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12-13)


 

  • 伪古风师徒,脑洞略大

  • 私设!狗血!OOC!

  • 好像有点虐_(:з」∠)_

  • 微修伞

  • 乔王小火炉欢迎你:305228787

  • 1-3 4-5 6-7 8-9 10-11




(12)

 

 

“克服了心病的感觉怎么样?”叶修问。

 

“啊?”乔一帆不明所以,仿佛还在梦中。

 

“你这浑身的血味不是你自己的吧?蛇都能砍,还有什么理由连根针都执不起?”

 

“啊!”乔一帆恍然大悟,抬起胳膊嗅了嗅,淡淡的血腥味仍然让他作呕,但心中的恐惧着实是减少了许多。经了这么一着,虽然过程九死一生,但这几年来困扰他的心病竟然误打误撞地自愈了,他从此便与其他弟子没什么不同。

 

乔一帆腼腆地笑了笑,“挺……挺好的。”

 

“你啊,从今往后便安心地做你的小大夫兼大眼的保镖吧。”

 

“太可惜了。”

乔一帆还未答话,一个清亮的嗓音插了进来,给他吓了一跳。“小乔少侠如此身手,如今又得了雪纹,可以说是如虎添翼。不行走于江湖之上行侠仗义,却终身埋没微草堂,岂不浪费。”

 

乔一帆看向那人,明明衣着狼狈,却仍掩盖不住如画般眉目透出的那股子伶俐。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转而又看向叶修,顾盼流转。那等高贵雅致之气,想必除了叶修师父心心念念的苏沐秋公子也再无他人了。

 

“在下乔一帆,见过苏公子。”乔一帆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

 

“还这等聪慧有礼,当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苏沐秋满眼含笑,朝叶修眨眨眼。

 

“你醒了便来闹人”,叶修起身扶住他。“小乔志不在此,你就莫强人所难了。”


“也罢,这雪纹在乔少侠手里,定不会用来做坏事。也算没有枉费我一番功夫驱除邪气。”


“那是自然,也不看是谁教出来的。”叶修先是得意,又低声道,“累了还不快去睡,你以为我的内力都是大风刮来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乔一帆见苏沐秋腿脚无力,连站都站不稳,忙小心翼翼地问道:“苏公子可是身体还没有恢复?今有缘相见,若不嫌弃,可否让在下探知一二?”

 

叶修扶着他躺下,看他闭上眼睛,才缓缓道:“无碍,他身上的毒性已消,但身体迟迟不见好转。之前托你采的补药只是稍有缓解,想要尽快根除需动用内力。可他经脉受损气相紊乱,只靠我度给他的一点点内力还远远不够。”

 

“可是……”乔一帆眉头紧锁,“现在药山被官兵包围,绝非久居之地啊!”唯一尚未被官兵监视着的只有云清峰,却在他与巨蟒的那一场恶战中差点夷为平地。乔一帆想到此更是忧心忡忡。

 

“我们自是不会久留,以我的内力,应该可以维持他十天的奔波。可过了十天,我也无法保证。最快也是最有效的办法是依靠红参的药效,一颗红参可以补充的内力可以持续一整天。”

 

“红参……那要在断崖附近才可以采到。可是断崖离微草堂不远,附近定有伏兵。”

 

“伏兵我不担心,但我目前还不能放下沐秋单独行动,所以小乔,这是我最后一个请求,也是我用锁阳草通知你来这里的目的。”

 

“当然没问题!”乔一帆急急应道,“师父救我于危难,还授我武功。一帆还未来得及报答师父便将要分离,以后更怕是没有机会……”

 

“不,你才是我们的恩人。此去药山必将凶险万分,你一定要小心。我跟沐秋暴露事小,牵连你跟微草堂事大。因此经此一别,便不要再碰头了。你将红参藏于断崖底,两日后我自会前去取。拿到红参之后,我会带着沐秋离开这里。若有朝一日得以平反不再辗转,我定会回来找你,将我毕生所学传授于你。”

 

乔一帆鼻子一酸眼眶发热,跪下给叶修磕了个头,一字一句道:“一帆何德何能,今生能得到叶秋大将军指点。无论能否有缘再见,您都是我永远的恩师。还望师父保重身体,早日平反。”

