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 (18)




过渡章太闹心了……还是写谈恋爱爽啊……QAQ

一句话叶黄


 

 

18

 


 

王杰希本来对他在飞机上的座位非常非常满意——右边是舷窗,左边是乔一帆,再左边是喻文州,遭所有人嫌弃的话唠跟嘲讽脸领队跟他中间隔了两个人加一个过道。还有比这更合理更舒服更清净的位置么?

 

可惜好景不长,乔一帆屁股都还没坐热乎,就被黄少天以各种理由威逼利诱换走了。

 

前后左右的队员们除了喻文州,都戴上了早已准备好的耳塞。

 

王杰希也不例外。可比起挨着个扩音喇叭13小时,王杰希似乎更不爽于乔一帆的态度——他居然又天使属性泛滥,也不问他的意见,说换就换,连他递的眼色都没看到?


简直岂有此理。

 

“老王老王,最近挺闲的啊,儿子都这么大啦?”黄少天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把王杰希的耳塞摘掉。

 

王杰希本来倚着舷窗闭目养神平心顺气,听了这话微微睁眼瞟了一下。

 

黄少天手机里的是柳非在微博上发的他的照片,一晚上转发量三万。

 

照片里的他有些不知所措,怀里抱着一只猫咪,腿上缠了三只。怀里那只瞪着大小眼看镜头的不是小王又是谁!

 

果然发到微博上了吗。王杰希无语。以他的想法,小王既然随了他的姓,那就是他儿子,多加照顾那是应该的。乔一帆用不着谢他,微草也犯不上拿这个事炒作。

 

“这眼睛,啧啧,一看就是亲生的!”黄少天瞅了瞅王杰希,又看了看小王,乐不可支。“哎我说大眼,孩儿他妈是谁呀?”

 

王杰希本已经自带屏蔽黄少天的功能,听了这话倒觉得有趣,还认真想了一下。他稍微偏过头看了看左侧。

 

中间隔了黄少天,喻文州和叶修三个人,他愣是没瞅见乔一帆。

 

王杰希顿时气儿有点不顺,“你跟乔一帆换座是为了刷微博来了?”

 

“当然不是,我这是劳逸结合。”黄少天心虚虚地说,品了品觉得不对味,眼神暧昧,一把搂住王杰希的肩膀,“哟,怎么,跟本剑圣挨着委屈你啦?看把你家小乔换走了把你不爽成这样。为了补偿你,我允许你旁听我跟队长讨论我们蓝雨下个赛季的主要阵型,够意思不?”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戴上眼罩塞上耳塞,与外界彻底隔绝,补觉去了。

 

 

乔一帆使劲往右边探头,看到与世隔绝的王杰希,瘪了瘪嘴,又缩了回去。

 

“那么想跟大眼坐一起,就换座嘛。”叶修飘过来一句。

 

“没没有啊……”

 

“还没有,再看下去脖子都快脱臼了吧。”叶修鄙夷。


“前辈早上胃不舒服,我有点担心他坐这么久的飞机身体吃不消……”


“那就更该换回去了。不,你是一开始就不该换,你说除了你谁同意跟他换座了?他就是吃准了你性格太软太好捏。”

 

“换一会倒也没什么,黄少不是说要跟喻队讨论战术嘛……”

 

“那你们就继续隔海相望吧,别把脖子扭断了啊。”叶修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

 

“前辈是舍不得黄少吧,怎么不主动劝他坐回来啊。”乔一帆调皮地眨眨眼,“我早上看到他跟你发火来着,所以他才到处找人换座吧?换了这么久黄少也该消气了,前辈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别告诉我你是故意的。”叶修郁结,“小小年纪心这么脏,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啊。”

 

“换了也好,耳根子清净。来,我跟新晋心脏交流交流战术。”

 

“……”

 

 

自进入职业圈以来,飞机几乎每周都要坐。可这跨国13个小时的飞机乔一帆还是第一次。

 

他本以为上了飞机之后无非是吃了睡睡了吃,可没想到飞机一直向东飞,5,6个小时过去了,乔一帆屁股都坐麻了,天色还是亮得晃眼。

 

不知是坐得太久还是刚刚吃了冰冷的飞机餐,乔一帆只觉得浑身发冷,披着国家队队服都不顶事。

 

两个金发碧眼的空姐正在过道上发放饮料,也不管果汁还是白水,都只倒上小半杯,然后哗啦一声倒上大半杯冰块。乔一帆看着都直打哆嗦,寻思着一会到了自己这,一定要强调不加冰。不加冰用英语怎么说来着?No ice?英语盲乔一帆在心里默念了几遍。


正寻思着,目光不知不觉又往王杰希那边瞟。总算看到他摘下眼罩,露了个头,接过了一杯冰可乐。


这边的空姐的笑脸在乔一帆眼前放大。“What would you like to drink?"


等等……冰可乐?


"Sir?"


