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22)










22

 

灯花跳跃,一纸薄信瞬间化成灰烬,纷纷落下。

 

乔一帆手中握着一纸纸通关文书,看着檀木桌子上的片片灰烬,神色恍然。不出半月,他便将与微草堂的人一起,踏上寻找聚魂草的征程。

 

王杰希,我好像离你又近了一步。

 

通关文书是邱非私自动用六百里加急传递到乔一帆手中的。

 

他极少有求于邱非。他知道邱非虽珍视他为兄弟,可同时却急于招贤纳士,规劝他早日替朝廷效力。若这次借了邱非的力,自己必定要投桃报李,答应他随嘉世军出征边疆,镇压叛乱。可若不求他,便拿不到官府的通行文书,此行必将磨难重重,九死一生。

 

身为镖师,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是这一次情况有所不同。事关王杰希,他必须稳妥行事。

 

可结果竟大出他的意料——邱非不仅只字未提出征之事,连办妥文书加上传信到兴欣居然仅仅用了三天!虚空鬼域这种危险之境,出入管理极为严格。若非邱非亲自出马,各种关关卡卡的手续办下来至少也要半月。

 

乔一帆不禁脸热咋舌,自己实在是小人之心了。他即刻修书一封,以表谢意,并许下承诺必将在他西征之时助他一臂之力。

 

邱非不到两天便回了信,“解尔师燃眉之急,义不容辞,断不求回报。惟愿有生之年报答吾师,共昭赤诚之心。”

 

“说到底,还是托了师父您的福,”乔一帆烧掉邱非的回信,笑着对叶修说,“邱将军心中也有个放不下的师父,才会如此感同身受罢。”

 

叶修撇撇嘴,不置可否,“这小子太一根筋,我走后一心想给我平反。若是他知道他一心效忠的嘉世王朝如何对我赶尽杀绝,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来。”

 

“邱将军是能成大事之人,对师父也是一片赤诚,但替师父平反却非他一人可为之。”

 

“此话怎讲?”

 

乔一帆想了想,慢条斯理道,“律法是皇上定的,皇上说您有罪您便是有罪。只有您自己成为拟定律法的人,才能真正的脱罪,到时候自然无需任何人替您平反。”

 

叶修叼着烟斗一愣,“你小子,何时长出这般狼子野心?”说完自嘲地笑了笑,“也是,你还是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时就开始肖想你家师父了,倒也不奇怪。”

 

乔一帆只道说中叶修心思,他才一时顾左右而言其他,却没想到叶修居然事事都能拐到王杰希的头上,脸上有些挂不住。但又无力反驳,只得腼腆一笑,“徒儿……只是觉得事在人为,只要想到,便没有做不到的事。”

 

“你先想想怎么活着从鬼域回来罢。”叶修语气虽轻松,却是着实替乔一帆捏了把汗。“这次你去替大眼卖命,想必会暴露身份。你想好如何面对他了?”

 

乔一帆眼光黯淡下来,“我想过一万种与他见面的场景,可这次……我见不到他。”

 

“哦?”叶修挑眉,“他口口声声说要跟镖,现在临时脱逃是为哪般?”

 

“微草堂刚刚来信说,王杰希师父突然被召进宫为皇上炼制丹药,即刻动身。跟镖的另有其人。”乔一帆笑了笑,摆出无谓的样子,“他不来也好,只要不是他或者英杰,我便不必伪装得这么辛苦。”

 

“有意思。”叶修来了兴致,“大眼他什么时候勾搭上朝廷了,这我倒是不知道。”

 

“可能也是迫不得已,我那时确实给微草堂惹了不少麻烦,他这样做也是为了保住微草堂罢。”

 

叶修摸摸下巴,“我只是好奇,朝廷当年那么忌讳方士谦,如今却召他的弟子进宫炼药,有点不可思议。方士谦虽然逃得早,至今生死不明,可他的衣钵仍在。可见对皇帝来说,再多的忌讳也敌不过‘长生’的诱惑。”

 

乔一帆眼神一僵,叶修便没说下去。两人同时想到了冥僵丸,叶修不由叹了口气。


“师父他定不会被人操控,炼出这种为害人命的东西……”乔一帆喃喃地道。


“难怪!”叶修突然眼前一亮,攥紧拳头猛地击掌,“我说大眼这次怎么下这么大手笔,原来是朝廷买单!”

