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 (13)

前面关于数学那部分纯属扯淡,只是为了苏老王_(:з」∠)_

别跟一个苏较真!



 

13

 

 

乔一帆和王杰希一个低烧一个挂着黑眼圈,状态差得别说配合了,连基础训练都得反应半天。其他队员刚疯玩回来,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种状态下进行队内赛这种高强度的训练只能适得其反,叶修索性让大家轻轻松松地做做手操,看看视频,讨论讨论战术,这一天的训练也就结束了。

 

乔一帆便也得了一天的时间去消化罗辑传给他的数据。这些数据即使被科学地统计过,也还是相当杂乱,若不能结合实际对战,确实会像王杰希所说的那样,干扰正常发挥。但其中有些数据还是相当出乎他的意料——魔术师打法无论是出招还是衔接都是非常有规律可循的,只是概率不同而已。这一点连王杰希自己都不承认,可是数据不会骗人,王杰希也只能耸耸肩,说可以参考。

 

“行啊小乔,你这是快破解魔术师打法了啊!”叶修在食堂打了晚饭,拿上来跟乔一帆和王杰希一起吃,看到了乔一帆放在桌上那份厚厚的数据,连连惊叹,搞得在一旁的王杰希一边吃饭一边直翻他白眼。

 

乔一帆谦虚地笑笑,“还差得远呢,如果全部依赖概率,配合不上两招肯定乱套。最重要的还是得随机应变。”

 

“没错,随机应变。”叶修说,“联盟里最变幻莫测的一个是大眼,一个是包子。按理说这两个人的应变速度是联盟里最拔尖的,可为什么包子胜败参半,大眼却单挑鲜有败绩这一点我们一直都想不通。以前我们分析的原因是大眼的出招更理性,更有目的。可在比赛结果出来之前,没人能断定哪个技能是更理性的。结合你这份数据,我有个新的想法。”

 

乔一帆和王杰希不约而同地看向他。

 

“大眼的心算能力可能异于常人,甚至可以说不输给罗辑。他并没有得到过系统的数学训练,这只是他的本能。面对同样的一份对手的数据,我们只能做出笼统的推断,可他却可以计算得更为精准,准确到对手每个技能的伤害值,自己出什么技能能够在法力损耗最低的情况下造成最大的伤害输出。因此对于不同的对手,不同的技能,他都可以瞬时计算出一套出招的方式,也可以瞬时推翻重来。这样的计算速度是绝不会给对手留下反悔或是抓住他漏洞的时间的。”

 

王杰希表情淡淡,“你说的有点扯,我并没有计算过什么,那太麻烦了,该怎么打都是在我脑中瞬间成形的,不用刻意去算。”

 

“bingo!”叶修说,“所以我才说这是你的本能啊。如果你不玩荣耀,也肯定是个学霸没跑了。”

 

乔一帆张大了嘴,崇拜之情溢于言表,“这也太开挂了……所以我数学不好的话,该怎么配合啊……”

 

叶修拍了拍他的肩,“别忘了你是远程,技能之间冷却时间很长,足够你计算对手的数据同时预测大眼的出招。让罗辑多教你些速算心法,这东西学起来不难,见效也快。放心,荣耀玩得好的,数学都差不到哪里去。能想到找罗辑建立数学模型,说明你也很有数学天分。再加上你天生的控场能力,我觉得就算不是为了跟大眼配合,你顺着这条路走下去也绝对是有益无害。大眼你说呢?”

 

“我的魔术师打法都心甘情愿被他破解了,我还用说什么?”王杰希说,“他的努力,我看得到。”

 

乔一帆开心得快要眩晕了,也不顾低烧了,饭也不吃了,这就打算去抱罗辑大腿。

 

“回来。”王杰希皱眉,“把饭吃了,吃完饭吃药。生着病呢折腾什么。”

 

“哎。”乔一帆乖乖坐回了桌子边,大口扒饭。

 

叶修眯缝个眼,毫不掩饰鄙视的神色,“小乔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给你前队长我长点脸啊?”

 

乔一帆抬头嘿嘿一笑,“前辈这不是为了我好嘛。”

 

王杰希歪了歪嘴角,冷哼了一声。

 

叶修捂眼,“瞎了瞎了,还能让人好好吃饭吗。”

 

 

==================================

 

 

“看剑看剑看剑!想一个鬼连环把我困住让大眼一波带走?做梦吧你!本剑圣还有蓝!没想到吧!哈哈哈哈!”黄少天一边嘴里念叨个不停,一边飞速地甩动鼠标,操纵着夜雨声烦使出幻影无形剑,将近身的王不留行吹飞,送到了他的临时队友生灵灭的磁场线圈之下。

 

在王不留行一秒僵直的基础之上,磁场线圈又增加了王不留行双倍负重,随后被夜雨声烦接连使出的三段斩和剑刃风暴将生命清了零。

 

虽然此时的夜雨声烦和生灵灭的生命条早已见红,却转眼又将一寸灰不费吹灰之力解决掉,因为一寸灰在引爆了鬼连环之后,已经耗尽了法力。

 

乔一帆脱力地趴在键盘上。

 

又输了,只差一点点。

 

明明已经将王杰希的出招看得一清二楚,明明可以跟得上他的步伐,明明在时刻计算对手的生命值和法力值,可最终还是回天无力。

 

“这个地方衔接得很好。”王杰希轻轻推了推他的脑袋,指着屏幕的回放,平静地说。

 

“嗯?”乔一帆一骨碌爬起来,脸上被压出几个键盘印。

 

“其实你计算得很准确,如果按照夜雨声烦之前的数据,鬼连环使出后,他的法力会一下子降低5%,之后也就什么大招都使不出来了。可就在最近他的武器多了个配饰,增强了1%的防御值。也就是这1%的防御刚好让他的法力没有低于阈值,才会转败为胜。”

 

乔一帆仔细看了看冰雨的各项指标,果然在防御一栏里比之前他所熟悉的数据高了1%。“原来如此……所以如果计算没有出错,我们其实是很有希望赢的?”

