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 ABO 生子

呜呜呜呜我爱你啊!

还有你咋就这么把我卖了Qwq




耗子张嘴儿:


ABO设定,生子之后,雷者肾入

一击脱离懒得起名



给CP @诗晴脑洞纳米级 的

她某日突发奇想,其实是例行掉节操,说想看揣包子的大眼和难产梗……呃……好吧……

梗来自HP德哈的一篇英文同人




===============================================

他说他没感觉到什么疼痛,事实上他所有的感觉——也许除了听觉以外——都只剩下一种朦朦胧胧的知觉,他隐约知道自己是躺着的,至于躺在什么上面,这倒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了,毕竟眼下他所有的触觉细胞似乎都还在罢工。他的听觉恐怕也没恢复多少,听到的声音传达到他的听神经后都变成一种奇怪的兹拉兹拉,听上去好像一台老旧的电视机在播放不知所谓的节目。


他说,一帆,去把电视机关掉。明天联系一下保修吧。


也许在想象中他说出来了,因为实质上没有任何声音从他口中说出,他也没听到自己是嗓音给耳边的兹拉兹拉多加点配乐。



--

下一次清醒的时候,他的脑袋清明了一些,至少各种声音都正常地传入耳内了。这时候他听见了乔一帆的声音。


“他很好,很好,还——很好”乔一帆的声音很大,听上去像是跟房间角落的另一个人说话,“当然,还是老样子,但是很好。我一会会把宝宝带过来。名字?等一下吧。”


一会,他听到了脚步声等环境杂音,这些杂音听上去模模糊糊的,仿佛他的大脑还不愿意接收这些无聊的声音,至始至终只有乔一帆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他内心,啊,当然还有……


房内突然想起了婴孩发出的“嗯嗯啊啊”的声音,小小的,但是又软又黏的,乔一帆轻声哄着那孩子,嘴里嘀咕着:“来,张嘴儿,乖乖地吃……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乖了,也不哭闹了。”


一帆,小孩子有奶吃的时候都不会哭闹的,他们会在奶瓶前乖得像天使,你若是忘记了他们的奶瓶或者尿布,那么恐怕就能体验一下小恶魔们的魔音穿耳了。


“她长得……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嗯,她挺重的,4千克出头,身长50厘米左右,不过她的手脚很小,特别特别可爱。至于其他的……眼睛是黑色的,头发——也许这是胎毛——总之长出来了,也是黑的,小手小脚现在还软乎乎的,皮肤上的红色也没完全退掉。她总是闭着眼睛嘟着嘴睡觉,实在是很难看出来她的眼睛是不是一大一小。”


最好别,他对乔一帆说。


“有件事儿我很困惑,”乔一帆苦恼地说,“我每次把她带来这,就算不喂奶,她也乖乖地睡觉,就算醒着也是不哭不闹的,要哭闹总是在婴儿房哭,吵得其他小朋友跟她一块哭。护士跟我抱怨过好多回了,总是说她是第一个起头的。”


“你是话都不肯多说一个字的,那她这副爱哭闹,还会选地方苦恼的性子究竟是哪儿来呢……”


椅子拖地声刺激得他头疼,好在乔一帆一会就把椅子摆好,在他旁边坐下来了。


“我会让你抱抱宝宝的,当然你的手得恢复力气,现在的你恐怕也无法操纵魔道学者了……”


不,你现在就让我抱抱,我的女儿。他有些不满地抗议。


但乔一帆没理会他,在婴儿吸奶声这种奇怪的背景音乐下,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好多,他一一回应着,或者在想象中他一一回应了。只是乔一帆似乎精力无限似的一直说着说着,他却没这么好的精力,他嘴里喃喃地说着我先休息一下(当然他没听到自己的说话声)……然后就睡过去了。



-----------------------

这次他绝对是被吵醒的。头好疼。他想象在脑内派出一队修理工去把大脑中发生故障的地方修理修理,尤其是要把听神经恢复正常,要清晰地接触外界声音……


“黄少,你能不能……小声点。”这是乔一帆的声音,对他的耳朵来说绝对舒适悦耳,而且难得一回,他居然觉得乔一帆的话中带点责备的味道,“会吵醒杰希的。”


接下来是对他尚且脆弱的听神经来说绝对刺耳的一阵大笑,跟着是:“吵醒他不是刚好!”这里有一小段诡异的沉默,黄少天马上找到话题:“话说回来,你baby叫什么名字?”


