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26)

神啊终于憋出来了!【痛哭流涕







26

 

鬼阵破解下的虚空鬼域果真地如其名。

 

阴森恶寒笼罩,不见天日。无边冻土蔓延,寸草不生。

 

余当家心惊胆寒地躲在巨石背后,紧紧捂住双眼,却止不住地透过指缝,从那场惊天动地的恶战中估量自己可能为时不多的命数。

 

吴羽策的红莲天舞与乔一帆的雪纹相接,一声巨响过后,火星四溅。

 

乔一帆借由剑气之力腾空而起,用空中旋身的短短时间吟唱,雪纹穿向地面之时释放冰阵,泛起一片绚烂的光幕,吴羽策的鬼斩在光幕中威力骤弱,乔一帆终化解了杀身之噩。

 

可纵使乔一帆的鬼阵放得再快,也快不过吴羽策的鬼影步。吴羽策手腕一番,便是一记月光斩,剑气未消便瞬间补上一记满月斩,刀刀夺命,一道白亮的寒光直取乔一帆咽喉。乔一帆脚步一溜,退后七尺,却终未躲过这势如闪电般的剑术,右臂划出了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鲜血很快染红了衣襟,滴落在地。再加上之前大大小小的刀伤,很快地面上便积起了一滩血迹。

 

胜负似已见分晓。

 

乔一帆纵使天资卓越,是鬼剑剑法的后起之秀,却始终敌不过已将鬼剑融入骨血的吴羽策。而虽同样修习鬼剑剑法,乔一帆与吴羽策却并非师出同门。叶修根据乔一帆的体质以及他中寒毒后的考量,替他选择了能够从周围物质吸收内力来御寒的阵鬼剑法,与李轩类似。而吴羽策修炼的则是伤害力强大的斩鬼剑法。因此在单打独斗时,阵鬼往往不占上风。

 

而面对满目肃杀之意的吴羽策,乔一帆毫不畏惧,以伤体迎战。他绝不能就此甘拜下风,丧命于敌人剑下。他早已不是微草堂那个逆来顺受的学徒,这两年来,他就像是一柄被藏在匣中的剑,韬光养晦,锋芒不露。而此时剑已出匣!他心中有了牵挂,有了责任,更有牵挂他信赖他的人的寄托。他要拼了命地活下去,完成任务。为了自己,为了王杰希,也为了所有人。

 

乔一帆冷静地抬起头,眸若冷电,满是伤痕的脸上焕发一种耀眼的自信!雪纹掷出,落地之处红光泛起,将欲出招的吴羽策困在其中。随着乔一帆一声令下,周围三个鬼阵相继爆开,形成一圈绚丽的光影。

 

原来就在前几个回合时,乔一帆虽落下风,却不忘在落地之处暗自布下两个鬼阵,闪躲的过程中引诱吴羽策陷入其中,再投以雪纹爆出第三个鬼阵,形成鬼连环。

 

虽只有三个鬼阵连环,却足以限制吴羽策的行动。而其中的反阵将吴羽策即将出手的招式不落分毫地反弹回自己的身上,吴羽策重重跌倒在地,咳血不止。

 

乔一帆乘胜追击,拔出雪纹,迎风挥出,似化作一道飞虹。这一剑之快,之利,之威,足以震慑魂魄。吴羽策身陷鬼阵,无论向任何方向闪避,都已躲不开了。

 

“且慢!”吴羽策情急之下大喊出声。

 

剑已出鞘,这一声对任何人来说都无法挽回局面,但当他的敌手是乔一帆时则不一样了。

 

乔一帆的目的并非在于杀戮。若非逼不得已,他也不愿与吴羽策拼个你死我活。因此这一声,似乎让他看到了不小的转机。顷刻之间,乔一帆几乎用尽浑身的力气收住了这一剑。

 

保住性命的吴羽策此时却没有丝毫的松懈,而是直直地盯着地面,满眼震惊。

 

“你的血,究竟暗藏何等玄机?”