 

乔一帆也觉得吻合,可马上又觉出不对。“可他若当真为了朝廷,为何会暗地找我们出镖?况且,他找我们在先,进宫在后,这次的任务应该跟朝廷没什么干系。”

 

“那就更奇怪了。”叶修表情玩味地看向乔一帆。“一千两白银可不是小数目,王大眼就算把微草堂卖了都付不起。看在他是你师父的份上,我还曾向老板娘请示减免部分镖银。可老板娘跟我说镖银照收,要分文不差,是你的意思。”

 

“多谢师父关照。”乔一帆见瞒不过,暗自咬咬牙,解释道:“一来,既然王杰希发了镖书,说明他已经接受我们的价码,不必担心他承担不起的问题。二来,兴欣山庄与微草堂非亲非故,微草堂都未开口,我们倒是主动压价,难免会让他怀疑我们的身份和动机。如果他并非在为朝廷做事,他找到我们一定是走投无路迫不得已的决定,可见其严重。徒儿想知道他的难处,替他分担……但徒儿现在所知甚少,有心无力,若能用这次出镖得到他的信任,他还会继续找我们,一切便会渐渐水落石出……”

 

乔一帆音量越发渐弱。叶修气得直乐,“说你什么好。你这是明目张胆的徇私你可知道?”

 

“徒儿不敢欺瞒师父……”

 

叶修摇摇头,“你啊,早晚有一天会为了他连命都不要。”

 

乔一帆苦笑,不置可否。

 

这三年里,一直没有微草堂的消息,他专心习武,增进武艺的同时抵抗寒毒。频繁的执行任务,数次九死一生让他暂时忘了年少时微草堂的无忧时光,忘了他对王杰希执著的爱恋,也忘了那充满寒冷疼痛的离别。可缘分却像冥冥之中安排好的,在他以为已经彻底失去的时候,悄悄地在他面前摊开一张网,让他不知不觉地走进去,深陷其中。

 

在接到那封镖书后,乔一帆突然意识到,无论之前的伤痛多么刻骨,也不管将来的道路如何艰难,他幼时想要保护王杰希的那份决心始终不变。

 


 

 

-------------------------------

 

王杰希一袭白衣,在清晨的林郊显得格外清冷。背上一件藏蓝粗布包袱,里面装着一道圣旨,和他即将在宫中的全部用度。

 

他骑在马上,转身朝身后的众人挥了挥手。

 

“都回去吧,别送了。”

 

他这么多年未曾离开微草堂,微草堂上上下下积累的浓稠的离情别绪弥散在整个山林,让王杰希习惯不能,还是叹了口气,跳下马来。

 

高英杰红着眼,带着一群人迎上前去,“师父一个人在宫中,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按时熬药吃药。”

 

嘱咐的话再说也不嫌多。王杰希眼含谢意,执起腰间挂着的刺绣荷包扬了扬,“放心吧,方子我带着呢,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你们管好微草堂,我才能安心。”

 

“可宫中险恶,朝廷历来看我们微草堂不顺眼,师父请务必万事小心。师父……是替了徒儿去的,若受了欺侮,请一定告之,徒儿立刻便去接替师父。”

 

王杰希淡淡一笑,“你再这样任性,我可不放心将微草堂交给你了。我就算留在微草堂,也只是终日炼药。现在应旨入宫,一样还是炼丹,可炉子是你们祖师爷留在宫中的,炼出来的药更加纯浓,我早想一试。现在有了机缘,则何乐而不为呢。”

 

高英杰艰难地点点头,“那么师父,关于出镖之事,您在宫中可还方便联络?”

 

提及此,王杰希眉头微蹙,无论千叮咛万嘱咐,他最不放心的还是这件事。


原本一来二去的与兴欣方面已联系妥当,他正准备亲自跟镖,一道圣旨便降到微草堂头上。虽然他此时已不再是微草堂大当家,奉旨入宫的应当是高英杰,可宫中有他想要的东西,让他不得不亲自深入虎穴。

权衡左右,王杰希最终还是选择了只身入宫,而派了微草堂的余当家跟着兴欣走镖,这样即使他身在宫中,也可两头兼顾,不会误事。

但宫中毕竟人多眼杂,想要在皇帝眼皮子底下与兴欣联络着实困难。

 

“拿到聚魂草后,可将其混于其他药草中运进宫来。我若有其他需求,也会尽量在宫中传出消息。今后的跟镖之事,就拜托你和余当家了。”

 

“师父放心!”“大当家放心!”高英杰和余当家异口同声。

 

王杰希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就要转身上马,却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扭头叫道,“英杰!”

 

“师父还有何吩咐?”

 

“此次一别,终究再难相见。可如果……”王杰希沉吟片刻,终于下定决心般,哑声道,“如果他回来了,请务必把他留下。”

 

“师父说的,可是……”高英杰声音颤抖,心中冒出一个封尘已久的名字,久久不能平静。

 

王杰希点点头,望向远方,“我昨天夜里梦到他了。我知道他还活着。”

 

高英杰捂住了嘴,眼泪夺眶而出。

 

王杰希翻身上马,“替我告诉他,这一次,微草堂绝不会放弃他。”

 

 

TBC


唔……下一更不造啥时候,各位看官不妨来个小互动,猜猜大眼要干啥?【猜对了也不会剧透(x)【谁理你


评论(28)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