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43)


吃吃素话话家常~







43

 

“师父,你……你可以站起来了?!”

 

乔一帆努力睁开惺忪睡眼,逆着强烈的阳光望向洞口的一抹高挑身影,惊喜不已。

 

王杰希半转过身,表情柔和,忽又想起什么似的,看也不看乔一帆一眼便又背过身去,淡淡地应了个“嗯”。

 

虽不得见他脸上的表情,乔一帆还是从这个冷硬的嗯里听出了一丝羞赧。

 

昨夜回到山洞后,乔一帆为他涂药之时忍不住又要了他一次,而王杰希此时腿部已恢复了知觉,迎合得更加主动。二人仿若没有明天一般的抵死缠绵,留下整个山洞春光旖旎无限。

 

可明天如约到来,激情慢慢消散,初尝情事的二人之间尴尬别扭的气氛却始终无法散去。不仅做为承受一方的王杰希,就连乔一帆,也是心中十分忐忑,捉摸不透他师父此时的心境。

 

“那……我们今日便动身,返回京城?”乔一帆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没话找话。

 

“嗯。”

 

还是简练的一个字。返回京城应战是早就说定了的,简直是废话。乔一帆有些沮丧。

 

“还愣着干什么,走吧。”王杰希望了一眼阳光明媚的洞外景色,向乔一帆走去。

 

刚迈开步子,便觉身下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王杰希腿一弯,就这么摔了下去。

 

“小心!”乔一帆飞身跃起,接住了王杰希下落的身子。

 

“怎么会这样?”乔一帆担心地问,“已经三天了,毒素应该早已排出体外,行走无碍,师父可是有哪里不适?”

 

王杰希一窒,抬头瞪了他一眼便低下头,咬紧了嘴唇。身后那个羞耻的部位传来的疼痛让他此刻又羞又恼,却又无法开口。

 

乔一帆好像明白了什么,也是红了脸,小声道,“抱歉啊师父,昨晚是我太不知节制……”

 

“……”

 

“不过,我记得师父教过,适量的房事不仅可使身心愉悦,还有助于身体健康……”

 

王杰希气结,“该记的你记不住,这些闲言碎语倒是记得清。”

 

乔一帆歪嘴一乐,“我本就不是当大夫的料,能让师父舒服愉悦的事儿才是我该记下的。”

 

“……”

 

“我想要给师父舒服难忘的体验,可还是弄疼了师父……对不起!当时我真的以为师父感觉很舒服,便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道……”

 

“……”

 

“昨晚是第一次不得要领,若是日后勤加练习,想必——”

 

“别说了。”王杰希低声喝道,面色红一阵白一阵,羞恼至极。


 

“……师父,我可以问你个问题么?”

 

“不行。”

 

“……”乔一帆哭笑不得,但他对于王杰希一改昨夜的热情,翻脸就不认人的别扭完全理解和包容,甚至还觉得这般心口不一的王杰希透露着平日里不常看到的可爱。毕竟从师徒到伴侣,关系和角色的转变着实让人很难适应。

 

但乔一帆有的是耐心去让王杰希从身体到心里都彻底接受他。十年执恋,终不负有心人,纵使有五年的空白,仍是历经生死冲破艰难走到了一起。待战争结束,他们真的过上自由宁静的日子,他还有很长的时间去慢慢让他习惯他的陪伴,甚至让他心心念念的微草堂也接受他的存在。

 

 

 

 

虽然下身不适,王杰希还是坚持不让乔一帆背着。于是二人手牵着手,在危机四伏的密林中信步闲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各地被朝廷迫害的武林门派都在暗中发展壮大自己的势力,就算他们都没有夺权称帝的野心,至少也要救出当年被嘉世俘虏的当家们。而叶修师父也并无称帝之意,兴欣在这里只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沐秋哥的新式火器,早已各种形式在不同的武林门派中流传改进,如今时机终于成熟,他们终于要找嘉世复仇,血债血偿了。”

 

“推翻嘉世容易,可报了仇之后呢?他们打算扶植谁来执政?国不可一日无君,既然叶修不想做皇帝,他意将江山还给苏沐秋?”

 

“苏公子志不在此,前朝立储也是另有其人,因此实在谈不上‘还之江山’……”

 

“连皇位都被嫌弃,也是奇了。”王杰希叹道。

 

“此次讨伐,着实事发突然。但既然叶修师父听到轮回出兵的消息便立刻召集所有门派前来,想必是早有预料。他心中应是已有人选。”

 

“那么你呢?”王杰希看向他,话锋一转,“若叶修将你推至风口浪尖,你将如何选择?”

 

“我?”乔一帆一愣,转而失笑。“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有勇有谋,稳重谦和,懂得顾全大局,在江湖上也是名声鹊起。叶修应该对你很是放心才是。”

 

乔一帆吃惊得合不拢嘴,一方面为王杰希竟然在此境况下还能开得出玩笑,另一方面他从未想过原来王杰希眼里的自己竟然已经如此出色。他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才开口道,“叶修师父早就知道,我最大的愿望便是跟你在一起,远离纷扰,归隐人生……应该,不会强人所难……”

 

“罢了。”王杰希不着痕迹地微笑了下,“你莫总拿我做借口。我既然认定了你,便不会因为你的身份而弃你而去。你即便一直在被朝廷通缉,我又几时嫌弃过?”

