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38)




三次元搬家,开始新工作累到虚脱_(:з」∠)_





38

 

 

“一寸灰?”邱非此时的心情和表情都颇为复杂。又不好在他带领的士兵面前表现出任何的“通敌”行为,便勒令军队暂退后百米,他一人上前,直面乔一帆。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造反?我们嘉世对待兴欣,还不够仁慈吗!?”

 

乔一帆持剑不语。他跟邱非心里其实都清清楚楚,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只是邱非比他更不愿意去面对现实,更自欺欺人而已。

 

邱非见乔一帆既无惧意也无退意,只好放软了声音,语气诚恳道,“我不想与你为敌,更不想杀你,你莫要逼我动手。你就算武功再高,也敌不过我两千兵马,我劝你还是趁早知难而退,方可保命。”

 

这话也算至诚至性。乔一帆面容有了些许松动,心意却没有一丝动摇。“我也不想与你交锋,起码不是现在。可只要我活着,我不允许你动王杰希一根汗毛。除非你收回成命,保证不为难王杰希,否则我们永远没有谈和的余地。”

 

“笑话!”邱非断然大喝,“一寸灰,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单枪匹马有何资格与我谈条件!王杰希几次三番扰乱战局,藐视我嘉王朝律法,罪无可赦!我不管你与王杰希是什么关系,你若与他为伍便是与我嘉世为敌,就算你曾经救过我,我也绝不会对你手软!”

 

“他是我师父。”乔一帆直直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

 

“你说什么!”邱非瞪大双眼,钉在了原地。呆了半晌也无法消化这句话。想起乔一帆当年助自己取得大捷的那个雪夜的彻夜长谈,想起他们曾经同病相怜,对自己恩师难以割舍的情义,想起自己把对恩师的思念之情寄托在乔一帆身上,私自动用六百里加急助他取得通关文书……而这一切,竟然……


“你……你口中的师父……就是王杰希?”

 

“我出身于微草堂,师从王杰希。我被朝廷诬陷通缉,被迫离开了微草堂,现师从君莫笑。但王杰希仍然是我师父。”

 

邱非久久无法相信,自嘲一般地冷笑道,“原来,我那次私自动用六百里加急,办妥通关文书,一切都是为了王杰希?”

 

“不错。承蒙邱将军关照,乔某感激不尽。”乔一帆躬身作了个揖。“邱将军曾将对恩师的思念之情寄托于我,因此我此刻的心情,我想邱将军会明白。”

 

“你这是在跟我求情?”

 

“不,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你有你拼死守护的嘉世,我也有我值得用生命去交换的东西。微草堂,兴欣,以及……王杰希。”

 

邱非一时间哑口无言,握起战矛直指乔一帆,恨恨然地说了几个“好”,便毅然决然地向着嘉世军走去。“既然你铁了心要跟我死磕,本将军奉陪到底!我师父打下来的江山,我绝不会让它落在你们这群人手中!”


乔一帆目光一滞,心中百味杂陈。与好友决裂的悲伤中也升起了一股同情。他不知道若他忍不住,将君莫笑即是他师父叶秋的事实脱口而出,邱非会陷入怎样的狂乱。但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他无权插手,只待邱非自己去发觉和面对。


“来人!把他给我拿下!”邱非大吼着,却向王泽使了个眼色,王泽会意,不动声色地示意他的人马退后。以便随时脱离战场,奔赴崇文门解决王杰希,向外派出信使求援。

 

乔一帆早有预备,理也不理冲将过来的嘉世兵,念出咒语后一跃而起,在空中翻个了跟头,直直地落在王泽的队伍面前。雪纹落地,划出一条笔直的闪着火星的剑痕。

 

冰阵!

 

包括王泽在内的几十名嘉世军瞬间被困在冰阵的结界中,无法动弹。

 

只眨眼的功夫便解决了数十名将士,邱非惊叹乔一帆的鬼剑深不可测,非凭人数众多可以胜之。但他也深知鬼阵胜在控制力,一招一式的杀伤力却不敌他的兵器。而他若有机会近身,则可削弱甚至破坏鬼阵的发挥。

 

邱非舞起长矛,一招豪龙破军打破了乔一帆布阵的节奏,使得被困在冰阵的士兵率先解脱出来,纷纷出招进攻。邱非一马当先步步紧逼,乔一帆顿时落于下风,忙着躲避,鬼阵吟唱了一半便被迫终止,执起雪纹全力与邱非近身肉搏。

 

二人战得正酣难分胜负,兵器相接之处尽是火花迸发,一时间眼花缭乱。嘉世军齐齐退后,唯恐被误伤,也不敢扰乱了自家将军的节奏。

 

于是没有人注意到,在邱非一记龙牙将乔一帆挑上天,正准备对浮空的乔一帆施以天击的空档,三道银光闪过,直直没入邱非的脖颈!邱非的手停在原地,手中的战矛却直直摔了下来。

 

是银针!又是银针!


——王杰希!

 

邱非气急攻心,一口血直冲喉头,却连吐出去的动作都无法完成。身体晃了晃,重重地倒了下去!

 

乔一帆在空中双手执起雪纹,银光落刃!

