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27)

你看到的不是我,是我的分身【误


真正的我在赶论文Qwq







27

 

陶轩近日来心情大好。

 

吃了王杰希呈上来的药丸,不仅红光满面精神焕发,连夜看折子也不觉疲倦,连他多年的头痛顽疾也似乎痊愈了。

 

尽管对王杰希仍心存疑虑,他却不得不承认这年轻的太医果然名不虚传,入宫三月未到便医好了他的顽疾,看来长生对他来说也绝不是幻想。

 

“来人,传王杰希,朕好好赏他!”

 

“遵旨!”崔公公立即派人去请王杰希,又趁着皇上心情好,忙弯腰拱手,笑眯眯道,“皇上还真是垂爱王太医,这个月都赏了两次了。”

 

“朕是论功行赏。他王杰希虽年纪轻轻出身贫寒,这医术却比宫中那群养尊处优的太医们高明不知多少倍!这群没用的废物,吃着皇粮拿着俸禄,整天想的不是治病救人,而是想方设法陷害良臣!一肚子坏水!”说罢,“啪”地往案桌上扔了一叠折子。

 

“皇上息怒!这不是好好地正要打赏王太医,怎的又动气了。王太医向来不过问朝事,有皇上护着,张太医他们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动不了王太医一根汗毛。何况,奴才以为,张太医他们的质疑也是为了皇上好,并非毫无道理。”

 

“什么‘巫医巫药害人于无形’,依朕看,就是他们少见多怪目光短浅!”

 

“臣王杰希叩见皇上。”王杰希不知何时已候在门口,缓缓跪下行了个大礼。

 

“王爱卿快快请起。”陶轩迎上前去扶起王杰希,却暗自心惊——他简直瘦脱了形,宽大的官袍挂在王杰希身上显得空空荡荡的。他自然记得王杰希刚进宫就挨了一顿鞭刑是托了自己的福,而知道他伤口未愈便没日没夜地为自己炼药,又被其他太医挤兑,陶轩心又软了半截。

 

“爱卿啊,炼药的事你多费心了,你年纪虽轻,该立的威势都要立起来。”陶轩慢条斯理如同在闲话家常,顿了顿又道,“朕知那群老腐朽们处处针对你,这心里想必也不好受——”

 

“谢皇上垂爱。”王杰希平静无波地抬头看着陶轩,道:“张太医对臣的弹劾,臣虽觉冤屈却也不怪张太医。臣用的方子,宫里的药典是没有记载的,微草堂的药典上却是写得明确,为家师方士谦所记载。若皇上需要,臣可主持新药典的撰写。”

 

陶轩嗤笑一声,摇摇头,“你啊,还是好好炼你的药去吧。有何需求都可以跟朕说,朕给你做主。”

 

“臣确有一事困扰。”

 

“讲。”

 

“微草堂所留药典中,稀奇古方应有尽有,微草堂的药库所存还未及药典涉及的一半,大量药草连臣都从未见过。臣入宫之前,便已开始派徒弟周游全国采集药方,如今已大有进展。日前奉上的醒神固元丸的主要成分便来自于微草堂新收集来的药草。可这药草却差点被当做杂草而被焚毁。”

 

“哦?是谁如此大胆暴殄天物?”

 

王杰希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皇上,您派人彻查一切来历不明的物品这无可厚非,但亦十分危险。从微草堂运来的药材连臣都认不全,莫说崔公公和太医院的大人们。若是混淆了药方,亦或误把神草做糟糠,那臣即便是有回天的医术也无能为力了。”

 

陶轩眉头紧皱不发一语。

 

王杰希追加道,“既然皇上要臣放手去做,恳请皇上给予臣放手的自由,收回您的成命。在臣看来,无论金银珠宝亦或加官进爵的封赏都抵不过皇上您的信任!”

