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 (10)



纯二人世界,纯的!【看我真诚的双眼( ⊙_⊙ )



 

10

 

 

不会是遭窃了吧!

 

这是乔一帆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前辈,你在吗?”乔一帆还来不及放下锅碗瓢盆,便蹑手蹑脚地探头进去。

 

嗯,房间挺整洁的,笔记本也还在,不像是被盗了。乔一帆放下心来。

 

“对我的屋子这么感兴趣?”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乔一帆吓了一跳,手里的锅碗瓢盆一歪,眼看就要摔下去的时候,王杰希眼疾手快扶了一把。

 

“咳,谢谢前辈!砸了盘子的话肯定会被厨房阿姨吼。”乔一帆惊魂未定,“刚才看你的门关着还以为你不在家,结果下楼借个锅的功夫你就回来了。”

 

“我刚才出去了一趟。”王杰希顺手接过去了一半。“你搞这些东西做什么?”

 

“嘿嘿,做,做饭呀。”乔一帆干笑。“前辈尝尝我的手艺吧。”

 

“哦,好啊。想不到你还有这两下子。”王杰希挑了挑眉,不着痕迹地弯了下嘴角。“用我帮忙么?”

 

“不用,你先去歇一会吧,我一个人就行。”

 

乔一帆本以为王杰希会关门进屋直到晚饭做好才会出来,却不想王杰希像没听见似的,跟着他进了厨房,不声不响地把菜都洗好了放在一边,才进屋把笔记本抱出来,坐在客厅沙发上做基础训练。

 

更出乎意料的是,王杰希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上房门。

 

烧水热锅,厨房里一下子比外面热了好几度。乔一帆低着头切着肉丝,额头鼻头上渗满了汗珠却无暇擦去。正要用袖子撸一把的时候,眼前一片柔和的白色闪过,温柔地沾走脸上的汗珠,脸颊上如清风拂面,清爽无比。

 

乔一帆愣愣地,看着王杰希把一盒面巾纸放在他旁边,又折回了客厅。

 

“看你忙着,替你擦了。不用谢。”

 

客厅里又响起了触键声,节奏感十足。炉子上的水开了,乔一帆急忙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烫菜。

 

前辈今天很不一样,好温柔啊……是错觉吗?乔一帆扯过一张面纸糊了把脸上的汗,但却怎么也找不到刚才那种让他的心漏跳一拍的温柔。在那一瞬间,一周训练下来的疲惫和心里的沉重一扫而光。这自然且舒适的相处被具化成一股暖流,游走于乔一帆的心间,如此温暖美好。

 

 

 

两个小时以后,四菜一汤上了桌。虽然工具和调料都不太齐备,起码卖相上都还过得去。

 

乔一帆的T恤早就被汗水浸透了,两手呼扇着热火朝天地从厨房冲进屋里卫生间,“我冲个凉,两分钟就好,前辈你先吃,不用等我!”


王杰希直直地看着他的背影,又看了看一桌子菜,若有所思。随后掏出手机,拍了个全景,又拉近镜头,认认真真地把每道菜都拍了个特写。

 

等乔一帆冲掉了一身汗换上干净衣服,头发湿漉漉地从屋里冲出来的时候,王杰希仍然在望着桌上的菜发呆。

 

“哎,都说了别等我了,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五分三十秒,挺快的。”王杰希眼神戏谑。

 

乔一帆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厨房空调不给力,我平常不怎么爱出汗的。”

 

“辛苦了。”

 

乔一帆一愣,抬头正好对上王杰希的眼神。那眼神真诚带着温柔的笑意,让乔一帆脸一红,立刻扭开了头,手忙脚乱地给王杰希夹菜,“不辛苦不辛苦!前辈,快,快尝尝吧。”

 

王杰希看着碗里快堆成山的饭菜,笑道,“全是肉啊。”

 

“是我拿手的几道,而且我觉得前辈太瘦了,应该多吃肉……”乔一帆惶恐,“前辈不喜欢吗?”

 

“喜欢,做得不错。”王杰希一边慢悠悠地咀嚼一边点头,“我吃东西挺挑的,我说好吃那就是真的好吃。”

 

乔一帆眨了眨眼睛,一时高兴得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呃……要是合胃口的话,前辈以后就不要天天吃泡面了,我可以做!”

 

王杰希失笑,“那你可要天天汗流成河了。何况你这双手可是国家队选手的手,金贵着呢,若是伤到了我可赔不起。”

 

乔一帆知道自己是刚才被夸得一时激动了,不自觉就神志不清信口开河起来。辛苦流汗他倒是不怕,可就算不在国际赛期间,他也没那个时间天天做饭。

 

只是看着王杰希难得的笑容,他的心脏仿佛中了治愈术,徜徉着无边的暖意。在那一瞬间,他是当真想要好好照顾王杰希的。

 

可接着他就被自己的想法雷了一下。王杰希可是一队之长,称霸赛场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是照顾别人,哪里用得着他来照顾!国际赛结束后,他们也就分道扬镳了吧。

 

大概,就像照顾小王一个意思吧,乔一帆这么解释,这是做为一个猫奴的自我修养。


 

王杰希特别给面子,连汤都喝得一滴不剩。看到乔一帆神神秘秘地端着个小蛋糕和礼物盒子过来,吃了一惊。“你这是干吗……”

 

乔一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前辈过生日那天,我家里有点事,把前辈的生日忘得一干二净,连句祝福都没有。手机没电了忘了充,还错过了前辈的电话。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一直想着找机会补上。不知道现在说生日快乐会不会太晚。”

 

王杰希的表情有点不自然,眉毛微拧,嘴角却翘着,半晌才叹了口气,道:“谢谢。其实你不必这样,这点小事还让你困扰了这么久,是我的不对。”

 

“我没有困扰,只是自己的承诺在第二天就被打了脸,挺遗憾的……前辈并没有介意,我就放心了。”乔一帆笑嘻嘻地把蛋糕推到他面前,“前辈吃蛋糕吧!”

