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 (7-8)




这章好像OOC得不轻_(:з」∠)_

怎么办我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

谁能阻止我一下不要借儿子的视角苏大眼啊!

说好的一开始没感觉呢?!【结果还是写成了一只小痴汉QWQ





7

 

7月14号。

 

乔一帆在日历上画了个圈。

 

与王杰希成为室友的第一天。


乔一帆理直气壮地把自己的名牌贴到了大门上——王杰希的正下方。左思右想,又把名牌颠倒了个位置——按照字母顺序,应该是自己在上面嘛!名字而已,王杰希才不会介意谁上谁下这一点。

 

看着两张紧挨在一起的名牌,乔一帆有点晃神。

 

这些天来虽然累得要死,可对他来说真的就像做梦一般。曾经不被看好的小透明终于凭努力成功逆袭,得以与小时候的偶像大神并肩,他除了激动,多多少少还有些扬眉吐气。

 

呃,虽然他逆袭的姿态并不强硬,虽然他的表现差强人意,虽然离让王杰希彻底刮目相看还相差甚远,虽然……从他搬进来到现在的两个小时以来,王杰希的房门都紧紧关闭……

 

这跟没搬进来那时有什么区别吗?!

 

乔一帆心烦意乱,可今晚不想加训这话已出口,他总不好意思厚着脸皮抱着电脑去敲王杰希的门。

 

他不由有点想念起方锐来,有方锐这样的室友虽然耳根子很累,但起码相处起来身心放松,还能实时更新联盟八卦,也算涨了不少姿势。相比之下,与王杰希做室友跟自己独处简直没什么两样,那扇总是紧锁的门将他们隔得远远的。

 

不知道王杰希的那扇门会为谁而敞开呢。

 

正想到方锐,方锐就来了短信。

 

“撸串否?”

 

乔一帆眼睛一亮,机会!之前怎么没想到呢?王杰希训练一结束就回屋睡觉了,好像到现在连晚饭都还没吃吧!

 

“我问问王杰希。”

 

“你俩连体婴啊?”

 

“……”

 

“为了跟他同居连哥都抛弃了,现在连撸个串哥也成了电灯泡……你不会被他虐傻了吧?”

 

“……”

 

乔一帆没功夫跟他贫,兴冲冲地跑去敲王杰希的门。

 

敲了半天也没动静。乔一帆贴在门上听了听,静悄悄的,没有声音。

 

可能是真睡过去了。乔一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累了就该多休息嘛。何况害他累成这样,一大半原因还不是自己不争气。

 

乔一帆不愿打扰王杰希,也不想扫方锐的兴,便跟他一起出去撸串,同行的还有肖时钦和唐柔。

 

方锐跟肖时钦相处得倒是很融洽。想也知道,方锐就不说了,无论跟谁都是自来熟。肖时钦的好人缘那是联盟公认的,据说当年国家队分寝室时他就十分的抢手,最后他自己选择了王杰希,并且连续做了三届的室友。这一点让乔一帆很是佩服。因此在肖时钦问起乔一帆跟王杰希的相处情况时,趁着方锐和唐柔去结账,乔一帆主动向他讨教起来。

 

“王队这个人啊,平时是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但其实很容易相处的。”肖时钦冲他勾勾手指,让他靠过来,小声道,“我倒是有特殊的跟他相处技巧,但你如果告诉他,我就死定了。”

 

乔一帆立即发誓表示打死都不会透漏半句。

 

“你就把他当成一只猫就行了。”

 

“哈?!”乔一帆差点跳了起来。“王队?!猫?!”

 

“小点声!”肖时钦也被他吓了一跳,“你不是挺喜欢猫的么,我记得看你转发过猫咪动图什么的。”

 

“啊……这倒是真的。”说起来挺丢人的,乔一帆天生猫奴一枚,看到猫就走不动路,刷微博时看到萌猫动图会被萌到哭的那种。无奈家里和宿舍都不让养,只有时常撸撸兴欣周围的流浪猫聊以慰藉。

 

可是,把王杰希跟猫联系在一起YY,给他十个胆子也做不到啊!

