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39重写-41)



没有大纲的后果_(:з」∠)_

其实也算不上bug,只是在39章中加了个梗,不然写不下去了QWQ

请各位小伙伴耐心地再看一遍吧 (前半部分修改比较多,JQ部分没怎么变)

原39章两天以后删~




39

 

王杰希左腰中了毒针,全身上下除了右手右脚,都使不上一点力气。此时的他只能由着乔一帆把自己打横抱在怀中,在药山的林子里穿梭。

 

他知道乔一帆为了救他,内力已所剩无几,再这样耗下去极易诱发寒毒。而体内若无丰盈的内力抵抗,便与普通人无异,寒毒发作起来会极为凶险,十分有可能性命不保。就算自己有解药,在如此凶险的情况下也无法保证万无一失。

 

“一帆,停下。”王杰希拽了拽乔一帆的衣襟。

 

“不行。”乔一帆斩钉截铁。有了先前的教训,乔一帆说什么都不会在未抵达安全地带之前放下王杰希。“这里不安全,轮回军就埋伏在附近,若打起来必会受到波及。而嘉世军三日后恢复战力,也必将追击。我们必须找到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才行。”

 

“再安全的地方,若你寒毒发作,都会非常危险。”

 

乔一帆表情一滞,似是无从反驳。他早已预感到寒毒逼近,横竖都躲不过。他做为习武之人向来将生死置之度外,死是无可惧,可他必须确保王杰希的安全,带着他逃离京城,越远越好。若此时停下,两个人便是活生生的靶子,一个都跑不掉。遂咬牙道,“我有分寸,放心吧。”

 

王杰希见拗不过他,叹了口气,“西南方向大约十里处,有一座前朝废弃的寺庙,可以暂歇。”

 

乔一帆有些诧异王杰希是如何得知,但不疑有他,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奔去。

 

 

 

 

寺庙位于山林幽径深处,到达之时已是万籁俱寂。

 

寺庙的外观虽破旧,却是个难得的落脚点。用来栖身的干草垛,用来生火的香炉灰一应俱全。乔一帆在佛堂里堆起了草垛,把外衫脱掉铺在草垛上,让王杰希平躺在上面。又在门边生起了火,保暖驱寒,顺便熏跑蚊虫。

 

这小小的佛堂经乔一帆一番打理后,竟显得温馨起来。

 

两个人终于得到了片刻的安心宁静,不由相视一笑。

 

蓦地,一股寒气直冲头顶,乔一帆的笑容刹那间凝固在嘴角边。

 

果然来了。

 

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寒毒发作却无内力可以与之抗衡。乔一帆的身体轻而易举地被寒气吞噬,没有了冷热对冲,痛苦倒是比先前少了许多。

 

原来这寒毒只是作为长期折磨习武之人而用,对于普通人来说,死亡只是一瞬间的事,似乎还未来得及体会痛苦,生命便消失殆尽了。

 

五年前那个雨夜的记忆一瞬间充斥了头脑,他似乎更加理解王杰希了。王杰希并没有忽略他,放弃他,只是当时英杰的情况更为凶险。王杰希的选择没有错,寒毒发作起来可以快速地夺去普通人的生命,换成是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将那颗唯一的解药喂给英杰。

 

可这次,终于轮到了自己。巧合般的,陪在自己身边的仍然是王杰希。可不幸的也正是这一点——

 

耳边传来王杰希的惊呼,让他心中隐隐作痛。他多么舍不得这个人,多么想冲他笑笑,告诉他自己并没有在承受痛苦。他还有好多话想跟王杰希说:

 

继续向南行驶三日,与英杰他们会合。

杭州城里早已安排好了落脚地,有兴欣的高手确保他们的安全。

微草堂不会亡。

还有他那藏了十年,却始终未得到机会说出口的表白。

 

可惜无论他怎样努力,无论他多么不想死在王杰希面前,他的生命之火已经燃到了尽头,这一次只能听天由命。

 

他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睁开眼睛时,四周静谧漆黑,草间虫鸣不绝于耳,似乎已经入了夜。门边的火堆还未熄灭,闪着星星点点的火光。

 

乔一帆仔细体味了下体内的元气流动,除了因为内力缺失而引起的体象虚弱以及有些高烧之外,他并未有丝毫的不适——这哪里是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分明只是睡了一觉!

 

居然熬过来了?真的还活着?

