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24)

我……还……活……着……

好容易憋出一章,虽然文笔渣得想自暴自弃,犹豫再三还是放了粗来……




24

 

拿着通关文书,乔余二人进入虚空境内颇为顺利,可路途却愈发艰难。崎岖山路上覆盖着皑皑白雪,不要说布履,就连马蹄踏上去都要打上几滑。

 

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乔一帆无心躲在马车内御寒,索性下马,跟在马车后面,时刻紧盯那两车珍稀药材不会在剧烈的颠簸下有任何遗失。

 

直到马车绕着陡峭绵延的雪山行了几个时辰差点迷失,乔一帆终于决定将马车和两车药材藏于山下,轻装翻山。

 

“放心,药材绝对安全。”乔一帆安慰道,“我在这里布下了暗阵,有致盲作用。除非我亲自解开,其他人是看不到的。”

 

余当家扯动冻僵的嘴角,勉强露出一丝苦笑。他的眉毛和睫毛上都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碴,不仅失去触觉,连眼前都模糊一片了。他脑中只剩下那紧绷着的最后一根弦,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崩溃,栽倒雪中。

 

乔一帆从马车里翻出一条薄薄的褥子,扯成窄条,围在余当家头上。雪白的棉絮簌簌地落在雪地上,没了踪影。“一会风雪只会更大,可您若留在这里,我更放心不下。只好暂时委屈下余当家。”

 

话音刚落,余当家便觉身体一轻,风从耳边割过,留下恐怖的呜咽——乔一帆竟然将他背在背上,施展轻功,在雪山上疾驰。

 

余当家曾有一刻觉得自己已看破生死。若冻死在这雪山上,也是天注定他们辜负王杰希所托,天注定他们命绝于此。可见这一寸灰自始至终都拼尽全力,眼眶不由一热。“少侠,你与我微草堂非亲非故,这是何苦来……你若弃我于此,老夫也不会有任何怨言。与其成为累赘,还不如自行了断。只要少侠成功带回聚魂草,老夫死也瞑目了。”

 

“余当家何不对在下多点信心。拿到聚魂草和救您出去并非矛盾之事,切莫过早放弃。何况您说过,失去一个徒弟,你们大当家都伤心至此,您怎么忍心让他再失去您这样的左膀右臂……那不是要了他的命吗。

 

“在下虽略识草药,却当真没见过这聚魂草。若虚空人不守信,随意拈来一株异草来蒙我,我也是无可奈何。到时候这两车珍稀药材落入了歹人手里,可就当真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余当家您看,您的作用大着呢。大当家这样安排,定有他的用意。”


乔一帆柔声安慰,并暗暗催生内力,汇集至背部,温暖着余当家。

 

余当家本就感动得无以复加,听了这一席话,更是百感交集。心中有了希望,身体也跟着暖和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余当家昏昏沉沉地,竟觉周身逐渐温暖,微风拂面,空气中竟含着一缕花香。

 

莫不是弥留之际出现的幻觉?

 

余当家睁开眼,倒吸一口凉气,嘴巴张大了足足一刻钟还未缓过神来。

 

眼前一片桃红柳绿,鸟语花香。行人长衫儒袍,束发绾巾,一副清雅之态——真可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说少侠,这一眨眼的功夫,你这是把老夫背到了江南?”

 

乔一帆将余当家从背上放下,平复了气息,眼神也一样透着茫然。“这里……便是虚空鬼域。”

 

乔一帆又何尝想到,翻过重重雪山后竟会愈走愈暖。若不是他时刻确认着方向,他真的会认为他们走错了路,折回了江南。也许……虚空鬼域之所以称为鬼域,并非因为环境恶劣,而是因气候诡异不合常理而得名?


