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25)

我来抽个风……下一更又不知道啥时候了




25

 

王杰希的下巴被强硬地扳起,逆光之下,依稀得见嘉世皇帝陶轩威势赫然,气宇贵重,却看不清他的面容神情。

 

“王杰希,”陶轩一字一句,“你好大的胆子。入宫三日,未及见驾反而纵火烧毁禁宫,该当何罪?”

 

王杰希似毫不知痛,挂着血的嘴角微微上扬,扯出一抹惨然的笑。“原来微臣罪名在此,而非那莫须有的解药。看来是行刑的大人理解有误……”

 

话音未落,陶轩一个反手将他刮翻在地。“莫须有?!乱党反贼一日活在世上,就一日跟你们微草堂脱不了干系!你师父方士谦私藏解药,助叛贼潜逃。你纵火药炉为方士谦销赃,你们微草堂上上下下目无王法欺君罔上,真乃一脉相承!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将微草堂满门抄斩?!”

 

王杰希吐掉口中血沫,缓缓道,“若要杀了微臣,何需陛下亲自动手。微草堂在皇城根下屹立百年有余,若有一丝反心,皇上挥手之间便可将其夷为平地。而今皇上庇佑微草堂,又大费周章召臣进宫,臣斗胆猜测,皇上必是有用得着臣的地方。刚才的鞭子,只是个下马威罢了,皇上要的并非臣的性命。”

 

听了这一席话,陶轩眯了眯眼,额上竟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这年轻的当家见到他竟无一丝慌乱,说话有理有据滴水不漏,骨子里孤傲气节形成一股巨大的压迫感,竟然并未因为受刑而减少半分。

 

“不愧是方士谦的徒弟,玲珑心窍学了十分。那你倒是说说,我为何邀你进宫,你又为何一把火烧了药炉?”

 

“若臣说,臣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效忠皇上,不知皇上可信否。”王杰希竭力地爬起来,施了个礼,从容不迫道,“皇上召臣进宫,想必是看中了臣炼药的能力。臣私闯药炉旧地,正是想从家师留下来的遗迹残渣中找寻长生药的线索。却不想在焚烧鉴定药渣成分时,天干物燥,起了大火。”

 

陶轩拍了拍手,示意侍卫拉了把椅子坐下,冷冷道:“谎倒是编得顺。你一个堂堂神医,炼出过让人起死回生的神药,何故偷偷摸摸烧你师父的药渣。何况,你师父劣迹斑斑,除了剧毒冥僵丸,还有什么值得专研的。还是说,你要找的,其实是冥僵丸的解药?”

 

王杰希暗暗心惊,这陶轩如此咄咄逼人话里藏刀,不套出话来不罢休,幸好他早有对策,才能仍旧面不改色,不着一丝慌乱。“臣这些年来潜心专研炼药术,确实小有成就。但江湖上以讹传讹,臣已被视为可起死回生的神仙,但臣自知自己的能力还远远达不到家师的一半。家师的后半生都一直在皇宫炼药,他毕生的心血也都留在了宫中。因此在他失踪后,他的独门炼药术便已失传。微草堂就连冥僵的方子都残缺不全,不要说那‘莫须有’的解药,微草堂上下更是无人知晓。可据臣猜测,这长生的秘密,就藏于冥僵中。”

 

“哦?说来听听。”

 

“长生之道不同于治病救人。行医讲求的是对症下药,无论汤剂丸剂,单方复方,治疗的对象都是患病的机体。而对于未患病的部位来说具有一定毒性,之谓是药三分毒。而长生药若存在,最重要的是保证机体的安全。而这,正是冥僵丸所欠缺的一点。”

 

“据微草堂仅存的资料和药炉遗留的药渣来看,冥僵丸的主要成分旨在冻结人体,这完全没错。人的身体在低温下会永葆青春,可冥僵丸阴寒剧烈,会冻伤人体。此冻伤非可逆,机体无法恢复,是为剧毒。想要破解此毒,单纯提供内力的解药远远不够抵御寒毒,真正的解药是能够激发自身的调理系统,从内而外的化解寒毒。可惜这世上,还没有如此神奇的方子。”

 

说至此,王杰希被伤痛折磨得愈发有气无力,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陶轩似笑非笑地打量了王杰希好半晌,才道:“你费了如此唇舌,说到底还是在为方士谦和微草堂洗罪。世上若没有解药,为何苏沐秋,这个嘉世的最大隐患,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敢问皇上,这三年内可曾见过苏沐秋?若他当真用了解药,容貌会一成不变,长生不老。可若他内功深厚,亦或是内功深厚之人度以内力,也会暂时化解寒毒,维持生命。可冷热对撞,每每发作起来痛不欲生,对身体有强烈的损害。就算活着,也是个废人了。”

