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 (19)

越写越流水账了……

马上要进入国际赛阶段了,臣妾写不来啊QWQ【救 





19



 

第三届荣耀国际邀请赛在美国三藩市的Moscone会议中心举行。


这个会议中心地处三藩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毗邻时代广场,周围的购物中心饭店酒店应有尽有,与各大著名景点也相距不远,经常做为各大国际会议的选址。主办方十分大手笔地包下了会议中心的三个会馆和附近的万豪酒店做为选手下榻酒店。

 

中国队赛前抽签被分在C组3号,将于正式比赛开始后第三天与C组4号的俄罗斯队进行小组赛第一场比赛,而与C组1号荷兰2号德国的比赛将于第七天和第十一天完成。也就是说,备战每一只队伍只有2-3天的准备时间,期间还穿插着各种拍照采访和公益活动。

 

之前参加过国际赛的老队员们对于这么紧密的赛程安排都已司空见惯,可像乔一帆邹远这种新兵蛋子,几乎是一到酒店,刚放好行李便开始紧张地寻找起了训练室。

 

虽然他们每个人都带着笔记本,可房间中的无线网速实在太慢,根本满足不了训练需求。于是主办方出资在酒店单独设置了五间拥有二十台高配电脑并配备刷卡器的训练室。可对于同时住进来的十六个国家的队员们,一百台电脑在比赛初期还是非常紧张的。

 

乔一帆和邹远在几间训练室门口徘徊驻足,愣是连一台空机子都找不到。毕竟A组和B组的比赛已近,这些国家的队员们要更着急些。

 

“这个时候要是有间网吧就好了。”邹远着急道,“可这人生地不熟的,语言还不通,要怎么找啊……”

 

乔一帆轻叹了口气,“问题是,我听人说美国根本就没有网吧这种地方。”

 

“这么大的城市不会连一间网吧都没有吧?”

 

“第一届在欧洲的时候据说就没找到……可能是文化差异吧。”乔一帆说,“中国城可能会有,明天我们出去打听打听。看地图离这里不远,走路几分钟就到。”

 

“好吧……但愿他们有刷卡器……”

 

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让位,乔一帆和邹远正失望地打算离开,忽然见两个亚洲面孔从训练室走了出来。

 

乔一帆一看队服便认了出来这一男一女都是分在A组的日本选手,男选手很有名,曾经参加过上一届的国际赛,角色是个驱魔师。女选手虽然是个新人,但她的资料早被扒得透透的了——

 

魔道学者,操作者由利佳。

 

出于对魔道的特殊关注,乔一帆几乎记下了所有参赛国的魔道和操作者的名字。见到了本人,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可他知道日语名字念出来跟汉语不太一样,不好贸然叫出口。何况乔一帆本就不擅于主动跟人搭讪,这次也不例外,只礼貌地点过头便径直抢占电脑去了。

 

不料这个日本妹子却很激动地叫住了他,“China?China!”

 

乔一帆停住了脚步,脑内搜刮了一圈也没想起什么能够寒暄的英文,只好紧张地“嗨”了一下。

 

妹子“嗯嗯啊啊”地比划了半天,看起来也是不懂几句英文的,“I, I'm Yurika……”

 

乔一帆一看这水平倒是有自信多了,主动伸出了手,“Hi, I'm Yifan.”

 

“Yifan…Nice to meet you!”日本妹子特别紧张地握住了乔一帆的手。“You know Je…Jesse? I'm his super fan!”

 

乔一帆见怪不怪,魔道嘛,有几个不崇拜王杰希的。“Yea, me too.”

 

妹子好像并没有想要跟他一起分享对王杰希的喜爱之情,而是手忙脚乱地在包里翻啊翻,翻出一小盒包装精致的日式小点心,双手捧着递给了乔一帆。“This is for Jesse, would you please help me……give to him?”

 

乔一帆擦了把汗,感情这妹子来训练还不忘带着礼物,是在期待一场偶遇吗?

 

“Ok,no problem.”乔一帆虽然有些尴尬,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妹子千恩万谢之后便被她的队友拉走了。


 

乔一帆和邹远一摸到电脑便开始疯狂复健。由于时差还没倒过来,等意识到该休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2点了。

 

“糟糕!”乔一帆急忙往回跑,“肖队可别睡着了,我还得跟他换寝呢。”

 

“哎?你跟王队没被分在一起?”邹远挺诧异的。两周过去,好像队里所有人都默认了他们两个的捆绑。

 

“没,是按照初始的分配分的房,还是换一下方便。”

 

“是啊,你们还在磨合期嘛,住得近点方便训练。”邹远点点头,“可这次也未免太近了,说是套间,也就是隔离出了一个小写字间而已,两张床还是在一间屋子。”

