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33)




这章卡了好久QWQ


还有人看吗_(:з」∠)_





 

 

33

 

 

乔一帆浑浑噩噩地,从皇宫回到兴欣,已是大年初三。


待苏沐秋用王杰希的炉灰调制好火药,并装配成器,时间已过了正月。正逢叶修出镖归来,二人商议着寻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进行小试。


 

“城西废都不行,绝对不行。”苏沐秋摇头,“小乔的鬼连环将炸药引爆,再配合鬼阵的威力,破坏力极大。而废都障碍物多,不仅难以估测范围,同行之人都难保全身而退。”

 

“小乔?他不老实练剑,瞎掺合什么。”叶修诧异道,“他平日里最恨伤人,怎么还跑到你这里助纣为虐来了?”

 

苏沐秋白了他一眼,“我哪里晓得。打他从皇宫回来,整天便失魂落魄的,见了人连话都没有一句。不是闷头练剑便是找我讨论武器装配,说是要助我将火药的威力发挥至极。不过,这孩子的想法虽然疯狂,但非常值得一试。”

 

叶修先是一愣,又领悟似地道,“我大概知道他的目的。这小子只要一反常态,八成是为了王大眼。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可未免太心急了些。”

 

苏沐秋点点头,叹口气道,“我也有同感。你我一起凡事可以商量,行事尚有分寸。可他心爱之人身处险境,他却孤身一人在此,难免偏执,急于一时。可此事非同小可,万万草率不得啊。”

 

“我去劝劝他。”

 


 

叶修绕过后院一片狼藉的练武场,可以想象得出刚刚经历了怎样的一番鬼阵的连续肆虐。

 

果然在后院的池塘边见到了乔一帆,正气喘吁吁地望着那一池枯黄的芦苇发呆。

 

叶修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见到大眼了?”

 

乔一帆一怔,“师……师父!您……怎么知道?”

 

“你脸上都写着呢。”

 

“哎,是吗……”乔一帆倒也不反驳,傻乎乎地挠了挠头。

 

叶修笑了笑。“还担心你会吃闭门羹。想不到这个天性凉薄之人,终有一日不再拒人于千里之外,倒是个不小的进步。”

 

“师父他……并非天性凉薄,只是明理自持,超脱于世俗罢了。”乔一帆笨拙地解释。忆起王杰希给他戴狐皮围脖时的关怀亲近,心里像抹了蜜一般甜,怎样都无法隐藏嘴角的笑意。

 

“啧啧,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叶修早知他已无药可救,翻白眼道,“大眼能把死人医活,怎么就医不好你这相思病?”

 

怎么医不好。乔一帆心想,就算病入膏肓,深入骨髓,王杰希自始至终都是他唯一的解药。只要一见到他,病就全好了。

 

 

“你调查了这么久,查清楚他到底在宫里搞什么幺蛾子了吗?”叶修问。

 

乔一帆摇摇头,自从被高英杰摸上门来以后,没了微草堂的镖书,这条线算是彻底断了。仅从王杰希之前的需求来推测,以乔一帆的药学基础根本无从得知这些药材是用来做什么。

 

“可我不能再等下去了。”乔一帆说着握紧了拳头。


帮助王杰希完成心愿的希望落了空事小,王杰希的处境才更让乔一帆心焦。回想自己紧握他的手时感受到的虚弱脉象,乔一帆便知王杰希在宫中定是吃了不少苦头。忆起将他紧紧环抱时,竟被那一把骨头咯得生疼,腰细得简直可以一臂环绕,乔一帆便心痛得不能自已。

 

“我原以为,宫中虽险恶,但凭师父过人才智,为了微草堂众人的安危他定会竭力自保。可这各中艰难,竟是超乎了我的想象。师父他……受了好多苦。”乔一帆哽住,再也说不下去。

 

“其实也想象得到。”叶修拍了拍乔一帆的肩,叹口气道,“陶轩这个人妒贤嫉能。若遇怪才而不得其所用,则恨不能赶尽杀绝。虽我与沐秋逃出其魔掌,可皇宫里仍有诸多人生死未卜,甚至生不如死。以大眼的冷硬性子,在宫里吃点苦头也在所难免。但你也不必太挂心,朝廷虽忌讳微草堂,可陶轩这个时候召大眼入宫,定是有用得到他的地方,并不会伤其性命。”

 

乔一帆点了点头,神色却无半点释然,眼里燃着火光。“我一定要救他出来。”

 

“呵。”叶修笑道,“且不说大眼需不需要你救,救出来之后呢?让他也背负着通缉令跟着你浪迹天涯?他身后还有微草堂那一大家子,你说他会如何选择?”

 

“若是这种救,我现在便可做到。”乔一帆笃定道,“可我要的是给他他想要的生活。安定,随心所欲,不再被任何人任何事所牵绊。无论他想要的生活里有没有我,我都会这么做。可我知道这一切的前提是——嘉世灭亡。”

 

叶修有些诧异,眉间渐渐凝重起来。他原来只担心乔一帆一个冲动进宫劫了王杰希,却没想到乔一帆已谋划至此。“你倒是心高志大,可讨伐陶轩容易,撼动一个政权岂是儿戏。你我都无心称王,若贸然行动则导致群龙无首,天下必将大乱。切不可因一己私利弃天下百姓于不顾。”

 

乔一帆愣了愣,他自皇宫回来之后事事皆从王杰希出发,灭嘉世之心似已魔障,竟当真未想过如此后果。“望师父赐教!”