 

邱非紧紧闭上了双眼,等待着这夺命的一刀。不想耳边“咣当”一声巨响,脖子上却并没有传来预期的疼痛。邱非睁眼一看,乔一帆只是将自己的战矛劈成两半,终究还是没有要他的命。


可此时的邱非恨不得他一刀了结了自己——不是因为丧失了行动力,武器彻底报废,而是他内心受到的羞辱比直接杀了他还要强烈百倍——自己不仅第三次被王杰希玩弄于股掌间,又欠下了乔一帆一条命!

 

战势的逆转只在一瞬,没了主心骨的嘉世军顿时成了一盘散沙。一时间护卫邱非的,围攻乔一帆的,只顾逃命的,乱成一团,毫无章法可循。

 

乔一帆也乱了阵脚,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分神去寻王杰希的踪影,挨了不深不浅的几刀。伤口的疼痛却一时唤醒了他——若不聚精会神,则那一点点的胜算也无,他拿什么保护王杰希?思及此,他的剑法更加精准,一刀见血,却只夺其战力,不伤及要害。

 

而围攻他的士兵也渐渐稀少,一个接着一个哀嚎着倒下,浑身抽搐再也无法站立。乔一帆心知,王杰希此时正隐身于暗处协助他,保护他——无论他弱小还是强大,无论他身属兴欣还是微草,王杰希始终一如既往地护他到底。

 

此情此景何其熟悉——仿佛多年以前,手无寸铁的王杰希将他和英杰护在身后,以血肉之躯迎接冰冷的刀刃。整整十年过去,王杰希本可以随着微草堂的马车去杭州避难,可却毅然决然地折回这危险之地,与他并肩面对这两千兵马!

 

乔一帆咬牙,抬手抹去脸上的血水,奋而发力。抓住王杰希为他创造的机会,不动声色地布下鬼阵。如今的他已经蜕变,他再也不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只会寻求师父保护的毛头小子。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他是王杰希唯一的希望。

 

鬼阵接连布下,他的内力也几近枯竭,但即使还能感受到一点点,他也要坚持到恰当的时机发动鬼神盛宴,虽然杀伤力未够但波及范围极大,拖住嘉世军一个时辰是十拿九稳的。乔一帆笃定注意,在发动鬼神盛宴之时务必寻机脱身,找到王杰希,将他带到安全的地方。

 

最后一个鬼阵布下的时候,他已感到按捺不住的寒气直冲上头,若无内力的压制寒毒将会随时爆发!可他已没有犹豫的时间,不去理会那逼人的寒气,将内力汇聚于掌心,全神贯注吟唱咒语。

 

在最后一个字符脱口而出的一瞬间,他突然被人大力推开!鬼神盛宴在这冲力之中猛然发动,鬼阵一一爆开,血色与惨叫声顿时埋没在炫目的光影之中。鬼神盛宴爆发得仓促,本身就耗尽内力的乔一帆与撞倒他的人一齐困在了冰阵中,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待迷雾散去,乔一帆睁开了眼睛,咬着牙爬了起来。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伏在他的身边,一动不动,仿佛没了生气。

 

乔一帆头脑一片空白,魂魄被抽离得一干二净。

 

“不!——师父!”

 

他声嘶力竭地大喊,踉踉跄跄地扑了过去,将王杰希抱起来,大口地喘着气,疯了一般地摇晃着王杰希的身体。

 

“师父!师父!醒醒啊!”乔一帆一边喊着,眼泪横飞,打湿了王杰希的衣襟。他此时已几近癫狂,他不知道王杰希为什么突然跳出来,不知道他为何昏迷不醒。若是自己的鬼阵害王杰希有个三长两短,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傻瓜。”一个低沉却动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乔一帆满眼含泪地抬起了头。

 

“白教了你,急救首先该做的是口对口的呼吸。若像你刚才那般,没死也要被你摇死了。”王杰希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不紧不慢地“指点”道。

 

乔一帆慌乱地点点头,立刻将王杰希放平在地,俯身而上,冲着王杰希的嘴唇便堵了上去。


王杰希一不留神便被夺走呼吸,差点上不来气,却又拿他这失心疯的徒弟无可奈何,只得狠心在乔一帆的唇上一咬,才得以透了口气。虽说他也知道他这痴徒儿在这个节骨眼上是绝没有那点花花肠子的,可还是又羞又恼,嗔怒地瞪着乔一帆。


乔一帆被这一咬,总算是清醒了过来,却仍是担心得紧,也顾不得唇上为何疼痛,抱起王杰希急声问道,“师父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

 

王杰希顺了顺气,决定不予计较,正色道,“没事,只是中了自己设的毒,三天之内无法行动罢了。我左腰处有根针,你帮我拔出来。”

 

“怎么回事?!”乔一帆大惊,小心翼翼地摸向他的左腰,果然见一根寒光闪闪的银针深深没入。


顺着银针的方向看过去,不远处竟是伏在地上目光含恨的邱非!他唯一可以移动的一只手还保持着抛射的动作。乔一帆什么都明白了——若不是王杰希飞身过来替他挡了一下,这一针的目标便是自己。

 

乔一帆的心仿佛要揉碎一般的疼,拥紧了王杰希,轻声呜咽着,“师父……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替我挡下一切……”

 

“你为我挡下两千兵马,我只为你挡了根针,还是你亏。”王杰希淡笑着,努力地抬起手指,拨了拨乔一帆额前的乱发。




TBC




小乔是不是故意啃上去的这是个谜,臣妾也不知道啊QWQ

 

 



评论(15)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