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END)


终于在我儿生日这天完结了这篇文!痛哭流涕ing


儿子又过生日又娶媳妇的,怎么这么好命啊唉~

 





尾声2



点我点我

 


3

 

 

 

“兵部左侍郎闻理,平定雁门关叛乱有功,军帅戎将实朝廷之砥柱,国家之干城也。兹特授尔为兵部尚书,赏白银万两,良田百亩……”

 

乔一帆拉着王杰希再次步入御花园时,已是二更天。

 

封赏接近尾声,就连邱非都眼神发直,别说酒足饭饱的武林人士了,此刻保持清醒的寥寥无几。

 

魏琛早已酒过十巡,这会儿正在醒酒,忽见乔一帆王杰希悄然入席,一脸暧昧地捅了捅叶修,“这不咱家小乔么,怎么去了那么久。真是世风日下啊!”

 

叶修嗤笑,“人家小两口久别重逢,干柴烈火不是很正常么,你酸个什么劲。”

 

在魏琛骂骂咧咧的喧闹声中,乔一帆偷偷看了眼王杰希的表情,发现他仿佛没听到似的,一脸淡漠。

 

“是乔大人和王大人入席了吗?”一个宫人绕到乔一帆身边,“哎呀大人们可算来了,皇上一直念叨着要赏您和王大人呢,我这就去知会皇上一声。”

 

乔一帆抱拳,“有劳大人。”

 

话音刚落,便见邱非被人搀着走了过来,脚步有些打晃。“怎么才来。话说要打赏你们什么,朕怎么一时想不起来了。”

 

“……”

 

“……”

 

邱非看来醉得不轻。有胆子把皇帝灌醉的,也就只有老魏包子这样的“英雄好汉”了。乔一帆心想。

 

叶修装模作样地咳了咳,“为师替你记着呐,你不是要赐婚么?”

 

邱非一寻思感觉不对,他明明列了好长一个单子的,但经叶修一提点又觉得这提议莫名地合适,当即拍板,“好好好,就听师父的,赐婚!奉师父之谕,兹闻微草堂当家王杰希温良敦厚,品学出众,兴欣镖师乔一帆文武兼全,适婚娶之时,可谓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令汝二人结为夫妻,择良辰完婚。不得悔婚!”说罢,还从怀中摸了个令牌出来,一脸认真地递给乔一帆,“你给朕接好了。”

 

“哎!”乔一帆慌忙应下,把脸有点黑的王杰希拉到身后,一手接过令牌,笑眯眯地:“谢陛下赏赐!”

 

叶修等人差点笑得背过气去,还不忘补充了句,“皇上赐婚,悔婚可是要砍头的!”

 

 

 

4

 

 

清晨,一辆马车缓缓驶出宫门。

 

乔一帆本打算徒步,可舍不得王杰希吹冷风伤肺,便跟邱非讨了个马车,老老实实地陪着他坐在车里。

 

“别把了,你前个时辰才刚把过。”王杰希拍掉了乔一帆正在给他把脉的手,“这病死不了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便能恢复的。”

 

乔一帆闻言,不舍地放开了手,从怀里掏出令牌,很宝贝地捧在手里摸了又摸。

 

“……”王杰希无语,白了他一眼。“……你还真当它是宝贝了。”

 

乔一帆笑着看他,“当然是宝贝,这可是皇上赐的。”

 

“邱非就是跟着叶修胡闹。人家都是赏官赏钱赏宅子,到你这赏个令牌,还把你高兴成这般模样。”

 

“皇上知道我不喜做官,也不爱财。若赏了那些东西,我还真不知该怎么办。相比之下,这令牌真是深得我心。”

 

“……随你怎么说。”

 

“师父,令牌在此,你是我的人了,不可反悔哦。”乔一帆眉开眼笑地冲他眨眨眼。

 

“……”

 

逗够了王杰希,乔一帆正色道,“说到封赏,其实邱非还未称帝之时,便已许了我一块地。我带你去看看。”

 

“嗯。”

 

 

 

