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寸草 (10-11)

  • 大概可以确定是周更了_(:з」∠)_

  • 【之前忘记标了抱歉】这里有3句话修伞,但其实他俩戏份不重啦~

  • 不会写打斗场面哭瞎QAQ百度了无数打戏场景和镜镜给我的RWBY视频……

  • 欢迎在无剧透的基础上跟我讨论剧情【寂寞得要死了啦QAQ【真的有人在看咩?

  • 这篇是个挺大的脑洞,即使文笔烂没人看也想坚持把它写粗来_(:з」∠)_还是希望有人支持啦\(^_^)/

  • 乔王小火炉:305228787

  • 1-3 4-5 6-7 8-9





(10)

 

乔一帆一夜没合眼,待高英杰睡熟后,蹑手蹑脚地起床更衣,从墙上取下药篓子,出了门。

 

此时夜色正浓,初秋的夜风微凉,微草堂笼罩在黑暗中,静谧非常。

 

乔一帆转头望了眼王杰希的卧房,一丝若隐若现的灯光从窗纸透出。乔一帆心里泛起阵阵酸楚,不知为何每次想到王杰希,满腔的情绪浓稠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他咬咬牙转过头,义无反顾地翻过了侧门的围墙,投入到浓浓的夜色中去。

 

深夜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乔一帆虽时刻警惕埋伏的朝廷追兵,但他熟悉山路,挑人迹罕至的地方施展轻功行走,进入药山后竟一路畅通无阻,天还未亮便已到达云清峰脚下。

 

这云清峰底部丛林茂密,怪石成林,顶部竟寸草不生,笼罩在一片黑色的云雾中,看起来险恶异常。乔一帆倒是放心了许多,越是凶险的地方,对于叶修和苏沐秋来说越是安全。若是一直隐身于此,估计朝廷追兵一时半会拿他们没辙。

可这对乔一帆来说,又多了一个问题——如果他们隐蔽得太好,乔一帆也不确定自己能否寻到人。何况这个地方凶险至极,他实在难以想象他们如何栖身于这样一个地方生活上大半年。

 

乔一帆想得入神,竟一个不留神,一脚踩空,从陡峭的崖壁上滚了下去。下落的过程中,乔一帆不慌不忙地伸脚勾上凸出的一块怪石,一个后空翻,双手抓住峭壁上的枯树根,寻找落脚的地方,一点点地向上爬。

如今的乔一帆应对这突如其来的险境早已不在话下,可这场景似曾相识。半年前的他,也是这样失足从悬崖摔下,他以为自己就要没命了。


若不是因为遇到叶修。


乔一帆第一次见到叶修和苏沐秋,是在他们刚刚从京城逃到药山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乔一帆一心想证明自己,经常为了采到珍稀药材不惜深入险境。为了采到峭壁上的一颗红参,乔一帆用绳子将自己拴在崖边的一个大石头上,孤注一掷翻下峭壁。却不想绳子突然脱扣,乔一帆就这么直直地摔了下来。

 

乔一帆绝望地闭上眼睛,以为自己会就这么窝囊地死去的时候,一阵强大的力量将他席卷。天旋地转的晕眩过后,他感觉自己被托着,平平稳稳地落到了崖底。

大难不死的乔一帆刚想叩谢自己的救命恩人,却差点被这个浑身是血的人吓晕过去,连滚带爬地躲开好远,晕血再加上刚才这么一番折腾,乔一帆胃中翻腾,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这么嫌弃救命恩人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叶修似笑非笑地嘲弄道。

 

乔一帆头也不敢抬,赶忙拜叩,谢大侠救命之恩,我天生怕血,请莫见怪。说着别过头,把装满了药的药篓子送上前。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身上只有这些药材,三七和蒲黄是止血药,若不嫌弃,还请大侠您……您您请暂且敷上。若还是不济,斗胆邀请大侠移步微草堂疗伤。在下乔一帆,是微草堂的学徒,虽不大说得上话,但师兄弟们个个都是侠肝义胆,定不会见死不救。”


叶修看了看药篓子上的微草堂标志,嗤笑道,“想不到,王大眼的徒弟竟然怕血,你还没被他扫地出门吗?”

