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All of me (1-2)

  • 新坑欢迎来蹲~\(^o^)/~

  • 原作向,无大纲,流水账,想到哪写到哪

  • #每个世界都要你们在一起#

  • #上篇好不容易让你们在一起了怎么又要从头来过#

  • 灰常有可能写着写着拐到《桑榆》上去……

  • 可能会更得非常慢,但保证HE保证不坑QWQ

  • 文名和文无关_(:з」∠)_只是在听我是歌手张靓颖唱这首歌的时候,《寸草》正好写到了最虐的那个地方,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乳齿真诚深情的歌词,正是我心中的乔王啊!于是决定下一篇不管写啥内容都要起这个名字QWQ




 

1.

 

“开心果,薯片,雪碧,可乐……”乔一帆举着个小纸条念念有词,确定母上大人要他买的零食饮料都买齐了,才大包小包地从超市里出来。

 

热浪扑面而来,刚在店里蹭的那点冷气瞬间被吹散。冷热交替太过剧烈,激得他他一个哆嗦,额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身上顿时又黏腻了起来。

 

他不由想念起H市来。虽然H市地处南方,可每天阴雨不断,反而比大晚上还热得透不过气来的B市凉爽许多。何况人老板娘大方,空调全天开着,在宿舍宅着凉风吹着,那叫一个舒爽!

 

早知道就晚点回家,直接去国家队报到了,乔一帆叹了口气。

 

十二赛季季后赛刚结束,苏沐橙退役,乔一帆晋升队长,还被选进了国家队。对乔一帆来说,这注定是个忙碌的却又不同寻常的夏天。

 

因此季后赛一结束乔一帆便给队员们放了假,急匆匆地赶回北京的家。本想在家好好宅一周休整休整,却被他妈拉着四处串门,逢人便介绍——“我这不争气的儿子啊,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游戏”“哪呀,他那是不务正业!挣得不多,一年也就几百万吧”“啊呀,听说今年入选了国家队,要去美国打比赛了是吧儿子?”“人国家队已经拿了好多世界冠军了!”

 

乔一帆愣愣地在七大姑八大姨的“真有出息!”“再拿个世界冠军!”“要为国争光啊!”“娶个洋妞回来!”的七嘴八舌中“哦”“啊”胡乱答应过后,被他妈轰出了门,从世界冠军队队员一下子贬为伺候麻将局的,从此之后时常顶着烈日冒着热浪替他妈和她的麻友们出去买零食饮料。

 

还是不是亲儿子了。乔一帆无奈地嘟哝道。说好的世界冠军待遇呢?

 

终于还剩最后一个地儿了。乔一帆看了看纸条——四屉小笼包,二斤酱牛肉,二份炒肝,三碗炸酱面,二份爆肚。

 

天天嚷嚷着要减肥,大晚上的还吃什么爆肚。乔一帆只能在内心暗暗吐槽。

 

正崩溃中,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乔一帆摸出一看,胸中的抑郁顿时消散一半。

 

“喂,英杰啊。”乔一帆嘴角咧到了耳根子,仿佛电话那头的人能看见似的。

 

“一帆你在哪呢?方不方便出来?”

 

“你们集训结束啦?”

 

“可不是嘛……”高英杰有气无力地拖长了声音,“好好一个周五,队长非要我们训练到晚上九点才能收拾东西回家……后来队长看我们一个个的都不在状态,才终于松口放人了。”

 

乔一帆终于幸灾乐祸地笑出了声,觉得自己特悲惨的时候知道别人比自己还惨的那一刻简直是爽的。

 

“喂你干嘛那么开心!我都快累躺了好吗……哎,我们吃海底捞呢,你来不来?”

 

这下乔一帆笑不出来了,一想起母上大人交待的任务,便叹了口气,一只手拎起地上的零食袋子,缓缓向小吃街走去,“我倒是想啊……可我有重任在身啊……”

 

“你不会亲自带队抢boss呢吧?”高英杰如临大敌,“我没听说有野图boss刷新啊。”

 

“你紧张个啥,我给我妈当跑腿儿的呢。这大半夜的非要吃爆肚。”

 

“哈哈哈!”高英杰可算逮着机会嘲笑他了,完了又特别有良心地给他指路,“东华门夜市的小吃店开得晚,有家口碑还不错的,我们队经常去那里吃宵夜。”

 

“知道,我就在这儿呢。”乔一帆这边翻开小本子,跟服务员报上菜名。“四屉小笼包,二斤酱牛肉,二份爆肚,二份炒肝,三碗炸酱面。”

 

“说得我都馋了……也给我带一份包子呗?”

