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目前没名字 01(人类乔X人鱼大眼)

我CP写的!我CP写的!我CP写的!【重说三

关键词:人类乔X美人鱼大眼/ 养成/ 西幻风

我CP目前还没想好名字,以示尊重,我在这里就先不乱取名啦~

我CP是生态专业学生党,科幻控/学霸/严谨/强迫症/职业病,文中会偶尔出现很多专业词汇,只是辅助设定不影响阅读哦~

不定期更~



01


他看到了什么,或者说他听到了什么。

或者无所谓看到或者听到,很多人鱼在广域探知的时候总是把视觉和听觉弄混。人鱼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爱开点人类的玩笑,“Homo Sapiens”他们说,“他们不懂得感觉,要么只能‘看’,要么只能‘听’,但他们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

这个玩笑也许当然只有人鱼能够听懂,因为人鱼在探测空间的时候也只能看只能听,至于触觉?广域探测的时候用什么触觉?大洋里每条捕食者都知道你的手,或者说你的牙齿,摸不到(或者咬不到)千里之外的沙丁鱼群,你要靠听觉和视觉把你领过去。

于是每次关于人类的听觉和视觉被提起来的时候,人鱼们都会下意识地接下话题:“对啊,无法听到鲸鱼的歌声,多么可惜。可悲的生物。”然后人鱼们开始聆听鲸鱼的呤唱。听,洋流把声音送过来了——

鲑鱼在哪里?

“你听得懂?”高英杰问他。当然,英杰太小了,他需要学习,学习很多很多。

“无法如你我之间沟通那般理解,但是明白。就像海豚,你听不懂它们要什么,但是他们甩尾巴的时候,就是要跟你玩,发出叫声的时候,就是要开始进食,这个时候就该带他们去找鱼群。”他尽可能细致地解答,但英杰似懂非懂地“噢噢”了几声,自顾自地跑去拉刘小别找海豚玩。

人鱼不叹气,只是会“叹”出很多泡泡。

有的时候他很好奇人类怎么教导自己的幼童,那些如英杰般年幼的鱼苗会像英杰、刘小别一般总是喜爱玩耍吗?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是很清楚的,倘若他是一个人类,现在英杰,小别等一众小辈就通通不是他的责任了,而是他们各自父母的。

方士谦曾经告诉过他,他看到过人类是如何抚育自己的幼苗。最开始他根本不信,人类的幼子很难看到,出海的海船都是成年人类。直到有天方士谦偷偷把他拉到一个人类经常光顾的热带海岛,他看到了。人类似乎喜欢在海滩上把自己晒干,而他一直很不理解这个行为,不过不要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人类似乎都是三四人一起活动,而他们一小群一小群的。而且他们的年龄结构也很有意思,一般都是两个或者一个成年的带着一个或者一群幼苗期或者青年期幼子。而人鱼呢,父母生完孩子就把后代留给族裔里同幼苗同一辈分但是稍稍年长的个体抚养,比如方士谦要负责照顾他、邓复升、许斌等,又比如他要照顾刘小别还有高英杰,至于父母呢,就一对一对地天南地北地到处游逛去了,直到时机到来。

时机到来对人鱼来说有好几层意思。人鱼出生一定年岁后就会暂缓生长,然后迎来两个急速生长期。比如刘小别,他的身体现在大概相当于两三岁人类幼童那么大,而他已经度过了九个秋天,下一个秋季就是他从幼苗转变成青年的“时机”,在短短三个月左右他会加速生长,直到和十几岁的人类青少年身长接近。

而对于他而言,今年初冬,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他会在今年冬季经历第二次急速生长期。他,王杰希,在三个月左右从青少年变成成年。之后,就是每隔两年左右的新的“时机到来”,或者直接点,发情期。

无论如何,每当时机到来,人鱼必须回到自己出生的淡水河流,在那里完成成长,发情,乃至生育。为此,王杰希离开族群,逆着洋流朝西游去。

方士谦总是无比庆幸他们族群几乎所有的人鱼都出生在荒岛上的淡水径流里,而蓝雨——他说的是另外一个人鱼群落——蓝雨有部分人出生在大陆上的淡水径流,所以他们必须冒着性命危险回去完成他们的生命周期。

