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桑榆 (31-尾声)

  • 大结局啦!呜呜呜啥都不说了看吧!




(31)

 

陈果从网络会所回到上林苑,又吃了夜宵,已经下半夜1点了。

 

训练室的灯还亮着。

 

想也知道是谁。陈果叹了口气,推门进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正在全神贯注复盘的乔一帆被吓了一跳。“陈!陈姐!”

 

陈果没有理他,径直抢过鼠标,关了视频,退出游戏,关机。

 

“陈姐,我马上就好……”乔一帆央求。

 

“睡觉去!”陈果很少这样对乔一帆横眉竖目,这孩子一直以来乖得要命,又懂得分寸,从不用人提醒。可自从王杰希退役,她就觉着乔一帆有些失魂落魄的,据兴欣小报消息说是他失恋了。但他非但没有耽误训练,反而经常夜不归宿,整宿待在训练室,简直熬成了人干儿。这样下去怎么会好?

 

上周总决赛第一回合败给了霸图,在陈果看来兴欣的任何一个人都尽了全力,可乔一帆愣是在战队面前做了检讨,包揽了全部责任,还说得头头是道。接着便一头扎进训练室,两天没有走出来过。

 

“你这样下去怎么行?我看下周的比赛我们直接GG算了。”陈果有点激动,“你分析的那一大套输了比赛的原因我不懂,在我看来就一句话——就是你疲劳过度了。你现在还不好好休息,结果只能是恶性循环啊!”

 

乔一帆蒙头转向的,连忙道歉,“对不起啊陈姐!”

 

陈果看着乔一帆不知是疲倦还是被她吓得有点湿漉漉的眼睛,心立刻软了半截。

 

“你没有对不起谁,你最对不起的是你自己。”陈果柔声道,“兴欣进了总决赛,无论冠军还是亚军都很了不起了。何苦给自己这么大压力呢?”

 

乔一帆垂下了头,默不作声。

 

陈果心想不好,到底勾起了伤心事。“别太难受了,这最难熬的一段总会过去的。”

 

乔一帆摇摇头,“不是的陈姐,我没有那么难受,我只是……想不通,怎么都想不通……”

 

“想不通他为什么说走就走?”

 

“很多事,都是前后矛盾的。我经常想着想着,就走进了一个死胡同。”乔一帆苦笑了下,“抱歉啊陈姐,我还是不死心。但我保证不会把情绪带到比赛里。”

 

“用不着道歉,比赛又不是你一个人决定得了的,就算叶修在也没法保证场场不败。我知道你尽力了,那就够了。关于王杰希,我跟微草管事的人打听了一下,他们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走得那么匆忙,只知道他父母在美国有个公司,很早就有意让他过去接手。他因为放不下微草,一直拖着不退役,他父母也没有办法。但不管怎么样,他退了役就会出国这件事,确实是很早就确定下来的了。对你来说可能突然了点,但时间一长,你会发现这事也没什么不可接受的。”

 

乔一帆茫然地点了点头,“谢谢陈姐。我一定会尽快走出来,加倍训练,不给兴欣拖后腿。”

 

“谢啥,咱们小乔这么好,想要找啥样的找不到啊?何必在一棵歪脖儿树上吊死。”陈果笑着打趣道,“你可别训练了,陈姐给你放个假,明天呢回你的公寓休整休整,后天再来训练,效果保证比你不分昼夜的来得好。”

 

乔一帆虽然一点都不想休息,但又不想辜负陈果的好意,只得点点头同意。

 

 

 

可一回到家,乔一帆就后悔起来。

 

他没有告诉陈果,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他这些天来这么拼命的原因听起来实在是挺没出息的——

 

他只要一闲下来,就会想到王杰希。

 

拼命地想,想得头痛欲裂。

 

从“他为什么退役,为什么离开,为什么不遵守约定。”想到“原来他的人生轨迹里从来都没有我。”想到“可他为什么还要对我好?还要跟我约定?”想到“说好了又为什么不遵守?”