 

乔一帆一愣,不解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并未发现有任何不妥,除了脚下坚如顽石的冻土呈放射状龟裂开来,而发射的中心正是乔一帆负伤流血的地方。

 

乔一帆第一次踏足虚空,哪里知晓他的血为何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应。何况这与他跟吴羽策的交战,与他夺取聚魂草,又有何联系?为何吴羽策见了态度立刻大转变,仿佛换了个人?


若说他的血有何特殊,他能想到的也只有寒毒所致。

 

莫非这冻土下面有什么东西与这寒毒相克?

 

吴羽策收了剑,不紧不慢地收拾了下战斗过后的狼狈,瞥向乔一帆,“你跟我来。”

 

 

================================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聚魂草。”

 

乔一帆和余当家愣愣地看向那一片不毛之地的中心,一颗不太起眼,却生机盎然的植物。

 

“不错。”吴羽策缓缓道,“也是我们虚空成为鬼域的原因。”

 

“一百年前它突然出现在这里扎了根,庞大的根系逐渐遍布整个虚空。可它的根系含有奇毒,所到之处,吸魂取精,寸草不生,故得名聚魂草。原本肥沃的土地逐渐变成了冻土,人民苦不堪言,民不聊生,只能用为数不多的稀世珍宝易取中原的粮食。可虚空被雪山包围,进出极为困难。一旦中原的商人被骗来此地,都会被洗劫一空。就这样虚空渐渐没落成了鬼域,再也无人问津。我与李轩想尽一切办法消灭聚魂草,却无能为力。”

 

“不是我们不想将它交给你,而是它的根系遍布整个虚空,任何利器都无法将其拔除。”

 

“可据我刚才所见,这聚魂草的根似乎畏惧你的血,因此才会在剧烈收缩的过程中引起地面的龟裂。我不管你的血液中有何玄机,只是猜想若把你的血滴在根茎相连之处,或许可以毁掉聚魂草的全部根系。那便是一举两得,你拿走你的聚魂草,我们虚空也不必再受它的折磨。”

 

乔一帆欣然点头,“一寸灰当然愿助前辈一臂之力,解救虚空百姓。流点血实是小事一桩。”

 

应承之余,心中却冒出阵阵异样的感觉。这聚魂草吸魂的方式似曾相识,像极了他所修习过的冥阵!吸取范围之内所有植物的内力以供自身取用,正是叶修所授的,助他抵御寒毒的方法!而刚刚才得知,这聚魂草与含有寒毒的血液相克,是否也同时说明了,聚魂草是对抗寒毒的一剂良方?

 

那么王杰希想要这聚魂草,究竟是拿来作甚?余当家说他还有更大的计划,那他就定不会止步于此。

 

若有朝一日,自己得以洗去冤屈,可否去求王杰希留一味聚魂草的方剂给自己呢?告诉他,这是自己生存的希望,师父那么心疼自己,一定会应允的吧……乔一帆望着聚魂草出了会神,最终还是收回目光,冲着余当家温柔一笑。

 

“余当家,还要劳烦您替我止血。”

 

余当家忧心忡忡,“少侠,您为了我们微草堂出血出力,我替我们大当家谢谢您,可您千万不能再涉险啦……”

 

“您放心好了,我自有分寸。这聚魂草,我们拿定了。”

 

 

 

 

=======================================

 

 

天色渐晚,高高的宫墙将月光,风声都隔离开去,把那禁忌之地遮了个严严实实。

 

虽已重新修缮,可禁宫还是禁宫。不要说守卫森严,那股阴气鬼相便从无人敢靠近。

 

一个太监撑着盏惨白的白蜡灯笼轻飘飘地走近,耳边忽闻一声:“秦公公”。那太监吓得差点尖叫出声,白晃晃的烛光剧烈地摇晃了下。

 

举着灯笼一看,不是那新住进来的王太医又是谁!

