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 (9)

有点卡文QWQ



 

9

 

 

 

乔一帆第二天起得特别早,早到连王杰希都还没起床。

 

不过他到底起没起乔一帆也不太清楚,反正他的房门从来都是关着的。

 

乔一帆望着那紧锁的房门撇了撇嘴,掏出了小本子记上一笔:记得买根网线!

 

想当年他跟着叶修刷副本那时都是先要准时上床躲过王杰希查房,然后半夜爬起来继续荣耀。这会儿一时大意不记得前队长还有这癖好,太失策了。还好他是在聊天,如果是在抢boss那可就亏大了,王杰希拔人网线可从来都不打招呼。

 

从前他是一枚乖宝宝时,对拔网线颇为无奈,可做了队长之后,只觉得这种行为超级幼稚!跟王杰希的高冷形象简直违和。

 

不过打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屯根儿网线的他好像也没多成熟……

 

换上私服,戴上墨镜和口罩,全副武装完毕,乔一帆便出了门。

 

为了让选手们专心训练,国家队集训秘密选址在B市市郊。想要进城的话要先乘公交,再转几次地铁,等折腾到了目的地,半天时间也就过去了。

 

乔一帆昨天倒也听几个选手们商量着周六乘联盟的巴士进城,但乔一帆一是没时间等他们自然醒,二是B市这交通状况,坐巴士的话估计一天都要堵在路上了。他还急着给小王买猫粮,给大王买礼物做菜补过生日呢!


他昨晚想了很久。他知道王杰希不是会在乎自己生日的那种人,可乔一帆偏偏就是心里过意不去。不仅仅是一个生日的问题,他只是昨晚突然意识到,不论自己做为微草队员还是国家队新人,都理所当然地承蒙王杰希很多照顾,而他能够为王杰希做的却不多。就算暂时无法在荣耀赛场上跟上他的步伐,做他的后盾,起码在生活上让他感受到自己的心意。生日错过了就错过了,现在弥补一下应该还不算晚,至少让自己的心过得去。

 

拥堵的车像乌龟一般挪动,几经辗转到了他比较熟的那个商场都已经十一点了。乔一帆进了门便感觉两眼一抹黑,香水味熏得他头昏眼花——这么多牌子,全是他不认识的,他要从何找起啊?

 

假装表情自然地溜了一圈,一无所获。乔一帆不得已还是拿起手机,打给了苏沐橙。

 

“嗨沐橙姐,我一帆。”

“小乔什么事呀?”

“我想问你我过生日的时候,你送我的手部按摩霜是什么牌子的,我现在在XX商场里。”

“哦,是OO的,那个商场就有专柜。你的都用完了啊?好用吧?”

“好用好用!我是想送人做生日礼物。”

“哦~~~~~是谁呀?国家队的吗?国家队最近好像没什么人过生日啊。”

“是王杰希,其实他生日早就过了,结果我给忘记了,想补上。”

“哦这样啊~~~那你可要记得给他按摩呀!”

“诶?”

“如果跟你当时那样,把这个霜当护手霜使的话就没效果了,得像我给你那样按。你后来不是会自己按了吗?”

“嗯好,是的……”

“记得再加一点薰衣草精油进去,抗疲劳效果就更好了。”

“好的记下了,谢谢沐橙姐!”

“没关系,祝你们同居愉快啊!”

“……”

 

……这都什么事儿。

 

不就是同寝而已,为什么大家都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难道在大家印象里,他俩之间的鸿沟还是那么深得不可逾越?

 

可王杰希明明就很幼稚啊,自己理直气壮地三餐不规律熬夜荣耀,却不许他吃泡面查他的寝拔他的网线,。

 

乔一帆每每想起都很想笑。

 

去专柜买了按摩霜和精油,礼物就算搞定了,解决了他心头一大难题。他们职业选手都不缺钱,唯一缺的就是时间和精力去捯饬自己。在这一点上他们远远不及女队员,兴欣女选手多可是大大方便了乔一帆,不论是自己过生日还是送别人礼物都涨了不少知识。去年他生日的时候苏沐橙送了他这款手部按摩霜,他只有在双手干得掉皮开裂才想起来当做护手霜涂涂。后来被苏沐橙发现了,心疼得一把拽过他的手按摩起来。那是他第一次觉得,原来女生喜欢涂化妆品并非全是心里作用,有些确实是相当管用的。

 

涂着这款按摩霜,自己按摩加做手操,简直舒爽到骨头里。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他甚至觉得连手速都有所提高了。

 

若是用在魔术师的手上,会不会更厉害了呢。乔一帆很满意自己选的礼物,心里不由暗暗期待。

 

他接着去一家看起来很高大上的蛋糕店买了个小号抹茶千层蛋糕,便打道回府了。毕竟买菜和猫粮的话,集训的公寓旁边的小超市就有,不必冒着被人围观的风险在闹市买。

 

