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35)

来啦~争气吗我!【凑表年




35

 

 

王杰希将几颗药丸捣碎重新溶于油脂,倒入鼎中,将火搧起锻炼。

 

时间已近午时,天色却异常的阴霾,压顶的黑云正酝酿着一场大雨。王杰希对最后一剂药的期待仿佛也被这天气笼上一层乌云,阴郁沉闷。

 

这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天。

 

王杰希晓得些命理。虽行医之人理应秉承医道,但他比常人见识了太多玄闻异事,便知晓这世上有太多寻常学问解释不了的东西。比如他突如其来的心悸正预示着不祥之兆。

 

可他却想不出这不祥的缘由。他最为挂心的解药的最后一剂已在路上,理应万无一失。陶轩对他的监控最近也略微松懈,应该不会找他麻烦。而唯一有些令他不安的便是他前些日子冲动之下救下的孙翔。

 

王杰希心知,孙翔服下药丸后的状况恐怕比现下还要糟糕。因为在方士谦的方子里并没有这最后一剂鬼臼草,因此给孙翔的药丸与苏沐秋服下的解药并无差异,若此时服下,保命是十拿九稳。只是王杰希在炼制的过程中发现,在这千奇百怪的药方中除了大剂量具有抑寒排毒功效的成分,竟无固元凝神的药物。那么服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体内的元气便会在这些烈性药物的吞噬下消失殆尽,便如苏沐秋当初那般,连行走都有困难,精心调养上一二年后方可慢慢复元。

 

既然发现有此弊端,王杰希当然不舍得让乔一帆受此之苦。但普天之下能与诸多烈药相容还能不减药效的固元之剂除了鬼臼草别无他选。可派出去寻找的微草堂弟子直到近日才送回消息,王杰希除了耐心等待也别无他法。


这虽然苦了孙翔——因为就算服了解药,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是寸步难行——但只要孙翔不暴露解药之事,陶轩亦不会怀疑到王杰希的头上。他便有足够的时间炼成真正的解药交予乔一帆。

 

反复理了理思绪,王杰希才稍稍有些心安,打起精神踱步去太医院迎接高英杰。

 

 

一如往常地,高英杰见到师父很是开心,对于王杰希指派他几日后启程去杭州找乔一帆一事则更是兴奋。见时候还早,便拉着王杰希话起家常,汇报微草堂的近况。

 

“一切都好,师父请放心。只是微草堂最近收治了两个怪人,惹了点小麻烦,但已经被我们摆平了。”

 

“哦?”王杰希挑眉,他平日是不关心这些趣闻琐事的,但见高英杰兴致正高,自己也正好排解下抑郁。

 

“一个已经来了个把月,当时受了重伤。此人话极少,我们至今连他的身份也问不出来,就别说因何而伤了。治了一个月后伤好了,前些天他又带回了另一个人,那人说话疯癫,说自己中了冥僵之毒,又遭歹人欺骗,服了不知什么解药就变成现在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了。可经我们诊治后,却发现只是脉象虚弱元气大伤,并没有什么寒毒之症。他偏不信还大闹微草堂,可补了几天的红参,气色恢复了大半,他才渐渐相信他体内根本没有寒毒。”

 

高英杰表情有些无奈,“谁人不知冥僵之毒只是传说,何况就算世间真有这种奇毒,也是无药可解。可我们治好了他,他不但不信,还非说是从高人那里得的解药治好的……师父你说可笑不可笑?师父,师父?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

 

王杰希此时脸色铁青,如遭重锤。他终于知道他的不安源于何处了。“这人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

 

“他没说,但我曾经听那个话少的人唤他什么‘翔’,姓没听清,估计是单名一个翔字的。长相嘛虽不及话少的那个小哥俊俏,不过人高马大,挺精神的。怎么,师父认得此人?”