乔一帆直接蹦了起来,从叶修身前绕过挤到了过道。


“No ice no ice no ice!!!”乔一帆冲着王杰希喊道。


喻黄王三人齐刷刷地呛了口水。


“Sorry sorry sorry! I'm sorry!”乔一帆双手合十,不停地跟这三人和空姐道歉。


王杰希皱着眉,用纸巾擦了擦嘴,“大呼小叫的,怎么还说起英文来了。”


“我……我这不是急得么……前辈,该吃药了。”

 


 

黄少天一边喊着眼睛疼,一边卷着铺盖走人了。于是几经辗转,乔一帆最终还是坐回了原位。

 

他扔掉了冰可乐,换了杯热水。又跟空姐要了两个毯子,全盖在了王杰希身上。

 

“今早上刚犯过病,就敢喝冰可乐。前辈也真是不让人省心……”

 

“……”


“还是说前辈不会说英语?连我都会说no ice,你只是嫌麻烦懒得说吧?”


“……”

 

“外国人喜欢吃生冷的,你的胃肯定受不了,比赛时犯病了可怎么办?临走前说了好几遍把药都带上,你都只顾着复盘,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幸好我出门前检查了一下抽屉,不然……”

 

“……知道了,乔少天。”王杰希无奈。好容易换走了黄少天,还是免不了挨念的命运。

 

“……”乔一帆委屈地住了嘴。本来第一次出国就紧张,没想到还没上飞机王杰希的身体就出状况,着实让他焦虑得不行。

 

王杰希看着他撅起的嘴,不禁好笑,语气放软道,“刚才只是没来得及阻止她加冰块,本来我也没打算喝。最近天天被你念,我真比以前注意多了。”

 

乔一帆幽怨地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知道多为自个想想了,我也就不念叨你了。”

 

 

 

王杰希喝了热水吃了药,药里的催眠成分让他有些昏昏欲睡,却总也睡不踏实,时常磕到舷窗而惊醒。迷迷糊糊之中,感觉一双手把自己的身体扶正,揽向另一边。头顺势枕在了柔软的东西上。

 

保持同一个姿势过久而差点落枕的脖子得到了拯救,王杰希舒舒服服地靠着睡。睡了一会脖子又僵了,便调整姿势歪向了舷窗。脑袋磕了一下之后,身体又被扳了回去。

 

反反复复几次,王杰希感觉揽着自己的人力气变大了,颇为“霸道”地把他“固定”在怀里,还揉了揉他磕疼的头。

 

这小子还挺有劲的。王杰希迷迷糊糊地想。他只是想换个姿势而已啊,哪有那么娇贵。

 

当他睡饱了醒来的时候,脖子梗了足足五分钟才能自由活动。离开乔一帆的肩头时,脸颊蹭到他的软发,麻麻痒痒的。

 

王杰希摘下眼罩,抬头看了看乔一帆睡得安然的侧脸,莫名觉得心中宁静,就这么注视着他,良久。

 

乔一帆的脸轮廓柔和,鼻头圆圆的嘴唇有点肉,就算已经长开了,眉眼中也还是带着些许少年稚嫩的模样。他的五官不是浓眉大眼型的,单拎出来都不算出众,可组合到一起就特别耐看。因此花痴他颜的粉丝也不在少数。

 

以王杰希识人多年的眼光,乔一帆的面相是那种让人看着就舒服,有福气的面相。想也知道,能养成这么纯净天然的性格,一定是从小到大都不缺爱,被保护得很好。

 

众多职业选手中,乔一帆的存在感并不高,粉丝数目也远不及他们这些早年出道的前辈们,但要论大众缘和好感度,乔一帆绝对处于前列。他出道以来谦逊低调,待人又极其周到细心,几乎是零黑点,就连经常在微博上蹦跶的几个出名的兴欣黑都不忍心黑他,仍以“小天使”代称。

 

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确实是个天使啊。王杰希笑着感叹了一下。

 

 

此时国内时间已进入午夜,窗外的天色终于接近黄昏。四周的国家队队员们都睡得东倒西歪,没一点形象可言。喻文州额头抵在前座的靠背上,黄少天枕在叶修的肚子上流口水,一点都看不出几个小时前还吵过架。

 

乔一帆算是睡得比较规矩的,但可能也是因为冷,双手抱胸眉头紧皱,下巴缩进了拉高的队服衣领里。

 

王杰希轻叹着,拽下自己的一条毯子围在了乔一帆身上。这傻小子,明明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总口口声声要照顾他。

 

乔一帆蜷起身子缩成一团,恨不得整个人都缩进毯子里。

 

王杰希看着有点心疼,双臂环住他,替他把毯子拉到了脖子根。可乔一帆头一歪,直接落到了他的颈窝里。冻得凉凉的鼻头蹭了蹭他的脖子,带起一阵暧昧的战栗。

 

“前辈……”乔一帆咕哝了一声,脸又埋在温暖的颈窝里蹭了蹭。

 

王杰希双手悬在半空,像中了僵直弹一般,心却怦怦然跳个不停。


这种让他手足无措心跳剧烈的紧张感,就连刚出道时挑战叶秋大神的他也不曾有过。




TBC




累得吐血三升_(:з」∠)_


评论(29)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