马车颠簸了一个时辰,连王杰希也觉得憋闷难耐,不顾乔一帆的劝阻,坚持下车步行。

 

战后的京郊虽然还未劫后重生,但经过三个多月的重建,多少恢复了些从前的面貌。流离失所的村民渐渐重新回到家园,一派祥和之景。

 

王杰希忽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昨日的断壁残垣还历历在目。在那场硝烟中,毁灭得最为彻底的便是药山镇。可眼前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仿佛在触目惊心的伤疤中孕育出的充满希望的新生。

 

“这里……”王杰希有些不可置信,站定环顾四周,“是药山镇?”

 

乔一帆并未作答,而是微笑着牵起了他的手。“跟我来。”

 

同样的土地上,同样的十指交握。只是这一次,没有硝烟,没有流血,有的只是从容自信,和激动的颤抖。

 

王杰希极力地想抑制住双手的颤动,却因心中强烈的预感而颤抖得更加厉害。直到那幢崭新的,似曾相识的宅子呈现在他眼前,他却仿佛中了自己的毒针似的,一动都不会动了。

 

乔一帆从来都没见过王杰希露出这样的神情,震惊,喜悦,迷茫,无措……他一方面因为他少有的激动而开心不已,另一方面也狠狠地心疼了一下——他承受了太多不该他承受的苦楚,而这绝大部分都是为了他乔一帆。

 

乔一帆缓缓地,把僵直的王杰希圈在怀里,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膀,在他耳边娓娓道来:“皇上打赏我的那片地,就是这里。

 

“当然,三个月前,我与驻守药山的士兵们便开工了,就在你们浴血奋战的时候。

 

“苦于不能与你们并肩,可我们在后防总得为你们做些事。

 

“虽然无法完全恢复原貌,可这已经是我能够回忆起来的全部。接下来的收尾工作,还要由师父来指导。

 

“待这里的修缮完工,我们便将英杰他们从杭州接回来。如果你觉得杭州更适合生活,我们便将这宅子留给英杰,你随我去杭州,我们在兴欣边上再置办一套私宅。

 

“我知道师父会时常安慰自己说,虽然微草堂的宅子毁得彻底,但只要你跟英杰他们都还活着,微草堂便永远都不会倒。但我还是觉得,微草堂是我们的根,它有着我们的回忆,连着我们的血脉,无法割舍。我不舍得它就这样消失,因此,我重建了个微草堂,把它送还给你。师父,您还满意吗?”

 

王杰希仍然不语,身体却微微地抽搐。

 

乔一帆轻轻抚弄着他的背,想使他镇定下来,却忽然觉得耳边一阵发凉——他的衣领不知何时已被泪水濡湿了一大片。

 

乔一帆狠狠地吸了口气,眼眶也渐渐泛红。

 

 

 

“师父,你看,匾额上微草堂三个字是我写的。好看吗?”

 

“嗯。”

 

“你多少也看一眼啊……”

 

“……不好看。”

 

“……”

 

“杭州新宅的匾额,我来写。”

 

“那当然好……等等!杭州!?师父?!你是说……”

 

“我决定随你去杭州,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么?”

 

“……不,徒儿只是一时太过激动。”

 

“既然是我们的家,名字要好好起,匾额也要好好写才是。”

 

“那是自然,想必师父心中已有主意。”

 

“你我各取一字,即可为名——

 

 

 

“是为‘寸草’。”

 

 

 

 

 

 

THE END

 

 


够圆满啦,没番外~

一年前的梗,终于在小乔生日这一天杀完了!

感谢小伙伴们喜欢这个故事!感谢大家及时的催文和鞭策给我填坑的动力!也感谢大家忍受我的渣文笔和月更的手速!(最后一更了求评求小手求红心儿!QWQ潜水的小伙伴你们还好吗QWQ )

这个狗血的故事虽然结束了,但乔王这个CP还有超多萌点没有被挖掘!小伙伴们,约吗?!

欢迎加入乔王小火炉群~305228787

 

 

 

 

 

 


评论(28)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