 

乔一帆不可置信——寒毒发作过后竟然未死,还发了高烧,这是自己从未听说过的。自己何德何能,怎得老天爷如此眷顾?

 

乔一帆只觉脑袋热得发昏,理不清思绪,却还是为了活过来而雀跃不已。借着昏暗的亮光,他看到了倒在一旁的王杰希——唯一可以行动的右手紧紧握着他的手腕,似乎是因为为他渡去过多的内力而不支。虽然知道外界的内力对于冥僵之毒所效甚微,可王杰希还是近乎全力地拯救他。乔一帆将手覆在王杰希的右手上轻轻摩挲,许久,心中说不出的苦涩。

 

视野适应了黑暗,乔一帆坐起身,直直地打量起王杰希。昏暗的月色和那一点点火光描摹着他瘦削的轮廓。近十日的奔波,紧张,劳累,还未歇息便耗尽了内力,使得王杰希倦容满面,身上也是伤痕累累。乔一帆心疼得咬紧下唇,双手微微抖动着抚上王杰希的脸颊。

 

这一碰触,手指像被闪电过身一般酥麻。鬼使神差地,乔一帆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指,点上了王杰希的唇边。

 

薄薄的嘴唇有些干裂,嘴角红肿,唇上还沾了些许血迹。

 

就是这么两片薄唇,吐出那些闻似薄情,却饱含关心的话语,让自己十年来如此地魂牵梦绕。

 

乔一帆恍恍惚惚地看着,不由有些痴了。双手撑在王杰希的头两侧,俯身下去,鼻尖几乎相触。

 

师父的唇……好干,若是我来……

 

 

 

等等!乔一帆,你在做什么!

 

乔一帆仿佛惊醒一般,一个激灵翻身而起。

 

——为何会有如此龌蹉的想法和行为!师父怎么是你可以亵渎的!

 

乔一帆平复了下因为紧张而急促的呼吸,强迫自己看向别的方向,忘掉刚刚的冲动。

 

可是……

 

乔一帆又忍不住地扭头看向那两片紧闭的薄唇。

 

只是擦擦血迹,就碰一下,师父应该不会怪罪。可是这里又没有水……

 

乔一帆舔了舔嘴唇,壮了壮胆,又俯下身去。

 

——不!乘人之危之事怎可为之!

 

复又逃开。

 

 

 

 

乔一帆反反复复,如此这般地折腾了半晌,王杰希终于忍不住,噗嗤一笑。气息喷在乔一帆面颊上,暖暖的痒痒的。

 

乔一帆吓了一跳,一下子跳开了好远。王杰希醒了?什么时候醒的?自己刚才做的那些“大逆不道”之事……他有没有发现?

 

“师,师父,你醒啦?”乔一帆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语气既试探又无辜。

 

“你刚刚在做什么?”王杰希嘴角抽搐,索性也不装睡了,缓缓地睁开眼睛。

 

乔一帆微微别过头去,脸红成了酱紫色,支吾道,“没,没做什么。师父的嘴唇上有些许血迹,我,我担心……”

 

僵持了半晌,王杰希认命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你想亲,便亲就是了。”

 

 

什么?!

 

乔一帆目瞪口呆,彻底石化在原地。

 

烧糊涂了?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一定是在做梦!可乔一帆连掐醒自己的力气都被抽了个一干二净。

 

 

 

王杰希见这石头久久不吭声,轻嘲一声别过脸去。

 

好不容易把人救活,自己倒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那个。在给乔一帆喂下解药注入内力却仍然没能唤起他的呼吸的绝望中,他能做的只有向天地众神万物祈祷——只要乔一帆能活过来,自己情愿付出一切代价。

 

当乔一帆的脉搏恢复的那一刻,他如醍醐灌顶般,理清了所有的羁绊和纠缠,终于决定不再恪守于世俗的伦理纲常,遂他的意,随自己的心,从今以后携手天涯。

 

可这乔一帆呢,活过来了之后,比从前还要没出息。自己都说出这等羞耻的话来,他却还是唯唯诺诺躲躲闪闪,是想把他那赤裸裸的心思掩藏到什么时候?何况五年前的那次唇齿相亲,以及昨天自己中针之时的那次碰触,乔一帆又什么时候征求过自己的意见了?

