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44)


卡死我算了!QWQ






44

 

张佳乐算是乔王二人的老相识了。不仅因武林大会与王杰希结识,还曾与兴欣合作出镖,购置过火器,因此与乔一帆也谈得上交情。

 

当年的百花曾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门派,二位谷主张佳乐和孙哲平的繁华血景剑法便是连叶修都难以招架。可就在陶轩血洗武林之时,左手中了寒毒的孙哲平为了防止寒毒蔓延,毅然断腕,从此归隐江湖。张佳乐独自一人支撑下的百花谷并没有因此没落,依然在武林中占有一席之地,但百花对嘉王朝的仇恨却一刻也没有终止过。得知叶修终于向嘉世发动总攻之时,张佳乐毫不犹豫地率领百花进京参战。

 

与这样的高手同行,确实让乔王二人放下心来。一路上再没遇见嘉世援兵,颇为太平地进入了轮回所驻的药山镇。

 

而此时的药山镇已成为了这只联盟军的驻地,热闹非凡。兴欣,霸图和烟雨虽比百花早了一步,也是在同一天到达。距离较远的蓝雨,雷霆和虚空等门派则正在前往的路上。

 

所有这些武林门派中,兴欣的规模是最小的,可各门派的盟主掌门都不约而同地守在驻地,等候叶修的调遣。

 

兴欣的人马没到多久,叶修正忙着带领包子等人安营扎寨,便瞧见乔一帆和王杰希走了过来。

 

“哟,居然是你们。王大眼你不是跟着微草堂去杭州了么?”叶修虽然也跟张佳乐一样惊叹,表情上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哦,嫁鸡随鸡嫁狗……咳,不是,你们懂的,啊。”

 

“……”

 

“……”

 

“你们来得正好,大眼你先跟周泽楷去看看轮回的伤员情况,小乔随我来。”

 

乔王二人对视一眼,乔一帆眼中满是担忧,这么多天来两人奔波劳碌,风餐露宿的,这一到目的地便马不停蹄地被指派任务,不知王杰希能否吃得消。却见王杰希神色淡然地冲他点点头,转身跟着周泽楷走了,乔一帆才放下心来,随叶修而去。

 

“恭喜啊!”

 

乔一帆明知道会被狠狠调侃,还是面皮薄,臊得脸通红。而且叶修居然连问都不问便直接“恭喜”,有这么明显?“咳,谢师父。您……看得出来?”

 

“呵,且不说你们俩含情脉脉的眼神连瞎子都看得出来,就凭他放着杭州不去,跟着你出生入死这一点,我还用得着问?”叶修说,“不过你居然会同意他跟着你进京。他这一路定是吃了不少苦头,你舍得?”

 

“我自是舍不得的,可是师父执意如此,是因为……”乔一帆咬咬牙道,“我目前内力尽失,师父他不放心我一个人进京。”

 

“哦?”叶修倒是完全没有料到这一点,不得不说这有些扰乱他的计划。

 

于是乔一帆便将来龙去脉,包括五年中王杰希如何在陶轩眼皮子底下炼成解药的事一股脑告诉了叶修。听得叶修都不由得连连感叹,早知道王杰希对他徒儿有情,却不知竟是如此深沉,如此的倾尽所有。这么沉重的爱,除了付出相当代价的乔一帆,也没人能够承受得起。

 

“那你们如今意下如何?一个没武功,一个没内力,留在京城的危险不消我说,你们都清楚。”

 

“我自然是要参战的。虽然没了内力,只凭功夫也可以一当十。无论进攻亦或防守,全听师父安排!至于王杰希……我私心当然是希望他平安,离战场越远越好。可他说过,进京之后,是去是留全凭您调遣,就算是遣回杭州,他也会照办。因此……”

 

叶修心领神会,也不说破,点点头道,“明白了,放心吧。”

 

乔一帆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谢师父!如果有需要他的任务,我会尽全力替他完成。”

 

叶修仍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耸了耸肩。“若说到他的用处……大眼虽然没有武力,但他的医术倒是无可取替。”

 

乔一帆心知自己的要求并不在理,只好小声道,“救治伤兵我也在行,这些都是徒儿打小修习过的,最基本的医术。”

 

“不,我并没有想要留他参战的意思,”叶修看出他的顾虑,连忙撇清。“现在的问题不在于谁来医,而在于药材紧缺。采用新式火器确实使嘉世伤亡惨重,我方也未曾减免。而且嘉世已降的伤兵我们也不能不管。可微草堂被炸掉,现在仅有京城楼大人府邸的药草库存勉强支撑,不仅维持不了伤员的用度,想要营救出各门派的人质们更是不够,仅凭楼大人在京城暗中筹集接应也是有心无力。”

 

“药山……”乔一帆刚开口,便意识到不对。现在的药山做为南方嘉世驻军的通道,已是兵家必争之地,怎可随意进山采药。

 

叶修点点头,“最高效的法子,便是依赖于珍稀药材,用量少起效快。现今京城最大的珍稀药材库仅仅剩下太医院,明日你便随我去一趟,你只要辨认出其中的珍稀药材并偷运出来即可,我给你打掩护。”

 

“徒儿领命!”乔一帆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忽而转念一想,不由惊出一身冷汗。若他没有同叶修事先打好招呼,这私闯皇宫打劫太医院的任务岂不是会落在王杰希的头上?他再一次坚定了要送王杰希去杭州的决心。

 

 


 

乔一帆再次见到王杰希已是傍晚时分,赶上驻军正在放饭,虽然清汤寡水的,在乔一帆看来却是十分称心。王杰希本吃不得油腻,这些日子跟着他吃遍野味,正好需要粗粮淡饭解解腻,便过去替他领了一份。

 

当家们的伙食要好上一等,王杰希却是吃不下的,饭也不领便早早进帐歇息。看到乔一帆端着碗清粥掀帘进来,不由暖心一笑。

 

“你吃吧,我吃不下。”王杰希轻声拒绝,声音有些有气无力。

 

“师父?”乔一帆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把碗放在一边,凑过去扶起王杰希,让他靠在自己怀里。“你是不是胃疾犯了?”