 

乔一帆惊喜道,“大侠认识我师父?”


“何止认识。”只不过你师父不认识我,这句话叶修没说,王杰希认识的他当时还叫做叶秋。叶修嚼烂了一根三七,敷在伤口上。“小乔兄弟,帮个忙。我内人伤得比我重,我借你点药,来日必将报答。”

 

乔一帆心想连命都是人家救的,拿点药又有何妨,便连忙点头“大侠尽数拿去便好”。却仍旧不敢直视叶修的伤口,直到他将所有的止血药都用掉,又挑了几味解毒祛寒的药别进腰带,才怯生生地回头问道:“大,大侠,你懂药?”

 

“还好我懂一点,才来了这药山。不然微草堂都是你这种怕血的小庸医,我早就没命了。”

 

“我师父医术高明,能将死人医活的。”乔一帆慌忙撇清,他可不想微草堂的名声败坏在他手上。微草堂除了他,可都是个顶个的名医。“若大侠与我师父是旧相识,何不带着您内人找他医治?”


“你这孩子心眼倒是好。王杰希乃是天下第一医馆微草堂的大当家,医术自然毋庸置疑。但我若真的去找了他,要么他将我报官,要么微草堂明个解散。这个中严重,你可晓得?”

 

乔一帆瞪大了眼睛,“大侠可是得罪了什么人?”转念一想,立刻闭了嘴。可不嘛,都伤成这样躲来药山了。

 

叶修撇嘴一笑,“我得罪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嘉王朝。你若不想被连累,也不想连累微草堂,就躲得远远的,也不要把见到我的事情说出去。知道吗?”

 

乔一帆倒吸一口凉气。他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无名小辈,从未与朝廷的人有过任何瓜葛。这上来便是朝廷重犯打交道,说不紧张不害怕是假的。

可乔一帆见他虽然受伤落魄,却仍气度不凡,可见绝非乱臣贼子之辈。此时落了难,却在自己危难之时出手相救,如此救命之恩却担心连累了自己,连累微草堂,可见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人。

 想到他浑身是伤,还惦记着重伤的爱人,乔一帆顿生怜悯之心。何况治病救人本就是医者本分,何来身份贵贱之分?既然见到了,就不能见死不救。

 

“我不晓得大侠究竟犯了什么罪,我只知道您救了我的命,是个好人。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若大侠不嫌弃,可否带我去见见您的爱人?我虽不才,见不得血动不了针,但基本的救治手段我都懂。我在这药山跌爬滚打多年,什么药材在哪里生长也都熟识。若大侠需要也请尽管提出。”

 

叶修摆摆手,“出逃途中,居无定所。我们现在所居之处不是你能去得了的。他中了朝廷的奇毒,就算给王大眼瞧了,也可能束手无策。好在已服下解药,现在身子虚弱,需要调养。不如这样,我对药草确实有需求,我给你列下药单,你帮我采集,每隔半月我们便在此见面,见面时交给我便好。”

 

乔一帆虽然觉得这点小事无足挂齿,但既然能帮得上忙,便也欣然同意。

 

于是每逢半月,乔一帆便将满满一筐药交给叶修,两人的交流便也频繁了许多。乔一帆对叶修的爱人是个男人并无讶异,叶修也洞察到乔一帆对王杰希的痴念。得知了乔一帆怕血的原因,叶修主动提出教授乔一帆习武,以锻炼他的胆量,这半月之约便演变成了习武之约。

叶修惊奇地发现,乔一帆是个不可多得的习武好苗子,竟然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掌握了普通人习武五年的功力。

 