他在黑暗中叹了一口气,这人还是一样叨不叨叨不叨,神烦。


乔一帆“嗯嗯”地支吾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黄少天马又继续道:“小名也没取?我给取个怎样?baby的眼睛长什么模样?要刚好也是一大一小不妨就叫‘小眼儿’好了!”


“怎可——”乔一帆抗议。


怎可随便乱取名字,小孩的名字一定要好好查查生辰八字,再看风水五行,才能赋名。


“要不然叫她‘小星儿’也不错,挺适合小女孩的,而且还源自大眼哩!”


“你——随便吧。”还是乔一帆无奈的抗议声。


“要不然叫她‘小小乔’也不错……不过恐怕到时候太多小乔了会不会分不清谁是谁?”


“乱取名——”乔一帆终于见缝插针地完成自己的抗议,微弱地。


又是一阵笑声,从悦耳程度上来看,发声者是谁不言而喻。那两人原本似乎在房间门口说着话,随着脚步声响起,两人好像移得离自己稍微近了一点。其中一人的脚步声变得稍微大了一点,应该是有人离他稍微近了一些,谁呢?


“嗯,其实凑近仔细一看,你家小闺女跟王杰希长得更像,虽然没大小眼……你既然不打算叫她‘小小乔’,那么叫她‘小王不留行’怎么样?”


他努力着想要坐起来大声说想要玩起名游戏自己去生一个怎么取都无所谓,别把别人的女儿当NPC!不要把别人的……女儿……


又是一阵无法抵抗的睡意。不过至少这次他还算是满意,一帆那柔软的个性,有的时候不怎么会跟人争辩,不过幸好他还有足够的常识不能给女儿起个游戏角色名……



----

这次,他仿佛被什么呼唤了一般,从黑暗中醒了过来。四下很安静,连乔一帆的声音都听不见,因此婴儿的咿咿呀呀的声音就特别清楚。


是你吗,女儿?他微笑了一下。你好呀。



 

“叶修呢?”这是意识清醒以来第二次听到相对陌生的声音。


一直挥之不去的头疼碰上新的外界声音恐怕有点接触不良。他默默地回忆着脑中储存的声音,女儿(他微笑了一下),一帆,前些时候听到过的笑声,还有今天这个听上去给人一种文质彬彬感觉的新声音。


说是新声音,但应该是旧相识,这人应该是……


“队长说,他去天台吹吹他一身的烟味再过来”乔一帆说,“喻队,你来了。”


“来看望下。他怎么样?”


“他很好……”乔一帆的声音听上去跟以往一样,只是越来越模糊了。


他还模模糊糊地听到喻文州问了跟黄少天一样的问题,乔一帆回答:“还没起名呢!”


他努力地抵抗睡意,他想多听一下一帆的声音,女儿的嘟哝,当然听到喻文州的问候也很让人开心,尤其是他不会像黄少天一样话匣子打开就关不上。


但果然还是太困了,一帆,一会见。



---

眼泪是他最没办法处理的食物之一,而看不见眼泪没让它变得不太棘手。


他觉得自己眼下大概无奈地叹了口气,英杰,别哭了。


“英杰,别哭了。”乔一帆替他说了。瞧,多贴心。


“队长……”哭腔还是这么熟悉。


他觉得自己又叹了口气,英杰,你已经是队长了,要坚强。


接下来乔一帆花了好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又或者半个小时来劝慰高英杰。具体过了多久他不是很清楚,时间流动的速度变得很模糊。他还记得以前做魔道学者的时候一分一秒都计算得清清楚楚,当然,技能冷却时间要演算,还有距离,buff限制,刷新,各种各样的演绎需求让他在脑中设立了好几个钟表,而现在似乎每个表的时针分钟上都沾满了灰尘,被尘埃压得走不动路。