 

……

 

无限循环。乔一帆觉得自己快疯了。

 

因此他只有拼命地训练,拼命地刷本,全神贯注的时候心里也就平静了。

 

一回到家,又无所事事了,乔一帆只能躺在沙发里跟自己较劲。

 

但也许是回到家精神比较放松,他并没有陷入那个恐怖的循环。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尽是他跟王杰希相处的点点滴滴,青涩的美好的甜蜜的。

 

乔一帆不由自主地翘起嘴角,半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认认真真地回忆起来。

 

 

从哪里开始呢?就从那个微醺的夜晚开始吧。

 

那是乔一帆第一次发现遥不可及的高冷大神王杰希居然有这么可爱的一面,不小心暴露在他面前的小脆弱又是这么让人心疼。而这个他平时只能仰望的大神竟然喜欢他做的粥,还一口气喝了三碗!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像一下子缩短了。接着王杰希发现了他喜欢收集王不留行周边的癖好,“温柔”地嘲讽了他……

 

——原来公寓里竟充满了王杰希的气息,到处都是美好的回忆。回家是回对了。

 

过年留守战队,一起抢BOSS,点燃新年的焰火;虽然相距甚远却扔牵挂他的身体,尴尬的礼物却养成了每日一“粥”的习惯;微草出现危机时无条件支持他的决定,一起目睹微草的实力渐渐回升;薄荷绿的围裙,煎糊的鸡蛋,昏昏欲睡的大巴;拍合影时发现了“王杰希”可以替代“茄子”的小秘密,湿润的土豆田,无心插柳却转发五万的照片,那个让他脸红心跳瞬间明白自己心意的拥抱,鬼神盛宴支持下的魔术师打法,不惜刷无数次才掉落的噬魂灵石,还有那个自己动了无数心思才套到他指头上的冠军戒指……


那么多那么多……

 

乔一帆笑出了声,用手遮住眼睛,泪水却从指缝里渗出,滑落到头发中消失不见。

 

王杰希,你现在好吗?我真的很想你……

 

就让时间停在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吧。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没有约定,没有伤害,没有分离。多好。

 

乔一帆从衣服里掏出挂在脖子上的冠军戒指,失神地转圈把玩着,描摹着内部雕刻着的名字缩写。

 

等等!

 

乔一帆感觉有点不对。

 

猛地把它举到眼前,乔一帆眯了眯眼。

 

“W.JX!?”


怎么会是WJX?!!!

 

 


(32)

 

乔一帆彻底精神了,一骨碌坐起来,揉了揉眼,仔细打量了好几圈。

 

没有看错!戒指上刻的真的是WJX!

 

这是怎么一回事?!王杰希的戒指为什么会挂在他的脖子上?他自己的戒指哪去了?

 

乔一帆觉得脑子有点乱,用食指使劲按了按太阳穴。

 

没可能啊,这戒指他连洗澡睡觉都不会取下来,他唯一有记忆的,就是在王杰希家里时,他把戒指卸下来套王杰希的那次。难道是那个时候错拿了王杰希的?

 

更不可能!王杰希压根就没把自己的冠军戒指拿出来。这一点乔一帆记得很清楚,给王杰希戴完戒指,当然有幻想过对方掏出戒指也给自己戴上——当然他只是想想,当时王杰希表现得无动于衷,他心里还有一点小小的失落。

 

可如今他YY过的戒指竟出现在他的脖子上!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王杰希自己换上去的。

 

乔一帆觉得这事细思极恐。

 

王杰希什么时候换的?怎么换的?为什么要换?

 

记得戒指的小插曲告一段落后,乔一帆便把戒指重新挂回了脖子上,然后两个人一起刷了副本,拿到了噬魂灵石,做出了一起参加国际赛的约定。再然后就是乔一帆睡了两个小时左右,被王杰希叫醒直接去了机场,之后便再也没见过面。那么王杰希“作案”的时间只可能在他睡着那两个小时之内。

 

至于王杰希为什么要这么做,乔一帆不敢想得太深入——现在就激动得浑身发麻,心都要跳出来,再想下去,整个人非癫狂不可。

 

表面意思:王杰希在那个时候已经喜欢上他了。

深层意思:王杰希对他们的感情有信心,希望进一步发展。

更更更深层意思:交换戒指意味着什么,还用说?