 

何止认得。王杰希捏紧了拳,却止不住地颤抖不停,惊恐之心已无力掩饰——他到底还是逃出了宫去。轮回的人情未还不必说,反给微草堂招来了杀身之祸。

 

高英杰吓坏了,“师父您怎么了?是不是我们惹了祸?我们该怎么做,只要师父您一句话,我们立刻照办!”

 

“你回去,让他们立即离开微草堂。”王杰希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事关微草堂的存亡,这个时候已经不能瞒着高英杰了。“这二人是朝廷通缉的要犯,若我猜得没错,朝廷现在已经开始全城围剿了。”

 

“什么?!——”高英杰大惊失色,他一帆风顺的人生中还从未经历如此变故,顿时抖如筛糠。“我们……我们只是收治了他们,理应不会遭到牵连……”

 

“你忘了乔一帆是怎么离开微草堂的吗?”王杰希厉声道。

 

高英杰愣在当场,一个字也说不出,眼泪溢满了眼眶。

 

“为了保全微草堂,我们牺牲了一帆。如今难道还要重蹈覆辙么……”王杰希神色恻然,闭了闭眼。“若能安度此劫,你带着微草堂离开京城罢,走得越远越好。”

 

“可师父您怎么办?”

 

一切因我而已,自该由我一个人来承担。王杰希想,表面却冷静地安抚道,“皇帝有求于我,自会留我一条命。待你们落脚,我自然是要去投奔你们的。”

 

高英杰脑子已一片混乱,拎不清王杰希的意思,只好胡乱地点头答应。带着王杰希写给孙翔的书信匆忙离开了皇宫。

 

 

王杰希猜得不错,就在孙翔被捉回牢里的十几天后,他成功越了狱。

 

或者说是轮回教教主周泽楷五年来的不懈找寻终于一朝得手,不然以孙翔的身体状况,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凭一己之力越狱的。

 

宫中出动了无数兵力满京城围追堵截,如今已搜到了药山镇。若这二人始终藏身于微草堂,后果不堪设想。

 

王杰希身在宫中也是无能为力,只得修书一封给孙翔,请他离开微草堂,并保证不牵连微草堂,便是还他的人情了。

 

虽无能为力,王杰希并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微草堂需要他,乔一帆需要他。在确保微草堂安然无恙之前,在把药亲手交给乔一帆之前,他不能倒下去。

 

乔一帆……想到这个名字,一股浓浓的酸楚涌上心头,王杰希眼眶一热,几乎要流出眼泪。


他从不知道自己也有如此情长气短的时候。


他想见乔一帆的心几近疯狂,但他却庆幸他不在这里。因为若历史重演,对乔一帆来说实在是太过残酷。这一次王杰希仍求以一人之力抗下所有磨难。

 


==========================

 


解药炼成的一刹那,喜悦和解脱的心情却被不安冲淡了大半。王杰希甚至没有时间多看一眼他耗费五年的成果,就将它装进药瓶藏在了袖口。

 

紧接着,王杰希将浸泡在一个坛子里的所有银针取出,收入了剑穗中,作为防身。坛子里是一块动物的腐肉,常年滋生的毒素若取少量是治疗抽搐的良药,但这满满一坛的毒性却足以放倒一个军队。

 

行医多年的他自养成了悲天悯人的性情,他不想拿走任何人的性命。将针尖上的毒素佐以对穴位的刺激,可以即刻限制一个人的行动,却不致命,三五天之后方可恢复。因此这些浸了毒的银针对王杰希来说相当适合用来防身,就算王杰希的武术内功功底较习武之人浅薄许多,但凭他对穴位的拿捏和准头,也足够在银针用完之前暂时保命。

 

王杰希环顾四周,最后看了眼这个他并不留恋的炼药房,确定将重要的家当都带在身上以后,一掌推翻了药炉。当明火遇到油脂与炉灰,整间屋子瞬间被火光湮灭。方士谦留下的所有稀世药方,奇毒,那罪恶的冥僵丸的配方以及解药的配方,全部葬身火海。

 

门口的侍卫立即寻人救火,无奈风威火猛,泼水成烟,那火舌吐出一丈多远,谁敢靠前?只听得屋瓦激烈地爆炸,碎石满天纷飞。人们滚滚爬爬逃离火场,再也不敢靠近。

 

大将军邱非闻讯率兵赶来,见了这架势也不敢贸然行动。抓了一个侍卫,大声问道,“里面的人呢?!”

