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31)






31

 

叶修像扛麻袋一样将王杰希拦腰扛在肩上,飞快地在林中穿梭。

 

终于落到一处平地,见追兵还远,叶修这才良心发现把王杰希放下。

“我们就此别过罢。你待在这别动,等追兵来了你就说我被仇家杀个措手不及,扔下你跑了。事后你跟侍卫们怎么扯谎,就看你的了。”

 

“多谢。”王杰希此时被折腾得胃里翻江倒海,脸色铁青,表情却依然从容自若。

 

“送佛送到西,作戏作到底。反正你都嫁祸了兴欣,我也不怕把罪名坐实。”

 

“我会封住侍卫们的口,绝不会让兴欣受到牵连。”

 

关于这一点叶修倒是毫不在意,反而玩味地捏了捏下巴。

 

“你计划得如此周密,结果就这么走了,我都替你可惜……你真的不许我告诉小乔?”

 

王杰希垂下目光,抿了抿嘴唇,露出个风轻云淡的笑。“告诉了又能如何?带他回微草堂,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继续授他医术?”

 

“如果那是他所想所愿,又有何不可?”

 

“你不要明知故问。”王杰希蹙着眉瞪了他一眼,轻叹道:“回不去了。他早已不是从前的乔一帆,现在的我也管他不住。这孩子的野心和理想,在微草无法施展,去兴欣是个不错的选择。我又何故与他牵扯不清,误他前程。”

 

“别这孩子这孩子的叫,你也比他大不了几岁。你可知,你口中的这孩子人小心大,痴恋了你整整十年,说他最大的野心便是啃了你这棵老草也不为过。既然你死心塌地为他着想,就要做好这个准备。”叶修看着王杰希几乎瞪成一样大小的双眼,几乎要笑出声来。

 

“你——”王杰希深吸了口气,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他刚刚接受自己在涉及乔一帆的问题上确实冲动的事实,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冷静下来理清思绪,来确定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因此对叶修见缝插针的调侃还是无所适从,咬牙道,“不可能,你让他死了这份心。”

 

“哦?那便让我们拭目以待罢。”

 



 

叶修突然想起什么,掏了掏里怀,抛给他一样东西。“这个送你,防身用。”

 

王杰希接过一看,正是昨夜乔一帆在练武场使的那支剑穗。虽其貌不扬,但他知道里面大有乾坤。

 

“这东西不适合他,他到现在还是对银针有阴影,莫说使这东西伤人了。你就不一样了,你比任何人都熟悉银针的掌控,又是用毒高手,用它来防身再合适不过。”

 

“我用不到。”王杰希第一反应便是拒绝,“他做为镖师才更应该防身。我倒未看出他有什么阴影,反而觉得他使得颇为娴熟,还是留给他罢。”

 

“我说……你这护雏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他若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如何做得了我们兴欣的镖师。”叶修无奈地笑道,“你事事为他着想,可他最放心不下的也是你。皇宫什么地方,你我心里都清楚。你若真为了他好,就保护好自己,别背负太多东西。”

 

王杰希低头不语。

 

“你软肋太多,微草堂那一大家子,还有小乔,你都要护个周全。陶轩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处处要挟你,你若不愿放手还没有武功自保,有几条命也不够你牺牲的。在宫中还是有备无患为妙。”

“小乔心太软,若对使针没有把握,反倒会限制鬼阵的发挥而成为累赘。而你只需稍微调用内力,便可轻易支配银针的走向,再结合用毒,便可将这暗器的潜力发挥得彻底。”

 

王杰希终于被说动,拱手作了个揖,“我收下,多谢。下次见面,定会加倍奉还。”

 

“这话说得见外了。”叶修不以为意,咧嘴一笑道,“都要做我们兴欣的人了,这点聘礼对我那痴徒儿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

 



乔一帆醒来,浑身像散了架一般,但跟往常一样,他并未觉得这次发病有任何不同。

 

醒来第一件事便是打起精神去见叶修,领到了一个看似轻松却有些意料之外的任务。

 

“陪……陪沐秋哥?”

 

“他今早出了门,说要去城西废都。我猜他是又搞出了什么东西,赶着去废都试验。可这都晌午了还没回来,我担心他有危险。”

 

“徒儿即刻动身,请师父放心!”

 

乔一帆来不及备马,凭着脚下功夫,不多时便赶到了杭州城西的一片废墟。

 

杭州曾是三百年前的都城,此地正是前朝皇宫的遗址。当朝皇帝下令迁都后,这个地方便逐渐萧条。经过历朝历代的血洗掠夺,原来奢华的皇宫也只剩下断壁残垣,斑驳的石阶旁,墙壁摇摇欲坠,几根腐朽的柱子在风中摇晃。

 

乔一帆寻了半晌也未见人影,正心急之时忽见一簇火光,转而便是震耳欲聋的爆裂之声。

 

乔一帆心道不好,冲着那团火光便扑了过去。但见一人踉踉跄跄地跑出来,身后跟着被爆炸迸发喷溅的石块——不是苏沐秋又是谁!