若并非被朝廷追杀,居无定所,叶修宁愿将自己毕生所学传授给他。无奈朝廷逼近微草堂,分别已迫在眉睫。

乔一帆纵有不舍,却也懂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只要留着命,总是有机会再次相见的。


 

乔一帆攀附着峭壁,艰难地向上爬行。

如果叶修真的住在这里,每半个月一次的会面当真不容易。乔一帆想。这还是他每次都采好了足够半月的药材交给他,若是他亲自采药,该有多么艰难。乔一帆再次感叹叶修对苏沐秋用情之深。

 

云清峰的半山腰遍地长满了锁阳草。乔一帆知道自己离叶修越来越近了,心里有了底。


山路越来越崎岖,若不用轻功,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可能落下万丈深渊。路过一个溶洞的时候,精疲力尽的乔一帆决定在洞里歇歇脚。

不进不知道,这云清峰竟汇集了世间诸多奇观异景。偌大的溶洞在初生太阳的映照下显得瑰丽多彩,洁白的钟乳石倒吊着,蔓延到溶洞深处。晶莹剔透的露水从上面滑下,滴滴答答地融入下面的深潭中,消失不见。

现在不是欣赏风景的时候,乔一帆并未深入,只坐在洞口歇息。忽然觉得口干舌燥,深不见底的潭水仿佛有一种魔力,吸引着他靠近。乔一帆眼巴巴地瞅着潭水,使劲咽了咽口水润嗓子。他知道,就算这潭水看起来再清澈,也是积年累月的死水,毒性之猛,兴许喝上一口便没命了。

 

可越是控制,便越是饥渴难耐。乔一帆嗓子像冒了烟,火烧火燎地疼。

就……舔一下,应该没什么大不了吧?

 

乔一帆伸出手去,哆哆嗦嗦地舀在手心一捧,送到嘴边。看到水中映出的饥渴表情,乔一帆犹豫了一下,心中恐惧顿生——不论饥渴还是疲累,乔一帆从未被自己的欲望所控制。现在居然为了一口水神魂颠倒不能自已,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乔一帆咬咬牙,倒掉手心里的水,使劲甩了甩。

不行,我要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正打算起身爬出洞穴,忽然一道人影闪过,绕到了乔一帆背后。

 

“谁?!”

乔一帆转身,双手握拳,警惕非常。

 

昏暗的光线下,一个人影栖息在潭边,长发垂下遮住了脸。

乔一帆只觉得这人身形眼熟,却着实看不清楚脸,难以辨认。不管是不是熟人,出现在这里都十分诡异。乔一帆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想赶快逃离这个地方,却发现双腿直打颤。刚迈开步子,只听背后一阵窸窸窣窣的水声。

 

那个人——在喝水!

 

这潭水可以喝?乔一帆迷惑地望着那个人,脚又不听使唤地朝着潭水挪了挪。

 

就在这时,喝水的人抬头看向乔一帆,长发撇到一边,露出了面庞。

 

——王杰希。

 


 

(11)

 

“师父!?”乔一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比见了鬼还要紧张讶异。

 

王杰希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从昨晚开始一直跟着自己?

不可能!王杰希的武功乔一帆是知道的,只够防身,这一路轻功过来,乔一帆都觉得吃力,别说王杰希了。便是这云清峰,也不是好爬的。

可不管是真人还是幻觉,王杰希,他恋慕了两年的师父,现在就在他眼前,毫无防备地低头喝水。乔一帆的脚像是粘在了地上,一步都动不了。

 

“师,师父……是你吗?”乔一帆小心翼翼地唤道。

 

王杰希没有任何反应。

 

“师父,你告诉过我们,死水是不能喝的……”乔一帆急道。无论何时何地,他最紧张挂念的,还是王杰希的身体。

 

王杰希终于抬起头来,双眼一眯,冲他弯起了嘴角。“一帆,这水虽不及你煮的茶,还是可以解渴的,你也来喝一口罢。”

 

是师父!那笑容,那声音都如此醉人心脾,乔一帆只觉浑身都酥麻了,腿脚也不听使唤,一步步地冲着王杰希走去。

眼见那人在眼前渐渐逼真,乔一帆又激动又紧张。在这种鬼地方碰到王杰希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可自己大半夜跑出门,他竟没有斥责自己,乔一帆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觉得诡异。


就在这时,王杰希突然脸色一变,惊恐地望向水中。“不!别过来!”

