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 (12)




 

12

 

 

“诶?”乔一帆眨巴眨巴眼,有点看不懂这剧情。

 

“楼上发水,我的床被泡了,没法睡人。”王杰希简短地解释。他连枕头被子也没拿,没办法,全都被水浸湿了。

 

“啊?这样啊!”乔一帆满脸同情,赶忙把王杰希让进来,“怎么发水了呢?楼上是唐昊前辈的屋子?”

 

“嗯。可能是他浴室的水管裂了,但漏水的地方正好在我床的正上方。唐昊人又不在,我给物业打电话,大半夜的也没人接,估计只能等到明天早上了。我先跟你凑合两晚,等床和被子干了再回去。”

 

“没问题!住多久都可以!”乔一帆很激动,头点得像鸡啄米。虽然他觉得对于这种倒霉事应该表示遗憾,可他就是没来由的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兴奋,还有一点暗搓搓的期待。这实在太不应该了!于是正色道,“我这床两个人睡实在有点挤,前辈睡床我打地铺好了。”

 

“这不好吧,”王杰希皱了皱眉,“是我借你的地方睡,要打地铺也该是我。”

 

“那不行,我怎么能让你打地铺呢。我正好睡床有点热,把凉席铺地上反倒睡得舒服。你就别跟我抢了。”

 

乔一帆说得认真,态度又坚持,不含一点客套。王杰希犹豫了一会,也觉得两个一米八的大男的挤一个小床既尴尬又睡不安稳,就勉强点头同意了。“谢谢你,明天该我打地铺。”

 

乔一帆麻利地把凉席铺在地上,“明天的事明天再说,我要是打地铺上了瘾,还不跟你换了呢。”

 

王杰希心里还是过意不去,毕竟他照顾人照顾惯了,一下子被别人照顾一下,浑身不得劲。“我说……你这样会着凉的,还是上床睡吧。”

 

乔一帆缩在夏凉被里,笑着说,“没关系我体热。地上可凉快了,前辈要来跟我一起睡吗?地上可够大。”说着还掀了掀被子。

 

王杰希摇了摇头,谢绝了他的“好意”。仲夏夜的晚风带着隐隐凉意,若像乔一帆那样铺着凉席直接睡地上,他还真有些受不了。

 

床上还留有乔一帆的体温,温软舒适,蒸腾着沐浴乳的香气。


年轻人果然体热,可他也不老啊……

 

很快王杰希便被这温暖包围,歉疚的心情也渐渐涣散,陷入了梦乡。

 

不知是之前被他冰冷潮湿的床刺激到了,还是睡别人的床多少有些不踏实,王杰希破天荒地半夜起夜了。

 

迷迷糊糊地下床,却只听“啪”的一声,踩到了水里。

 

冰凉的水瞬间激得王杰希清醒过来。

 

这是——水已经从自己的屋子漫过来了?

 

打开台灯一看,乔一帆的屋子里满地是水,地上的凉席早被浸湿,可乔一帆却蜷着身体,皱着眉头在水中睡着。

 

王杰希心脏陡然一紧。

 

“醒醒,一帆。”他俯下身,拍了拍乔一帆的脸。

 

“唔……”乔一帆咕哝一声,睁开迷蒙的双眼,“……前辈?”

 

“别睡了,地上全是水。跟我上床睡。”

 

“哦……”乔一帆貌似还没明白状况,被王杰希拉起身,就又要躺下去。

 

王杰希见状使劲往前一扯,乔一帆便软软绵绵地靠在了他身上,下巴抵在他颈间,双手搂住他脖子继续呼呼大睡。

 

“喂!醒醒!”王杰希哭笑不得,只能双手环住他,拍了拍他湿透了的背。

 

这没心没肺的傻小子。王杰希感叹道。

 

他的睡衣睡裤全湿了,这样就算上床睡也会着凉。王杰希索性就着这个环抱的姿势,两手一掀,便把他的T恤扯了下来。

 

乔一帆哆嗦着,被王杰希扔到了床上,扒掉了湿漉漉的短裤。

 

还好穿着内裤。王杰希一瞬间脸一热,很快恢复了冷静自持。

 

总算把人折腾到床上,揉推到里面去,王杰希累出一身汗。刚打算歇口气,四只手脚便不老实地缠了上来,给他抱了个严严实实。

 

“喂!”王杰希连忙伸手去推,却被他抱得更紧,扒人可不像扒猫那么容易。他的胳膊被紧紧勒住,推人的那只手无力地搭在乔一帆的肩膀上,两个人仿佛紧紧相拥,姿势暧昧极了。

 

乔一帆火热的呼吸喷在耳边最敏感的地带,带起一阵战栗。王杰希臊得面红耳赤,浑身都紧绷起来。

 

“乔一帆,你这像什么样子!”王杰希再也忍不住了,低声喝道。

 

乔一帆委屈地哼唧了几声,头埋在他颈间使劲蹭了蹭,“前辈,我好冷……”

 

王杰希一怔,抬手摸摸他的额头——确实比自己的掌心高了几度——乔一帆在水里睡了那么久,到底是着了凉,发起低烧。

 

我说什么来着?过来人的话都不听,真是不让人省心!王杰希叹了口气,用脚把团成一团的被子勾过来盖在他身上,整个人裹成了一团。

 

王杰希双手环住了他。想抱就抱着吧,自己体温低,正好可以给他降降温。

 

可大夏天抱着个火炉睡觉,王杰希就算再“不年轻”也是难以忍耐。

 

心静自然凉。王杰希在心里默念了几遍,倒也挺有效果。没多会就起了困意,睡了过去。

 

 

===========================

 

 

“卧槽!这TM怎么回事!”