 

“你不觉得挺像的么?跟猫一样安静,思维跳跃,敏感,独立,我行我素。他不容易接近,不喜欢被打扰,所以看起来有些高冷。他行事直接,认准的事不会轻易被别人左右,你要么少管,要么就顺毛儿好了。但如果你关心他,对他好的话,他会感觉得到,然后对你慢慢放下戒备,还会主动向你示好,只是示好的方式也跟普通人不太一样。”

 

乔一帆已经听呆了,瞪大了眼睛,一脸的理据服。

 

“普通人习惯嘴上安慰,但你就不要指望从他嘴里说出来了,他即便是说也是打官腔,还是让人觉得没人味儿。对于他有好感的人,他的表达方式很直接,就是天生喜欢照顾人。我们这些国家队成员多多少少都被他“照顾”过。比如我第一年跟他做室友的时候,我卧室窗户正对着一处工地,经常晚上装修吵得我睡不着觉。我那时状态不太好,但我压根没有跟他提过这件事,可两天之后,我桌子上多了一盒防噪耳塞,他不说,我也知道是他特意去买的。”

 

“好,好暖哦……”乔一帆一边感叹着,脑子里一边浮现出一只猫咪叼着个稀奇古怪的小玩意送到肖时钦脚边的画面,简直不能好了。“哦,我想起来前些天英杰他们偷偷出去喝酒结果回来遇到王队,本以为会挨骂,可王队却亲自做了醒酒汤给他们喝……”

 

“是吧,他就是喜欢打直球,做实事,觉得这事对你们有好处就会去做,甭管你们接受不接受。他那么死心塌地地爱着微草,大大小小事无巨细他都要亲力亲为,对队员们那更是是包容照顾到天上去了。”

 

乔一帆点点头,“被猫……不对,被王队照顾是件挺幸福的事儿啊。”尤其对早早离开微草的他来说,弥足珍贵,更显奢侈。

 

“你也是被他照顾着的人之一啊,”肖时钦说,“不然他干嘛为了带好你整宿整宿的不睡觉。不过你也不用觉得愧疚,他照顾你他乐意,你接受就好了。”

 

这时方锐和唐柔结账出来,肖时钦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乔一帆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拿出来一看,顿时紧张了起来——王杰希。

 

虽然紧张,但这次可绝对不能错过了。乔一帆赶紧接通。“喂,前辈你醒啦?”

 

“嗯……”王杰希的声音有点哑,像是还没有完全醒过来。“都快11点了,怎么还不回来?”

 

“啊!我,我们在外面吃宵夜,已经结完账了,马上就回!”

 

肖时钦听了,立刻跟乔一帆比了个“嘘”的手势,他可不想被王杰希当成诱拐他小室友深夜不归的嫌犯。

 

好在王杰希也没继续往下问,只说了句“注意安全”就挂了。

 

方锐看着好笑,“不会吧,你不是说他睡了吗?每天查寝真是雷打不动啊。可今天是周五哎!何况你们才刚做室友第一天他就查你寝,也管太宽了吧。”

 

肖时钦拍了拍还没从惶恐中缓过来的乔一帆,“王队这不是关心小乔嘛,不然的话他才懒得管。”

 

乔一帆虽然惶恐,但心里却冒出一股莫名的幸福感。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天天被管得极严。以至于到了兴欣之后一下子松懈下来有些不习惯,还曾经拼命熬夜昼伏夜出了一阵子。那时被他当做负担的一件事,在这么久之后重新体验了一把,竟然觉得浑身舒坦——被查寝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方锐看着乔一帆一脸幸福地傻笑着点头,叹了口气,“唉,没救了你。”

 

 

========================

 

 

乔一帆回去的时候,脑子里不停地回想起肖时钦的话。

 