可这样的地方,怎会民风险恶?怎会匪徒猖獗?乔一帆想不通。


难道传言有误?毕竟能翻过雪山的人寥寥无几,没有亲身经历过的自然会被雪山吓倒,凭空猜测山的另一面是怎样的险恶。

 

不管怎样,若虚空鬼域当真是这般山清水秀温暖如春的地方,倒是一番美事。起码不用担心余当家冻死途中。

 

可乔一帆做为镖师,时时刻刻都不能放松警惕。在江湖跌爬滚打三年有余,他深谙表面越是祥和安逸,其内里便越是黑暗凶险的规律。

 

二人稍作歇息,便根据王杰希的手谕上交待的地址马不停蹄地直奔虚空王府。

 

这虚空鬼域本是前朝的番地,被嘉世统治后先后派出过两个藩王,结果都是在翻越雪山时遭遇不测,还未即位便已驾鹤西去。这让嘉世皇帝大为头痛。此地虽恶劣却尽产稀世好物,每每流往中原都价值连城。因此这虚空于嘉世来说如同鸡肋——弃之不舍,食之无味。好在这虚空在前藩王的治理下与朝廷相安无事,既不闹独立也极少举兵中原。再加上天高皇帝远,久而久之渐渐无人问津。

 

传言虚空王李轩使得一手好鬼剑,举世无双。可这虚空真正做得了主的却是在他背后辅佐的叫做吴羽策的男人。此人原与李轩并称为虚空双鬼,武功超群战功赫赫。却在前朝覆灭的战役中武功全废,从此退居幕后神秘莫测,就连王府内得见真颜的都在少数。

 

而与王杰希交易的,正是吴羽策。

 

王杰希向来深居简出,结识这些武林高手的唯一途径只有武林大会。前朝覆灭后,不仅微草堂,各武林门派也曾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乔一帆认为,虚空二位藩王与王杰希是故交,又有着同病相怜的过往,理应不会为难才是。

 

果然,有了王杰希和吴羽策共同的手谕,一切都出奇的顺利。虽然与吴羽策隔帘相望,不得见真颜,但吴羽策并未因他们将两车药置于雪山之下而发难,而是嘱咐了李轩带着一队人马随着乔一帆和余当家去雪山找寻,并且将王杰希要的聚魂草交予余当家确认无误后,装入精美的木雕盒子中密封保存。

 

顺利得好像做梦。乔一帆拜别吴羽策,坐上李轩为他们准备的马车,出了城门,直到见到远处的雪山才醒过神来。若除去雪山对余当家的阻碍,这真是他三年以来走过的最轻松的一趟镖了。

 

叶修说的没错,就算不顾及他与王杰希这层旧相识的情分,一千两镖银也确实宰得狠了。于是乔一帆有点后悔,他可不想因此断了与微草堂的生意。


不过,倒是可以以此作为借口,下一次走镖免费,光明正大地逐个帮王杰希了却心愿。乔一帆如此盘算着,倒也心满意足。




 

李轩虽贵为藩王却为人随和,得知乔一帆也修炼鬼剑剑法,路上偶尔小小切磋几招摸摸底。但除此之外,两人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并无过多交流。乔一帆驾着马车走在前面,李轩带领着人马速度相对较慢。到了暴风雪肆虐的路段,便是做足准备的虚空人也不得不弃马,徒步前行。

 

乔一帆眼看着李轩的队伍被远远地甩在后面,正打算停下歇脚,突然一阵狂风袭来,山顶的积雪层层叠叠滚将下来,瞬间便把余当家所在半个马车埋在雪中。乔一帆的马受了惊,掠起双蹄仰天嘶鸣,奋力挣扎着将马车从雪中拖出,却再也不受控制,跌跌撞撞地在雪中狂奔起来。

 

乔一帆一边勒紧缰绳一边安抚余当家,好在雪地的巨大阻力减弱了车速,余当家虽然惧怕,但好歹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此时还算镇定地怀抱着木雕盒子,大有宁死也要守护住这株仙草的决心。

 

却不想更大的一遭雪崩紧随其后,毫不留情地将马车掀翻后彻底埋住。

 

乔一帆奋力地从雪中爬出,用剑斩断马与车之间的铁链,放走了马,从深深的雪中将被砸昏的余当家挖了出来。

 

余当家的怀里依旧紧紧抱着那个木盒,只是在巨大的冲击下,竟碎成了两半。那颗贵重无比的聚魂草就这样暴露在外。

 

“余当家,醒醒!不能这样睡过去!”乔一帆大喊着,摇晃余当家的肩膀。

 

“少侠……”余当家终于睁开了眼,吃力地道,“聚……聚魂草呢,没事吧?”

