乔一帆当时粗略地看了一眼过后,拒绝了Yurika,之后他尴尬得不敢抬头,生怕看到妹子的眼泪。

 

可是Yurika没有哭,反而笑着对乔一帆说,“I know,I know your eyes are always on somebody, but never on me. Good luck!”

 

乔一帆英语不好,可这句话他每一个字都听得真真切切。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那么,他的somebody是谁呢?

 

一个名字呼之欲出,可乔一帆还是按捺住内心的悸动,掏出了那张情书,试图从中找到些许蛛丝马迹来确认自己的心意。

 

“一帆君,我喜欢你。”——开门见山。

 

“你可能以为我是在你帮我找回账号卡之后才喜欢你的,其实不是哦,我见到你第一眼就动心了。这也许就叫做一见钟情。在你无私地帮助了我之后,我更加认定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

“从那时起,我满脑子都是你,想要关心你,想要接近你,想要跟你一起训练,想要看到你的笑脸,想要把我喜欢的东西全都给你。想必我任性的举动给你带来很多烦恼吧?在这里跟你说声对不起!

“我马上就要见不到你了,但我不想留下遗憾。无论你接不接受我的感情,国际赛之旅对我来说都是段美好的回忆。能喜欢上你这么好的男孩子是件很幸运也很美好的事!

“为了喜欢的人一起加油吧,干巴爹!”

 

乔一帆深吸了口气,仰头控了控就要流出的眼泪。

 

Yurika是个好女孩,只可惜,在不合适的时间遇到了尚未开窍的如白纸一张的他。

 

可就在此刻,他醍醐灌顶。

 

因为情书里描述的这种心情,他感同身受——

 

想要接近他,了解他的一切,眼睛每时每刻都追随着他的身影。看到他就会心花齐放,看不到便茶饭不想。想要尽心尽力对他好,替他分担重担,想他无病无痛,无灾无厄,无忧无虑地追逐梦想。他的一个带着笑意的眼神就能把他溺死在甜蜜里,会因为他的一句鼓励激动不已,会因为他偶尔的冷落辗转难眠。会想尽办法让自己变得更好,才能与他并肩……

 

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地,已经喜欢他这么久了。

 

的士停在马路对面。岭南小馆已经打烊。


一个高挑的身影形单影只地立在门前,地面上的影子被昏黄的路灯拉得老长。


乔一帆捂住了嘴,眼泪瞬间模糊了视线。



 

王杰希靠在玻璃门上站着,腿站得有点麻。看了看表,已经晚上十点了。

 

手机没电,想跟的人跟丢了,还迷了路。把中国城都转悠个遍,才终于找回了这家店。想必乔一帆发现他不在,早已回酒店去了。可他居然像门童一样在饭店门口傻站了一个多小时,也不知道在期待着什么。

 

世界上应该没有第二个比他更傻,更不知变通的人了。

 

他自嘲地笑了笑,直起了腰身打算回酒店。

 

一抬头,只见一个身影从马路对面直冲过来,大喊着他的名字,气喘吁吁地站在他面前,下一秒便将他狠狠地抱在怀里。

 

还真有。他颇为欣慰地想。

 


 

TBC

 

 


我儿终于开窍啦撒花庆祝~

剧情很我流,看过我三篇文的小伙伴估计都了解我的尿性了_(:з」∠)_没错我揍是这么个爱洒狗血的后妈_(:з」∠)_

大眼追出去的原因下一章揭晓~【其实在很早之前的章节里有一点点伏笔的

谢谢 @102プリ - 流光素影 和 @蓝田紫尘 陪我开脑洞!

连更两章不易,求打赏热度QWQ


欢迎来群里浪~305228787


评论(23)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