 

叶修眉毛一挑,笑道:“你果然知道了,不错,不错。”

“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再隐瞒了。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叶秋,但叶修才是我的真名。这位是前朝三皇子苏沐秋,武器奇才,嘉世新政后被俘,囚于我府上。一年前因拒绝为嘉世所用被迫服下奇毒冥僵丸,后被我劫出宫去。朝廷对外声称我已退隐,实则暗中围剿。”

 

乔一帆虽早已猜到叶修身份,但听他亲口承认,心里还是震颤了许久。精通十八班武艺,单枪匹马与整个嘉王朝相抗衡,除了那个正好在一年之前突然退隐的护国大将军叶秋,乔一帆想不到别人。而叶秋叶修,又是如此相近的两个名字,乔一帆因此做了大胆的猜测。

叶秋的名号几乎全国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八年前曾辅佐嘉世王朝陶轩上位,平定战乱一统江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神明一般守护着嘉世王朝的护国大将军,在一年前功成名就退隐江湖。可又有谁知晓,这样一位有功之臣如今竟落得这步田地。

 

“我只知道大将军退隐另有隐情,却不知真相竟如此惨痛……”乔一帆喃喃道,“苏公子已服下毒药,朝廷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沐秋制造兵器的能力若为敌国所用,对嘉世将是巨大的威胁,他们定要斩草除根。可有我在,没人动得了沐秋。他们便下了所谓‘世间无药可解’的冥僵丸。但他们没想到,冥僵丸在这世上唯二的两颗解药,一颗在微草堂,一颗就在沐秋身上。”


“微草堂?!”乔一帆一震,他从未期待在叶修的描述中听到任何跟微草堂相关的字眼,记忆中也从未听王杰希提起过微草堂有如此特殊的解药。

 

叶修点点头,“当年微草堂的祖师爷方士谦是前朝的太医,与沐秋交好。这冥僵丸是这位祖师爷为皇帝炼制长生药的时候炼出的废品。只能将人身体暂冻,处于假死状态。若无内力在身,毒性足以致命。就算有内力,也只能缓解一时,且冷热相抵,发作时痛不欲生。这位方神医还未来得及销毁,这药便被嘉世所盗。方神医为弥补过失,匆忙研制出解药,可材料珍贵,只炼制出两颗。前朝覆灭之时一颗给沐秋防身,一颗留在微草堂。到了今天这个秘密只有沐秋跟王大眼知道。”


“原来祖师爷竟是前朝太医,难怪微草堂从不参政……”

 

“没错,你们师父的医术远超过宫里太医,但朝廷毕竟介怀着方士谦,所以微草堂虽是江湖闻名,却至今没有一个大夫进宫。朝廷对这解药的事一无所知,以为苏沐秋必死无疑,一开始的时候并未采取行动。直到半年前我们被嘉世的御史刘皓发现踪迹,才开始了追捕。”

 

乔一帆担忧道:“他们发现苏公子没有死,必是料定了这世上有解药的存在。如果被他们发现微草堂有解药,是不是也会被赶尽杀绝?”

 

“沐秋的毒已经解了。若非必要,大眼也不会把解药拿出来,微草堂应该暂时是安全的,你不用担心。而且据我估计,朝廷的冥僵丸也不多了。毕竟是偷来的毒药,用了一颗便少了一颗。除了我跟沐秋这样的重犯,他们是不会舍得用在别人身上的。”

 

乔一帆的脑子乱乱的,一时间铺天盖地的秘密向他涌来,关于叶修的,苏沐秋的,前朝的,嘉世的,还有关于微草堂和王杰希的,种种恩怨纠葛,让他着实有些招架不住。他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辈,从未想象过会被卷入这样复杂的局面。

 

可他立志要在微草堂终其一生,并未有什么远大的志向,就算理清了所有秘密又有什么用呢?他能做的,只有发挥自己的特长,在最后的关头助叶修一臂之力。

 

事不宜迟,此时天色已暗,从云清峰到断崖起码需要三个时辰,做好叶修交待的事情,再返回微草堂,估计得下半夜了,免不了要挨英杰念挨师父罚。可事已至此,人命关天,被罚做几个月的杂役又算得了什么。

 

乔一帆当机立断挥别叶修,却被叶修叫住,递给他一把剑。

 

乔一帆一拍脑门,差点忘了!他可是千辛万苦九死一生,才拿到了这把剑!

