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36)

 



虐大眼,慎




36


 

王杰希不记得自己跑了多久。


上一次这样狂奔,还是五年前那时为了进山寻觅乔一帆。现在的体力大不如前,当他跑到京郊,进入药山镇的时候,内力枯竭,轻功无力施展,身体再也无法支撑下去了。

 

他闯进了一家昔日相熟的客栈,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一个断了腿的乞丐靠在墙角,见王杰希进来,挤出个冷瘆的笑。“长了腿的都逃命去喽,偏偏还有个来送死的……”

 

王杰希心尖陡然一簇,已经急急拉过马厩里的一匹骏马,飞身而上。马蹄奔腾,淡绿色衣袍随风而舞,衬着一张故作镇定却难掩焦急之色的脸。

 

离微草堂愈来愈近了。往日喧闹熙攘的小镇上此刻却空空如也,孤寂地被青灰色的雾霾笼罩。漫无止境的阴暗中却透着几处醒目的红——远处的房屋燃起了大火,火舌直窜向天空。有一座已燃烧殆尽,漆黑的柱子带着一团烈火象一颗殒星似的笔直坠落下来,黑烟盘旋。被炸死的,烧死的,砸死的人的断肢残躯四处抛散,鲜血染红了地面。

 

王杰希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恐惧,第一次觉得尸体是那样的可怖!他低吼一声,使尽浑身力气挥舞马鞭,沿着尸骸狼藉满是碎石的路向着药山冲去。在可以看得见的世界里,王杰希红着眼,竭力地辨认着微草堂的轮廓。

 

可这里还哪有什么微草堂?

 

他的眼前只剩一片断壁残垣。许多爆炸开的黑色烟柱,在烧焦的废墟中象旋风一样呜咽着向空中卷去。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焦糊味,其中不乏诸多干药草燃烧后的刺鼻味道,却寻不到一丝生命的气息。

 

昔日的微草堂已经不复存在了。

 

一颗燃烧着的石块从王杰希的耳边擦过,额边顿时鲜血直流。王杰希怆然倒地,哇地呕出一口黑血,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冰凉的雨点打在脸上,王杰希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在微草堂的废墟之上,尽是雨和夜色。天上的云和地上滚滚的浓烟在地面上散落布开,混成一块。

 

王杰希摇摇晃晃地爬起身,双腿却不听使唤,又重新跌了回去。他索性不再挣扎了,低着头搬开了一块碎石,未烧焦的地方露出暗红色的漆。王杰希的手颤了一颤,石块“啪”地落到碎石堆上,带起了一串惨淡的闷响。


“我回来了。”王杰希伏在碎石堆上,喃喃地道。可终究还是……迟了。


微草堂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他都极为熟悉——几间瓦房一切从简,只有医阁的柱子被漆成了朱红色——他正坐在医阁的正上方!下面不知埋藏了多少微草堂的冤魂!


王杰希拾起一片片瓦,那一段段往昔的回忆如烟幕般飘过,他眼睁睁地看着,却拼尽全力也触摸不到。


他一片一片地扒着瓦砾,直扒得双手血肉模糊,他却丝毫不觉疼痛。流弹在他身边炸开,残壁断裂开来,碎石纷纷砸下,划破他的衣服,划伤了他的面颊。他却浑然不觉,只是机械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直到他碰到一块软软的东西,动作瞬间定格,仿佛是一个即将溺毙的人,四肢百骸动弹不能——那是一块烧焦的尸块,早已面目全非。但王杰希认得出来,这是一块人的腿骨,上面还粘连着血肉。

 

微草堂的昔日时光,欢声笑语,连同王杰希心底那一丝丝希望,在一瞬间化作烟水茫茫。

 

王杰希捧着尸块,怔怔地坐在瓦砾之中。阵阵阴风穿过断壁残垣,发出低声的呜咽,混着无边无际的潇潇冷雨,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站在碎石堆旁等待的乌鸦忽而展翅而飞,留下一串凄若哭啼的哀鸣。

 

天地间一片淋漓如墨。

 

 

是夜,战火声再次响起。嘉世军精锐部队抵达药山镇,开始了新一轮的报复性突袭。

 

火球飞来的一刹那,他有些恍惚,直挺挺地坐着没有躲闪。或许,以性命为微草堂做最后祭奠,与微草堂共存亡,才是他的命中注定。

 

远远望去,似乎还能看见膳房烹茶的缕缕炊烟,恍然间,那个人明朗的笑脸又宛在眼前。王杰希微微地扯开嘴角。

 

一帆,对不起。今生无缘,来世再见。

 

 

 

忽然,他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扑倒,滚向了一边。身边的炸裂声震耳欲聋,碎石劈头盖脸地砸将下来,却没有一颗落到他的身上。

 

那个将他紧紧护在身下的人被砸得灰头土脸,使劲咳出几口沙子,抹了把脸,露出了担心的神情。

 

就算在黑暗的夜里,就算乌云遮住了所有光亮,王杰希也认得出这张前一秒还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的脸。

 

这一定是幻觉。

 

 

===================================

 

 

乔一帆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他扑过来的那一瞬间,连鬼阵都忘了放,只凭自己的肉身挡住了石子雨。若他反应迟了一秒,怕是要后悔终生!