 

“哎哟我说王大人您可吓死老夫了!怎么连盏灯都不点!”

 

王杰希虽已住进宫内多时,却因这禁宫荒废已久阴气森重,鞭伤迟迟未愈。他脸色苍白,只能倚靠墙壁的支撑勉强站着,答道:“宫内多奇毒,防人误入罢了。”

 

秦公公听了这话浑身一冷,不由自主地拍打了几下胳膊,生怕不经意间沾染了什么毒药渣。“王大人,老夫就是来通报一声,您打微草堂要的那十三味药材已经入宫了,是微草堂的余当家送来的。今儿一早崔公公见着了,已经派人分门别类入库了。”

 

王杰希面色一沉,“秦公公,王某早已清清楚楚地交代过,如有药材入宫,立即通报王某来收取置放。公公可是都忘了?”

 

“王大人,您是明白人儿,从外头弄东西进来有多不容易您是知道的,何况是药材。那崔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彻查一切来历不明的东西也是皇上的旨意。老夫总不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给您送信,您说是吧!”

 

王杰希抑住怒意,放软了声音:“这些药材味味珍贵无比,专治各种顽疾。可若归错了地方,良药反而会变成毒药。人命关天,如有闪失,谁也承担不起。王某这就前往太医院,还要多谢秦公公告知。”说罢扔给他一吊钱,拂袖便走。

 

“谢王大人赏!”那公公点头哈腰接了钱,步子轻飘飘地走了。

 

 

 

待王杰希赶到太医院,早已人去楼空,送药来的余当家也定是一早就被赶出皇宫了,连问话的机会都没有。

 

正如太监所说,送来的药材已分门别类入库完毕。王杰希缓了缓心神,强忍住身体的不适,一个接一个抽屉翻起。

 

一个时辰过去,三百多个抽屉找遍,王杰希早已面无血色,嘴唇都咬破了皮,却连个聚魂草的影子都不见。

 

失败了。

 

纵使万般不愿,王杰希还是艰难地下了这个结论。

 

三年来他不停地炼药,一半做为微草堂坚固的支持,一半用来易药。周而复始,已成为了根深蒂固的习惯。可天不随人意,这三年的心血终究付诸东流,他还是跌回了原点。不一样的是,如今他孤身一人深入虎穴与朝廷周旋,筹药之路将更加艰难。

 

他不畏艰难,因他心中一直有个信念在支撑,他相信早晚有一天,他会炼出冥僵的解药。无论五年,十年,他都熬得起,失败了不过从头做起。只是,如果连兴欣镖局都无法助他拿到聚魂草,一个又一个三年过去,也只会重蹈今天的覆辙。

 

他熬得起,乔一帆可等不起。

 

 

若自己独闯虚空,有几分胜算?会不会活着回来?

 

至少自己现在还不能死,将微草堂彻底托付出去,保护好之前,他不能孤注一掷。

 

王杰希盘算着,伤口传来阵阵疼痛使他的身体严重脱力,倚着墙滑坐在地,双眼失神地望着药柜。

 

恍然间,目光突然被废料垛子中的一抹绿色吸引,王杰希的瞳仁猛地收缩,挣扎着爬起来,向那垛子走去,将那株看似不起眼的植物扒出来。

 

——聚魂草。

 

王杰希浑身的力气仿佛一瞬间被抽干,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叫嚣着疼痛,除了他的心。

 

他颇为艰难地翘起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这应该是他三年中,最为酣畅淋漓的时刻。

 

 

 

 

TBC




这章写得太艰难啦QWQ各种烧脑细胞【脑洞小就不要找借口

冒险快完了,就快进入感情线了……吧……我也不敢保证呜嘤嘤【没大纲就不要乱剧透


来跟我聊聊呗!聊啥都行!QWQ

评论(21)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