猫一样的王队……顺毛儿……

 

不管实践起来会怎样,起码他现在想起王杰希的高冷不仅不怵了,反而觉得有种萌感而期待了起来。这……这好像不太正常吧?!乔一帆简直哭笑不得。

 

“miu——”一声细柔的猫叫。

 

乔一帆觉得一定是自己想猫想多了,产生了幻觉。

 

“miu——”又来一声。

 

以乔一帆撸猫多年的敏感性,他断定这次绝对不是幻听,于是开始四下寻觅起来。

 

不找不知道,原来国家队集训的公寓周围有这么多流浪猫!

 

乔一帆眼睛发亮,脚步轻轻地冲着那只最先引诱他的漂亮的三花猫去了。

 

可那只小猫立刻躲了老远,警惕地猫在树丛中盯着他。

 

乔一帆掏出了打包盒——反正肉冷了就不好吃了。他拣出一块羊肉来,放在手心,诱惑着树丛中的小猫。

 

那只猫看起来有点动心,小心翼翼地往前探了几步,嗅了嗅乔一帆手心中的羊肉。

 

乔一帆仔细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猫左眼眼圈周围有撮黑毛,看起来比右眼大了不少。漂亮是漂亮,但看着还是有几分滑稽——这么强烈的王杰希即视感,真是让他想忽略都不行!

 

乔一帆这一刻突然福至心灵,脱口而出叫了声“小王!”

 

于是他还没撸到毛,“小王”猫咪就被他这一声吓跑了。

 

乔一帆蹲在地上,笑得浑身颤抖。

 

虽然并没有成功诱惑到任何一只猫,乔一帆还是心满意足地拍拍屁股走人了,把那盒肉留在了猫咪们的据点。

 

明天去超市买些猫粮吧,乔一帆想。“小王”真是太瘦了,一看就是被旁边那只白毛肥猫挤兑得,有点营养不良。

 

 

 

 

 

8

 

 

 

 

打开门,一股熟悉的味道飘了出来。

 

这是——康师傅鲜虾鱼板面?乔一帆愣了一下。凭他淫浸兴欣多年的经验,不仅能辨别口味,连牌子都能闻出来。

 

客厅与厨房用一道玻璃门隔着。

 

厨房昏黄的灯光下,王杰希正低着头搅合锅里的面条。软软的头发被映成了金色,乖顺地垂下来遮住了眼睛,让整个人看起来变得柔和多了。宽大的睡衣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显得更为高挑瘦削。修长无一丝赘肉的小腿露在外面,脚上趿拉着拖鞋,格外的居家随意。

 

乔一帆呆呆看了半晌,想掏出手机拍照留念已经来不及了。

 

“回来了?”王杰希回头看了眼乔一帆,眼神有点迷离,像是还没睡醒。

 

“回来了!前辈在煮面呀?”纯属没话找话。

 

“嗯,饿醒了,随便吃点东西。”王杰希淡淡地回了一句。

 

乔一帆不知怎么心里突然抽疼了一下。他没心没肺地出去撸串,抛下被他牵累了一周的王杰希一个人在家补眠,连晚饭都没吃,饿醒了一看家里漆黑一片空荡荡的,自己一个人煮方便面充饥……

 

而他那时光顾着应付王杰希查寝,居然忘了问他一句要不要打包点吃的带回去。简直是罪不可恕!乔一帆郁闷得想抽自己。

 

现在补救还来得及吗?

 

“那个,前辈,吃泡面对身体不好的,防腐剂太多了……”乔一帆支支吾吾地,“不如我陪你——”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你可没少吃,还好意思说我。”

 

“……”乔一帆瞬间被堵得说不出话。他们兴欣的泡面战队那是闻名全国的,他也早就练就了吃遍全世界泡面的金刚不坏之胃,怎么也轮不到他来教育王杰希。

 

他想起了肖时钦的话,顺毛,顺毛。

 

“哈哈,被前辈识破了。”乔一帆挠了挠头,“其实我也屯了好多泡面的,前辈如果想换种口味,我可以推荐。”

 

说着拉开了自己的柜门,一柜子的方便面几乎要淌出来。

 

王杰希看着里面他见都没见过的口味和牌子,惊呆了。“这么多?”

