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34)




月更来啦~【还有脸说

越来越像大纲文了QWQ摊子铺得太大果然应付不来_(:з」∠)_

 



34



王杰希首先检查了脉象——在碰触这人手腕的一刹那,王杰希便已确定他的寒毒已深入骨髓。虽然此人一看便是习武之人,身体却早已被这股阴寒拖垮,能活到现在实属不易,可也只剩下一口气了。他的状况与乔一帆相比可谓差之千里,让王杰希不得不再次由衷感谢叶修对乔一帆的救命之恩。

 

王杰希执起他的手,向他的手心里注入了些内力。半晌,终于见他成功踱过了一口气。

 

“我可以救你。”趁着他清醒,王杰希说,“但你要告诉我你是谁,为何出现在此,以及——”

 

“我姓孙名翔,轮回教教主护法,五年前被俘,宁死不降,被喂下冥僵丸,从此不人不鬼,生不如死……”那人脸色恢复了些,迫不及待地向王杰希自报家门。声音虽虚弱,却带着浓浓的恨意。“我不甘就此死去,是因轮回教教主周泽楷有情有义,虽得知我死讯却五年来从未放弃找寻。如今他终于寻至我所在,想要救我出去,却还是被官兵发现功亏一篑。我不想连累他,便助他先走,我一个人躲避官兵。只要活着,我总有机会出宫与他相见。”

 

王杰希见自己的问话被打断,皱了皱眉,“你可知,你已毒发至此,就算出了宫也是死路一条。”

 

孙翔的神情顿时失去了犀利,收起了眼底的恨意,说道,“我……我只愿死前能见他一面,也不枉我这些年的苦熬。何况……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有尊严,而不是在这深牢大狱,死得猪狗不如!”

 

王杰希点点头表示赞同。“可现在救你的人生死未明,凭你的身体状况无论如何也逃不出陶轩的掌心,我也保不了你多久。你还是主动现身自首,免得再受皮肉之苦,保命是为上策。”

 

孙翔一骨碌爬起来,咬牙切齿道,“你刚刚说了会助我出宫!”

 

“我也是被囚之人,怎可助你出宫。”王杰希总觉得与他沟通有些艰难,但还是颇有耐心地试图把话说明白。“但我有解药,可以救你的命。只要你老老实实做你的人质,不再激怒陶轩,无论宫内还是宫外都可保住性命。”

 

“解药?”孙翔一听这话,眼睛都绿了,却还是半信半疑。“不可能,冥僵怎么可能有解药?”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你也并无其他路可选。这解药虽目前缺了一味药,但足够续你的命。”王杰希从隐蔽处掏出了小药瓶。“不过,我得跟你讲清楚——”

 

王杰希话音未落,孙翔便扑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王杰希将内力汇集于掌心,执起炉边拂尘一甩,几道银光嗖嗖闪过,一瞬间的功夫孙翔俨然成了个刺猬,全身的穴道被封得严严实实,浑身抽搐伏地不起。“你!你这妖医!”

 

王杰希吁了口气,捋了捋拂尘的银丝,露出里面红色的剑穗——叶修赠他的防身之物,到底派上了用场。幸好早有防备,不然这瓶药怕是要喂了狼去。

 

“我与你非亲非故,好心救你,你却恩将仇报。”王杰希走上前,将孙翔身上的银针一一拔掉,重新纳入剑穗中。“你给我听着,我会给你一粒药丸续命。无论你康复与否,你都要继续装病,也不准跟任何人说见过我。不然你不仅会给我惹麻烦,若被陶轩发现你的寒毒已解,你便更是死无葬身之地。”

 

孙翔愤恨的眼神逐渐淡去,直勾勾地盯了会王杰希手上的药瓶,头点得像鸡啄米。

 

终于肯听话了。王杰希叹了口气,才仔细打量起了孙翔。若不是常年被寒毒折磨,他其实是个长相相当精神的青年,眼神锐利中包含着几分年少轻狂不可一世。


应该比英杰一帆大不了几岁,还是个孩子。王杰希想,吃了这么多苦,真是相当可怜可叹。

 

王杰希心里顿时柔软了几分,立即把药丸倒出一颗在手心,正要递给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合上了拳头。

 

“你又要作甚?”孙翔没了好气。

 

“你是轮回教的?”

