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尾声1)


先放一部分,我儿生日那天再放剩下的~



尾声1

 

 

三个月后。

 

 

乔一帆独自走在京城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他的伤口已完全愈合。当初骇人的血窟窿如今只剩下一道深色的疤痕。

 

据轮回的方明华大夫描述,他的伤口虽深却未伤及脏器,说明邱非还是颇为手下留情的。可即使这样,在当时驻地的医疗条件下,他还是血流成河差点一命呜呼。虽然他自己不以为意,可这伤疤看起来怪吓人的,若是被王杰希看到,不知会气成什么样。乔一帆一想到这,心里便不停打鼓。这可怎么办呢?答应他会好好地保护自己,还是食言了。若是告诉他这伤疤换来的是攻城之战的大捷,带着他看看这改朝换代百业待兴的繁荣景象,他说不定会稍微原谅自己一点呢?

 

让他颇为郁闷的是,整件事其实是邱非的责任,他却得一个人顶锅,不然王杰希跟邱非的梁子可算是越结越大了。这于王杰希和他来说没有一点好处,他们之前的努力也会前功尽弃。


因为如今,邱非的身份可不一样了。

 

攻城一役后,陶轩退位,以叶修为首的起义联军立邱非为帝。史称新嘉世。

 

新朝建立后,平定周边叛乱,改革旧制,任命新臣,重审冤案,释放人质……新皇帝邱非也是足足忙了三个月,才让局势稳定下来,也才得了空,宣旨在宫中设宴,召集他们这些有功之臣前来赴宴。

 

而在这三个月里,乔一帆一边养伤,一边协助邱非镇压叛乱稳定药山关卡,还要一边组织药山镇的重建,忙得头昏眼花。直到这道进京赴宴的圣旨砸到他的头上,他这位攻城一役的主谋才歇了口气,第一次踏进了新嘉世的皇宫。

 

虽然皇宫他曾来去多次,可这是他第一次不是以通缉犯的身份进宫,第一次光明正大的,挺直了腰板进宫。乔一帆不由心生欢喜,顿时脚底生风。

 

可进了皇帝设宴的御花园,乔一帆便高兴不起来了——隔老远便闻见了浓浓的酒气,喧哗声,兵器声,打斗声不绝于耳。

 

这哪里是御宴,分明是变相的武林大会!

 

乔一帆不由同情起邱非来,想他必是考虑到这帮“草莽”的脾气,才取消了正式的殿上封赏,而是专门安排个私下的宴席邀请他们,没有那么多规矩。可邱非还是低估了他们的战斗力,这些人大多在战场上没打过瘾,差点把御花园掀翻了天。

 

“小乔兄弟!来晚了!罚酒罚酒!”

 

兴欣的魏琛喝得眼睛都红了,举着酒壶吆喝着,这边还不忘招呼着给正在观战的新皇上满上一杯。

 

“小乔身上有伤,你就莫难为他了。”苏沐秋在一边解围。

 

魏琛眼神鄙视,“身上有伤?老子脑袋差点开花!不是照样喝?你还是不是爷们?!是爷们就干了!”

 

乔一帆面露难色,还是不想让魏琛下不来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是条汉子!”魏琛赞叹,总算是饶过了乔一帆,随即又给自己满上一杯,眼神瞄向了叶修,“我说老叶啊,你跟咱小苏相好也有些时日了,咱择日不如撞日,今个大喜的日子,有皇帝做个见证,就把事儿办了吧!”

 

众人起哄,“是啊,在一起,在一起!”

 

叶修皮笑肉不笑地端着酒杯站起来,“各位瞎喊什么呐,我俩在一起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倒是在座某些人,啊,也没个谱,一天天的,愁人呐。”

 

“叶修你个不要脸的!你在说谁?!”魏琛没想到引火烧身,差点把酒泼到他身上。

 

周围闹闹哄哄的,乔一帆借着酒劲,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转眼便见叶修偷偷地换走了苏沐秋面前的酒杯。“你别喝了,我来。”苏沐秋回以笑脸,满是幸福。

 

真好啊。乔一帆心想。苦尽甘来。

 

如果他也在,就好了。乔一帆口中泛苦涩,摸到酒壶,给自己斟上一杯。

 

他现在在做什么呢?新朝建立的事应该已经传到杭州了,想必正在与英杰商讨微草堂的未来吧。乔一帆眼神有些发直,捧起酒杯,一饮而尽。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自己拼死拼活,为的不就是给他这样的生活么?乔一帆又给自己满上一杯。

 

虽然他现在很安全,还是想他在身边啊……

 

王杰希……我很想你……

 

 

 

叶修注意到的时候,乔一帆已经醉得趴在桌子上起不来了,手里还握着酒壶不放,正要往嘴里灌,被叶修一把按住。

 

“唉,小乔你听我说,”叶修劝道,“有些事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坏。”

 

乔一帆打了个酒嗝,“我……我知道。”

 

“不不你不知道。”叶修说,“有很多事你不知道。”

 

乔一帆抬眼看他,一脸的落寞,“比如呢?”

