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37)




37




王杰希再次醒来时,已是四个时辰之后了。

 

他只觉身下颠簸得厉害,颠得他空空如也的胃直犯恶心。一抹惨淡的烛光跳跃着,融化的石蜡抖洒得周围点点猩红,仿佛鲜血般刺目。

 

王杰希痛苦地抬起手,遮住了眼睛。

 

“师父!”

“师父醒了!”

“师父您感觉怎样?”

……

 

耳边七嘴八舌地炸开了,虽然吵闹,这熟悉的声音却让王杰希莫名地心安。他慢慢地移开裹着厚厚纱布的手臂,眼前露出了一张张熟悉的,挂满担心的面孔。

 

“师父你终于醒了!是我,我是英杰啊!”高英杰红红的双眼肿得像烂桃,带着一股鼻音,却终于破涕而笑。

 

王杰希静静地望着那张脸,许久,久到高英杰以为自己脸上有东西,胡乱抹了一把。

 

“我好像,做了个梦。”王杰希收回目光,神色疲惫却祥和。“梦见微草堂没了。你们……也都不在了……”

 

“师父,微草堂的楼房被炸毁,但我们都还活着!是一帆救了我们!”高英杰声音激动地说。

 

“是啊师父,你在宫里不知道,这一次多亏了灰月!”刘小别道,“他不知从哪冒出来那一刻,我还以为活见鬼了!这小子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灰月不仅救了我们,连落脚地都安排好了。我们正在前往杭州的路上。”

 

“是啊师父!只要你跟我们在一起,无论在哪里都可以重建医馆,将微草堂发扬光大!”

 

……

 

王杰希皱了皱眉,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半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乔一帆会出现,他们如何死里逃生,他又为什么在这里……他完全没有头绪。

 

“到底怎么回事?”

 

最终还是高英杰遣退了众人,坐在王杰希身边,将来龙去脉娓娓道来。

 

那日高英杰从宫中回到微草堂,立即对周孙二人下了逐客令,却也惶惶终日不知所措。就在这时乔一帆突然找上了门,告诉他们一场恶战即将爆发,要他们收拾行囊立刻离京。这与王杰希在宫中嘱咐他的“带微草堂离开京城”的托付完全吻合,因此微草堂的众人都深信不疑,立即置办了马车和行装。他也同时通知了镇子上的百姓,可惜大多数村民不相信他的话,更不愿背井离乡,随他们一同搬迁的少之又少。

 

结果他们刚一出镇,轮回便撞上了前来围剿的嘉世军,战争一触即发。由于轮回军使用的是新式火器,不仅嘉世军伤亡惨重,整个药山镇都遭了秧,微草堂也没有幸免于难,在战火中被夷为平地。轮回军越战越勇,彻底拿下了京郊,已经准备攻城了。

 

“一帆知道你此时还在宫中,恐被牵连,便吩咐我们的马车停留在蓟县,他一个人去宫中把你救出来后与我们会合。没想到还没到皇宫,便在微草堂的废墟上遇见了你,那时你误以为我们都死了,伤心过度,把自己困在了梦靥里……”高英杰说到这,声音哽咽。想到乔一帆跟他描述这一段时,那阵毛骨悚然的后怕——若不是被一帆撞见,师父可能就真的葬身微草堂了。

 

“师父当时固执得很,执意要与微草堂共存亡。一帆怎么唤你都醒不过来,只好狠心把你弄昏,送上了马车。我们连夜赶路,现在应该已经快到沧州了。若快马加鞭,五天内便会抵达杭州,一帆说兴欣客栈的掌柜已经安排好安身之所了。我们先在杭州安定下来,待战事过去,再决定迁回京城还是留在杭州重建微草堂。”

 

见王杰希有些失神,高英杰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师父?”