 

乔一帆在沙发里打了几个滚,又胖揍了坐垫几拳,总算冷静了下来。

 

既然喜欢我,为什么放弃我?

既然放弃我,为什么还要留着戒指?

既然留着戒指,为什么不多给我一点时间和信任?

 

又一个死循环!简直不能好了。

 

不过这一次乔一帆淡定多了,至少他明确了一件事——起码在那个时候,王杰希是喜欢他,甚至是认定他的。不然像王杰希这样正经刻板的人,怎么会随随便便的做出互换戒指这种惊世骇俗的举动来?

 

同样,对于没准的事,王杰希也不会轻易承诺,让他抱有幻想。所以乔一帆知道当他们做出那个约定的时候,王杰希是真的相信他们会在国际赛中成为搭档。


能让他反悔这个约定的事,一定是很严重的。他仍然选择了一个人去面对,就像他一个人扛起所有压力化解微草的危机一样。不同的是这一次相隔半个地球,乔一帆没办法陪在他身边,给他支持。

 

王杰希没有联系过任何人,包括微草上上下下。即使他在美国的地址早就被记者挖了出来,这些天来却没有一篇报导,主动联系他的消息也都石沉大海。乔一帆的当然也不例外。但他并不是个只会被动等待的人,而且他很快就有一个去美国的机会——今年的荣耀世界联赛在美国芝加哥举行。

 

乔一帆只觉得热血沸腾,每一个细胞都振作起来。他再也休息不下去了。

 

 

陈果看到大热天跑得大汗淋漓的乔一帆,一边感叹着这孩子怎么越来越不省心,一边挥舞着扫帚想给他赶回家去,却见他双眼冒光,精神振奋,嘴角挂着温暖的笑,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陈果下巴差点掉到地上,乔一帆他家是什么风水宝地啊!怎么回了趟家跟打了兴奋剂一样?

 

 

兴欣队员们的恢复力惊人,没有人纠结于上周的惨败,而是信心满满地投入接下来的比赛。

 

抱着拼一把的态度,总决赛第二轮兴欣竟然胜了霸图,夺冠呼声也越来越高。虽然在最后一轮以一个人头分惜败霸图拿到了亚军,兴欣队员们心里没有任何负担。每个人都拼到了最后,不留遗憾地跟这个夏天说了再见。


自从叶修退役后的三年里,兴欣虽然没能再次夺冠,但两次进前四,一次进入总决赛的战绩,让所有质疑兴欣是“一人战队”的声音都销声匿迹。

 

乔一帆做为第十赛季出身的新生代中第一个带领队伍冲进总决赛的队长,也宣告了新生代已经成功挑起大梁。

 

 

 

结束了第十三赛季的夏天,乔一帆,唐柔和方锐三人立即登上了前往B市的飞机,加入国家队集训。前国家队的张佳乐,楚云秀,苏沐橙,李轩,王杰希相继退役,这五个名额便由乔一帆,高英杰,唐柔,宋奇英和邱非接替。领队和队长依然是叶修和喻文州,兴欣也依然是向国家队输送最多队员的战队。

 

乔一帆自然是跟高英杰分到了一个宿舍,又做回了队友,两个人都很开心。高英杰刚刚接手了王不留行,还需要时间磨合,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用回了木恩报名国际赛。但王不留行的账号卡他一直都随身携带,每天都会抽出额外的时间来练习。毕竟国际赛结束后他就要马上带着王不留行开始新一赛季的征战。

 

虽然从第十赛季加入联盟到现在已经四年过去,乔一帆面对这样一份星光熠熠的名单时仍然激动得不能自已。有一天竟然真的能跟中国所有的顶尖大神成为队友,这简直像做梦一样。而他经常毫无自知的一点是,他跟高英杰等人,悄无声息的,早已成为了别人心目中的顶尖大神。

 

面对这样一群顶尖高手,叶修做为领队,折腾起他们来仍旧一点都不手软,每个人的训练强度都比在原战队大得多,让人叫苦不迭。

 

这刚好合了乔一帆的意,因为只有在训练时,他才会感到无比充盈,才会暂时忘记那个萦绕他心头的名字,才会淡化无法与之并肩的遗憾。

 

直到一个普普通通的晚上,乔一帆一个人留在训练室做着训练的时候,高英杰激动地跑进来,冲他大声喊,“一帆!快出来看电视啊!队长……队长他在接受电视采访!”