 

“自古以来,能导致政权灭亡的真正原因只有一个,便是人心。”叶修说,“得人心者得天下,若嘉世人心尽失怨声载道,届时,自可不战而胜。”

 

乔一帆不解,自己习武多年方到用时,而叶修更是天下武林之首,如今讨伐嘉世迫在眉睫之时,竟谈“不战而胜”?且不说要等待多久,苏沐秋潜力打造的诸多绝世兵器岂不是无用武之地?

 

“前朝重武抑商,导致武林门派遍地,割据严重,为政权留下隐患。陶轩非习武出身,却另辟蹊径,在前朝围剿具有威胁势力的门派期间,依靠通商积累了雄厚财力,暗中招兵买马发展壮大,支持被围剿的武林门派对抗朝廷。待前朝与各武林门派两败俱伤之时坐收渔翁得利,一举攻城。而后各武林门派欲与之分一杯羹,却接连遭到迫害甚至灭门。陶轩利用无药可解的奇毒冥僵丸控制战俘与质子们,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无门,遭受荼毒的武林门派也至此难以翻身。据此,”

 

叶修瞥了眼乔一帆,“你便来说说,灭亡嘉世的两个关键之处,在于——”

 

乔一帆仔细想了想,叶修这一席话虽是对前朝覆灭的概括,但对于推翻嘉世的统治也有了不小的启发。“嘉世之策虽不能如法炮制,但我认为他们之所以成功夺权的原因有二,财力雄厚,以及联合各方力量。如今我们需要的也正是这两点罢。”

 

“孺子可教。”叶修满意地点了点头。“据我所知,多数被迫害的门派并未就此衰亡,而是暗中发展壮大,伺机而动。他们对嘉世恨之入骨,是可联合的中坚力量。”

 

“那么,钱财的部分……”乔一帆突然眼前一亮,“难道我们兴欣出镖要价颇高,便是为了积累财力?”

 

“那点镖银哪里够招兵买马?”叶修笑,“我在陶轩身边多年也多少学了些经商之道,无论商品或个人能力,只要形成垄断便可坐地起价。待下个月沐秋的武器制成,你便随我跑一趟轮回教罢。”

 



========================================

 



而此时的王杰希则心如止水。


乔一帆深情满满的拥抱仿佛一枚定心丸,消除了他的所有顾虑与不安,更加潜心于解药炼制的收尾。

 

将药炉出口的几枚褐色药丸收入小瓶中,王杰希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颜。

 

只剩最后一味了。这味药的药引并不稀缺,据高英杰发来的消息,还有几天功夫便可入宫。

 

待这解药炼成,他便会托高英杰送到兴欣,交到乔一帆手上。并一定要嘱咐他,从此之后再也不要进入京城,不要与微草堂任何人扯上关系。至于他自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做好了与陶轩周旋到底的准备。

 

将药瓶藏好,王杰希抻了抻筋骨,准备回房睡个好觉。


 

推开了药炉的门,耀眼的阳光刺进来——这实在是一个难得的艳阳天,连终日昏暗阴森的禁宫也变得明媚起来。

 

王杰希挡了挡被晃出泪来的眼。

 

放下手时,忽见门外一阵兵荒马乱,门口的侍卫上前询问了几句,便也加入了其中。一时间,这禁宫竟成了无人把守的空城。

 

王杰希隐约听到了些只言片语,什么“捉拿轮回教主”,“赏金”云云。也许是刺客闯入,也许所有人都在为了巨额赏金捉拿要犯,可究竟发生了什么王杰希毫不关心,在解药炼成之前,他绝不会离开这禁宫一步。

 

他随手掩了门,上了锁。正欲回房,忽然大门被大力掀开!

 

王杰希骇了一跳,回头定睛一看,一个衣着破烂的人伏在地上,正浑身颤抖着向他一点一点地爬过去。

 

王杰希平稳了下呼吸,缓慢地向后退去。他不清楚这个人什么来历,为何而来,他此时想到的只是确保药炉的安全,确保那瓶包含了他四年心血的药丸的安全。

 

那是他全部的希望。

 

 

直到他看到地上那人向他伸出了铁青色的手,王杰希瞪大了双眼,脚仿佛钉在了地面,再也无法挪动半步。

 

这个人——中了冥僵。

 

“喂,救我……”那人嘴唇颤抖着,有气无力地吐出几个字。“拜托……”

 

王杰希像是魔怔了一般,径直向那人走去。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该多管闲事,可他此时脑子里浮现的,是那个绝望的雨夜里,全身冰冷的乔一帆。


王杰希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揪了一把。

 

——他又怎么能袖手旁观。




TBC




猜猜这个人是谁~【猜对也没奖

虽然是支线剧情,也应该还蛮重要的吧……【没有大纲的我哭了出来


评论(30)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