 

“法克!唐昊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我行李全被淹了!”

 

“水管爆了跟我有个屁关系!我行李还被淹了呢我找谁去!”

 

……

 

王杰希胸口压着个毛茸茸的脑袋,本来就睡得不踏实,还一大早的被楼上的叫骂声吵醒,眼圈下面黑了一片。


他知道是国家队的回来了,可他仍然被乔一帆束缚着,又不忍心吵醒他,便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动弹不得。

 

乔一帆倒是睡得香甜,发了烧鼻子不通气,只能用嘴呼吸,在“活抱枕”上留下了一串口水渍。

 

直到早上八点,乔一帆终于睡饱了。他缓缓睁开眼睛,没有焦点的视线落在一片白皙的皮肤上。他恍惚地想,这是谁的锁骨啊这么好看?他咽了咽口水,迷蒙地抬头往上看,便对上了一大一小两只眼睛,他一个激灵吓醒了。

 

什么情况?!

 

他昨晚不是打地铺了么?为什么跟王杰希睡在一张床上?为什么没穿衣服?还贴得这么近?!手脚是怎么回事?怎么像八爪鱼一样缠着王杰希不放?

 

乔一帆本来就有点烧糊涂的脑子承受不住如此高速的运转,彻底当机了。

 

王杰希见他醒了,手贴上额头探了探,“还行,退烧了。”

 

年轻人身体就是壮实,王杰希想,自己的身体可是大不如前,一晚上没睡好就头昏脑涨。“行了,你醒了就放开我,我再睡一会。”

 

乔一帆吓死了,“嗖”地缩起了四肢,“前辈!我,我为什么会在你床上?”

 

“这是你的床。”王杰希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耐心解释道,“昨晚水漫过来了,我看你睡在水里,就把你搬上床,但你还是着了凉,半夜开始发烧。睡了一宿现在应该退烧了。”

 

“原来是这样……谢谢前辈了!那……我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乔一帆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王杰希。嗯,虽然穿的是睡衣,还是衣冠整齐的样子。自己应该没有很过分……

 

王杰希头脑昏昏沉沉,想了想,“你抱着我睡了一宿,趴在我身上流口水,这算不算奇怪?”

 

“对不起!!!”乔一帆快哭出来了。

 

王杰希挥了挥手,“行了行了,你要么再躺一会,要么出去,我要补觉。八点半叫我。”

 

乔一帆一听,立马噤声,圆润地滚了。

 

轻轻关上门之后,乔一帆才悲催地发现自己只穿了条内裤就出来了。可他打死都不想进去打扰王杰希睡觉,就只好光着身子坐在沙发上,眼巴巴地等待八点半的到来。

 

虽然退了烧,脑子里还是有点涣散。


今天的训练有点悬啊,乔一帆惆怅地想,不知道被他折腾了一宿的王杰希补了觉之后会不会好一点,不然两个人都晕乎乎的还谈什么配合……可他俩都在一张床上睡过了,理应再没什么隔阂了吧……虽然不记得睡觉的时候都做过什么,不过怀里隐约还能感受到那温凉柔软的触感……前辈的皮肤好白,锁骨好漂亮啊……

 

等等!刚才想的那是什么鬼?快住脑!一定是脑子烧坏掉了!

 

乔一帆使劲扯了扯头发。

 

“咚咚咚!”敲门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乔一帆也顾不得自己没穿衣服了,轻手轻脚去开门。不然这人一直敲下去,王杰希就没法睡觉了。

 

乔一帆打开门,露出个脑袋。“什么事啊叶前辈?”

 

“啊,楼上发水,来看看你们被淹得怎样。”叶修说。

 

“嘘!”乔一帆比了个手势,“王杰希前辈床被泡了,昨晚都没睡好,现在在补觉,小声一点。”

 

“哦。”叶修应了一声,推门进来,虽然已经尽力控制音量了还是不免惊讶,“你怎么不穿衣服?我不记得你有裸睡的习惯啊!”

 

乔一帆还未来得及解释,他卧室的门突然开了。

 

王杰希眼睛下面两坨黑云密布,抱着乔一帆的衣服裤子走出来,像没看见叶修一般,直接把衣服扔到乔一帆身上。“不穿衣服就跑出来,你是嫌病得太轻?!”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卧室,关上门。

 

叶修嘴里叼着的烟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看不出来啊小乔,昨晚挺激烈啊?”

 

 

 

TBC



我这贫瘠的脑洞也就只能写出这么狗血的梗了_(:з」∠)_


来群里玩吗~305228787




评论(27)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