做什么菜好呢?他这几年在兴欣也曾拒绝过方便面和食堂,因此练了一段时间厨艺,有几道大家公认的拿手菜。乔一帆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菜谱,敲定了几道肉菜。王杰希那么瘦,应该多吃肉。

 

小王吃猫粮,大王吃肉,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乔一帆顿时感觉肩上的担子重了起来。

 

回到公寓已经是下午了,王杰希的门依旧关着,不知是在荣耀还是出门了。见距离晚饭时间还早,乔一帆把食材码进了冰箱里,把蛋糕藏在最里面,便出门喂猫去了。

 

正好赶上猫咪们的午休时间,几只流浪猫睡的正香,于是乔一帆很幸运地撸到了小王的毛。软软的长毛被阳光晒得蓬蓬松松的,手感一级棒。

 

小王猫咪咕噜了一声表示不满,抻了个懒腰醒过来,一看是乔一帆,立刻“喵”了一声躲出好远。

 

乔一帆颇有耐心地蹲下来,拆开了猫粮袋子。

 

小王并没有理会,倒是引起了其他猫咪的注意,尤其是那只白色肥猫,一喵当先冲了过来,后面跟着只喵喵直叫的黄毛猫。

 

乔一帆忍俊不禁,往地上倒了一大捧猫粮。“哝,小叶小黄,这些是给你们的,以后别欺负小王了啊!”

 

说完趁机撸了几把毛,便拎着袋子找小王去了。

 

小王也没有高冷多久,看着小叶和小黄吃得香,终于犹犹豫豫地从树丛中探出头来,嗅了嗅乔一帆手中的一把猫粮,伸出爪子拨拉掉在地上一颗,冲出去衔起来掉头就跑。

 

乔一帆无奈地笑笑。这小王的戒备心真不是一般的强啊!

 

小王很快又探出头来,这次乔一帆把手伸得离它远了些,诱使着它走出树丛。可小王还是照样叼起一颗便躲了进去。

 

乔一帆也不着急,耐心等着它一颗一颗地衔,直到它终于不再躲进树丛,而是蹲在他手边,但仍保持警戒状态。

 

乔一帆拍了拍吃空了的手掌心,“还要吗?”

 

小王瞪着他,伸出舌头舔了一圈淡粉色的小嘴,“喵”了一声。

 

乔一帆特别没出息地被萌哭了。

 

“给,都给你!”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乔一帆心里呐喊着,又倒了满满一手心的猫粮。

 

小王这次是真的不怕他了,把头埋在他掌心里,嗷呜嗷呜地吃了起来。

 

乔一帆咬牙忍住想把它抱在怀里的冲动,只是伸手轻轻摸了摸它的头。

 

小王只是缩了缩脑袋,并没有躲开。

 

嗷!乔一帆幸福得快要流泪了。

 

“小王,我每天都来喂你好不好?”

 

“喵呜!”小王吃着猫粮,表示很开心。

 

乔一帆就当做它同意了,喜不自胜。“同样是猫,你怎么就这么乖呢……”

 

“喵?”小王吃完了猫粮,歪着头看他。

 

乔一帆温柔地胡虏胡虏它的头,喃喃自语,“那只猫是我现在的室友。他跟你一个姓,但是他可不像你这么温柔听话。他经常熬夜,不好好吃饭,昨晚还拔了我的网线……”

 

“可即便这样,能与他做室友我还是很开心……不仅仅因为他很厉害,是我小时候崇拜的偶像,也不是刻意为了锻炼配合打比赛,只是单纯想要亲近了解他,想要为他做点什么……可惜啊,他的门总是紧闭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会走近他一点呢?”

 

小王见乔一帆撸了这么半天的毛还不给粮食,急得嗷嗷叫,爪子一通乱蹬,蹬开了他的手。

 

“好好好,给你。”乔一帆又掏出一把来,“最后一点了,一次不能吃太多,会闹肚子的。我得赶紧回去给大王补过生日了,明天给你带罐头来,你要让我抱哦。”

 

乔一帆最终还是没忍住,抱起小王亲了几口才跟它依依惜别。虽然把小王吓跑了,留下几条血印在他胳膊上,乔一帆还是甘之如饴。

 

回去的时候,小叶和小黄仍然在孜孜不倦地吃着猫粮。可乔一帆惊奇地发现,他早先倒的那堆早已经一点不剩了,不知道什么人又在旁边的石阶上倒了一把。

 

会是谁呢?这幢公寓里还住着另一个猫奴?

 

乔一帆并没有多想,与小王的关系更加亲密了让他心情大好,三步并做两步地回了公寓,先去了趟二层食堂借了锅碗瓢盆和用得到的调料,哼着小曲儿进了屋。

 

一进门,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

 

——王杰希的房门,破天荒地大大敞开着。

 

 



TBC




乔王小火炉:305228787 (最近有好事儿(啥



评论(22)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