 

不是他王杰希冷硬薄情,只是到了这个份上,同样的话他绝不会再说二次。

 

 

忽然他的下巴被温柔地捏住,扳过脸颊,乔一帆通红的脸在眼前慢慢放大,在他双唇上轻轻点了一下。

 

这蜻蜓点水般却滚烫的吻让王杰希心脏跳漏了一记,一时忘记了言语,深深地望进乔一帆的眼睛。

 

乔一帆像得到了鼓励般,还不等王杰希回味过来,双唇便再次压了上来。这一次四片唇可是贴得严丝合缝,堵得严严实实。只是单纯的嘴唇相贴,乔一帆便激动得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却仍是小心翼翼地试探,虔诚的表情仿佛是在膜拜一件举世无双的珍品。王杰希也是一样的生涩,却并没有躲闪之意,而是努力接受适应着这份火热窒息的甜蜜。

 

乔一帆心底抑制不住狂喜,胆子也大了起来,伸出舌头,在王杰希的唇上轻轻地舔了一下。王杰希一颤,身体更加僵硬,嘴唇也仿佛吃惊的缘故而微张,更加方便了乔一帆的舌头得寸进尺般地侵占了领地。

 

得了逞的乔一帆并未立即攻城略池,而是退了出去,在唇边细细舔弄。王杰希干裂的嘴唇被渐渐濡湿,变得柔软黏腻起来,回应之意便更加明显。

 

乔一帆趁机撬开他已经放松的牙齿,勾起他有些不知所措的舌,与自己的纠缠在一起。

 

两个人品尝汲取着对方的味道,和那纠缠了十年却始终剪不断化不开的浓情蜜意。在即将苏醒的古寺,在硝烟未散的山林。

 

 

 

一个黏腻绵长的吻结束,乔一帆终于舍得放开王杰希的唇,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师父。”

 

“嗯?”

 

“师父……”

 

“嗯。”

 

乔一帆抿嘴一笑,嘴唇贴着王杰希的耳朵,轻轻蹭到耳垂处流连,恶作剧般地叠声念着师父,耳鬓厮磨。

 

真好,这不是梦。 

 

以前在梦中有多少次这样叫他,可是,没有回应。

 

“师父,困了吧,睡一会。”乔一帆把胳膊收紧,让王杰希的头枕在他的肩膀上。

 

王杰希本就是被乔一帆吵醒的,又被这冲动之下的吻耗尽心力,是真的困了,有些睁不开眼。“嗯。你也……一起……” 

 

乔一帆喜不自胜,应了一声:“好。”

 

两人环抱著对方,并卧在干草垛上,却觉得从来没有这样踏实放松过。 

 

“师父,我爱你……”

 

乔一帆凑到他耳边,悄悄地说。他并没期待王杰希会给予任何回应,这会王杰希看似已入眠。就算还醒着,他面子薄,若听到这般直白的表露,非得臊得赏他个白眼不可。

 

却不想王杰希闭着眼微微抬了抬头,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回应,“我也爱你。”

 

乔一帆瞪大了双眼。

 

——他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灭顶的狂喜。

 

 

隐隐的,松声草韵,鸟啼虫鸣,东方露了一缕鱼肚白,他们却将要睡去。

 

再也不理会什么追兵,什么权倾,什么谋略与野心,什么长生与死亡。

 

乔一帆向他贴得更近了些,露出满足的笑意,陷入梦乡。

 

 

 

 

40

 

火热的鼻息喷在王杰希耳畔,弄得他早早醒来。

 

那只会动的手臂已经被压得没有知觉,想要推开禁锢也是徒劳。王杰希便凝神注视着这个睡得香甜的,将自己牢牢裹在怀中一夜的徒弟。

 

他的脸色有些淡淡的红晕,是发烧所致。受了伤的嘴角还挂着笑,不知做了什么美梦。

 

这傻小子。

 

王杰希无奈地摇了摇头,用额头抵了抵他的。

 

已经降温了些许,仍是有些低烧。

 

低烧是解药起效时对抗寒毒毒素的正常反应,王杰希并不担心。他担心的,是他服用解药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体内的内力都会被调用去抵抗毒素,而剩余的却完全不够用来释放鬼阵,甚至连轻功都使不出。若此时遇上追兵,他们两人是无还手之力的。

 

他虽然早已料到这个后果,可眼下情况危急,还是毫不犹豫地把解药喂了下去。看着已经彻底摆脱寒毒的乔一帆,王杰希觉得这五年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明知未来凶险,但能够与深爱的也毫无保留地爱着自己的人在一起,哪怕只有短暂的几天,他也觉得幸福满足。

