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46-47)




两章一起发,尾声在小乔生日当天放出~





46

 

 

“是你?”

 

邱非做梦也没有想到,竟会在这里遇见叶修。

 

那些关于兴欣镖局的君莫笑就是叶秋的流言蜚语,这些年来传得沸沸扬扬。宫里也不例外,随着兴欣的日益壮大,陶轩简直如坐针毡,几乎时不时地就派人去杭州明里捣乱暗里调查,调查回来的结果无一不指向这个嫌疑,可又无一人有确凿证据。

 

兴欣表面看起来就是一个传统镖局,成立之初便由地方官府盖章认定过,查得到的走镖记录上也是干干净净,当然那些见不得光的记录肯定会被销毁。追查不到违逆朝廷意图造反的记录,便无法定兴欣的罪。陶轩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皇帝咬定你造反,就算你并无反心也必死无疑。

 

可是兴欣之所以一直以来安然无恙,有大半的功劳要归于邱非。因为在几乎所有人都默认君莫笑就是叶秋,兴欣要屯兵造反这个事实的同时,只有邱非不信。

 

自邱父沙场捐躯后,是叶秋将他接到自己府上,关心他冷暖,授他武功,还时不时地带到战场历练。直到五年后邱非首战告捷,在朝廷上站稳了脚跟,才自此搬出了叶府。

 

他可是得到过叶秋言传身教的人。叶秋之于他,不仅仅是他的师父,养父,更是他的信仰。打小跟着叶秋在战场上跌怕滚打,亲眼目睹了叶秋是如何帮助陶轩打下了这片江山,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叶秋对嘉世的忠诚。

 

叶秋会造反?他完全不信。就算当年叶秋突然称病告假,还神不知鬼不觉地拐走一个前朝质子,除了说明叶秋当年被感情冲昏了头脑,并没有也不会对嘉世的统治造成任何威胁。朝廷在官面上也从未表示过对叶秋追杀到底的意思,只是对外宣称叶秋武力衰退,已无力再战,辞官退隐江湖。对于这样一位大功臣,大家的态度都颇为大度,心照不宣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隐居山林闲云野鹤。

 

邱非除了对他武功衰退的遗憾,更多的是对他的思念和祝福。

 

直到兴欣的动静越来越大,弹劾兴欣勾结武林门派,私制贩卖武器,交易稀世珍品等等的折子层出不穷……邱非表面依旧,没有人知道他的痛苦和纠结。

 

那个他以为忠于嘉世的师父,居然真的在嘉世宽容地对待他掳走质子的情况下,以这样的方式回敬嘉世?是他背叛了嘉世而出走,现在还想推翻嘉世的统治?

 

原来他的武功衰退并未使他的野心止步于此,而是利用前朝质子的能力下了一盘大棋!用杀伤力极强的火器瞄准了嘉世!

 

邱非对叶秋的信仰在一点点地崩塌着。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有探子称君莫笑不是叶秋,而是个叫叶修的人。邱非很高兴,仿佛再一次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坚守着这么一点点的信念,就算得知兴欣协同众武林门派一举进攻嘉世,就算与挚友乔一帆决裂,他仍然相信着叶秋。

 

此时此刻,叶秋就在他的面前,与他的心头之患王杰希为伍,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跟他打招呼……邱非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彻底崩溃了。

 

可真正面临国破家亡之时,邱非心中更多的是愤怒,被欺骗的感觉尤为强烈。

 

对方好像还说了一句什么,他没有听到,只感觉怒火即将冲破经脉,他抡起长矛便冲了上去。

 

叶修刚刚用千机伞在王杰希周围画了个圈,布下暗阵保护,转眼便见邱非杀到了眼前。

 

“这么着急?”叶修怔了怔,忙变换出千机伞的矛形态一挡,两柄战矛交错在了一起,火花四溅。邱非身形一转,一记落花掌便冲叶修推了过来。

 

叶修当即闪身躲过,还以一记天击。

 

眼看落花掌被躲过,邱非立即收手,单手握住矛杆使它挑向别处,躲过了这一记天击。

 

短短几招竟是打得人眼花缭乱,除了迸发的火花和剑气,二人的动作竟快得幻于无形。御林军还未来得及为他们大将军率先发动而叫好,便被这一系列招式晃得目瞪口呆,竟然忘记了他们的职责是围攻叶修。可现在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围”而不能“攻”,因为他们无法在这样快速的攻击下保证不误伤到邱非。