 

“没事,只是盒子摔坏了,聚魂草完好无损,您看!”乔一帆举着那只剩半个木盒装着的聚魂草在余当家眼前晃了晃。

 

余当家浑浑噩噩地点着头,突然浑身一个机灵,一骨碌坐起了身。

 

“这!这是!”只见余当家双目圆睁,眼珠子快要瞪出来。“这……这哪里是什么聚魂草!”

 

乔一帆一窒,再重新打量手上那株草,也差点背过气去——这药草,化成了灰他都认得——一株干枯的王不留行!

 

王杰希在做当家之前,也是有个以中草药为名的名号,便是唤作王不留行。因为乔一帆对王杰希怀着别样的感情,王不留行草对他来说更是有着特殊的意义。无论采药还是研磨,都情不自禁地多看上几眼。形状,气味,功效早已牢记于心。

 

可此时绝非怀旧之时!

 

王杰希三年的心血换来的聚魂草,怎么一不留神变成了王不留行?

 

他们在虚空王府的时候,明明两个人都确认过才被封进盒子里,余当家一直带在身上寸步不离,根本没有掉包的机会!

 

“余当家,您再仔细看看,莫非是这聚魂草跟王不留行颇为相似,难以分辨?”

 

“不会有错!我行医三十年,几乎每日都与这王不留行为伴,这形状,气味,化成灰我都认得!它跟我们刚才在王府里见到的那株聚魂草,完完全全是两种东西!”

 

乔一帆感觉到从内到外彻骨的寒冷。而这股寒冷却让他醍醐灌顶般醒悟过来——

 

“余当家,我们……上当了。”

 

“虚空人对这次交易早有准备,我们在虚空城内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江南美景,良人贤士,全部都是李轩布下的鬼阵。进了雪山才真正脱离,让聚魂草现了原形。”

 

“这鬼阵布置得如此强大,使我们从踏入城门那刻起,便被迷惑其中。而我虽同为鬼剑,却无法在陷入别人的鬼阵时再铺设鬼阵。”

 

“聚魂草得来顺利得诡异。其实是虚空用假的聚魂草迷惑我们,以骗取真正的药材。”

 

“吴羽策派李轩来跟着我们取药,便是料定我的鬼剑敌不过他,即使发现有假,也无力反抗。”

 

“我们唯一的筹码,便是我在那两车药周围布下的暗阵。我破不了李轩的鬼阵,李轩也同样破不了我的。”

“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引他怀疑。在他杀我们灭口之前,我会想办法逃脱,并找到真正的聚魂草。”

 

“我们绝不会空手而回的,相信我。”

 

 

 

乔一帆背起余当家,冲着赶上来的李轩等人若无其事地笑了笑。

 

“就快到了,弟兄们坚持一下。”

 


 

=========================================

 

嘉世刑部大狱——


弥漫着腥锈气味的刑讯房,四周的高墙把风声、月光、还有温暖……全都挡了一干二净。阴风吹进夹道,也变成了细细的呜咽,好似鬼哭。

 

“哗啦——”

 

一桶冰冷的盐水泼下,却并未响起与其相配的惨叫。王杰希只是浑身一颤,醒了过来。

 

已经快要干涸的血混着盐水从脸上滑下,汇入鼻口,让他无法抑制的剧烈咳出口,震得身体随之摇晃。

 

“招了吗?”一个声音响起。


王杰希睁眼便见一双青缎纹龙朝靴立在眼前。想必这便是嘉世皇帝陶轩了。

 

“启禀皇上,此人口风极严,请再给奴才点时间,定会……”

 

“尔等退下。朕亲自审问。”

 

“奴才遵命!”

 

王杰希缓缓地挪动双手,支撑起了身体,半跪半伏在地上。单薄的亵衣残破不堪,松松垮垮地裹在身上,透出斑斑血迹。沉重的铁镣拖在地上发出一阵阵闷响。

 

“微臣王杰希叩见皇上。”

 

 

TBC



这章写得像大纲文一般,实在是虚空的设定不够完善,无处发挥……但就算拖下去也拖不出来什么好的脑洞,就硬着头皮放出来了……虽然写得又慢又烂,但我绝对不会弃文啦【谁在乎

关于虚空的设定如果以后有了好的脑洞回头再改~



评论(46)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