 

“是呀,别看兴欣的泡面随便吃,但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种,早吃腻了。我就在网上买各种牌子试吃,什么全世界泡面前一百名啊我都吃遍了。”

 

王杰希皱了皱眉,“太夸张了,你以后少吃点。”

 

“哎!”乔一帆被管了,又是浑身舒坦,“那以后咱们一起戒了泡面吧!今晚不算,你都已经煮上了,我就给你加点料吧。”

 

说着扯开了一包,掏出里面的调料包。“这是新出的老坛酸菜味的,酸菜跟海鲜味道很搭,吃起来有点酸菜鱼的感觉呢。”

 

见王杰希没阻止,便把一包酸菜挤进了锅里。一股酵香扑鼻而来,掩盖了浓浓的人工海鲜味,闻起来倒是挺解腻的。

 

王杰希放心了,索性坐在桌子边看乔一帆忙活,加水打蛋的,直到乔一帆把一锅热气腾腾的面端到他面前,还接了一杯水,伺候那叫一个周全,就差把面条吹凉送到他嘴里了。

 

王杰希尝了尝,面条煮得劲道弹牙,汤汁香浓,不咸不淡刚刚好,再加上酸菜的清新爽口,让他再也没有吃了一口就不想吃了的腻味感。“手艺不错。”他赞叹道。

 

乔一帆无比自豪,感觉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我在兴欣也经常帮人煮面的,练出来了。”

 

王杰希挑了挑眉,“哦?所以你以前是倒水小天使,现在变成泡面小天使了?”

 

“咳咳!”乔一帆脸通红,“都是粉丝乱叫的,我都20好几的人了,还小天使呢……”

 

王杰希笑出了声。

 

乔一帆偷看了好几眼,心想就算被嘲笑也算值了。

 

敲门声很不应景地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谁呀?”乔一帆跑去开门。“哎,是叶前辈!”

 

王杰希的眉头立刻拧成了川字。

 

叶修大大咧咧走进来,参观了一圈乔一帆的“新宿舍”,“听说你跟大眼同居了,动作挺快的啊。” 

 

“叶前辈你不要乱说……”

 

“哟,吃泡面呐?正好我也饿了。哎小乔,你的手艺我可两年没尝过了,怪想念的。”

 

乔一帆哭笑不得,“好嘞,前辈稍等。”

 

“没你的份,要吃自己煮去。”王杰希咽着面条,没好气地说。

 

叶修起身叫住乔一帆,“算啦算啦,我早吃过了。大眼这么护犊子我哪里敢指使你啊。”

 

“前辈这么晚了,有事吗?”

 

“没事儿,来视察一下你们的同居情况。看你们挺和谐的我就放心了。”

 

“……”

 

乔一帆怎么听怎么不是味,尤其王杰希还在一旁,更是让他尴尬得要死。

 

“哦对了,我刚得到个消息,是白庶从他前队友那里探听到的。国外尤其是美国最近两年大力开发银武,砸了不少钱,据说已经让每个国家队队员的银武都具备了不少同系技能。因此我们现在在银武上的优势已经被缩小了,想要保住冠军位置,便要依靠让他们出其不意的新打法。大眼的魔术师打法已经被人家研究了两年,各个国家肯定会早有应对,总之不能肆无忌惮地使用了。你们两个如果能够配合好,那是再好不过,完全可以做为我们新的杀手锏。”

 

乔一帆顿感压力山大,但又热血沸腾,“我,我会努力的!”