 

忽然,宁静的深潭涌起一阵漩涡,水花溅飞三尺,从水中冒出三丈高的庞然大物,绿眼红舌,杀气腾腾。乔一帆大骇,还未看清那是什么东西,便见其将王杰希死死缠住,拖入湖中,一转眼便已消失不见。还未恢复平静的水面上涌起层层气泡。

 

“师父!!!!”乔一帆大叫一声,想都未想便紧跟着跳入水中。

 

池水一瞬间没过了身体灌进了各个窍孔,汩汩的水声划过耳膜。眼前越来越暗,身体不停下潜。乔一帆因为太过惊恐,入水前闭气不够充分,窒息感蔓延而来。

黑暗和窒息带来的巨大恐惧感折磨着他的神经,但他不敢放弃,不敢绝望。他眼睁睁地看着王杰希再一次被掳走,比任何东西带来的恐惧感更让他无法接受。两年前的那一天浮现在他眼前,似曾相识。可他已经不是两年前的乔一帆了,怎么会允许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乔一帆默念叶修交给他的心法,双臂置于胸前画出太极状,使一股暖暖的真气,从丹田向镇锁任督二脉流注,最终汇集于胸前。

“破!”乔一帆猛地张开双臂,一股强烈的气流一瞬间分开潭水,形成了一人通过的气流屏障,直达潭底。

 

乔一帆终于看清掳走他师父的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只见一条身长十丈的蟒蛇从潭底蹿出,绿眼闪烁,怒吼着向乔一帆盘旋而来。顿时气流与潭水混在一起,天昏地暗,像龙卷风般弥漫呼啸在整个空间。

 

乔一帆没有武器,无法给予伤害。他能做的只有从巨蟒血盆大口前面快速躲闪。苦于没有支点,乔一帆几次差点摔倒,然而巨蟒的牙齿擦过他左肩,留下灼烧般的疼痛。

他知道自己赤手空拳对付不了巨蟒。虽然跟叶修习武已半年,他从未对任何人或动物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他怕血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从未执起真正的武器。即使像现在这样的危急关头,他也并非打算要这只巨蟒的命,他在乎的只有王杰希的安危。

 

乔一帆等待着,观察着,侧移,后退,再侧移,用掌风劈巨蟒的脸,猛踩它的尾巴。巨蟒的头跟着乔一帆的脚步绕来绕去,攻击也越来越缓慢,绕到最后竟然自己给自己打了个结。巨蟒终于发了狂,挣脱开嚎叫着撞上乔一帆。 

乔一帆被撞得狠狠地砸进淤泥,气罩消失,潭水与泥浆汹涌地灌进鼻孔,再刺入双眼,体内的空气被全数挤出。还未来得及喊出这一个字,便被巨蟒卷起摔进更深的淤泥中。潭水的巨大阻力倒是给了缓冲,乔一帆只是呛了几口水便挣扎着爬起身。手却碰到个软软的东西,乔一帆就势一拽,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那是一个人。不,或许可以称为尸体。微弱的光线下,“王杰希”双目紧闭,鲜血不断从口鼻溢出,弥散在幽暗的潭水中。

 

乔一帆只觉肝胆俱裂,想要大喊“师父”,一张嘴却被灌了满口的水。

 