 

用不着王杰希回应,他苍白的脸色和额上渗出的冷汗已经告诉了乔一帆答案。这么多天辛劳奔波居无定所,还要提心吊胆时刻帮他化解危难,连健康的普通人也是承受不住,别说早已患胃疾多年的王杰希了。

 

此时安全抵达目的地的所有喜悦都无法减轻乔一帆的心痛和悔恨。如果不是他的一意孤行,王杰希便不会坚持陪他进京,此时已在杭州城安心休养了吧。

 

乔一帆按捺住愧疚和慌乱,咬咬牙,“我这就去采药。”

 

“回来。”

 

乔一帆满眼担忧和迷茫,却还是停住了脚步。

 

“你现在进山采药,很可能受到嘉世的伏击。药山易守难攻,无论敌我都会想方设法争夺。百花与嘉世那场恶战便是最好的例子。你的内力还未恢复,只身前往只会羊入虎口。还不如,留下来……在我……身边……”王杰希说到这,已是疼痛难忍,无法继续说下去。

 

乔一帆哪里还走得了!赶忙折了回去把他紧紧抱在怀里,颤着声道,“我不走了,不走了!”

 

王杰希歇了口气,才缓缓道,“小病小痛而已,睡一觉便可恢复,实不必大动干戈。”

 

话虽如此,乔一帆哪里忍心看着心爱之人受病痛折磨。他好歹是个大夫,是王杰希带出来的,就算没有药材,最基本的穴道推拿还是懂的。于是他换了个姿势,让王杰希舒舒服服地躺在自己怀里,执起他的手腕,找到穴位揉按起来。

 

王杰希仿若想到了什么,抬起了头。“一帆。”

 

“嗯?”乔一帆愣愣地,看着他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雕花小木盒。

 

“早就承诺过你,要亲自授你针灸之术。可这阴差阳错的,竟迟了五年。”王杰希微笑着,把小木盒放在乔一帆手中。“听叶修说你已经不再晕血,这很好。虽然你已不再习医,针灸这一心病还是要医的。你现在便来为我针灸吧。”

 

乔一帆愕然。若王杰希不提,他都将这件事彻底埋在心底。可如今脑中竟又浮现起那个血腥的夜晚和那绝望无力的感觉,不由立刻抗拒,“师……师父,这可使不得!”

 

王杰希叹了口气,“乔一帆,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若这一关都过不了,你让我如何相信你?如何放心去杭州?”

 

乔一帆一愣,“叶修师父……已经跟你说了?”

 

“嗯,他刚刚找过我。我明早动身,由轮回的孙翔负责送我至沧州,之后我一个人回杭州,他去接应虚空和雷霆。”

 

叶修确实如他所愿,这么快便已安排妥当。乔一帆暗暗呼了口气。

 

王杰希把他这一系列反应看在眼里,眼神玩味,却也不说破。“因此这最后一点时间里,我不想留下遗憾。若你能够克服心病,对我施针,也算是了却我的一个心愿。待我到了杭州,便不会太过牵挂。”

 

乔一帆这才稍稍被说动,深吸一口气,艰难地点了点头。

 

他执起银针,全神贯注地摸索王杰希胳膊上的穴位。反复按压,又得到王杰希眼神的确认,却仍狠不下心来。瞥到王杰希催促的眼神,乔一帆忽然灵机一动,握起他的手腕,虔诚地在穴道周围轻轻舔吻吮吸,直吮到皮肤泛了红。

 

“你在做什么?认真一点。”王杰希不由羞恼,正欲呵斥,却见穴位上面早已立起了一根银针,而他居然毫无察觉。

 

“这样,是不是不会痛了呢……”乔一帆抬起头,略带狡黠地抿嘴一笑。

 

王杰希哭笑不得,他没想到乔一帆居然用这样的方式来分散他的注意力,从而也克服了自己的心病。若是在五年前,怕是要被他一脚踢出门去罢。

 

若是五年前的那个雨夜,乔一帆并没有出门,而是安安稳稳地在微草堂等他前来传道授业,他们的结局会不会有很大不同?

 

 

======================================

 

 

天还未亮,叶修正在帐篷里叼着烟斗吞云吐雾,与苏沐秋商讨作战计划,帐篷的帘子忽然被掀开。

 

看清来人后,叶修甚感诧异。“你不是走了么?又回来做甚?”

 

“你需要我。”

 

叶修口里的烟斗直直地掉下来。“话可不能乱说,哥可是有家室的。”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确切地说,是你们需要我。太医院的药材是我亲自整理的,只有我晓得在哪里。带上我,可以事半功倍。”

 

叶修彻夜未眠,头脑正好混沌,想了一会才明白王杰希的来意。“你这是要替夫从军?”

 

“随你怎么说。他内力尽失,不适合高强度的战斗。我替他去才是万无一失的选择。”

 

“你说你们两个,昨天他来替你,今天你来替他。你们以为私闯皇宫很好玩?”叶修无奈,“小乔铁定不依的啊,你可想清楚。”

 

“那便不要告诉他,让他以为我已经回到微草堂就是了。”

 

“我担心的是我自己,小乔要是知道了,只怕是连我这个师父都不认咯。”叶修表情颇为悲壮地吐了个烟圈儿。

 

 


TBC




大概还有三四章完结的样子wwwwww







评论(16)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