 

“比如哇,你不知道今天喝的酒是寒潭香,藏酒的地方在楼大人府邸的义斩堂。”

 

“……”

 

叶修继续道,“你也不知道它旁边有座假山,你绕过去的那间房里会看到谁。”

 

乔一帆猛然抬眼望着叶修。

 

叶修挥挥手,“去吧去吧,他也想见你呢。我第一次看见王大眼那个表情,瘆得我呀。”

 

乔一帆飞也似的,众目睽睽之下跑出了御花园。

 

“有什么好看的?喝酒喝酒!”叶修神色得意,继续跟大家喝酒斗嘴。

 

 

==================================

 

 

王杰希当然也收到了请柬,可他直接在圣旨上提笔写了“不去”两个字,塞进目瞪口呆的宫人怀里,让他带回去复命。

 

邱非气得眉毛直跳却也无可奈何,谁让他捅伤了人家的宝贝徒弟呢。可他在王杰希身上吃的亏又如何清算呢?邱非一想到此也是窝火至极。既然相看两厌,他不来赴宴也罢,便当做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但邱非也不想亏待他,在给他的封赏清单上列了长长一串,又追加了两道圣旨,允许他不来赴宴,但务必接受封赏,以此来试图缓和二人关系。

 

其实王杰希对邱非有气是一方面,但他不去赴宴并非针对邱非——光是一想到要跟这些武林人士一起大口喝酒胡吃海塞,王杰希的胃里便开始闹腾个不停。再加上前阵子伤了肺,吃不下一丁点刺激性的食物,整个人清瘦得仿佛风一吹就会摇晃。他休养身体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

 

何况他身体已成这样,又怎会在明知乔一帆会来赴宴的情况下与他相见。从他替他进宫盗药的那一刻起,他便是瞒着乔一帆的,一瞒竟瞒了三个月。就连王杰希得知他重伤而匆忙赶去药山,也没来得及等到他醒来便马不停蹄地赶回了京城。而后参与攻城之战,救治伤员,又为新朝的建立奔波劳碌,这一晃三个月过去,他竟也没有机会回到药山看他一眼。就算王杰希想他,担心他,若是就这么在宴席上撞见,王杰希还真没想好该如何解释,如何面对。

 

想念归想念,其实王杰希心里也憋足一股火。乔一帆口口声声跟他保证,没了内力便不会硬来,一定会保护好自己。可结果呢?赤手空拳地拦截嘉世大将军这种自杀一般的行为他也做得出来!若不是他及时赶到,乔一帆已经差不多快咽气了!

 

所以若是往后真的被他撞个正着,乔一帆也没什么立场埋怨他的隐瞒,他们两个人其实是半斤对八两。

 

既然已经天下太平,相见何需急于一时?

 

王杰希想到此,便放宽了心,早早沐浴完毕,熄灯上榻。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

 

想来是传他去御花园受封的宫人。王杰希无力地坐起。

 

“劳驾告诉邱非,我身体不适,就不去了。随他怎么赏,我的那份给乔一帆就好。”王杰希隔着门喊。

 

“咚咚咚。”

 

“……不去。”王杰希没了好气。

 

“咚咚咚。”来人仍然坚持不懈。

 

王杰希无奈,翻身下床,一把推开门,“有完没完……你!”

 

话还没说完,身体便撞进了一个满是酒气的怀抱。

 

王杰希仿佛被那酒气熏得浑身麻木掉,脑子空白了片刻,四肢僵硬言语不能,就这么直挺挺地被紧箍着,身体间不留一丝缝隙。那人醉得不轻,下手有些不知轻重,力大得仿佛要把他的骨头都揉碎在怀里。

 

 

 

“师父……我好想你……”

 

 

 

TBC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并没有链接,别打我



感谢我的名誉想梗人 @一棵桉树 ,一年前她让我有了寸草的初步设想,一年后多亏她帮我挖出了结局的脑洞,才终止了我的卡文生涯……不造说什么好,文中很多对话都是出自我们的聊天记录,算是致敬吧!


感谢一直追文的姑娘们的陪伴和支持~还剩一更了哟!=3=



评论(18)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