 

乔一帆轻哼一声,“行啊,那你别吃海底捞了,来我家啊。”

 

“唉晚了,都开吃了。不然你把吃的送回家去就过来吧?我给你留着点。”

 

“也行。”乔一帆有些心动,连忙嘱咐店家,“麻烦再来两屉包子。”

 

“好嘞稍等。”

 

“都谁在啊?”乔一帆站在吧台边等着取餐,漫不经心地问。

 

“当然全是微草的,你都认识。”

 

“哦……”

 

那那个谁……也在咯?乔一帆有点懵圈儿。

 

“放心,队长不在的,这种活动他从来不参加的。”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乔一帆连忙解释,却也不知道要解释什么。离开微草一晃已经四年了,前队长的威仪还是像一座山一般不可逾越……但跟微草队员不同,从队友变成对手,他对王杰希除了敬畏,还多了许多别样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但他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知道王杰希不在,也是稍稍地松了口气。王队我对不起你。乔一帆在心里内牛满面。

 

“我懂我懂。”高英杰很是善解人意,“微草出身的哪个不怵他。我们也是偷偷摸摸出来的,队长结束训练后就回屋休息了。”

 

“你们也太夸张了,”乔一帆笑,“就算光明正大地出去玩王队也不会阻拦的吧,何况你们这么背着他出来吃夜宵,就不想想万一王队也想吃呢?”

 

“怎么可能,我们队长是一般人么。他就跟神仙似的,向来没什么人气儿,从来不参加我们这种聚餐活动。”

 

“那是你们没有邀请他啊!”

 

“我们当然斗胆邀请过他啊,可队长要么拒绝,要么把我们赶去睡觉。你知道我们都多久没吃过宵夜了吗……为了避免尴尬,以后我们就不问了。”

 

“这样啊……”乔一帆没来由的嘴里有点苦涩,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在他的记忆里,微草周边的小吃摊确实少得可怜。尤其后来还经常隔三差五的整顿市容,现在该是一家也不剩了,跟兴欣网吧附近苍蝇摊的繁荣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他跟着兴欣那帮人千锤百炼早就练就了铜墙铁胃,吃遍苍蝇摊无敌手,可他在微草一年好像只有一次跟大家一起撸过串的模糊印象,王杰希去没去他不记得了。应该是没去吧,不然印象会很深刻的……

 

这么说起来还真是的,当时身在微草连想都没想过,可能是因为觉得队长的气质跟路边摊太不相符了吧。但他在兴欣待久了涨了不少姿势,什么没见过,觉得再厉害的大神也就是个普通人一个,又宅又糙,吃宵夜只是最最普通的消遣或者说社交活动之一。

 

可生活里若连这点消遣都没有的话……不知道那个将微草扛在肩头十年的高冷大神,在这个夏休伊始人心浮动的仲夏夜,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守战队,会不会感到寂寞呢?

 

“英杰,下次出去玩,还是问他一声比较好。王队再没人气儿,他也是人啊,是人都喜欢吃宵夜……”

 

“哈哈你这什么逻辑,”高英杰打着哈哈,“其实,一帆,你在兴欣待久了,习惯了兴欣这种队长队员不分你我打得火热的模式。如果我们队长也跟叶神那般没有距离感,那我们就不是微草了。”

 

“我知道,可是距离感这种东西,如果双方都能往前多走一步,不就……”乔一帆喃喃自语。却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好好地聊着吃饭,怎么管起人家微草的闲事来了。

 

“哎一帆,我发现你当了队长以后越来越有老妈子的潜质了,连我们队长都要操心。”

 

“队长嘛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伺候全队的老妈子,何况我再操心也比不过你们王队啊。”乔一帆不好意思地笑笑,“不说了。我要结账了,没手拿电话了,一会见咯。”

 

“嗯,一会见。”

 

乔一帆撂了电话,才腾出另一只手,有些费力地拎起几个打包好的大袋子。转身的时候,也无暇顾及身后的顾客。

 

这里生意还真是火爆啊,乔一帆想,这么晚了食客还是络绎不绝。

 

“一屉小笼包,一瓶可乐。”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乔一帆突然感觉背后有点冷,条件反射一般定了定。

 

“不好意思啊先生,小笼包卖光了,刚才那位先生买的是最后一笼了。”

 

哎?什么情况?乔一帆不由回头。

 

而那人也正好回头看他。

 

视线相交的瞬间,乔一帆呆若木鸡。

 

啊,今夜阳光明媚,今夜星光灿烂,今夜的B市……有点小啊。

 

过了好一阵乔一帆才回过神来,露出个极为不自然的笑来。

 

“诶,前辈也来吃宵夜啊。”他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需要铲子。立刻,马上,就在这里,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2

 

“嗯。”

 

王杰希不咸不淡地应了声,看不出什么情绪。

 

乔一帆心里打鼓,还是小心地试探道:“好巧啊,前辈什么时候来的,我都没发现。”

 

王杰希倒是认真地想了想,“就在你说我没人气儿也喜欢吃宵夜那时候。”

 

天要亡我!乔一帆内心呐喊。他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本来俩人的关系就不尴不尬的,偶尔说了句闲话还被人逮个正着!以后能不能做个安安静静的哑巴!不说话会不会死!