 

“这把‘雪纹’被你拔出来,也是一种缘分。它与你修习的鬼剑剑法相得益彰,你用起来应该会十分得心应手。这把上古好剑曾被歹人使用,杀人无数,积累了冤魂无数,被尘封于此数百年,滋生妖孽。我跟沐秋在你沉睡之时已把它的邪气永远封印,这大概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这剑的威力巨大,你定要妥善使用,不可滥杀无辜。”

 

乔一帆毕恭毕敬地行了个大礼,“徒儿谨遵师父教诲。”

 

上前接过剑,乔一帆爱不释手地反复抚摸。剑一出鞘,便闪过一道银光。怪不得唤作雪纹,果然好剑!

 

 

 

嗖——

 

耳边传来一阵划过空气的声音。银白的剑身上映出一道黑影。

 

“师父小心!”乔一帆猛地拔剑一挥,一根短箭应声落地。雪纹所落之处已将箭劈至两半。抬眼一看,叶修和苏沐秋早已不见踪影,成功逃脱。

 

“有伏兵!快走!”

 

远处传来叶修的声音,乔一帆立即施展轻功,藏身于灌木丛。虽然紧张得心快跳出来,却只能屏住呼吸,不发出一点声响地隐蔽于黑暗之中。

 

没想到他与叶修,竟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此分别。

 

 

(13)

 

高英杰心急如焚。

 

王杰希已经“三顾茅庐”都未见到乔一帆人影,最后他不发一言,拂袖而去了。以往弟子求道,只听徒弟诚心请教师父,未见过王杰希这般主动来找徒弟的。若乔一帆还不快点回来向师父请罪,这修习针灸之术的事怕是要泡汤了。

 

按说他这好友先前也的确够倒霉的,虽然的确刻苦努力,但毕竟因为心病无法真正学习医术,因而受人冷遇,默默无闻了好多年,好不容易得到了师父的青睐,能学些真本事,却在这关头三番几次不着家,饶是师父脾气好也受不了这般热脸贴冷屁股。

 

高英杰埋怨乔一帆在关键时期掉链子,心想等他回来了定要好好教训他一番。可从傍晚等到了深夜,连个乔一帆的影子都没有。

 

高英杰如坐针毡,终于挨不住了和衣睡下,说服自己第二天一早肯定就能看见乔一帆正在床上酣睡呢,才合了眼。却始终悬着一颗心,辗转反侧就是无法入睡,还时不时地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惊给弄醒,冒了一身冷汗。高英杰望了望窗外冷淡模糊的月色,而乔一帆此时还不见人,心里越发忐忑不安了。

 

一帆从未如此晚归,何况他今日天未破晓就已经出门了!他……莫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高英杰打了个哆嗦,不敢再想下去,赶忙披了外衣赶快奔出门去。此时早已深更半夜,这么晚了恐怕全微草堂就只有一人尚未安歇,且事关乔一帆,高英杰也想不到除了此人之外还该找谁。


---------------------------------------


听见微弱的敲门声,王杰希心中还在诧异,不晓得何人会在此时此刻来上门找他。王杰希面带倦色地开了门,却见高英杰眼中焦急之色难掩,脸上神情却犹犹豫豫的。他心中猜到事关乔一帆,便叫高英杰无须顾忌只需直言。听高英杰说完来龙去脉,手心竟满是冷汗。王杰希二话不说套上外袍就往外走。

 

高英杰急忙在后面追赶。“师父!您是要进山吗?我与您同去!”

 

“不行,你留在这里等一帆,我带着柏青进山。一个时辰之内我便回来,若一帆那时还未回来,莫惊慌,待天亮大家分头行动。”王杰希神色淡定,眼神中却掩藏不住担忧。

 

“可是……”高英杰小心道:“山里有朝廷的伏兵,若一帆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应该会……发现些蛛丝马迹。我们要不要报官找人?”