 

想通了一切,王杰希心中异常的平静。 



============================

 

 

在乔一帆看来,再没什么比醒来便可以看见心爱之人在自己怀中睡得安稳更美好的事了。他也曾幻想,可这样的场景只在梦中出现过。

 

因此当他看到怀中的王杰希的时候,他觉得一切是如此不真实。

 

而此时的王杰希早已醒过来,静静地看着他的睡颜。

 

于是两个人大眼对小眼瞪了一会,乔一帆脑子才渐渐清晰,浮现出昨夜如梦如幻的甜蜜。

 

乔一帆的脸腾地红了。“师……师父!你醒啦!”

 

王杰希看着他,没有应答,只是无奈地眨了下眼睛。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恢复一点知觉?”乔一帆手忙脚乱地把王杰希放平在地——搂着人睡了一夜,就算恢复了知觉此时也会麻木吧。

 

王杰希抬起右臂,在乔一帆肩膀上一推,便把他推翻在身边,跟自己一样平躺在草垛上。

 

手臂有了力气,说明王杰希在渐渐恢复。乔一帆松了口气,侧过头愣愣地盯着王杰希的侧颜,怎么都看不够。“师父,我……我昨天寒毒发作以后,便好像一直在做梦,现在也像是还在梦里一般……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我真的还活着吗?”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歪过头看他,“你说呢?”

 

乔一帆哪里猜得透王杰希的心思,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是好。

 

管它是梦是醒,再试一次不就知道了!乔一帆不知打哪壮来的胆子,心一横,冲着王杰希的唇边就凑了过去。

 

虽有些意料之外,王杰希仍是没有推拒,任由着他把自己的嘴唇亲吻得湿润红肿。

 

不是梦!他与他爱了十年的师父,竟然真的心意相通!


虽然不知道王杰希何时心里有了他,为何爱上他,爱得有多深……可这些统统不重要!只要知道王杰希已经接受了他,乔一帆整个人像浸在蜜里一样,甜得分不清东南西北,觉得自己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也是最幸福的人!

 

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乔一帆眉开眼笑,一骨碌爬起来,蹲在王杰希身边,眼睛亮亮的。“师父,饿了吧,我出去打点吃的!”

 

王杰希面上的潮红还未消,呼吸还未平缓,登时闪现担忧之色,微微拧眉瞪着乔一帆。虽说低烧不妨事,可没了内力,用起武来还是会吃力。

 

乔一帆趁其不备吻了吻他的眉心,安抚道,“师父放心,既然你现在还动不了,那么追兵也不会这么快过来的。我们趁着这三天,好好补补身体。”

 

“我担心的不是追兵,而是……”而是不愿与你分开,王杰希没有说下去。毕竟他五年前便是在这庙里丢了乔一帆的,如今两人仍是在这危急时刻旧地重游,不知是福是祸。

 

“我?那就更不用担心了。虽然我内力还未恢复,但我也不会走远,就在附近打点野味,一会就回来。”

 

王杰希心知自己是阻止不了他的,两人也确实需要填饱肚子,便只好点点头。见乔一帆脸色红扑扑的,脚步轻快地出了门,貌似心情十分愉悦,王杰希也不由得忍俊不禁,担忧之心一扫而光。

 

 

乔一帆确实没有食言,没一会的功夫便拎着山鸡和野兔回来了。

 

乔一帆不敢在佛祖面前杀生,但为了给王杰希补身子,便不声不响地在庙外生了火,等肉烤熟把王杰希抱了出去。

 

虽然没有盐巴,可饿了两天的两个人吃得很是香甜。王杰希啃了只鸡腿便腻得吃不下,硬是逼着乔一帆把剩下的全都填进了肚子里。

 

吃饱喝足,二人半躺着依偎在一起,晒了会太阳。此时正值初夏,山林晨风习习,松声草韵。难得的惬意。

 

乔一帆眯着眼,不禁肖想着,若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没有追兵,没有战争,便是死也知足了。

 

“嘉世有没有什么动静?”王杰希问。

 

“没有。就算他们没中毒针,行军速度也远不及我们。不过……”乔一帆仔细体味了一下,“我这次发病好生奇怪,虽说对付嘉世军耗尽了内力在先,恢复得慢了些,可这么久却连一成都恢复不到。若是遇上了嘉世军,很难说有几成把握……”