 

王杰希伏在地上,入的气跟不上出的。他闭了闭眼,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年轻青涩的面庞,大大的眸子里含着泪,却微笑着对他说:“徒儿自愿离开微草堂。”此情此景,虽已三年过去,每每想起仍是心如刀剜。好在他受了刑,面色痛苦的原因被伤痛掩盖,并未让陶轩发现端倪。

 

而陶轩则陷入了沉思。

 

这似有若无的解药一直是他的心头大患,因此他从未停止对叶修和苏沐秋的追杀。可这世上究竟有没有这种东西,他其实心中并无定论。在听王杰希一席话之后,更是有所动摇。苏沐秋虽然活着,却无人知他近况。如当真像王杰希所说,命还在,却似行尸走肉一般,那么他对嘉世的威胁也就不复存在。而陶轩也确实安安稳稳地做了三年皇帝,解药是否存在于世对他来说已不再重要。

 

王杰希猜得没错,若他当真怪罪微草堂,早在三年前便将微草堂满门抄斩了。那时他忙于围剿叶苏二人并未来得及追究微草堂,如今他召王杰希进宫,不到三天便赏了顿鞭子,目的也并非旧事重提兴师问罪。就算逼问出解药的来历和下落,他也未必动怒一刀杀了王杰希。解药不存在于世固然好,而王杰希之于他有更大的价值。

 

“你刚才说,若用了冥僵的解药,则会长生不老,这又从何说起?”陶轩终究是抓住了王杰希刚才一席话的重点。

 

王杰希眼前一亮,强忍着伤痛咬牙回道:“没错。冥僵丸虽毒,其驻颜长生的功效却是首屈一指。只要炼出可以诱导机体自发抵御寒毒的解药,与冥僵共同服下,便可不受寒毒之苦,而享长生之乐。”

 

“我如何得知你所述是实?”

 

“臣家师虽已离宫,可他在离宫前确已提出了解药的几味药引,却因其珍贵无法获得而抱憾。在药炉烧毁之前,臣已记下家师记载所言,皇上大可将其呈于太医院任何一位太医过目,进而判断臣之所言是实与否。”

 

说罢,王杰希再也坚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昏了过去。

 

“来人,带王太医回太医院,好好养伤。”陶轩始终似信非信,但无论真假,都值得一试。“将那药炉好好修缮一番,王太医醒后,将他带往此处。炼出解药之前,不得擅自离宫。”


王杰希半梦半醒,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

 


乔一帆故作艰难地在雪山中行走着,默默地又将李轩等人拉了很远。

 

“少侠,我们离那辆车药越来越近了,若还不趁机逃脱……”余当家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小声催促道。

 

乔一帆点点头,“快了。我记得我们前来的途中路过个山洞,就在前方。片刻之后我们便会暂时躲进山洞中藏身,待彻底甩开李轩后折回虚空。”

 

不多时,当乔余二人可以清楚瞧见山洞的轮廓时,乔一帆不动声色地拔出雪纹,吟唱布阵。冰阵先一步释放出后,开始了瘟阵的吟唱。

 

飞快地布下这两个阵后,乔一帆手中的雪纹在旋转着,口中悄悄念着咒语。

 

鬼神盛宴!

 

代表着寒冰和瘟疫的两股鬼神之力爆散开去,冲击波撞到周围的山体,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山顶的雪开始纷纷滑落。

 

“快!”乔一帆背起余当家,闪电般地冲进了山洞,几乎就在同一秒,雪崩封住了洞口。

 

余当家惊魂未定,大口大口地喘息了好一阵,才问道:“我们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他们不会发现而进来搜索吗?”

 

“不会。”乔一帆自信地一笑,“鬼阵虽然冲破,鬼神之力还未散去。两个鬼阵在爆散时的魔神光影瞬时会形成的一个人的轮廓。而李轩他们会被那个轮廓指引走向错误的方向,等他们发现时,我们恐怕已经回到虚空了。”

 

余当家虽然似懂非懂,但也深知这其中奥妙非常人可以为之,忙竖了竖大拇指,“高明,实在高明!”

 

乔一帆用雪纹将洞口冲破了一寸见方的小洞,留意着李轩等人的动向。“看来他们已经成功被幻影迷惑。我们稍作歇息,立即反回虚空。这次,誓必拿到真正的聚魂草!”

 


TBC


听大眼忽悠~【其实都是我瞎掰的orz表太认真噢


评论(1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