 

“人?”那侍卫这才回过神,“哦,里面只住了王太医一个人,已经跑出来了。怪了,刚才还在这的……”

 

邱非暗道不好,他早就怀疑这王太医心怀不轨,他曾多次提出调查却无奈皇上近来对这人百般信任,他自己又因孙翔越狱一事焦头烂额,对王杰希根本无从下手。


这王太医到底按捺不住了么?他出身微草堂师从方士谦,极会使药,孙翔成功越狱怕是也跟他脱不了干系。邱非思及此,立刻派人严密把守所有宫门。自己也飞身前往各个宫门巡查,终于接到线报,在南宫门处拦下了正欲出宫的王杰希。

 

邱非当然不觉得这太医有任何本领能逃出他的手掌心,却也没预料这么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他生擒。只见王杰希全身上下素衣粗布,连伪装都没有,容貌也不易,不由觉得好笑。

 

“你以为你放了把火,便可趁乱出宫?你未免也太不把我嘉王朝放在眼里。”邱非嘲讽。

 

“邱将军言过了。宫门当然非我等草民可闯之。”王杰希不卑不亢地回应。

 

邱非觉察出有些不对劲,但也来不及多言,便要上前亲自将他绑了,押送刑部大牢。

 

还没迈出一步,邱非突然感觉腰椎一阵酥麻,双腿无力跪地。说时迟那时快,王杰希一手架住他,一手抽出邱非腰间的佩剑,抵在了喉咙口。

 

“都别动!”王杰希喝道。


周围的将士骇了一跳,甚至来不及看清发生了什么,便见他们的大将军瞬间落到了王杰希手中,无力反抗。他们纷纷停住脚步,却仍旧手执武器蓄势待发。


“你以为你威胁得了我?”邱非咬牙道,使劲浑身力气却仍然动弹不得。

 

“我话只说了一半。出宫这么大的事,当然要有贵人相助了。邱将军,得罪了。”

 

 

 

 

TBC

 



*下章就见面辣~

*这几章拖得比较久,所以在这里给大家理理思路~【也是给自己理理

微草堂收治了周泽楷,而大眼又在宫中救了孙翔,后被周泽楷救出宫带去微草堂,却给微草堂埋下了祸端——朝廷的人马已经快要找上门了。结合五年前的那次劫难,大眼非常担心历史重演,才会不顾一切出宫。

其实周泽楷也并不愿意牵连微草堂,可此时身上有伤,孙翔也行动不便,确实也是走投无路,只能等待江波涛的救援。因为他这次计划营救孙翔的行动是堵上一切的,抱着鱼死网破的决心的,整个轮回教都体谅并支持教主的营救行动。因此在周泽楷第一次营救失败后,便已向轮回总部汇报了自己的行踪和位置,希望江波涛救援。江波涛自知兵力无法与嘉世抗衡,只能干着急,却赶上上一章叶修带着乔一帆去轮回贩卖火器,带给了江波涛巨大的希望。他便立刻带着兵马和火器进京去微草堂接人,若接不到就跟嘉世硬碰硬,反正他们有了火器在手,不怕冷兵器。因此上一章小乔跟踪江波涛进京,却发现他们驻扎在微草堂的后山便是因为他们要迎接身在微草堂的周翔二人。

再说就剧透啦~摊子铺得太大难免会有bug,如果有问题也欢迎来跟我讨论~

*大伙可以猜猜辣个有僵直作用的毒素是啥哇~【其实不难猜,但被我开了点外挂Qwq



评论(2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