 

“你这些天还是不要出门走动,少浪费些内力。”

 

“嗯。”乔一帆随口答应着,“别担心,打猎耗不到多少内力,待我恢复三成我们便离开这里,到时候师父也该恢复行动了,甩开追兵不在话下。就算不幸遇到追兵,我只要恢复到五成的内力便足够牵制住他们了。总之,我一定会把你安全送出京城的。”

 

“那么你呢?”王杰希问。

 

“我?我……”

 

“送我离京,然后再一个人返回,直到战争结束?”王杰希的口气有些咄咄逼人。

 

“啊,是……”乔一帆的气势一下子弱了半截,不停地挠头。本来已经计划好的事,现在从王杰希口中说出来不知为何让他有些心虚。

 

“你果然为我打算好了一切。”王杰希表情平静地望着他。“我知道你跟叶修之间的承诺,也不会陷你于不义。既然你一定要返京,便不必这么麻烦。我不会离京,也不会离开你。”

 

“师父!”乔一帆瞠目结舌,连连摇头,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不知是感动多一些还是震撼多一些。


他已经太久没有顾虑过自己的感受。从他决心习武开始,便已一个保护者的心理要求自己。当他听到这样不加掩饰的关心,尤其是出自王杰希之口,令他有些不知所措,几乎要流下泪来。可长期以来的坚强独立还是让他继续冷静地面对这份冲动和感动——王杰希的自保能力他并不担心,可京城哪里是他的久留之地?战争的残酷哪里是他一个大夫可以经受?光想想王杰希一个人在微草堂的废墟上失魂落魄的场景就后怕不已,若要带着他一起在战场上浴血厮杀,乔一帆连想都不敢想。

 

“你……你千万别冲动,京城现在是最危险的地方,若我不能保证你的安全,我也无法安心作战……”

 

“你还知道危险?”王杰希白了他一眼,“乔一帆,你到现在居然还不懂得换位思考。若你是我,看着我深入险境,自己却只有等的份。你觉得如何?”

 

“师父……”乔一帆心中软得一塌糊涂。他俯下身,吻了吻王杰希的唇,柔声道,“你担心我,我明白的。我也一刻都不想跟你分开,可在我心里,一切都没有你的安全重要啊。尤其是明白了师父的心意之后,我会更珍惜现在的一切,也会为了你保护好自己,因为我已经不是孤身一人了……”

 

“毋庸多言,我意已决。”王杰希软硬不吃。

 

“师父,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想想微草堂啊!”乔一帆仍不死心,摆出了杀手锏。

 

王杰希凝神看着他,忽地笑了。

 

“我在微草堂二十年,尽心劳力,问心无愧。”王杰希慢条斯理地道,“可唯一的一个遗憾便是……我竟然看着你走向绝境,却束手无策。这五年以来,就算得知你还活着,可寒毒不除,这份遗憾也始终郁郁不得解。如今上苍眷顾,让我终于得以了却心结,我自然不会再度放手。”

 

乔一帆猛地一震,愣愣地看着王杰希的嘴唇开阖,似懂非懂。

 

王杰希弯起嘴角,“我好不容易医好了你的寒毒,虽然迟了五年,你的命也算是我救活的,我怎么舍得轻易放你去送死?”




41





王杰希有些后悔告诉乔一帆解药的真相。

 

乔一帆坚信以一己之力可以成功地将王杰希送往杭州,再返京讨伐嘉世。

 

他不知道自己的寒毒已愈,不知道自己的内力恢复缓慢是因为解药的缘故,也不知道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的内力不但无法抵挡强敌,连使用轻功带着王杰希出京城都做不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谁都不是谁的保护者,他们只有互相扶持,共同面对危机。

 

而王杰希只是想让他认清这个现实,也表明自己的不离不弃的态度。

 

可他显然低估了乔一帆的固执程度——从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起,便变得沉默寡言,不由分说地抱起王杰希离开了破庙,踏上了翻越药山徒步南行的路。

 

虽然乔一帆不发一言,王杰希也知道他的意图——失去了武力也就意味着无法保护王杰希,那么他一定要尽可能的将王杰希送到离京城越远越好。哪怕王杰希坚持要跟他一起留下,无奈身体还是无法动弹,只得任由乔一帆抱着,在山林中亦步亦趋地艰难跋涉。

 

 

===================================

 

 