 

乔一帆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他的人生又走到了一个精彩的拐点。

 

 

 

(33)

 

乔一帆踢翻了凳子,却管不了那么多,三步并作两步地跟高英杰跑去了休息室。

 

休息室里人满为患,所有的国家队队员,甚至连工作人员都挤在了一起。看到乔一帆进来,自动让出一条路。

 

坐在沙发上的叶修朝乔一帆招招手,挪了挪屁股,总算留出一人坐的地方。

 

“哎我说你们宿舍不是都有电视吗?回宿舍看去,都挤在这里干嘛?”叶修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冲旁边的人抱怨。

 

“滚滚滚就你该回宿舍看去,你简直就一公害!”黄少天跳了起来,被喻文州按了回去。

 

 

屏幕里,王杰希一身淡绿色的居家服,很是随意自然地坐在自家沙发上接受采访。

 

王杰希的气色比乔一帆最后一次见他时比好了许多,脸上有肉了,五官看起来柔和不少。袖子随意挽起,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和那双依然十分吸引眼球的手。腿上趴着一只波斯猫,要么舔爪子啃脚丫咬尾巴拱王杰希的肚子求关注,要么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直视镜头,一脸严肃地瞪圆了那一黄一蓝的眼睛。

 

“这猫,还真像王杰希亲戚……”不知谁评论了一句,一屋子的人都笑开了。

 

乔一帆没笑,他已经完全不能言语,直勾勾地盯着电视屏幕里面他朝思暮想的人,恨不能钻进去。分开已经一个月,想念还是有增无减。

 

但乔一帆还没彻底丧失理智,他此时心中有无数的疑问。以王杰希退役和出国时的决绝,显然是彻底跟荣耀圈说拜拜了。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对退役选手的八卦访问,他是绝对不会接的。而且此时休息室里座无虚席,也可见这个采访的重要。可惜前面的部分他错过了,叶修和方锐又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根本注意不到他递过来的急切眼神,他只能仔仔细细一字不落地听着女记者跟王杰希寒暄。

 

女记者:“杰希大神退役之后一直在家?”

王杰希:“对,照顾父母,修一些课程。”

女记者:“这是你退役之前就做好的打算?”

王杰希:“是的。”

女记者:“会不会想念荣耀圈?平时会不会玩网游呢?”

王杰希:“会,但直到最近才开始恢复训练。”

女记者:“在你决定复职了之后?”

王杰希:“对。”

 

乔一帆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地看向叶修。叶修冲他点点头,示意他继续看。

 

女记者:“杰希大神希望恢复职业身份,有没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退役以后的生活与想象中差距太远呢?”

王杰希:“不是,现在的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好太多。我说过,我选择在那个时候退役完全是家庭原因,现在问题不存在了,因此我向电竞总局提交了复职申请。”

女记者:“那么杰希大神复职以后希望效力于哪个战队呢?我觉得问这个问题好像没什么必要(笑)”

王杰希:国家队。

 

休息室里响起了一片“yo~~~~~~”“原来是跟我们抢饭碗呐”的议论。

 

乔一帆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呼吸了。

 

女记者:“您的意思……”

王杰希:“我只想以个人名义申请复职一个月,国际赛后自动解约。”

女记者:“所以,杰希大神申请复职并非打算参加来年的联赛?”

王杰希:“退役就是退役,这是我早已决定好的。我不会出尔反尔,也不想让战队难做。”

女记者:“既然您已经决定退役,为什么单单执着于这场国际赛呢?”

王杰希:“为了遵守约定。”

 

“你看看你们队长这觉悟!”方锐冲着高英杰说,“这骨碌得掐了不能播!此处标准答案不是‘为国争光,感谢国家感谢党’吗?”