 

“大眼你呢?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要放弃啊。”

 

王杰希用筷子卷起了最后几根面条,从容不迫道,“谁说我要放弃了?我可是比任何人都期待与一帆合作。”

 

 

 

============================

 

 

 

乔一帆躺在床上,失眠了。

 

他这辈子第一次感觉自己这么重要——肩负着所有人的期望,被所有人需要着。

 

尤其是来自于王杰希的。这个曾经放弃过他的前队长对他的肯定和期望,是最为与众不同,也是他最珍视的。

 

他用了三年的时间一次次地证明自己,一次次地刷新在别人心目中的印象,他不想在这个关头让王杰希再一次失望。

 

可还有一周就要出国比赛了,他怎么能睡得安稳?


既然睡不着,就起来训练吧。明天也不要休息了,全天都用来加训。时间真的不多了。乔一帆想。可是,还得抽空去趟超市给“小王”买猫粮啊……

 

乔一帆打开电脑,刷进了游戏。

 

QQ却响了起来。

 

木恩:你终于上线啦

一寸灰:怎么还不睡?

木恩:这不快12点了,等着副本刷新呢

一寸灰:这么拼

木恩:对了,你是不是跟我们队长同居了啊?

一寸灰:……

木恩:是真的呀?我还以为别人P的

一寸灰:你们怎么知道的?

木恩:可能是有记者混进你们的公寓楼,把每个寝室的名牌都拍了照片,我就看到你跟队长的了。微博上都刷疯了,说其他寝室的安排都可以理解,唯独你们这一对,真是万万没想到啊。我首页上的高乔党抱团崩溃,都说这不科学!

一寸灰:……你能不能少关注点那些东西,还有,是乔高不是高乔OK?

木恩:哈哈哈哈你的名牌还在队长上头呢,想压队长野心不小啊。

一寸灰:……

木恩:快说实话,怎么成功登门入室的?

一寸灰:我跟你们队长打配合,但默契度很差一直发挥失常,我觉得是因为我之前挺怵王队的,跟他搭档时总会想太多。为了克服这一点,我就跟肖队换了宿舍,想要多了解王队一点,培养培养感情,磨合得也就快一点……

木恩:那你早说啊,问我不就完了么。

一寸灰:……你连你队长喜欢宵夜吃小笼包都不知道

木恩:真的假的……(面如死灰脸.gif

一寸灰:嗯,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我就不刷新你三观了。

木恩:不过你上次说得挺准,我们后来一约队长,队长就答应跟我们出去喝酒了。不过也可能是因为那天队长生日,他心情比较好吧。

一寸灰:……什么时候?

木恩:队长生日啊,7月6号

木恩:哎你人呢?掉线了?

 


乔一帆瞪着屏幕,手脚冰凉。

 

7月6号,王杰希生日。

 

那天他喝醉了,给自己打电话,关机。

 

他不仅压根没记住王杰希的生日,没跟他说过生日快乐,在他喝醉了想找自己的时候竟然还关机?

 

乔一帆你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废柴!


 

 

一寸灰:你们队长那天有没有说过什么?喝醉了以后,他好像给我打过电话我没接到……

 


还没等按发送,他的QQ 黑了,屏幕跳出个与服务器断开连接的提示框。

 

真掉线了?

 

路由器就在客厅,乔一帆一开门,便见王杰希站在门口。

 

“老实儿睡觉。”王杰希说,手里还拿着刚刚拔下来的网线。

 

乔一帆一脸错愕。“前辈你……”

 

“我什么我,以前你是最少被拔的,到了点就自觉上床睡觉,去了兴欣居然就学坏了。”

 


 

 

TBC

 



虽然集体OOC,写的时候还是挺欢乐的~ 【早就想写猫一样的大眼了~

哈哈哈哈用了好多跟 @102プリ - 流光素影  聊天聊到的梗!用完了可怎么办!【摇肩

虽然每更都是有上顿没下顿,还是被自己的更新速度感动得热泪盈眶【x

乔王小火炉群: 305228787天冷了,来抱团取暖吧

 

 

 

 

 


评论(33)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