有这么一种人,当内心受到极大的震颤时,表面上反而愈发平静了。乔一帆便是其中一个。

 

当他知道王杰希这五年里没有一天不念着他,为了炼出解药呕心沥血,不惜重金,甚至舍身潜入皇宫的时候,他只是紧紧地抱着王杰希,嘴唇颤抖个不停,却久久不发一语。

 

他的思想仿佛与肉体,与周围的一切都隔离开来,只晓得麻木地前行,连王杰希的劝解也听不到了。他的内心却翻江倒海,无数疯狂的想法挤爆他的脑袋。

 

他从不知道,就在同一座破庙,濒死的自己在王杰希眼前凭空消失,对他来说是多么悲恸的打击。

 

他也从不知道,王杰希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每年的这个日子雷打不动地来到这个破庙祭奠,因此才会对路线如此地熟悉。

 

他还曾傻乎乎地幻想着,要王杰希赏他一剂聚魂草,傻乎乎地帮王杰希收集药材,还因为王杰希得知他的存在后便停止与兴欣的交易而懊恼不已……这五年里王杰希所做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迷,仿佛只差那么一个环节,真相便呼之欲出,可他从未想过,这个环节正是自己,王杰希做的这些全是为了他!

 

而在王杰希为他付出了所有之后,他却失去了保护他的能力!

 

震撼,彷徨,自责,绝望,一下子充斥了头脑。乔一帆就这么浑浑噩噩地,抱着王杰希从白天走到了黑夜。

 

当寻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山洞,他几乎是脚步踉跄地跌了进去。

 

铺好了草垛生了火,乔一帆安顿好王杰希,正要马不停蹄地出去打猎,忽然被王杰希抱了个满怀。

 

“醒醒,一帆。”王杰希抬起另一只恢复行动的手,拍了拍他的脸颊,拂去他脸上的尘土和汗水。

 

“情况没有那么糟,你摆脱了寒毒,而我也在恢复。而且你要知道,我们现在在一起,这比什么都重要。”

 

乔一帆愣愣地看着他,混沌的眼神渐渐变得清明起来,口齿却还是不太清晰。“师父……我,我很怕……”

 

“怕什么?”王杰希笑。

 

“我怕,我会失去你……”乔一帆说着说着,声音哽咽起来。他缓缓地抱紧了王杰希,下巴枕在他的肩膀,顷刻间泪流满面。“我不想失去你……”

 

王杰希摸摸他的后脑勺,“我知道,我不会离开你。”

 

“不!不是这样!”乔一帆哭道,“我想要保护你,我要你健健康康地活着,我想给你所希望的生活,稳定安逸,不需被任何事牵绊,不需经历战争的残酷,不需在嘉世的重压下苟且偷生……可我现在,却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我该怎么保护你……”

 

“你确定这是我所希望的生活?”王杰希苦笑,“我说过,把你医好后,我再没什么遗憾和牵绊。我本想放下一切,与你携手天涯,却不知你这般嫌我累赘。”

 

“不是的!我……”

 

“好了。你太累了,先好好歇息,一切都会好起来。”王杰希安抚着他,让他静静地抱了一会。

 

乔一帆终于哭了出来之后,情绪渐渐稳定,便觉在王杰希面前哭鼻子有些丢人,不动声色地擦干脸上的泪痕,小声嘟哝道,“我不累。我去打点吃的。就算没了内力,我打猎还是在行的,也能照顾好你。”

 

王杰希见他已经心平气和,便点点头:“快去快回。”

 

 

 

等了半晌还不见人,王杰希不由心焦。这深山老林的,人来了不怕,就怕遇到凶禽猛兽。他自己还好,乔一帆临走前在洞口生了火,一般野兽不敢靠近。可乔一帆内力全失,若有个万一……王杰希不敢想下去,用双臂支撑着,挪到洞口,抽了一根带着火的干柴,一点点地向洞外挪去。

 

“师父!”乔一帆一回来便看见这景象,吓了一跳,赶忙把王杰希抱了回去。“幸亏我回来得及时,这山洞外面什么都有,你可万万不能出去。”

 

王杰希无声地松了口气。

 

“师父,我发现了个好地方,吃过东西以后我带你过去。”乔一帆两眼冒光。

 

“这么晚还是算了。你都说了外面危险。”王杰希皱眉。

 

“有我呢,放心。”乔一帆抽出雪纹挥舞了几把,蹲在王杰希身边,目光炯炯有神。“真的是好地方,不骗你。”