 

“啰嗦,是又怎样?”

 

“你们轮回欠了我一个人情,日后记得还。”王杰希淡淡说着,把药丸塞到他手中,随即解开了他身上的穴道。

 

眼见孙翔眼神闪烁,一恢复行动便作势冲自己扑来,王杰希扬了扬手中的浮尘。

 

“你若不想再吃我的银针就赶快离开这里,哪来的回哪去。”

 

 

 

======================================

 

 

 

叶修,乔一帆与包荣兴一行三人护送着苏沐秋督制的两车火器前往轮回教。

 

彼时已是暖春,从杭州城沿着钱塘一路向东,尽览春光无限绿意盎然。

 

乔一帆这些日子一直悬着的心也被这美景抚平了大半。但他要看着这王朝覆灭,让王杰希重获自由的决心并未减少半分。

 

“若有一日,河清海晏,我定会带着师父远离纷争,泛舟南下,归隐人生……”乔一帆一日望着波光粼粼的江面,不由自主地喃喃道。见叶修含笑不语,自知又痴言痴语,羞赧笑道,“徒儿只是痴人说梦罢了,师父莫见笑。”

 

叶修不以为意,道,“杭州是个好地方。我与沐秋在这里住得久了,也时常梦想着放下一切携手终生。可我们入朝多年,已深深扎根于这帝政权倾之道,连根拔起谈何容易。历朝历代权臣善终者凤毛麟角,我们若就此停止抗争,即便能苟且偷生也不得善终。我们现在所做的,灭嘉世也好建新朝也罢,说到底也还是为了圆自己的梦罢了。”

 

“可徒儿还是很羡慕师父,无论安逸亦或流离,都有苏公子相伴左右,而我……”乔一帆叹了口气,“师徒之矩还是难以逾越罢……”

 

叶修皱了皱眉,脱口而出道,“大眼对你是有情的。”

 

乔一帆眼中闪过一丝光芒,随即又转瞬即逝。“我懂得,当年师父将我逐出师门其实是出于保护。我在宫中见到他时,感觉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仍是那个对徒儿爱护有加的师父。虽然我已不再是微草的弟子,可那份情谊始终不曾改变。”

 

叶修笑着摇了摇头,“哦?我看到的可不止这么多。你们两个之间,并不是你一个人在努力。”

 

“师父何出此言——”乔一帆见叶修欲言又止的样子,心知他一定知道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关于王杰希的事,心跳顿时急促了起来。“徒儿愿闻其详!”

 

“这些事大眼是不让我说的,可你好歹叫我一声师父,我自然是盼着你好的,如何忍心看你备受煎熬。”叶修卖了卖关子,见乔一帆一脸焦急,终于松了口。“我只告诉你三件事。第一,大眼年前曾私闯兴欣,为的只是看你一眼。可你那时突然发病,没能见到他。第二,他对你中毒之事并不是一无所知。因我告知他时,他的表情只有痛苦却并无震惊。第三,你对他的感情,他都明白。”

 

乔一帆如遭电击,嘴唇嗫喏着,彻底地呆在原地。

 

叶修叹了口气,心道这轮回之行怕是指望不上他了。但既然早晚都要告诉他,也不后悔这次冲动。哪个师父不希望看着自己徒弟幸福呢?