 

“这段时间进步不小啊!”叶修不由赞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化解他的招式,还能同时出招的人他至今也没碰见几个。看来这些年这孩子的成长不小,被嘉世尊为大将军也是实至名归。做为他的师父的叶修倒是欣慰得很。

 

“承蒙赐教,不胜感激!”邱非咬牙切齿道。

 

叶修心中苦笑,这孩子看来对他怨念不小。当年他什么都没说便甩手走人,而嘉世对他和苏沐秋的追杀都是暗中进行,一直把邱非蒙在鼓里,为的就是这一天看他们两人反目吧。

 

叶修想通了这一点,招式便也没有先前那般咄咄逼人,而是使用招架的方式多于进攻。依靠灵活的走位,引导他击出精彩的连击,同时再一一化解。邱非用连突回击他的天击,叶修转身便矛尖一挑,反手用龙牙将邱非挑上天。

 

“看到我用龙牙为何不中断连击?以你的反应是完全可以化解的,你还是太心急了,因此对我出招的预测判断不够准确。”

 

邱非猛地一怔,确实是这样!自己刚刚真是太着急了,恨不能分分钟一招一式置他于死地。

 

“啰嗦!”

 

邱非在空中转手将战矛冲下刺去,打断了叶修的连击,挥起一掌即将拍过的时候,却不见了叶修的踪影。

 

遮影步!

 

邱非寻找叶修之时吃了叶修两次攻击,在第二次攻击的时候终于已退为进,一记霸碎向后扫出,终于中断了叶修的攻击。

 

“不错嘛,小时候被我玩得团团转,现在第二击就找到方向啦?”

 

不提小时候还好,现在一想到这身功夫是这个人教出来的,邱非便像发疯一般,想要将自己身上的武艺全数奉还到这个人身上。

 

叶修却还是有条不紊地,施放个招数后变换个站位,引诱邱非前来攻击,却又可以立即闪躲开并同时再施放另一个技能。就像放风筝一般,把邱非以及他的御林军吊着攻击了有半个时辰。

 

邱非体力再好也有底限,此时的他早已精疲力尽,却由于对手的出离强大而一而再地挑战自己的极限。

 

叶秋因武功衰退告病辞官?简直一派胡言!他的武功不仅没有衰退,反而还进步了,进步的幅度甚至远超于自己!因为以他的水准已无法衡量叶秋现在的实力。最可怕的一点是,邱非注意到他一直以来只是用那闻名江湖的千机伞的战矛形态与自己周旋,如果应用到这伞的所有形态甚至暗藏的火器,功力不知会提升多少倍,而自己此时怕是不知道死多少遍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邱非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为什么?叶秋为什么只用战矛形态放风筝?是在羞辱他吗?既然武功并未衰退,既然要造反,为何不一刀杀了他,反而不知疲累地与他酣战了半个时辰?

 

一个愣神,邱非被一发龙牙挑翻,飞出数十丈远,狠狠地砸向地面。

 

“连击次数数漏了,所以才会被我逮到破绽。还要继续修炼啊。”

 

每次的疏漏都会被指出,邱非恍惚中几乎要点头。原来是这样,原来招数还可以这样出,原来招数这样衔接会被对手破解。

 

他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要碎了。可这一场竟让他觉得酣畅淋漓,有多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邱非眼前仿佛浮现了还是孩童的自己,在叶府被叶秋手把手教着使用战矛的情景。

 

无数次午夜梦回的情境在这半个时辰里一一重合。

 

叶秋一点都没变。他没有背叛嘉世,也没有造反之心,他自始至终都是他尊敬的信赖的师父。这半个时辰的你来我往,解开了自己多少心结,又凝结了师父多少心血?

 

可是,他现在确确实实以君莫笑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坐实了乱臣贼子的罪名!难道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么?邱非头脑一时间混乱无比。

 

御林军围了上来,想要保护已战到脱力倒地的大将军,却发现此时的“刺客”和他的同党早已不见踪影。

 

“大将军!追不追!?”

 

追不追?

 

邱非直起身,无力地抬起胳膊,挡住了刺眼的阳光。“没用的,你们追不上他……”

 

就算追上了,又有何意义?

 

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刺客,那是叶秋,是他的师父,是他拼尽全力进攻下还在悉心指导他的师父……

 

“大将军!您要做什么?!”