 

王杰希看他兴致勃勃的样子,不忍心扫他的兴,只好点头答应。

 

 

 

不成想到了地方,一直吵着要来的人反倒成了蔫葫芦。

 

刚褪去了王杰希的外衫,乔一帆的脸便红得滴血,好在夜深了看不清楚,他便把头扭过去,看也不看王杰希。

 

“别磨磨蹭蹭的,不就是泡个温泉?”王杰希叹了口气,无奈地看他。“还是你打算让我穿着衣裳泡?”说着抬起还使不上力的手,颤抖着解开了领口。

 

“师父你别动!”乔一帆忙握住王杰希的手,放在两侧,“我来。”

 

他望着王杰希露出的深深的锁骨,心中隐隐作痛,终于咬咬牙下定决心,拉开了王杰希的里襟。

 

几道横七竖八的粉色伤痕映入眼帘。

 

乔一帆倒吸一口凉气。“这是……”

 

王杰希低头看了一眼,想了想,说:“没什么,刚进宫时,受了点刑。”

 

乔一帆浑身一震,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随即剥开了上衣,触目惊心的伤痕竟遍布了上身。

 

乔一帆颤抖着,拇指的指腹轻轻在疤痕上面摩挲着,“我……我竟然害师父……受了这么多的苦……”说着,几颗豆大的泪珠吧嗒吧嗒地滴落下来。

 

王杰希淡淡笑着,抬起手沾掉他脸上的泪,“不干你的事,陶轩怀疑苏沐秋有解药一事都是微草堂作祟,用刑来诈我罢了。之后便再没有过。”

 

乔一帆哽咽着,抱紧了王杰希。

 

赤裸的肌肤相贴,滑腻的触感激起一阵阵战栗。乔一帆只觉体温一瞬间变得滚烫,情不自禁地深深呼吸。一只手颤抖着在王杰希的后背游走,落在腰窝处,缓缓收紧。

 

王杰希感觉到乔一帆的情动,有点不知所措和僵硬,但是完全没想推开他,努力适应着从皮肤传来的炙热的碰触。

 

很快地,身体的敏感便被唇上的火热分了神。直到他的嘴唇被吻得湿软,才难舍难分地扯出一根银丝。然而这火热的唇舌似乎并不想放过他,而是落到他肩膀上肉粉色的鞭痕上。

 

乔一帆一边亲吻一边抚摸,虔诚至极。他咬开衣带,把受过伤的地方都一点点吻过来。偶有眼泪滑过,激起战栗一片。

 

王杰希的身体本就敏感,被乔一帆吻遍全身觉得太过羞耻,下身也有了反应。

 

乔一帆早已激动得浑身颤抖,却还是先安抚体贴地抚摸他的后背,让他在自己的怀中放松下来,才颤着声道:

 

“师父,交给我吧,我会对你好的。”





TBC



这更分量这么足,泥萌这些善良的小伙伴一定不会吐槽我卡肉的是吧是吧~【星星眼

::这里要鸣谢曹子高太太提供的温泉play草稿!【然而不会炖肉的我还是辜负了你的一片苦心【跪


这里墨迹墨迹为啥要大改39章吧……【估计也没人在意QWQ

解药是一定要给小乔吃下的,但因为这个梗太过重要,反而不敢去写,也不知道应该加在哪里,导致一直在卡文。首先这个解药不能随随便便就吃了,【不然就白费了大眼5年的力气】必须是在生死攸关的关头。而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甜梗,大眼根本没机会喂给小乔,我也不愿意再设计什么生死离别的梗折腾这两个人,他俩不累我都累了……所以只好往前查找合适的时间点,发现小乔突然寒毒发作那里简直是perfect timing啊!耗尽了内力引发寒毒,不正是生死攸关的时刻吗!【我自己的设定自己都忘了_(:з」∠)_所以我之前的39章写的都是神马东西啊_(:з」∠)_】

总之,虽然这个梗很重要,一定要写,还一定要充满感情的写!但我还是觉得我的文笔驾驭不来感情太过激烈的描写,可如果找到了perfect timing,就可以一笔带过了【真的不是懒】所以才在39章把解毒这个梗插了进去,但并没有详细描写,大家意会就好_(:з」∠)_


当然写到后面如果发现写不下去,还是会回来这里改的【我还能行不了



评论(30)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