 

“不可!”王杰希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话一出口才察觉不妥。他的潜意识里已经认定乔一帆的失踪与被通缉的叶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于叶修的身份,他心中早已猜测出一二。虽然只有几面之缘,印象之深刻绝非画像上拙劣的乔装所能掩盖。结合乔一帆突飞猛进的武功,更是印证了他的猜测。

若如他所想,叶修即是叶秋,他便不担心乔一帆的安危。他相信叶秋的为人。王杰希知道叶秋的隐退另有隐情,因此对于朝廷的追捕他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也算是对叶秋仁至义尽了。

但乔一帆此次深夜进山必会引起官兵怀疑,牵扯到微草堂,他便不能坐视不理了。想要乔一帆摆脱干系,势必不可惊动官府,而且就连他这次进山也是小心行事,不能声张,连微草堂知道的人也越少越好。此事若处理不好,惹得官府无端注意,后患无穷。

可各种干系他一时间无法对高英杰解释清楚,且高英杰个性单纯,王杰希也不忍让他沾染这些是非,只好说道:“非常时期小心行事,莫要给微草堂招惹麻烦。”说罢便轻声召唤袁柏青着装好准备进山。

 

高英杰似懂非懂,跟着王杰希身后还想要为自己辩几句以求一起进山,但见王杰希脸色严肃,且师父的话不可违逆,便只好乖乖守在原地,目送着王杰希和袁柏青进了山。

 

等了不到半个时辰,高英杰便开始后悔。一帆回家便会自己乖乖回房睡下,哪里需要人在这里守着!与其悬着心在这里坐以待毙,还不如一同寻找,何况乔一帆的采药路线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思及此,高英杰再也坐不住了,找来一只牛皮灯笼点上,壮了壮胆,摸黑进了山。


 

尽管很久没有进山采药,但他不用坐堂的时候也偶尔会跟乔一帆来山里玩。从后山走到断崖,那是乔一帆最熟悉的路线。

回忆着熟识的山路,高英杰发现这夜路也并非这么难走。

 

“一帆……”高英杰试探着,小声唤道。

 

没有回应。周围一篇静谧。仿佛黑暗将他跟整个世界隔离开来。

 

高英杰打了个冷战,咚咚的心跳声愈来愈烈。突然,一滴凉凉的水珠滴到他脸上,给他吓得一个机灵。“谁?!

 

越来越多的水珠拍在脸上——下雨了。

 

高英杰忙护住灯笼,可雨越下越大,那最后一点的光亮也最终被浇熄了。

他连忙调头往回走,可竟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已经在黑暗中迷失了方向。兜兜转转的绕了好几圈,又仿佛回到了原地。脚下泥泞,一个不小心还摔了一跤。

“一帆你在哪……”高英杰又冷又怕,这才后悔不听师父的话一个人莽撞地跑出来。结果迷失在这深山老林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高英杰憋屈得快哭出来了。

 

“一帆!!!师父!!!”高英杰扯着嗓子喊破了音,可马上被四周沙沙的雨声所吞没。高英杰绝望地坐在地上,蜷起了身子。

 

还没等坐稳,身体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扑倒,转而左肩上传来一阵剧痛。“啊!——”高英杰刚想喊出声,便被捂住了嘴。

 

“嘘!”

 

高英杰被按在地上,动也不能动,声音也发不出,肩头痛得他眼前发黑。耳朵贴在地上,朦胧地听到远远的脚步声和金属碰撞的声音,喧闹了好一会便消失了。

 

“英杰你怎么啦?!英杰!醒过来啊英杰!”