 

“噗,”乔一帆笑,“有两张床不错了,没让咱们住大床房呢。三藩寸土寸金,能包下市中心的酒店已经很大手笔了。”

 

“还是很不方便啊,共用浴室什么的。”

 

“就当培养默契好啦。”乔一帆倒是一点都不在意,他也知道邹远不是矫情。毕竟现在各大战队为了队员们能够休息好,像邹远这种级别的职业选手在战队的宿舍都是单独一间,队里待遇最差的也是像国家队集训处那样两人分住两室一厅,像兴欣这样自力更生从零发展起来的战队还真是绝无仅有。

 

乔一帆到了房间门口,跟邹远道了别,进门没看见方锐,但听见浴室的水声哗哗作响,乔一帆猜他应该正在洗澡。

 

还好还好。乔一帆吁了口气,蹲下来收拾行李。趁着大家都没倒过来时差的时候换寝还不算扰民。

 

收拾好了之后,他给方锐留了个条,拎着大箱子便要出门。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开了。

 

热腾腾的水汽混着沐浴乳的香味扑面而来,乔一帆定睛一看,只感觉气血上涌,呼吸都不顺畅了。

 

——王杰希从里面走了出来。

 

白色的浴巾随意地绕在腰上,只裹住了下半身。上身虽然已经擦干,还是有水珠顺着湿漉漉的头发往下淌。滑过白皙的皮肤,渗入浴巾消失不见。

 

乔一帆瞪大眼睛呆了半晌,喉结滚动个不停,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王杰希看到他也愣了一下,倒也没怎么尴尬,就这么裸着上半身擦着头发进了房间。

 

“你拎着箱子要去哪?”

 

乔一帆只觉口干舌燥,干咽了几口唾沫,才开口道,“我……我是要去找肖队换寝室……”

 

“哦,不用了,我刚跟方锐换了。”王杰希语气轻松,一脸理所当然。

 

“……”

 

乔一帆觉得自己快飞升了。

 

“哎可是……不是应该我去换……?”

 

“你换我换有什么区别么?”

 

“……”

 

确实没什么区别,可乔一帆就是有种想要下楼绕着酒店跑三圈的冲动。

 

他最终还是没有出去跑圈儿,忍住了那快要溢满的笑意,把刚刚收进箱子的东西又捣腾了出来,便捣腾眼神边往王杰希那瞟。

 

王杰希擦干了头发,从箱子里拿出干净的浴衣准备穿上,突然回头看了眼乔一帆,两个人的视线正好撞在了一起。

 

乔一帆吓了一跳,赶忙低下头装作收拾东西的样子。用余光瞥见王杰希抱着浴衣睡裤进浴室去了。

 

噫!还不好意思了。乔一帆捂嘴偷笑,有点可爱啊!

 

 

=====================

 

 

“训练室的电脑速度怎么样?”

 

“还行吧,就是系统都是英文的,登录时有点费劲,调成中文的就好了。”乔一帆盘着腿儿坐在床上,一边跟王杰希互相做手操,一边说,“但这一阵子训练室都会很抢手,我们明天出门找找网吧吧。”

 

“最好问问比赛的服务人员,他们对三藩更熟悉,应该知道哪里有带刷卡器的网吧。”

 

“嗯,只能先这么凑合着,等淘汰了大半国家,训练室的电脑就随我们用了。”

 

王杰希笑,“这么自信。”

 

“那必须的!”乔一帆使劲攥了攥王杰希的手,“起码我们分组形势挺乐观的。日本队才惨,今年又分在了死亡之组。”

 

乔一帆一拍脑袋,“哦对了,说到日本队,我差点忘了。”

 

“嗯?”

 

“我在训练室的时候碰见一个日本女选手,是你的粉丝,托我把这个交给你。”说着下床拿了那盒日式小点心递给王杰希。

 

“哦。”王杰希只看了一眼,随手扔床头柜上去了。

 

乔一帆挑了挑眉,“‘哦’就完了?”

 

“那你要怎样?”王杰希瞥了他一眼,“有你的份,明个一起吃,当早餐。”

 

“不是!”乔一帆捶床,“那妹子叫Yurika,是个新人,也玩魔道,长得……还挺可爱的……”

 

“所以?”

 

“所以?联盟财富啊,你都不感兴趣吗?不想认识一下?”乔一帆有点泄气,好不容易壮个胆调戏一下王杰希,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不好玩。

 

“乔一帆,你很无聊。”王杰希冷了脸,一字一句地说。

 

 


TBC




我儿子又花样作死了_(:з」∠)_

乔王群:305228787




评论(20)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