 

“对!对不起!”乔一帆红着脸道歉,“我其实,我的意思是……”

 

“我是喜欢吃宵夜,你没说错,这一点你不必道歉。”王杰希有些奇怪地看着他。

 

“……啊?”乔一帆没跟上思路。

 

“你该道歉的,是买走了本该属于我的小笼包。”王杰希不紧不慢地说。

 

乔一帆这回听懂了,赶忙稀里哗啦地翻了一阵子袋子,找到了自己的那份小笼包,恨不得双手奉上。“一起吃吧前辈!我请客!”

 

“算了,宵夜而已。我吃炸酱面就好。”

 

乔一帆眼疾手快,把小笼包塞到王杰希怀里,又去前台点了两份炸酱面和两瓶可乐。

 

乔一帆殷勤地端着餐盘找桌子的时候,王杰希已经选好了在窗边的位置,背对着他独坐在简陋的小桌子前低头看手机。他面前的小桌子似乎容不下那双大长腿,一条腿弯曲得有点费力,一条腿干脆伸了出来。

 

即使穿着简简单单的微草队服T恤和牛仔裤,那股特殊的生人勿近的气场,隔老远也能感觉得到。

 

但那又怎样?乔一帆还是很狗腿地凑了上去。

 

王杰希把他伸出去的大长腿缩了回去,往里面挪了挪。乔一帆厚着脸皮挤了进去,把他那大包小包的零食饮料搁在地上。

 

“你还有事吧?不用特意陪我。”王杰希瞥了眼旁边快堆成山的外卖。

 

“没,没有!我正好也饿了,这些都是我自己买来屯着的。”乔一帆瞬间背叛了母上大人的嘱托。

 

王杰希点点头,倒也没客气,捏起一只小笼包放进嘴里。鲜咸香农的汤汁溢满口腔,王杰希满足地抬了抬眉毛,表情也舒展开来。

 

乔一帆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看王杰希满足的样子,自己什么都不吃都感觉很满足。心想这公认的联盟第一侧脸果然名不虚传,这一段都能直接上电视做广告了。

 

王杰希一边细细咀嚼,一边看了看乔一帆,又瞅了眼小笼包,意为“看我干吗,吃啊。”

 

乔一帆无声地“哦”,小心翼翼地捏了一个,放自己碗里。

 

“……前辈原来这么喜欢吃宵夜啊。”

 

“再没人气儿的人也喜欢吃宵夜,这可是你说的。”

 

“……”乔一帆简直想抽自己,怎么偏偏没话找话往枪口上撞!我的铲子呢?现在挖坑还来得及吗?

 

王杰希看着乔一帆窘迫的大红脸,嘴角微微一弯。

 

“前辈,我真的不是——”

 

“有人说,白天吃饭补充的是身体,晚上吃宵夜可以补益灵魂。这家的小笼包让我完全同意这一点,”王杰希打断他的话,“谢谢你的包子。”

 

“……应,应该的。”

 

王杰希心情很好地拧开可乐盖子刚要喝,瞥见乔一帆蜷手蜷脚地坐在一边,一副拼命想话题想不出的生无可恋脸,心里有点无奈,拿着可乐很是随意地跟乔一帆碰碰杯。“恭喜。”

 

“啊?什么?”乔一帆好不容易想出了句今晚天气真好啊的台词却被人家莫名其妙的道了喜。

 

“恭喜你当了队长,你很适合。”

 

“啊!谢谢前辈!”乔一帆简直受宠若惊,“叶神和沐橙姐任命我的时候,我也没想到……还以为是方锐前辈。”

 

“你技术和战术都很出色,而且叶修大方向把握得不错,从苏沐橙再到你,没有放任兴欣在猥琐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乔一帆激动得红了脸,虽然方锐前辈无辜躺枪,可来自前队长的夸奖再多也不嫌多啊!“我……我一定努力肩负起队长的责任,不辜负前辈的期望!”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不辜负竞争对手的期望,跟微草比赛时你直接GG好了。”

 

“哈,哈哈。”乔一帆对王杰希的玩笑不太适应,笑着挠了挠头。

 

“嗯,不过,你入选了国家队,从今以后我们便是队友了。”

 

“啊,前辈连这也知道了?”

 

“嗯,听叶修说的。今年多了不少新鲜血液啊,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加油吧。”

 

乔一帆“嗖”地一声站起来,端起可乐杯子,“还请前辈多多指教!”