 

邱非直直地,向宫门的方向走去。“你们别跟着我,保护皇上要紧。”

 

他决心要问个清楚。之前他没有问过,是因为他完全相信自己的判断。可是无论是怎样的流言蜚语,叶秋却从未解释过。这若干年中,嘉世负了叶秋多少?叶秋又背负了多少莫须有的罪名?

 

就算江山易主改朝换代已是大势所趋,他也要搞清楚,这江山,究竟是失在谁的手上!

 

 


 

 

47

 

傍晚时分,各武林门派相继到达。


乔一帆与苏沐秋有条不紊地安排他们在药山驻地短暂安置。忙活到大半夜,可算是全部安排妥当,乔一帆与轮回继续镇守药山,而苏沐秋带着其他门派趁夜进京,与身在楼员外府邸的叶修会合。

 

药山驻地一下子冷清了下来,乔一帆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苏沐秋之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向他解释叶修之所以留他在药山是出于对大局的考虑,以他现在的武力,进京攻城并非上策,而凭借他出色的谋略和大局观,镇守后防才能让他们在前方安心备战。

 

可说到底还是师父担心自己丧失内力而会在战场失手吧,乔一帆闷闷地想。虽然知道这是叶修出于对他的保护,而且乔一帆自己也承认这个安排合情合理,但只要一想到其他人在前方浴血,自己却在后防无所事事,他还是略有不甘。

 

不过不甘归不甘,他还是积极努力地去做好分内的事,因为他此时非常的安心——在他的安排下,王杰希已经安全去了杭州。有老板娘陈果的接济和微草堂的陪伴,他便再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这些时日的相处,让他仿佛置身梦里。他并非缺乏自信,只是在他心中,师父就像神仙一般,连他每每肖想起来都觉得是一种亵渎。十年来,他爱得小心翼翼,爱得近乎卑微,他不敢奢望这份感情有得见天日的一天,只求可以留在他的身边,每天能看他一眼。可后来就连这也变成了一种奢求。他被逐出师门,伤得体无完肤,只好暗暗将那份支离破碎的感情藏在心底,浴血重生。可当再无瓜葛的两个人再次见面的时候,他的认知在一点点地颠覆。王杰希的爱无声无息,在乔一帆后知后觉感悟之时,才发现他的爱已渗透到他生命的每个角落,用情之深无法衡量,也无力究其原由。

 

是神仙总要下凡渡劫,而这个劫恰好是他。乔一帆只能这样解释。

 

这个他痴心妄想了十年的神仙将他的全部交付了自己,乔一帆在慌乱和狂喜过后,更是坚定了他十年前立下的,保护师父一辈子的决心。想到自己在为他们的未来而打拼,即使暂时分离,也并不会使乔一帆太难过。

 

可他的冷静终究挡不住汹涌的想念,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

 

乔一帆在帐子里总也睡不踏实,他怀里好像还留有王杰希的温度,还可以嗅到他好闻的气息,眼前也仿佛浮现起那总是表情淡漠的脸颊上泛起的隐隐红晕。他的理智,他的冷静,他置身事外的跳脱,看在别人眼里是薄情,是僵硬,是不留情面,可在乔一帆眼中,却还是一如当年那般动人心魄,还有一点莫名的让人心疼。

 

乔一帆再也睡不下去了,一骨碌爬起身,走出了帐子。

 

抬头仰望,夜色如墨,月色皎洁。不知王杰希此时身在何处,不知他是否与自己同望一片夜空,千里共婵娟。

 

乔一帆漫无目的地在药山穿梭,鬼使神差地,竟踏上了熟悉的小径,当他清醒过来时,已然站在微草堂的地界。

 

他的脚下,便是已夷为废墟的微草堂。

 

黯淡的月光下,片片瓦砾上度着一层灰蒙蒙的光,在这个漆黑的夜里显得尤为凄凉。

 

乔一帆蹲下来,拾起一片片碎瓦,心中一阵绞痛,痛得呼吸困难。

 

他似乎可以想象王杰希看到这片废墟时的那种绝望——连他这个知情人看到此情此景都痛彻心扉,何况是将自己二十多年全部心血都倾注于此的王杰希!