 

乔一帆一跃扑向苏沐秋,就地打了个滚。焦黑的石块劈头盖脸地砸将下来,所到之处浓烟四起。乔一帆忙着掩护苏沐秋,无暇布下鬼阵,只得执起雪纹挡掉大半,还是被细碎的石子划破了衣服。


一阵爆裂之声夹杂着石子雨肆虐过后,四周终于趋于平静,只剩下燃烧着的木块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小乔!你没事吧!”苏沐秋灰头土脸,把乔一帆从地上拉起来,满脸愧疚担忧之色。

 

乔一帆抹了把脸,吐出一口沙子,勉强露出个安抚的笑,“我没事的,沐秋哥,反倒是你,你都在做些什么危险的事啊!”

 

厚厚的尘土也挡不住苏沐秋沮丧的表情,“这炸药的配方明明没有问题,却再也重复不出从前的效果……每次要么威力不足要么造成喷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啊!”

 

“炸药?喷溅?”

 

“没错,这炸药正如你所见,威力无边,若将它加之于武器上,定会所向披靡。别说嘉王朝,就连玉帝老儿都敬它三分。当年的陶轩正是因为见识了这炸药的威力,才对我恨之入骨赶尽杀绝。可惜倘若十年前的我便已通晓炸药之术,也不至于国破家亡,沦落至此。”

 

乔一帆慌了神,“沐秋哥……你,你别难过,你还有师父啊……”

 

“不错,”苏沐秋回头冲他笑了笑,“还好我遇见了他,不然这炸药之术便会被寒毒永远封存。只可惜……我冥僵之毒虽已痊愈,却再也配不出当初的炸药来。”

 

“这其中,是否有什么东西跟你之前的成分不一样了?”

 

“一定是这样。我想来想去,唯一的不同便是出自于炉灰。”

 

“炉灰?”乔一帆只觉莫名的熟悉,眼睛一亮,“你是说……医馆炼丹炉底的炉灰?”

 

“不错!这杭州城里总共十四家医馆,只有四家有炼丹炉。我高价买断了这四家的炉灰,试验至今,没有一家的炉灰可以制成杀伤力强且用量精准的炸药。这可能跟南方空气湿润导致药材无法干燥,炉灰里渣滓过多有关。”

 

“那么沐秋哥之前用的炉灰是来自……”

 

苏沐秋神情恍然,喃喃地道:“方士谦的药炉,现仍保存于嘉王朝的皇宫。”

 

 

===================================

 

 

叶修看看满眼期待的苏沐秋,又看看惴惴不安的乔一帆,“这次我帮不了你,我不会勉强小乔,全凭他自愿。”

 

“啊,我……我可以的,只是……”乔一帆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是好。


虽然他早在接下微草堂的镖书那一刻起便做足了心理准备面对王杰希,可一直以来的阴差阳错,让他始终都无法真正地见到王杰希。逐渐习惯了在暗中帮助王杰希的他反而更放得开手脚去完成任务,久而久之,即使见不到面心里也是十分的满足。而突然间让他直面王杰希,一见面便是讨要东西,乔一帆心里便没了底,甚至有些抗拒。

 

就算自己的感受可以忽略,单从这件事上讲,独闯皇宫事小,若万一被发现连累了王杰希事大。可这炉灰又似乎是关乎兴欣命运的关键,他又不好拒绝……乔一帆实在是进退两难。

 

苏沐秋双手合十,“拜托了小乔!只要你从你师父那里偷点炉灰,我们的终极武器便近在咫尺了!”

 

叶修扶下额头,“偷什么偷,凭咱们小乔和大眼的关系,不至于要点炉灰都不给。我想小乔最担心的是怕连累王杰希。虽然凭小乔的身手,皇宫这种地方理应来去自如。但万一出了岔子,得想好万全之策应对,既可自保,又可让王杰希全身而退。”

 

乔一帆神色凝重地点点头道,“我师父所在的禁宫常有重兵把守,要想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实属不易。若是被发现了,我倒是跑得快,可师父不懂武功,人又老实,到时肯定是宁肯一个人抗下所有罪名也不会嫁祸于人……”

 

叶修与苏沐秋心照不宣,相视一笑。

 

乔一帆不解,但仍未在意,认真地分析道,“如果想要混进宫内不引起注意,便要挑选守卫松懈的时机,可现在年关将近,皇宫内更是戒严……”

 

“除夕晚上倒是个好时机。”苏沐秋答道。“嘉世每年会在初一清晨举行祭天大典,除夕晚上会从各个宫里调遣人手进行准备工作,那时各个宫殿的防备是最为松懈的。”

 

“我这就写信去微草堂,让英杰寻找时机进宫告诉师父,于除夕晚上将炉灰置于禁宫前院焚化炉旁,到时我自会去取。那个地方常年焚化废料,即使有人发现也会当做废料而不会引起注意。”

 

“想不到,你竟然对皇宫这么熟悉。”叶修嘴里说着想不到,面上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乔一帆虽窘迫,倒也无意隐瞒,“我……我曾经去京城走镖时顺便路过,进去过几次……但师父放心,徒儿只是躲在屋顶上远远地看看他,绝对无人发现。”

 

“哦,屋顶。”叶修一点也不意外,瞥了眼苏沐秋,小声道,“你看,果然是师徒,什么叫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咱们小乔趴屋顶就从没被发现。”


“话也不能这么说。你早就知道王杰希是冲着小乔来的,想堵他还不是一堵一个准?重点是,他们俩这样偷看来偷看去,却还没真正见上一面,我都替他们着急。”


 

乔一帆愣在一旁,虽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总感觉他们好像知道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

 

  

 

TBC




下一章该正式见面了吧……【如果没有太多支线剧情需要写的话QWQ



评论(2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