 

“罢了。”陶轩无奈地摇摇头。虽然王杰希挑战的是他的威严,可不得不说王杰希的这几句话着实说到了他的心坎里。若嘉世王朝中有任何一位臣子能够做到藐视钱财地位而唯皇命独尊,他都不至于像如今一般孤寂多疑。可这个人,竟然是他一直以来防备甚深的微草堂当家。


王杰希啊王杰希,你到底图什么。

 

“传旨,从今往后微草堂与太医院的接应由王太医一人负责,闲人不得干涉。”

 

 


 

 

王杰希独自走在去太医院的路上,暗暗呼了口气。


麻烦又少了一个,从今以后他终于可以直接与微草堂对话而不必遮遮掩掩,也不必因为太晚得知药材进宫而担心那些不知名的药材被宫人丢弃。

 

除了炼制解药的特殊药材,王杰希确实兢兢业业地用极好的稀世良方为陶轩制药。他与陶轩并无深仇大恨,因此绝无害人之心。他给陶轩的药丸的确是醒神补脑,养气固元的佳品。若能以此投陶轩所好,给自己减少些炼制解药的阻力,可谓一石二鸟。但长生药这种东西,却是他当着陶轩的面胡诌的。就算炼得出来,王杰希也不会允许它存在于世。

 

又到了微草堂进宫送药的日子。没了皇帝的阻拦,能见到他的徒弟也说不定。他自从进宫,便一次都未曾见过微草堂的人了,心中甚是想念。王杰希想着想着,步履轻快了起来。

 



“什么人?站住!”

 

还未进太医院的大门,便闻一声疾呼,紧接着便见高英杰满脸慌张地跑了出来,一个不小心扑了个满怀。

 

“师父!”高英杰惊喜地大喊,一把抱住他。“怎么是你!你进宫三个月都见不着人,我……我们可想死你了!”边说还边跳了几下。

 

王杰希觉着好笑,拍拍他的背。“这不是见着了么,快放开,叫人看到成何体统。”

 

高英杰听话地放开了王杰希,却仍紧紧抓着他的袖子,像是怕他跑了般。“师父,您在宫中可好?皇上有没有刁难你?您有没有受委屈?您怎么瘦成这样……”

 

“你这么多问题,我回答哪一个?”王杰希笑着瞪他,“都做了当家还这么毛毛躁躁,真是越长越回去了,你不必担心我,我倒是更不放心你。”

 

高英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就算年纪再大,在师父眼里不还是毛头小子一个?”说着便正色道,“师父,您要的药材我送来了,至于您要的玄奇血甲可能得等下个月,镖书这会儿估计才刚刚送到兴欣。”

 

王杰希微微皱眉,“这次怎地这般慢?我记得前面几次都是镖书发出不到半月我便已收到药材。”

 

“哈,师父,我还未来得及给你说,这事匪夷所思得很!说来话长,前几次镖书发出去之后,我跟小别都已准备好跟镖了,可转天便发现您要的东西被扔在微草堂大门口。第一次的时候我们以为撞了大运,可接连几次皆是如此。我们早就从余当家口中得知这兴欣有多可靠,但这也过头了吧?不仅不拿镖银,连镖都不拿,微草堂那几车药还在那积着灰。”

 

王杰希眉头越皱越深。“你是说,这几次这么快就得到药材,全是兴欣自发的行动?而你们并未介入?”

 

“除了收发镖书,再把东西混进来,我们什么都未做。余当家猜测,是那个叫做一寸灰的镖师做的。”

 

“一寸灰?”王杰希不知何故,每每听到这个名字,心底里都会泛起一阵异样的感觉。

 

“就是那个为了救余当家和聚魂草出生入死的大侠。余当家自从跟镖回来便对他赞不绝口,还断定有能耐在这么短时间内拿到东西的除了一寸灰没有别人。但连他也奇怪,一寸灰为什么每次送了东西就走,连个面也不露,我们想要当面感谢他都没有机会。”

 

“余当家有没有说他长什么样?”

 

“他戴着面具,余当家从没见过他的真颜。不过余当家说他十分年轻,年纪和个头都跟我差不多。”

 

一个身影在王杰希脑海中迅速地闪过,王杰希一个恍惚,身体摇晃了下。

 

会是——他吗?