 

王杰希转过头来,双眼却还是没有焦距的,仿佛并没有从梦靥中清醒过来。他试图从高英杰的叙述中回忆当时的情景,可是脑子里模糊一片,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我不记得细节。但我记得一帆牵着我,在一片废墟中不停奔跑的情景。”

 

高英杰眼睛亮了亮,会心一笑,“师父与一帆可真是心有灵犀呐!”

 

王杰希轻哼了声,不置可否。闭上眼睛,脑海中便浮现起乔一帆与他双手紧握,在纷飞战火中疾跑的那一幕。乔一帆明明体温冰凉,十指交握的地方却有莫名的灼烧感,带给他无与伦比的安心,和那一丝丝的——甜蜜。王杰希情不自禁地弯起嘴角。

 

乔一帆……如今已成长为如此可靠的男人了。回想起五年前的凄惨雨夜,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当初差点被逼上绝路的男孩,摇身一变,像神明一般从天而降,拯救了微草堂的所有人。以德报怨已是不易,他更不敢奢求的是,在经历被放弃,经历寒毒的磨难之后他对自己那份纯真的感情仍然一尘不变。

 

五年的阴差阳错,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心境也有了诸多变化。除了微草堂,他心中有了新的牵挂。一颗名为感情的种子在他心底里生根发芽,他不仅没有扼杀其于萌芽,反而任其发展。尤其在寂静雨夜时,在药炉火光旁,悄然地枝繁叶茂。当王杰希意识到的时候,已是盎然成荫。

 

刚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王杰希一时感慨万千,如果这一切是梦,他不愿醒来。如果不是梦,待微草堂平安渡劫,他能否选择冲动那么一次,为自己而活?为他,和乔一帆所憧憬着的幸福而搏上一搏?

 

王杰希伸手在袖口中摸了摸,紧紧握住了那个堪比他身家性命的小药瓶。

 

“乔一帆呢?我想见他。”

 

 

 

高英杰怔了怔,面露难色,咬唇不语。

 

“他人呢?”王杰希继续追问,心中隐隐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高英杰支吾道,“他……他走了。”

 

“去哪了?”

 

“他把你送上马车之后,便折回京城去了。他说兴欣与各大门派都在前往京城的途中,讨伐嘉世的战争即将开始,他做为主谋之一,不能临阵脱逃。”

 

王杰希蹙眉不语。

 

高英杰一脸懊恼,“都怪我没有劝住他。我跟他说师父醒来一定想见你,他说,‘师父想见的是你们才对,见到我怕是又回忆起惨烈的情景。你们照顾好师父,我来守护微草堂。’说着就跳下车,拦都拦不住。”

 

王杰希的眼神一下子冷了下来。刚从鬼门关周旋而出,还未来得及品尝喜悦便又仿佛置身冰窖。“走了多久?”

 

“不久,一个时辰不到。”

 

王杰希面无表情,起身理了理衣衫,将长发高高束起。“借我一匹马,到了沧州你再添置新的。”

 

“师父!这可万万使不得!”高英杰大骇。

 

“我跟他,还有很多事需要了结。英杰,微草堂就交给你了。”

 

“什么事不能等咱们到了杭州,战乱结束后再说?!”

 

王杰希摇摇头,叹道,“等不了。我跟他,都已经等了太久。”

 

高英杰陷入了狂乱,这两个人,简直一个赛一个固执!“可是师父,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想想一帆好不容易救你出来。他好歹有武功防身,你这一去,不是……不是……”

 

“我没那么容易死。”王杰希自信地笑了笑,“放心,我自有分寸。”

 

 


================================

 



乔一帆并没有心急火燎地回京,毕竟把王杰希送上马车已经让他大松了口气,再者叶修以及各大门派汇聚于此也需要时间。在他们到来之前,想必轮回不会轻举妄动——前些日子之所以轻而易举打退嘉世军,据说是因为大将军邱非身体抱恙。而如今邱非竟亲自带领三军驻守城门,阵势之大也着实令人胆寒。