 

王杰希脸颊上干涸的血渍也让乔一帆心跳漏了半拍,当看到王杰希的双眼正直直地注视着自己时,才稍稍透了口气。

 

没时间叙旧,也没时间抒情。乔一帆打了个滚起身,拉起王杰希便跑。

 

凌乱的箭羽,带着火的流弹不停从身边飞过。他们在微草堂的废墟间,在硝烟弥漫的战场,穿梭闪避,风驰电掣。他们双手紧握,十指交扣,仿佛就愿这样牵着手到地老天荒。

 

 

 

“停……咳!停下!”

 

乔一帆以为王杰希体力不支,便拉起他的胳膊往自己脖子上一绕,把人打横抱起,使着轻功三下两下跳到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布下鬼阵,却还是不放心,仍然将王杰希护在臂弯中。

 

两个人四目相对,却都累得气喘吁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乔一帆眼睛亮亮的,如痴如醉地打量着王杰希。就算他浑身是伤蓬头垢面,依然一如往年——那样轻易地夺去乔一帆的全部视线。他心疼地抚上王杰希的脸,小心翼翼地为他拭去了结块的血渍,轻声道,“师父,对不起,我来晚了。我这就带你离开。英杰他们都在等着你呢。”

 

不想王杰希恍若未闻,抬起双手,用力将他推离自己。“你莫管我,我不走。”

 

“师父?”乔一帆诧异,“这里很危险,轮回已经向嘉世宣战了,不久后其他门派也会齐聚京城,若要这江山易主改朝换代,一场恶战是免不了的。”

 

“我不会离开微草堂。”王杰希眼神空洞,不知在看向何方。他此时仿佛是个目盲之人,看不到周围的景象,也看不到乔一帆。“一生一世不离不弃,是我立下的誓言。我要留在这里,直至我死。”

 

这平静语气中透出的绝望让乔一帆心中无比绞痛,却又有些不知所措。他握起王杰希的手,颤声道,“师父你相信我,情况没有那么糟。我们大家都活着,房子倒了可以再造,待新朝建立,我们一起重建微草堂也不迟。”

 

“晚了。”王杰希摇着头,淡淡地道,“微草堂已经不在了,英杰小别……他们都不在了。”

 

乔一帆愣住,忽然浑身一颤——王杰希看到夷为平地的微草堂,定是误以为微草堂弟子们全部葬身于此,悲痛过度而致精神崩溃神志不清了!人世间悲恸的极致莫过于此!

 

乔一帆心痛到窒息,狠狠责备自己为何只顾逃亡,为何不将事实真相第一时间告诉王杰希!为何没早点发现王杰希被困在靥里!他叹息着,把浑身僵直的王杰希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他的背,一字一句柔声安抚道,“你听我说,微草堂没有亡,所有人都还活着。英杰和小别他们正在蓟县的树林等你,英杰说,带着微草堂离开京城是你的指令,他还说如有将来,无论身处何地,都要将微草堂发扬光大……”


“将来?”王杰希听到这个词,微微颤了颤,随即露出了凄然却嘲讽的笑。“心如死灰之人,还谈什么将来。”


“不!你相信我,你跟我走,一定可以看见希望!”

 

“我不走!你快放开我,英杰他们还在下面,我得去救他们。”王杰希突然力大无比,猛地挣脱了乔一帆的怀抱,想要冲出鬼阵却被弹了回来。

 

乔一帆赶忙冲过去,紧紧抱住他,“师父你醒醒!微草堂所有人都已经安全逃走!现在只有你留在这里,大家会担心的!”

 

“我会在这里陪着他们。我的骨血将与微草堂融为一体。”

 

“师父,求求你!醒过来啊……”

 

 

 

一支火箭飞来,乔一帆转身,一把将王杰希护在怀里。火焰虽然被鬼阵挡住了大半,却还是将乔一帆右臂的衣衫烧得稀烂。鬼阵周围瞬间燃起了一人高的大火,把乔一帆和王杰希围困在中间。

 

再不走就没有时间了!


乔一帆咬咬牙,颤抖着伸出右手,冲着王杰希的颈骨一个手刀,便见王杰希的身体慢慢滑倒,倚在他怀中,失去了知觉。





TBC




来打我呀~




评论(2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