 

“师父您怎么了?您认得一寸灰?”

 

“不。”王杰希摇摇头,不动声色地按了按胸口,平复了呼吸。不会的,不会是他。如果他还活着,只怕是恨自己还来不及,又怎会拼死拼活地为自己卖命?可不知怎的,王杰希就是无法自控地不去想这种可能。

 

“只是不明白,既然他如此乐于助人,为何这次迟迟不送?”王杰希竭力甩掉脑中的身影,悄悄转移了话题。“带我去看看药材。”

 

“坏了!”高英杰一拍脑门,“见到师父太激动,差点就忘了!我刚刚送完药,歇脚的功夫,一回头便看见那车药旁边有个人影!我去追的时候,他嗖地一下窜上屋顶跑了,我这才出来喊人。这盗药贼也太猖狂了,居然盗到宫里来了!”

 

“快看看药材有没有闪失。”

 

二人赶紧走进前院清点药材,却登时目瞪口呆——

 

一只鲜红的龟甲,倒映在王杰希不可置信的双眼中。

 

“玄,玄奇……血甲……那个人影……难不成是一寸灰……”高英杰战战兢兢地,口齿都不利索了。

 

王杰希微微一扯嘴角,“他没有迟,时机刚刚好。”

 

一寸灰,灰月,乔一帆,真的是你吗?

 

王杰希沉默地低了会头,忽而转身走进太医院内堂,研墨执笔。


高英杰赶忙抬脚跟上,凑上前一看,笑道,“师父,这断肠草我们微草堂就有,何故劳烦兴欣?”

 

王杰希目光奕奕,道:“目的不在于药材,而在于这一次的镖书需要由你亲自送到兴欣,找到一寸灰,亲手交给他。”

 

 

 

=========================================

 

“哎呀一帆,你可回来了!”兴欣客栈掌柜的陈果兴高采烈地冲进饭堂,不由分说地塞给乔一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

 

“你包子哥他们从北方回来,带回了几张雪貂皮。你拿去做条披风吧。”

 

乔一帆受宠若惊,连忙推拒道,“多谢陈姐,可我不畏寒,你是知道的。还是把它送给别人吧。”

 

“每人都有,就差你了。快到年关了,就当是咱兴欣的年货。你若不需要,送人也好。”

 

“咳咳!”叶修呛了两口烟。“你可莫提醒他,他大方得就快把我们兴欣送出去了。”

 

“叛徒!”包子一起哄,众人一阵哄笑。


陈果翻了个白眼,“小乔人家那叫有情有义,要是有人为了我出生入死,有什么好的都想着我,我早就嫁了!”

 

乔一帆涨红了脸,抱了雪貂皮就走。“我……我吃好了!”

 

 


 

推开门,一阵冷风扑面而来,带着一股新鲜的味道。天空飘了点雪,在杭州还是极为少见的。乔一帆尽情仰起头,让雪花飘落在脸上,凉凉的痒痒的,舒服极了。他对下雪极为怀念,小的时候每逢下雪,他跟高英杰都是最兴奋的。堆雪人打雪仗,滚了一脖子雪回到微草堂,被王杰希拎着领子从头拍到脚,再丢到浴桶中泡热水澡,生怕他们着了凉。

 

京城有没有下雪呢?现在一定很冷吧。乔一帆低头看了看怀里的雪貂皮——还是尽快找个机会送给他吧。

 

身后的屋子里传来一阵举酒碰杯的声音,热烈而喧闹,与外面黑暗清冷的世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乔一帆闭上眼,深吸一口气,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一……一帆?!”

 

乔一帆吓了一跳,猛地睁眼回望。

 

伴随着急促的呼吸,来人在黑暗中逐渐轮廓清晰。

 



 

“英杰?!”



 


TBC


下次更估计会到3月8号以后了Qwq

再丢个群号~305228787



评论(23)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