 

“师父,我何德何能……”乔一帆嗫喏着唇,眼眶发热,感动得一塌糊涂。“与师父心意相通,我今生已无憾了……怎么敢有别的奢求。”

 

“也是,能不能活着出去还难说,倒是操心起皇位归属来了。”

 

乔一帆握住王杰希的手又收紧了几分。“不,我们一定会活着出去!我怎么可能让你有事呢……我最初修习武功的目的,不敢奢望能与你厮守终生,只是为了在危难时能有能力好好地保护你。现在虽然失去了内力,但凭身手也一样可以。师父你要对我有信心。”

 

“我当然对你有信心。”王杰希平静地道,“跟你掌握了多少武功没关系,我相信的是你这个人。而且很早以前,我就相信你。”

 

“……啊?”乔一帆简直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什,什么时候?”

 

“不记得了。你从来都是我最放心的徒弟,也正是因为太放心了,反而对你的关心略少。当我意识到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了。”

 

乔一帆有点恍惚,他这辈子还未得到过这么多褒奖呢,尤其是从王杰希口中说出来,甚为珍贵。

 

从前的自己,实在是太唯唯诺诺缺乏自信了。可乔一帆仍旧庆幸,若早知道师父眼里的自己并不是那么一无是处,也许他就不会离开微草堂,不会认识叶修,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一切,也更不会有现在的生死相依。

 

一切幸福来得太快,乔一帆总是忍不住感慨万千。

 

“那么返京之后,你还会一直与我在一起吗?”

 

“看情况。现在你身处最大危机,我当然要在你身边助你一臂之力。待我们安全返京,我也会听从叶修的安排。他带了十年的兵,打仗还是他在行。即使我们迫不得已分开,我也会服从,因为我不想成为你们的累赘。如若当真不需要,我便去杭州与微草堂会合,在那里等你,直到战争结束。”

 

乔一帆默默无语。他知道王杰希虽向来冷静理智,却时常做些出人意料的决定,譬如坚持与他一同返京,譬如昨夜的主动决绝与隐忍。可当他习惯并妥协了之后,王杰希却又变回了异常的冷静,将一切安排得天衣无缝,就算面临分离也是干净利落没有一丝矫情。

 

不过他却不得不承认,王杰希所有的安排都是当下最完美的选择。

 

 

“师父,你真的打算去京城见叶修师父?”

 

“怎么?你要反悔?”

 

“没,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反悔……我就是有种错觉,好像是新婚夫妇去见长辈的感觉……”

 

“他哪里有长辈的样子。”王杰希对此嗤之以鼻。

 

“呵呵,叶修师父早就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平日里也调侃惯了,到时候我怕你招架不住……”

 

“……哼,他平时都说什么?”

 

“啊……”乔一帆迟疑了一下,随即小心翼翼地道,“说你是我媳妇,说你早就嫁来兴欣了,之类的……”

 

虽是意料之中,王杰希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垃圾话而已,我才不理会他。”

 

“不是啊。”乔一帆小声道。

 

“什么?”

 

乔一帆鼓起勇气,“不是垃圾话,是事实啊。我们早就拜过堂了,师父可还记得?”

 

王杰希愣了一下,他当然知道乔一帆说的是什么。五年前那场混乱的喜宴现场历历在目,他的脸转瞬间变得通红。“你……这等荒唐事切莫再提。”

 

 

话音未落,便见乔一帆身后突然“嗖嗖”闪出数个燃烧的火球。

 

王杰希一把拉过乔一帆,一手抛出银针,银光埋入火焰之中,诱发了细小的爆炸,虽将火球的威力降至最低,还是难以招架扑面而来的燃烧的石子。

 

只见乔一帆雪纹出鞘,炫乱的剑法织成保护网,挡掉了大部分的碎石。无奈内力难以调息,终被头顶上各种细碎的爆炸逼至低矮的树丛中躲避。

 

一阵不算猛烈的石子雨过后,乔一帆的背上积了一层沙土。爆炸声还在继续,可两个人藏身在树丛中,都完好无损。乔一帆把王杰希护在身下,身体贴得不能更紧密,几乎鼻尖相抵。

 

不知怎的,乔一帆这一刻忽觉福至心灵,微微低下头亲了亲王杰希的唇。

 

王杰希瞪大眼睛,眼里写满了荒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

 

“放心。”

 

“怎么回事?”

 

“是前来救援的嘉世军,看方向应该是从豫中地区赶来的,但不巧遇上了百花谷的人,在这里便打了起来。”乔一帆神色笃定。

 

“你怎么知道?”

 

“百花谷主张佳乐使得一手双花剑法,配合苏公子制成的火器,才会有这般眼花缭乱的爆炸效果。百花与兴欣早有合作,所幸得以目睹。嘉世援军绝不是百花的对手,我们只待硝烟散去便可脱身。”


乔一帆猜得不错,嘉世援军还未赶至京城便不幸被百花谷的人在此拦截,面对新式火器毫无还手之力,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胜负便见了分晓,横尸遍野,哀号连连。

 

“快走!”说时迟那时快,一柄长剑飞来,瞬间将他们二人头顶的树冠劈成两半。乔一帆揽着王杰希躲过了剑气和劈头盖脸砸下来的树枝,完全地暴露于来人的视线中。

 

四周硝烟略熄,炮火炸裂开来的红色碎屑随风飞舞,如染了血般凄凉萧肃。飘散在二人头上,身上,竟有种格外的残酷的美。

 

 


“哟,居然炸出了你们两个。怎么,当着那么多武林高手的面拜了堂还不满足?”


但见那人收了剑,反手便将长剑插进地里,长发一甩,露出一张眉清目秀略显忧郁的脸,与他华丽的打法和嚣张的态度不太吻合。


“本谷主的礼炮够气派么?”

 

 

 

TBC



乐乐也来打个酱油~




评论(1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