巨蟒甩尾,紧紧地缠住乔一帆,张着口探向他喉咙。乔一帆盲目地挥拳,在水中的威力却削弱了大半,像打在面团上一般软绵绵的。巨蟒冲他嘶叫,血盆大口即将把乔一帆吞没的时候,乔一帆握住了巨蟒的上下尖牙,双手一撑,全然不顾被尖牙割伤的伤口流出的鲜血。巨蟒在挤压他,让他窒息。乔一帆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灼烧,眼前逐渐陷入黑暗。

 

我还不能死。乔一帆告诉自己,我要救师父,我不能再一次看着师父在面前生命一点点流逝却束手无策。

 

灌进耳鼻的水混杂着血腥味,有自己的,蟒蛇的,还有王杰希的。乔一帆神经频临崩溃的边缘,一片混沌中,眼前闪过一幕幕的过往。

 

王杰希,全是关于王杰希。

 

模糊的光景中,年轻的王杰希眉眼间带着稚气,笑容恬淡却让人舒心,向战乱中无家可归的小乔一帆和高英杰伸出了手。他整个人沐浴在阳光里,像神明一般,轮廓都闪耀着光芒。

 

画面一转,瘦小的乔一帆趴在王杰希的药篓子里,亲昵地搂着他的脖子,替他拭去额前的汗水。灵机一动,偷偷在他头发上别一株小野花,冲着后面的高英杰使劲眨眼。无忧无虑,两小无猜。青山绿水,鸟语花香。


又记得,乔一帆高烧三天不退,王杰希不分昼夜守在床前端水喂药。当乔一帆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被胃疾折磨得脱了形的师父,虚弱地冲他微笑。如果说医者不能自医,那么师父的身体就由我来守护!小小的少年在心里立下了誓言。

 

眨眼间,年纪轻轻的王杰希一个人扛起了微草堂。他天赋异禀医术精湛,不苟言笑严肃内敛,弟子们敬他畏他的严厉坚硬,独有乔一帆了解他内心的柔软。

 

紧接着便是一片刀光剑影。王杰希以一敌多,救下了差点被人贩拐走的乔一帆和高英杰,清瘦的身躯护着幼雏一般挡在了两人身前。被勒令回家搬救兵的乔一帆中途毅然折返,却看见了一生中最是肝肠寸断的画面——王杰希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象牙白色的长衫早已被鲜血染红。

 

不!——

 

乔一帆浑身一震,已然麻木的双臂恢复了知觉。他听见蟒蛇的嘶吼,还有汹涌盘旋的水声。但那一切似乎都过于遥远,无足轻重。他的世界里只有扼住巨蟒牙齿的双手。乔一帆凝神屏息,将汇集的内力由丹田向掌心射出。只听轰隆一声,由掌心处爆发出的强大力量在水中形成了阵阵冲击波,蟒蛇牙齿被全部震碎,挣扎中将乔一帆再一次摔向地底。

 

我需要武器!乔一帆没有任何一刻如此地渴望武器,哪怕一片尖利的石头也好!他将手插入泥浆,艰难地摸索着。

仿佛上天听到了他的呼唤,忽然之间,他碰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件。乔一帆心中狂喜,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东西的形状是一个剑柄!握紧它的同时,已经适应黑暗环境的眼前竟闪现了一道光芒。

就是现在!被巨蟒卷起的瞬间,乔一帆手指紧握,催动真气,借助着巨蟒和真气的力量,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一柄闪着银白光芒的长剑从地底拔出!

 

地动山摇的震颤中,巨蟒渐渐松了劲,乔一帆终于得以脱身,立即狠狠将剑插进巨蟒的肚子,又奋力跳起,将刀口拉至喉咙。温热的液体在他面前弥散开来,乔一帆闭上眼睛,默念这半年来一直用小树枝练习千百遍的剑法。

 

鬼斩!月光斩!满月斩!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乔一帆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巨蟒早已身首异处。四周震颤得更加猛烈,潭水被搅起了漩涡,泥浆伴随着石块铺天盖地地向乔一帆涌来。

 

乔一帆预感到这个地方即将坍塌,时间已所剩无几,却依然承受着撞击,在潭底摸索。终于,漩涡袭来,乔一帆一手执剑,一手紧抱着“王杰希”的身体,被强大的冲击波送到了水面。

 

乔一帆一露头,才发现整个溶洞都在震颤。不,整个云清峰都在摇晃!