 

王杰希笑着冲他点头,“嗯,你做得不错,再接再厉。”

 

乔一帆脸一热,只感觉这笑容就像神奇药水,让他的生命值和法力值“蹭”地一下瞬间满点。他慌忙转过了头,呆呆地看向自己的屏幕上凝固的画面。

 

一只温凉的手抚上额头。

 

“都两天了,烧还没退?”

 

乔一帆手忙脚乱,一时间脸更红了,“没事的前辈,我可能是……被夸了,有点激动。”

 

王杰希笑了笑,却没有松开微蹙的眉头,起身出了训练室。

 

 

肖时钦趁着王杰希不在,走过来坐在乔一帆身边,冲他眨了眨眼。“不错嘛!这才几天的功夫,这默契值蹭蹭见长啊。刚才我真以为我们要输了呢。”

 

“多谢前辈提点!”乔一帆是真心感激肖时钦,多亏他跟他换了宿舍,还各种帮他出主意,不然他这趟国际赛之行不知该有多苦闷呢。

 

“都同床共枕了,默契度还能低啊?”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过来,说了句。

 

乔一帆哭笑不得,“前辈你不要乱说!”

 

“真的假的?”饶是肖时钦也没能按捺住八卦的心情,调笑道,“你们发展得也太神速了啊!”

 

“没那回事,前天晚上不是唐队屋里发水嘛,王队的床被泡了没法睡,这两天才跟我一起挤的。”乔一帆急忙解释道。何况除了第一天晚上他对王杰希所行非礼,之后便再也不敢动手动脚,都是躺平直面天花板,双腿合拢绷直,双手紧贴睡裤缝,保持军姿一宿睡到亮的。

 

肖时钦倒是早听说了唐昊屋里发水的事,没想到还殃及了他们两人,便也收起了调侃的心,神情关切地道:“怪不得,可总这样下去不会影响你们休息吗?床不能睡人的话就把床垫罩上塑料隔湿,去沃尔玛新买一套床上用品铺着,也没有几个钱。”

 

乔一帆一拍大腿,“是哦,我怎么没想到呢!可能是这几天太忙了,下了训练都九点多了,沃尔玛早关门了。”

 

“一会我跟喻队在市里正好有个采访,可以顺便帮你带一套。”

 

“那真是太感谢前辈了!这下王队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乔一帆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感谢才好,可忽然想起一件事,“哎可是,不是说今天晚上总局派医生给我们做手部理疗按摩吗?”

 

“那个啊,喻队比较需要吧,”肖时钦笑道,“这几天训练的强度我还能坚持得了,赶不上的话不做也没关系。”

 

乔一帆心里还是十分过意不去,“那怎么行!如果赶不上的话,我给前辈按摩一下吧,保证比理疗还要舒服。前辈你等等我去拿按摩膏。”

 

“哎,不用了吧,休息时间快结束了。”

 

“还有20分钟呢,我马上就来!”乔一帆说着便一溜小跑回了宿舍,取了按摩霜回来。

 

“是这款啊,我记得小戴送过我一管,说是你们兴欣流传已久的秘方,我一直都懒得用。”肖时钦很配合地张开手指,让乔一帆把按摩膏涂到手上。

 

“是真的好用!连王队都赞不绝口呢。我们现在每天晚上都会涂着这个互相做手操,第二天会感觉手上的筋脉都舒张开了。”

 

“你们的关系都这么好了啊。”

 

“好像是吧,”乔一帆吃吃地笑,有点掩饰不住的小得意,“前辈你说得没错,很多人都不了解王队,其实他特别温柔。”

 

肖时钦有点诧异,“温柔?我只说他是个普通人罢了,你是第一个这样评价他的。可能他的温柔只是对你一个人吧。”

 

“啊?怎么会……”乔一帆怎么听怎么觉得话中有话,又不愿多想,便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认认真真地给肖时钦按摩做手操了。

 

每个职业选手都非常注重保养手部,肖时钦的手也很漂亮,触感细腻。可不知道为什么,乔一帆唯独在与王杰希十指交握的时候,会心猿意马胡思乱想,会没来由地紧张,紧张得喉咙发干。

 

他明明已经不怵王杰希了啊……

 

“啪”地一声,一个东西飞了过来,直接摔到乔一帆怀里。

 

乔一帆定睛一看,是个小药瓶,“扑热息痛”几个字映入眼帘。

 

“咦?”乔一帆有些不知所措地抬起头,“前辈?”

 

王杰希面无表情,双手抱胸靠在电脑桌旁,声音冷冷道,

 

“休息时间到,该训练了。”

 



TBC




噫……儿子的天使症犯了,亲娘也救不了你了_(:з」∠)_


在GACHA申请建个乔王圈,走过路过的来支持一下啊~

http://gacha.163.com/homepage/251221c7547844c7ab3d91edfd10e20d


评论(43)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