当然,大片陆地,以及人类,听上去就很危险。

当然近年来,大洋荒原也变得危险起来。人类的巨型船只能够驶入海洋荒原,去捕捉鱼群,海豚,甚至鲸鱼,当然他们还会去做其他老天才知道的事情。而人类这些行为让人鱼非常烦恼,毕竟鱼群是人鱼的猪,牛,羊,鸡……总之,捕鱼船太过分的时候,人鱼们很乐意去制造点海难事故。

但这并不代表人鱼得为所有的海难买单。在王杰希离开之前,刘小别乐呵呵地对他说:“暴风要来了!暴风要来了!虽然现在风平浪静,但是我嗅到了”他耸耸鼻子,指着鼻腔内的感应器,“人类不会跟暴风一起出现,你会很安全。”

他问高英杰:“你发现风暴的踪迹了吗?”

英杰懵懵懂懂地甩甩头。

他努力隐藏著自己的叹息,但是嘴角还是泄露了一个泡泡:“你先跟许斌学习,等我回来后再仔细教你。”

他得马上在出发了,海水已经让他的皮肤感到略略发痒。

-----

他发出的声波带回来的嘈杂信息让他的心跳缓了一缓。信息里的独特的声波成像只能说明一件事,人类的船。但是人类的船怎么会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王杰希探出水面,一离开水,人鱼的视力就会略略下降,他眯起眼睛,勉强看出那是一艘三桅帆船。他仰面浮着,试图用鼻内的感应器捕捉一些空气中的信息,但是人鱼是大海之子,大气对他保持沉默。他重新潜入海里,仔细聆听海洋中各种嘈杂的声音。

远处的骚乱告诉他,暴风雨来了。

----

风暴过去了,天空已放晴,而王杰希再次进入浅水区。海岛位于他的东方,距离很近,似乎几个扫尾就能游过去,虽然经验告诉他,他得花上一小天的功夫才能找到他要去的径流入海口。除此之外,他不得不忍受海流带来的奇异的嘈杂,而因暴风雨带来的遇难船只则是其主因。

接近遇难船只比接近一艘功能完好的船只要安全得多。也许是好奇心,但也许是其他的原因,毕竟人鱼总是需要持续观察人类,而且人鱼有句谚语,与其他物种与时俱进才是最好的生存之道【*感兴趣可以查查Red Queen hypothesis】。为此,王杰希甩甩尾巴改变方向,不再直接游向他的目的地。

船只现在被淹没的浅滩上。一片狼藉中,他谨慎地避开尸首,船只碎片,观察着各种各样的漂浮物,心中合计着是否有需要采集一些待会族群,且高英杰也许想要新的玩具。他注意着自己的方位,计算着水流,等到他必须在退潮的时候离开此地,否则恐怕会搁浅,然而就在他四处逡巡的时候,他觉得他听到了什么。

船厢某处似乎传来一些某些奇怪的声音。他仔细听声辨位,那声音似乎是从船只残骸上一层传来的,而船舱上一层似乎并没有完全没水。他顺着水流游上去,船舱上层的确如他所想并没有全部浸水,但是也有足够的海水够他活动。王杰希拉开一扇阻挡的木门,那声音更加清晰了。

人类幼儿的哭声传进他耳里。王杰希顺着声音前进,找到了他要找到东西。

眼前似乎是唯一一个海难幸存者,一个大概人类孩子,他知道人类的幼崽并没有人鱼的急速生长期,所以推算不出来那孩子有多大,但是对方看上去比英杰大,又比快要进行第二次生长期的小别小,但无论如何,小小的孩子他一只手就能抱起来。

那孩子被人绑在一个漂浮座椅上,那个座椅似乎已经丧失了大半浮力,要沉不沉地在水中飘浮着,小孩子的衣物也早已被海水沾湿。他也不怎么挣扎,只是乖乖地被系在座位里哭着,见到王杰希游了进来,小孩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哭声渐渐地变小了。

王杰希离那孩子近了一些。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侧过手指,避免让锋利的指甲接触小孩稚嫩的皮肤,然后,他轻轻的戳了一下小孩子的脸蛋。他的指肚陷入小孩柔软的脸颊,小孩子没有继续哭闹,只是“嗯啊”地叫了一下,瞪大眼睛看着他,试图用自己的小手抓住王杰希的手指。他那副懵懵懂懂的样子,不知为何让王杰希想起了高英杰。王杰希略略吐息,由于这会他几乎半个身子露在水面,他一个泡泡都吐不出。

“我会救你。”王杰希对那孩子说。



TBC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