 

乔一帆混身脱力,竟一步都走不动便摔倒在地。用尽最后的力气,乔一帆爬到了“王杰希”身上,用身体替他挡下了不断掉落的石块。

 

“师父……对不起……”我尽力了,却还是没能保护好你。

 

一滴眼泪滑落,乔一帆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可是把绝世鬼剑,让我摸摸,就摸一下还不行?”

“我还不了解你?你这武器痴,恨不得把世间所有武器都据为己有吧?这把‘雪纹’是小乔拿到的,你想都别想。”

“小气!”

 

……

 

叶师父?

好像听见了叶师父的声音。

 

那王杰希呢?

 

……师父?师父!

 

“师父!”乔一帆一下子坐了起来,转而又哀嚎一声跌了回去。

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是酸痛的。

 

“醒了?”

 

模糊的视线逐渐有了焦点,叶修那张略虚胖的脸在眼前扩大。神色疲惫,眼神却充满关切。

“叶师父!我师父……我师父他怎么样了?!”乔一帆拽住叶修的衣襟,挣扎着爬起来。

 

“大眼?”叶修笑着探探他的额头,“烧糊涂了?你家师父不是好好的在微草堂坐诊呢么。”

 

“不!不是的!我亲眼所见,师父在那个溶洞里被巨蟒掳走,我好不容易才把他救出来,溶洞就坍塌了……我还活着,可我师父呢?”

 

“你师父我没看见,我把你从山洞拖出来的时候,倒是见你死死拽住一具尸体不放。后来我把那尸体埋了,入土为安。”

 

乔一帆只觉眼前一黑,一头栽了下去。叶修又是打脸又是掐人中,好歹让乔一帆回过魂。

 

“先别急着晕呐,我又没说那具尸体就是大眼。”叶修拍着他的头,安抚道,“你且放一百个心。看那尸体的惨状,不知道在水底腐烂了多少年了。你跟王杰希不是才回到微草堂,哪有那个闲工夫来这个鬼地方做腐尸。”

 

乔一帆更糊涂了:“可我明明看到了,还会有错?师父还叫我的名字,让我过去喝水……”

 

“你莫非是被鬼魅迷了?”叶修一拍大腿,“这就是了,我还道你去那洞里搞什么幺蛾子。那洞里长年累月见不得光,鬼气森重,才会滋生出那巨型妖蛇。你看到的大眼必是这妖蛇用尸体制造出来的幻象。”

 

“可我不曾到过那溶洞,也不曾见过妖蛇,它如何得知我姓名?如何幻化得与我师父一模一样?”

 

“你错了,幻象并非妖蛇所化,而是你的心魔所制。妖蛇的目的便是将你诱惑至水中,成为他的猎物。那潭水中必有它散发的毒素,不致命,却致幻。因此不论是谁进了这个山洞,他见到的都会是心中所念的那个人。你见到的大眼,其实是你自己想象出来的。”

 

乔一帆明白叶修所指,却仍旧有些迷茫。他那个时候明知道王杰希不可能出现在那里,却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也许是从他刚进山洞的那一刻起便被迷惑而丧失了思考能力,只能被幻象牵着鼻子走。可当时的感觉实在太真实,乔一帆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会涌起一股几近疯狂的绝望。

 

“……所以,说到底我是为了一具尸体,追逐到潭底,拔出了银剑,斩了妖蛇?”乔一帆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像梦境一般的现实。

 

“还顺便毁了我跟沐秋的住所。”叶修毫不客气地补充道,“整个云清峰都塌了,我俩现在无家可归,你可要负责到底啊,乔大侠。”



TBC


小乔拾得“雪纹”掉落一枚~√




评论(21)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