 

王杰希正专心吃炸酱面,一口面条叼在嘴里吐也不是吸溜进去也不是。他皱了皱眉,在乔一帆尴尬的眼神下把面条咽下,用纸巾擦了擦嘴。“站起来干嘛,还能不能好好吃东西了。”

 

“哦。”乔一帆更懵了,只好乖乖坐下。

 

“我早就不是你队长了,你没必要紧张。”

 

“没,没有。只是之前说了很多冒犯的话……”

 

“你说的是事实啊,我又没有生气。”王杰希神色淡然,“你们一个个的跟我吃个饭都会紧张,是我的问题。现在我知道了,原来是我没有人气儿。”

 

“才……才不是的,”乔一帆急着反驳,“也许之前前辈给我的印象很有距离感,但刚才跟前辈一起吃饭聊天,我觉得很舒服很开心啊!”

 

王杰希淡淡一笑,“第一次听人这么说。”

 

“是真的!”乔一帆像是得到了鼓励,认真地道,“从前在微草的时候,你是高高在上的队长,大神,不论是技术还是思想都跟我们不在一个层面上,让人无法也不敢接近。但我跳出微草,以一个对手的身份,会看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前辈不仅为了战队付出全部,对于对手也会不吝赐教。无论合作还是PK,都坚持原则却不伤和气。这样无私却不偏不倚的行事作风,是寻常人做不到的,因此才给人感觉少了几分人气儿。

 

但今晚跟前辈只相处这么一会,我就发现前辈也跟普通人一样,会笑,会聊天,会开玩笑,会吃宵夜,会执着于小笼包……会做很多很多接地气的事。所以说人和人之间还是需要多多接触,主动多走几步,距离感也就没了。前辈是队长,若队长提议出去玩,队员们肯定会很高兴地响应的!”

 

乔一帆也没想到自己会一股脑说上这么大一段话。可能是这么多年憋着了,以后也没什么机会说,也不会有什么其他人跟王杰希说,他也就索性豁出去了。也可能是刚刚王杰希轻描淡写地说是他个人的问题,着实让他狠狠心疼了一下。也许越是坚强的人,便越是对周遭的压力和别人的看法不屑一顾,可又往往让人更加心疼。

 

外面树上的蝉声嘶力竭地叫着,店里冷气开得很低,乔一帆却闷了一头汗。他满脸期待地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低头沉默了会,才说道,“谢谢你跟我说这些,但其实我并不觉得一个人有什么困扰。与其冷场,扫大家的兴,还不如自己一个人更自在些。”

 

“……”

 

难得说了这么多,又一次被拒之千里之外了啊。乔一帆内心有点挫败。

 

王杰希见他半天不说话,抬头一看,发现他正目光直直地盯着自己。王杰希挑挑眉,“怎么这种眼神?”

 

“前辈觉得我怎么样?”

 

“你?”王杰希被这没头没尾的话问得一愣,却也没想正面回答,“粉丝们都叫你小天使,我觉得挺有道理。”

 

乔一帆神色坚定,“前辈下次想找人一起吃宵夜——哦不,不仅仅是宵夜,其他任何事情——如果我在B市,保证随叫随到!”

 

“噗。”王杰希被他认真的表情逗乐了。“哦,好啊。”




TBC




感谢 @102プリ - 流光素影 和 @一棵桉树 不厌其烦陪我挖脑洞QWQ


欢迎加入乔王小火炉群:305228787


附上All of me的歌词,下划线的地方感觉都很像小乔唱给老王的QWQ

What would I do without your smart mouth

Drawing me in, and you kicking me out

Got my head spinning, no kidding, I can't pin you down

What's going on in that beautiful mind

I'm on your magical mystery ride

And I'm so dizzy, don't know what hit me, but I'll be alright

My head's under water

But I'm breathing fine

You're crazy and I'm out of my mind

'Cause all of me

Loves all of you

Love your curves and all your edges

All your perfect imperfections

Give your all to me

I'll give my all to you

You're my end and my beginning

Even when I lose I'm winning

'Cause I give you all, all of me

And you give me all, all of you, oh

How many times do I have to tell you

Even when you're crying you're beautiful too

The world is beating you down, I'm around through every mood

You're my downfall, you're my muse

My worst distraction, my rhythm and blues

I can't stop singing, it's ringing, in my head for you

My head's under water

But I'm breathing fine

You're crazy and I'm out of my mind

'Cause all of me

Loves all of you

Love your curves and all your edges

All your perfect imperfections

Give your all to me

I'll give my all to you

You're my end and my beginning

Even when I lose I'm winning

'Cause I give you all of me

And you give me all, all of you, oh



评论(32)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