“我带了点水果过来。”高英杰说,听上去声音里的哭腔少了很多。


很好,他舒了一口气。


“杰希很快就可以吃了。”乔一帆温柔地说,“谢谢你。”



--

也许是有人(他猜是乔一帆)帮他把他的钟表上的尘埃一点一点地除掉了,时间渐渐在感觉上变得清晰起来。比如,某次,他不得不忍受叶修的烟味忍了半个小时又一刻钟,因为这次叶修在天台上吹风的时候恐怕又犯烟瘾了。到最后他几乎想要不顾礼貌地客气地请叶修到门外,毕竟三手烟对女儿不好。刘小别也来了,他向乔一帆提议放点动次打次的流行乐,在乔一帆反对之前护士就说这是不可行的事。队里的袁柏青还有许斌来过两三次。


困意越来越少,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但他的感觉还是没有完全恢复。他渐渐地能感觉到身体的疼痛,四肢时不时地感到寒冷(乔一帆会握握他的手,给他捂好被子),手指摸得到床铺的柔软。偶尔,他可以嗅到房内有咖啡的香味。他跟乔一帆说过不要用咖啡来熬夜,他居然不听。


但,无论如何,他还是很难睁开眼睛,或者动动自己的手指。他苦笑地对乔一帆说,没想到睁眼眨眼或者移动手指头是这么困难的事,我努力了很多天都不成,要现在我们两个PK,估计我会很惨地输给你。


乔一帆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来访者还是同往常一样频繁。在不知第几次,叶修过来的时候,照例是先问一句:“他怎么样了?”


“他很……队长,他……”他心痛地听到乔一帆有点哽咽,然后深吸一口气,平静地说:“他很好。”


叶修问道:“不是说前三天是药物诱导,之后就应该清醒了?但现在已经快一个星期了。”


“会的,”乔一帆坚持道,“会的。他很快就能醒来。”


一帆,等我。他低声呼唤道,但他的声音没有传达到。



---

现在应该是下午,他不用睁眼也知道。医生刚刚结束完例行查房,他不知道结果,医生不会对他说特别多的话,只会在检查他生命体征的时候用一种专业的温柔语气说:“我来看看,你的数值都很好……”


就像他以前说过的,乔一帆的声音最悦耳,而这悦耳的声音不应该听上去如此悲伤。


“我求求你醒过来。”乔一帆在他耳边呢喃道。“求求你,你是魔术师,能为我,为女儿创造下奇迹吗?”


一帆的声音不应该听上去如此悲伤。他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想要动动手指,想要发出点声音,但每一丝离开他大脑的神经信号似乎都湮灭了,没有传达到位。睁眼,他对他自己说。


乔一帆离他很近,他稍微动一下就能碰到他的手。


动一下,他又对自己说,可惜努力都是毫无结果。


“求你。我还没给女儿起名,都说给孩子取名需要双亲,而你还在偷懒睡觉呢。”乔一帆的声音哑了,带着明显的哽咽。“已经第九天了,我快要疯了,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再一次放弃我。”


你不应该这样伤心,你要相信我啊。他回应道。他又在努力移动身体,他能感觉指尖的触感变得越来越清晰,但就是无法左右移动一下。


“求求你,求你醒来。我爱你啊。”


乔一帆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他能感受到他的吐息,还有他滴落的泪水,最后,是柔软的唇。


乔一帆的嘴唇有点肉肉的,不像他的那样薄,贴上去温软酥麻,舒服极了。


他忍不住回吻了。和乔一帆接吻的感觉一如记忆中一般美好,那种香醇过蜜糖的甜蜜,以及柔若棉絮的缠绵。


“……”他从嗓子眼中发出了点声音,他知道他在叫他的名字,虽然听上去不怎么像。然后他终于有力气睁开眼睛,看到乔一帆惊喜的闪着泪花的眼。


“一帆。”他又唤道,这次说得清楚些了,“女儿呢?”他问。


“天啊,”乔一帆捂住泪流满面的脸。“天啊。”


对了,还有件非常重要的事儿,“我也爱你。”王杰希微笑着说。

 


 

END



评论(5)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