 

悲痛过度以致精神崩溃的王杰希,他此生不愿再看到第二次。

 

乔一帆徒手刨出些相对完整的石块,将它们一块块垒在一起。不知不觉几个时辰过去,乔一帆竟垒出了一堵两丈见长的围墙。如果不仔细看,还当真像极了微草堂旧时的围墙。

 

乔一帆拍拍手坐在地上,欣赏了一会围墙,不由露出傻傻的笑容。

 

直坐到天色由漆黑变成深蓝,东方露出了一抹淡淡的鱼肚白,乔一帆才起身回驻地。

 

忽然间,身后传来一阵细微的沙沙声,细微到仿佛是尖刀划破空气的声音,若不是像乔一帆这样常年习武之人,绝不会有如此敏锐的感官。

 

乔一帆即使没了内力,敏锐性还是不减分毫。他毫不犹豫地一闪身,便见一柄闪着银光的长矛从耳边擦过,垂直扎入地面。

 

乔一帆转身望去,不由大惊。

 

——是邱非!

 

乔一帆警惕地望了眼他身后,发现邱非只是只身前来,但他也无法确定周围是否有埋伏。

 

此时的邱非瞪着一双熬红的双眼站在他面前,也似彻夜未眠。

 

而乔一帆不仅彻夜未眠,还赤手空拳,内力尽失。若此时与邱非碰硬,他绝不是对手!何况邱非极有可能有备而来,趁着破晓时分,药山防守最为松懈的时候突破防御。

 

幸好大部队早已转移至京城!如今的药山只有轮回和他乔一帆而已。乔一帆侥幸地想,随即又觉不对,既然叶修他们的大部队已进城,攻城之战随时可能打响,邱非为何在这个时候弃皇宫于不顾,带领着御林军攻打药山?

 

乔一帆几秒之内脑中闪过无数念头,却百思不得其解。但毫无疑问的是,他必须在此拦截邱非以及隐藏的御林军,能拖多久拖多久,直到太阳升起,药山的防御恢复。

 

好不容易筑起的围墙又要被毁掉了。乔一帆暗自叹了口气,摆出了应战的姿势。

 

 

“叶秋呢?”邱非问。

 

乔一帆一愣。

 

他知道了?叶秋便是叶修,也就是江湖闻名的君莫笑。他如何得知?难道两人已见过面了?

 

“我师父不在这里。”乔一帆实话实说。

 

邱非听闻“我师父”,也是愣了一下,随即喝道:“这是你们叛……兴欣的大本营,他不在这里又在哪里?!”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乔一帆实在不是有意挑衅,只是他不明白邱非为何问出这种摆明了得不到答案的问题,大概是跟他一样,脑子困得不清醒了罢。

 

“挡我者,无论是谁,都得死!”邱非怒不可遏,挥起长矛便向乔一帆刺去。

 

乔一帆身上没有武器,他能做的只有尽力躲闪。若在平时,他与邱非的武功不相上下,邱非的近身攻击力强,可乔一帆鬼阵剑法强大的控场能力却也是邱非不可企及。可在内力尽失的情况下,即使是防御也变得吃力起来,何况是被激怒到红眼的邱非,出招毫无章法,根本无法预测!

 

转眼间,乔一帆身上已吃下无数攻击,浑身上下伤口遍布,竟无一处完好。他咬紧牙关,就算抵上这条命,也不能让他带兵突袭药山,不能透露叶修所在!

 

可是,如果自己就这么死了,王杰希……

 

恍惚中,只听“噗”的一声,乔一帆的胸前闪起一片血光——邱非的长矛已深深地刺了进去!

 


师父,我好像,食言了……许你的安宁之地,只有来世兑现……


乔一帆双手扶着刺进胸膛的长矛,缓缓地倒在地上,胸口血流不止。

 

意识即将模糊之时,他突然感到有人在按压自己的胸口,还将自己的外衣扯下撕成条,胡乱地缠绕在伤口处。

 

他努力地睁开眼,眼前是邱非表情慌乱的脸。

 

“你为何不躲开?!”邱非大声质问道,声音里满是懊恼。他只是急着想要找叶秋问个明白,对于阻拦他的人绝不手软,可他没有想到乔一帆竟毫无还手之力!他并非想要他的命啊!

 

乔一帆缓缓地笑了,“我……躲不开啊……”

 

“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身在嘉世,却不知道嘉世有种毒药……叫做冥僵的么?”