 

高英杰刚要失去意识,便感到有人在拍自己的脸。那熟悉的声音让他一个机灵醒了过来。

“一帆?!”高英杰挣扎着,拽着乔一帆的胳膊爬起身,“你……你这混小子,到底去哪里了!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师父有多担心?!……”

 

“英杰你别说了,你受伤了,我,我这就带你回家!”乔一帆声音发抖,背起了高英杰,自己也打了几晃。

 

刚才的那一箭,乔一帆飞身去挡竟还是晚了一步——那支箭直直地擦过乔一帆的肩头射向了高英杰。

 

乔一帆脑子里一片空白。打死他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高英杰会出现在那里,为什么那箭好死不死地射中他们二人。他此时唯一的念头就是,高英杰因为他而受了伤,这是比身上任何的伤痛更痛的事实。乔一帆顾不得流血不止的肩头,背起高英杰一路狂奔。

 

“一帆……”高英杰趴在乔一帆背上,伤口痛到麻木。但纵使一肚子的委屈,害怕,赌气,在见到乔一帆的那一刻,也都化成了一滩水。高英杰瘪了瘪嘴,有气无力地,“你回来了……就好了……我……是不是快死了?”

 

“胡说什么!你不会有事的!”乔一帆咬牙。

 

“我……我可是个大夫,我有感觉,不,我现在快没感觉了……”

 

“我也是大夫!你的伤未及心脏,只要及时回到微草堂救治,你很快会好起来的!”

 

“微草堂……对啊,有师父在,我们都不会有事的……师父……你可没看到,师父知道你还没回来,脸都吓白了,立刻冲进山里去寻你……”高英杰头脑逐渐混沌,嘴里还在絮絮叨叨个不停。“你总说,师父不重视你,可你不知道,为了医好你的心病,师父主动来找你三次,授你针灸,可你偏偏都不在……你说说你……没事采哪门子的药啊……唉,这就叫做……阴差阳错……”

 

乔一帆一怔,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滑下。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好的,但都痛不过心痛,痛得他胸口像打了个结,喘不过气来。“我知道,我知道了……英杰你快别说了,你好好休息,睡一会,我们马上就到家了,啊。”

 

“一帆啊……我好冷……快要冻成冰块了……”高英杰双手搂紧了乔一帆的脖子,贴紧他的背,极力地想要汲取他身上的温暖。

 

乔一帆也冷,冷得牙齿都打战,周身自内而外冒着寒气。初秋的夜,怎会这般寒冷彻骨?

 

乔一帆运起气,一股暖暖的真气自丹田向上涌至周身,手脚渐渐地没那么冰冷了,行动也更自如了些。乔一帆将真气逐渐汇集至背部,度给高英杰。可传递的热量显然抵不上身体的自然流失,乔一帆明显感觉到高英杰的身体愈来愈冷,冷得他几乎以为自己在背着一具尸体。

 

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乔一帆大声哀求道:“不!别不理我!跟我说说话吧英杰,别睡了,求你了,说说话啊……”

 

高英杰没有反应。

 

“英杰,你不要吓我……”

“英杰,我知道你很痛,再坚持一下好不好?”

“别开玩笑了,一点都不好玩……

“英杰你别死……你死了,我也活不下去的……”

“英杰……对不起……”

“都是我害了你……”

 

乔一帆脸上的泪水,汗水,雨水混成一片,早已模糊了视线。他不停地说着,尽管他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只要能让高英杰有所反应,他觉得就算赴死都在所不惜。

 

两天两夜,高强度的奔跑和战斗让疲倦渗透骨髓。他的肢体,他的骨骼,都软绵绵、轻飘飘的。剧烈的紧张和疲倦,如同暴风雨一般地袭击着他的头脑。乔一帆愈发想不通,为什么突然自己变成了追兵的目标,为什么英杰会出现在那里,更想不通为什么那支箭明明穿过了自己的肩头,却能置高英杰于死地。

 

如果不是肩头锥心刺骨的疼,他会以为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是那只巨蟒的毒素留在他体内而形成的幻象。不然,为何受到伤害的都是自己的至亲至爱?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冲刷一切的罪恶与苦痛,连两人身上的血迹也也冲得一干二净。

 

 

 

微草堂门前微弱的灯光下,一抹高挑颀长的身影在雨中伫立。单薄的油纸伞承受不住风雨,漏下来的雨水将那身洁白的长衫浇得湿透。

 

那是自己唯一的希望。

 

乔一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师父,救救英杰……”

 

 

TBC

 

 

 

英杰没事的请饶了我 QWQ

关于一些设定,以后可能会改掉重来QWQ


评论(27)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