 

王杰希很无奈,“你不早说,我就留点空间给蛋糕了。现在我真是一口都吃不下。”

 

乔一帆面露难色,其实他也撑得不行。“这蛋糕看着不大,两个人吃还是挺困难的,不如找叶领队他们一起来吃吧。”

 

王杰希面无表情,仿佛没听到一般,把蛋糕塞进了冰箱。“我们明天吃。”

 

“……”

 

今天的王杰希实在太不一样了。乔一帆暗暗乍舌,不仅不关着门了,还出奇的温柔,就连这点任性的占有欲也带着迷之萌感。是因为补过生日心情好吗?可自己明明刚刚才告诉他的呀。

 

乔一帆百思不得其解,王杰希那边早已拆了礼物。

 

看清里面的东西,王杰希也是微微一怔,随即笑了,“很特别啊,很少有人送男性护手霜。”

 

乔一帆立刻反驳,“不不不,这是手部按摩霜,特别好用,等我示范给你看!”

 

说着便拉着王杰希去一起洗了个手,找了个干净的小碟子,挤进一些按摩霜,又滴了一滴精油进去调开。

 

“要这样弄,”乔一帆挖起一坨按摩霜抹在手心,用手掌擀开,凉凉的乳膏带着手掌的温度,变得滑腻温热。

 

王杰希刚要学着做,双手便被紧紧握住了。不知是太过意外,还是不适应乔一帆的手掌的热度,王杰希的双手彻底僵住了,任凭乔一帆灵活的双手在他的掌心和手背不停的按摩揉搓。

 

双手的每一个关节都叫嚣着舒服,温柔滑腻的触感从指尖顺着血液游走在四肢百骸,直达心底。王杰希从不知道别人的双手是如此的温暖,如此的让人不可抗拒。这听起来很夸张,可他此时确实仿佛身心都得到了抚慰,什么都不去想,只想沉溺于这过分的温柔和薰衣草的香气中。


 

如此充分地碰触魔术师的双手,乔一帆此时当然也不是全然心无杂念的。在暗暗感叹这双手怎么这么修长好看和小小的心猿意马过后,一股神圣的使命感占了上风——这可是魔术师的手!自己必须心无杂念好好按摩!

 

于是乔一帆咽了咽口水,一脸严肃,认认真真地按摩着,并没有注意到王杰希僵直的反应。在充分按摩好每一处穴位之后,也没有立即放开,反而顺便帮王杰希做起了手操。

 

“舒服吗?”乔一帆心不在焉地问了句。其实他对自己的技术还是挺自信的,不等王杰希答话便自顾自说下去,“我一开始也以为它就是普通的护手霜,直到沐橙姐帮我做了手部按摩,做完之后感觉手速都变快了呢。”

 

王杰希低低地“嗯”了一声,转而问道,“所以这个东西,一定要找人按摩才有效?”

 

乔一帆愣了一下,“哦,不一定,沐橙姐教了我几次,我就可以自己按了。”

 

“哦。”

 

“不过前辈需要的话,随时都可以找我。”

 

“……哦。”

 

 

 

做完了手操,乔一帆终于放开了王杰希的手,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觉得手上空落落的有点发凉,像缺了点什么似的,却又意识到这才应该是最正常的状态,气氛变得有点尴尬。

 

乔一帆起身准备收拾桌子,却被王杰希拽住了胳膊。

 

“你胳膊怎么了?”王杰希皱眉,“怎么这么不小心?”

 

“咦?”乔一帆顺着王杰希的目光望下去,见自己胳膊肘往下的部位有几条血印。

 

……这不是小王爱的印记吗!

 

“咳,咳咳,可能是刮到哪了……”

 

“是被猫挠的吧?”王杰希毫不留情地拆穿他。

 

乔一帆一时无语。

 

王杰希进了里屋,拿了个医药箱出来。翻出一管软膏和芦荟胶,拽过乔一帆的胳膊就涂了起来。

 

乔一帆痒痒肉奇多,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十分辛苦。

 

“位置再偏点就伤到手了。”王杰希瞪了他一眼,语气不快,“比赛期间不要跟猫太亲近。”

 

“……哦哈哈哈哈哈哈哈。”


“……”

 

 

 

TBC




被自己甜到了啦~\(^_^)/一边修改一边傻笑,结果就是懒得改了_(:з」∠)_


蟹蟹 @102プリ - 流光素影 太太帮我疏通脑洞!


 一直以来都是小乔视角,中间突然插了两段老王视角好像有点别扭,但我还是想这么写……_(:з」∠)_以后老王视角会渐渐多起来吧……




评论(20)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