 

“你是说……你中了冥僵?那个无药可解的寒毒?”邱非大惊。

 

乔一帆努力地点了点头,“我被冥僵寒毒折磨了五年,但我很幸运,有个救我性命授我武艺抵制寒毒的师父,还有个不惜舍命为我炼制解药的师父……如今我已服下解药,而代价便是丧失内力……”

 

“所以你才无法与我抗衡。”邱非了然。“你做了什么?嘉世为何要加害于你?”

 

乔一帆心道既然命不久矣,替叶修把真相告知天下又能如何?“因为我救了当时被朝廷迫害追杀的叶修师父和苏公子。”

 

“你说什么?!”邱非如遭雷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乔一帆轻叹了口气,“朝廷忌惮苏公子制造火器的能力,给苏公子下了冥僵寒毒加以控制,叶修师父为保护爱人带着他双双离宫。可朝廷对外宣称叶修师父告病隐退,实则暗中追杀了近两年。师父与苏公子走投无路,躲进药山,靠我每月给他们送药维持苏公子的生命。可最终却还是被朝廷发现,我不愿牵连微草堂,便随叶修师父辗转到了杭州,成立了兴欣镖局……此后的事,你都知道了。”

 

邱非怔怔地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精彩至极,对叶秋这些年来背叛的释怀,对嘉世所作所为的不齿,对叶苏二人这些年来遭遇的同情……统统汇集在一起。他已经不需要去找叶修问清,其实早在二人过招的那半个时辰,叶秋已经把一切该说的都说了。他还是那个斗神,不论遭遇何种对待,仍然坚持着习武之人的精神。而对他这个曾经的徒弟,还是全力以赴的教导。哪怕即将在战场上拼个你死我活,也还是像以前一样帮助着他。

 

邱非心中对叶秋已经没有了疑惑,甚至感到了振奋。可与此同时,嘉世王朝在他心中不断崩塌,那毕竟是他效忠了十年的嘉世啊……

 

乔一帆颇为同情地看着他,知道他需要时间去消化这些信息,可是他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邱非,我死之后,请帮我告诉王杰希,我爱他,让他好好替我活下去……”

 

“你不会死!”邱非这才回过神来,抱起乔一帆像药山驻地走去。“我不会让你死。你是我的朋友,永远都是。”

 

 

=========================================

 

 

“报!”

 

轮回的信使站在门外,带着一封从药山而来的密信。

 

叶修此时在伤兵营中看王杰希医治伤兵,接到线报也是一愣。“哎,我猜是你徒弟,这么快便有了动作。”

 

王杰希直直地注视着叶修手里的密信。

 

叶修拗不过他的眼神,“好好好,给你看。”说罢在王杰希面前展开信纸。

 

 

“邱非已在我军控制之下,此为最佳作战时机,建议攻城。——灰”

 

 

叶修笑了笑,把信搁在烛火上燃成了灰。“这小子,这么快便把邱非策反了。”

 

王杰希却目光一滞,冲信使问道:“这不是一帆的笔迹。他怎么了?”

 

轮回信使支吾道,“这封信确实是方明华大人代笔,因为当时一寸灰少侠受了重伤,无法执笔,口述过后便昏迷不醒了。”

 

叶修心里一惊,不由转头去看王杰希,只见他紧咬下唇面色铁灰,呼吸难以抑制地急促了起来。叶修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示意他镇定下来。

 

“怎么回事?”

 

“我们也不知发生何事,今日清晨便见邱大将军将一寸灰少侠送到营地,经过方明华大夫全力医治,已无生命危险,但由于失血过多还是昏迷不醒。想必是与邱大将军进行了一场恶战。少侠昏迷之前让我务必将这封密信带到。”

 

“他还说了什么?”

 

信使尴尬地挠头,“少侠还交代,不能将他受伤的事情告诉您。可方大夫说,驻地药材紧缺,若没有有效的止血药,少侠的情况还是相当危险。因此托我这次来带些药材回去……我是轮回的人,肯定是听从方大人的吩咐……”

 

王杰希“嗖”地站起身,一言不发地搜罗起了药材,手指像不停使唤似的将药材碰洒了一地。

 

“你冷静点。”叶修握住他的手腕,“我派人跟你一起。”

 

“不用了,我去去就来。”王杰希颤声道,“攻城之战开始之前,我一定会回来。”

 

 


TBC



硬盘里已经完结了呜呜呜呜呜好舍不得他们两个QWQ

 




评论(11)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