无奈叶修对这两人的过往也不甚了解,尤其是不知道王杰希究竟在谋划什么,便也无法开导乔一帆,只能鼓励着说道,“所以说,很多事确实不像你想的那样。这些年你为他出生入死,了解他的近况,他都知道。可他对你的情况竟也是了如指掌,可见他为你做的可能也并不仅仅如此。但我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你莫胡思乱想,个中缘由你等见到他再问个清楚也不迟。”

 

乔一帆觉得魂都抽离了,眼睛,鼻口,五脏六腑,都已无法控制,整个身体仿佛不再是自己的。此时他心中所想已经不是几千几万个为什么——他深知想破头也是无解,甚至误解——而是有个声音直击心底:他真的可以幸福吗?在千帆过尽之后,还能圆他年少时可望而不可及的梦,得到他朝思暮想之人?

 

叶修推了他脑袋一把,“你啊,有点出息。你当初的野心和聪明都到哪里去了?你是他徒弟,可你并不比他卑微。你有追求他、与他厮守一生的权利和资格。王杰希这人虽然骨子里傲得要命,又顽固保守,要他承认喜欢你比登天还难,但他会用行动来说明一切。既然他一直在努力,你也不要让他失望啊。”


乔一帆貌似回过神,也好像仍在神游。但他还是笑容明朗地,对叶修使劲点了下头。

 

 

 

接下来的几天里,乔一帆表现得异常冷静自然,仿佛从没听过叶修的那番话。

 

叶修心知他是做得成大事的人,对他颇为放心。便在完成了与轮回的交易后立刻将他遣返兴欣协助苏沐秋,自己则带着包荣兴前往百花谷,明里兜售火器,暗中联合力量。

 

乔一帆目送叶修和包荣兴踏上征程,便驾着马车往杭州城驶去。

 

他的冷静并非装出来的。他也会激动,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胡思乱想,整夜整夜的失眠,可他并不慌乱,该做的事依然有条不紊。叶修的话仿佛一颗定心丸,让他更坚定了信念,更加知道此刻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就好比他在通往京城方向的驿道上驻足良久,却还是依然选择了掉头。

 

 

行至不远处,忽闻身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不绝于耳。乔一帆遂匿身于林中观察,发现竟是一支急行军从林中穿过,向着京城方向驶去。人数庞大,粗略估算千名有余。

 

这绝不是嘉世的军队。乔一帆可以肯定,无论从着装还是兵器上看,都非嘉世所有。

 

来者不善。可他们进京究竟要做什么,乔一帆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这一切跟他又有什么干系呢?

 

乔一帆摇摇头,在他决定掉头的那一刹那,两辆熟悉的马车映入眼帘。

 

——这不是几天前他们卖给轮回的两车火器又会是什么!他与这两车火器朝夕相处,车厢上还带着兴欣的标志,绝对错不了。

 

这么说,这一队人马应该就是轮回集结的军队了。

 

乔一帆纳闷,前几日谈判的时候,副教主江波涛只是花高价买下了这两车火器以及部分制造图,并未流露半点想要联合兴欣出兵嘉世的意愿。怎么他们几人一走,轮回便急不可耐地向京城派兵?况且看这架势,说是轮回倾巢出动也不为过。

 

可若是真要讨伐嘉世,何不按照叶修的建议,联合几大门派,等待时机成熟再行动?就凭这一千多人的军队何以撼动嘉世的统治?何况,听说轮回教主此时并不在教内,教主护法也被俘多年。此时出兵绝非最佳时机!

 

还是说,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乔一帆不知这副教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不管轮回意欲为何,带着兴欣的火器进京,便足以暴露他们的计划了。他怎能允许这一切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

 

乔一帆打定主意,弃了马车,使轻功跟了上去。这一跟便是五天五夜。

 

乔一帆在途中给叶修去了信,随时汇报军队的行踪,渐渐确认这支军队确实目标直指京城。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五天过后,路越走越熟悉,轮回军队最后竟在药山境内的一个山涧埋伏驻扎下来。

 



而他们的目标,竟然是微草堂。

 



TBC




大眼终于添了点武力值了~QWQ虽然设定有点牵强,但好像还蛮屌的,以后也用得到_(:з」∠)_


预告:下更或者下下更会见面【好苍白无力的预告QWQ




评论(2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