 

但乔一帆知道,打赢这场仗的最关键因素在于抢占最有利的时间攻城。若轮回得以联合叶修以及各大门派逼宫,挟天子以令诸侯不在话下。可目前叶修未至,轮回虽不惧邱非军,但却不能不惧周边各地的庞大驻军。若得了令牌的驻军比叶修一行人抢先到达,这仗便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

 

轮回军在药山小心翼翼地隐蔽了三日,周边驻军并未有所行动,不禁松了口气。可邱非似乎有些急不可耐,不等驻军到来便欲带兵攻打药山,这消息让乔一帆心中暗喜——邱非离京绝非一步好棋,对他们来说可谓是调虎离山的好时机。但邱非军是出了名的勇猛,乔一帆只愿轮回可以支撑得久些,起码为叶修等人的攻城之战留下充足的时间。

 

乔一帆并不愿留在药山与轮回并肩作战,因为他此时最为心焦的是如何阻止各地嘉世驻军的到来。况且因为他与邱非的关系,他并不愿与邱非正面交锋——虽然他从想要推翻嘉世的那一刻起便知此战无可避免,若他们一旦相遇,那必是决一死战。

 



可惜天不遂人愿,乔一帆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战来得这样快。而他竟不得不凭一己之力向邱非军宣战!

 

那日乔一帆正欲混进京城打探消息,刚出了药山便迎面撞见邱非军练兵。乔一帆并不意外,不慌不忙地布下鬼阵,将自己隐匿了起来探听口风。

 

“援兵呢?为何三日未到!养他们是吃屎的吗?!”邱非震怒。

 

“大将军息怒,小的才从崇文门折回,终于发现了驻军迟迟不至的真相——我们之前派出的信使都遭了歹人陷害!”一个探子跪报。

 

“此话怎讲?!”

 

“这些人症状相似,都像是中了邪后,从马上落下,浑身抽搐动弹不得,身上的令牌也被劫走。但经小的仔细检查,从一个人的身上发现了这个——”

 

乔一帆举目眺望,实在看不清这探子手中拿的究竟是个什么物件。在阳光的映照下,竟闪过了一道光影——仿佛是一根银针!

 

正纳闷着,忽闻邱非暴怒,咬牙切齿地大喝一声:

 

“王——杰——希——!”

 

什么?!乔一帆一个激灵,只觉得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不可能!王杰希此时应该快要到杭州了,怎会潜伏在崇文门附近拦截嘉世信使?何况他从未透露给邱非他与王杰希的关系,就算王杰希与邱非同在宫中,太医院与兵部八竿子打不着,也根本没机会见面……这一定只是重名!乔一帆安慰自己。


 

 

“大将军知道是谁下的毒手?”

 

邱非恨恨一笑,“微草堂王杰希,诡计多端,害人不浅!前日我曾遭他暗算,身中奇毒卧床三日,致使嘉世错失作战良机!如今我竟然再次栽到他身上!栽到这同一根银针身上!”

 

“贺铭听令,你带领三军回京等令,以防对方调虎离山之计。王泽随我亲自去一趟崇文门,取王杰希项上人头!”

 


 

话音未落,便见眼前倘若刀剑的银光成织网状袭来,他还未来得及提刀阻拦,身上盔甲的铁片便如落叶般被纷纷削落。防备严密如他,身上也顿时见了血,身后士兵们的惨叫声更是一时之间不绝于耳!

 

是刀阵!邱非愕然,这世上如此熟悉阵鬼剑法的除了身在虚空的李轩,他只能想到一个人。


邱非目眦欲裂,不可置信地抬起了头。

 

刀光剑影,尘土血雾逐渐散去之后,一个人影向他缓缓走来。

 

 


“想动王杰希,便先过我这关试试。”

 

 

 

 

TBC



我暴露了,我揍是个乔吹,泥萌奈我何!




评论(20)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