 

黄少天急了,“不要搞错重点好吗?跟谁的约定?!女队员?女粉丝?女朋友?女……”

 

女记者此时也略显尴尬,本想借这个问题升华一下本次采访的境界,却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个说了跟没说一样的“爆料”。想也知道,这种情况下王杰希是不可能透漏的。不过凭借着多年的职业素养,女记者还是八卦了一句,方便透漏是跟谁的约定吗?被王杰希一个耸肩终结了。

 

女记者:“但据我所知电竞总局好像没有为哪个选手开过这个先例……”

王杰希:“这才是我请您做这次采访的目的,希望总局看到我的诚意。但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加入剥夺了其他选手为国争光的机会,如有不便,我会服从总局的一切安排,任何条件我都接受。只要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愿意不惜一切代价。”

 

说到这,王杰希抬起头,淡淡的地看了下镜头。

 

“邪王真眼!大家快闪!”黄少天一起哄,休息室又闹腾了起来。

 

除了叶修和方锐,没有人知道,这个“约定”的主角此时正在这个屋子里。

 

笑闹声中,一滴眼泪滑落,被乔一帆不着痕迹地拭去。

 

叶修拍拍他的肩,“苦尽甘来啊,开心吗?”

 

乔一帆咬着嘴唇,笑着使劲点了点头。

 

 

 

事后乔一帆从叶修的描述中了解到——虽然王杰希在采访中没明说,但叶修跟电竞总局毕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搞到了第一手资料——王杰希确实是因为家人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故,才不得不立即退役直奔美国。但可能是王杰希的父母思子心切,电话里难免填油加醋了些,等王杰希一到家,发现二老完好无损笑呵呵地在客厅等他,才知道被“骗”了。可既然已经退了役,没什么挽回的余地,何况父母是真的因为这次事故受了轻伤,王杰希便也安下心来留在美国,读书的同时照顾父母。

 

“可这么大的事,他为什么不跟我说?”乔一帆回想起王杰希退役时憔悴的样子,心疼得快哭出来。

 

“他那个人你还不知道?如果觉得你们之间没可能,他不会让你抱有幻想的。那个时候他万念俱灰,一心想来美国继承他爸的‘遗志’。如果告诉了你,你肯定会穷追不舍,这样对你们两个都没好处。现在他爸妈好好的,那他当然是尽一切所能回归了。像他这么喜欢打直球的人,粉丝们怎么想,社会舆论怎样说,他都不在乎,他只想履行他的承诺而已。”

 

甚至不惜一切代价。

 

“那我现在是不是又可以幻想一下了?”乔一帆笑。

 

“少来你个小心脏,这阵子还少幻想了?你以为我没看到你暗搓搓地订了加州的情侣套房?”叶修不留情面地揭发他,“喝喜酒别忘了叫上哥。”

 

“好嘞,心脏叶前辈。”

 

 

于是最终,电竞总局通过了王杰希复职一个月的申请,但由于规则的限制,王杰希还是没能成为正式队员加入国家队,而只能做为随队指导和替补,在首发队员出现特殊状况时才可以替补出场。

 

让一个劳苦功高战绩显赫的大神去坐冷板凳,这对大部分粉丝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网上各种讨伐申诉不断,可最终都泄了气——没办法,人家王杰希心甘情愿。

 

在组委会公布决定的那天晚上,乔一帆收到了王杰希的QQ留言:

 

王不留行:我在美国等你。

 

 

(尾声)

 

飞机降落到芝加哥奥黑尔机场——

 

七月的芝加哥炎阳似火,。一行人从航站楼走出来时,差点被热浪掀翻,纷纷躲在门里。只有乔一帆迫不及待地拖着行李箱冲出了玻璃门。

 

王杰希正靠在车门上摁手机。淡栗色的头发被热浪吹起,刺眼的阳光照得皮肤发白发亮。一抹淡绿色的T恤给这个酷热的夏日增添了一丝凉爽清新。

 

“我来了,前辈。”

 

王杰希怔了怔,摘下了墨镜,冲门口挥挥手。

 

隔着条马路,乔一帆激动地举起了手,笑容灿烂。

 

无名指上的冠军戒指,在阳光下交相辉映。

 



--END--

 

 

 

  • 终于完结啦嗷嗷嗷嗷! 

  • 热烈欢迎小红心大拇指和文评!!!

  • 感谢一直忍受我的渣文笔的小天使们!

  • 感谢我的CP白镜不厌其烦地帮我捉虫,提供脑洞!

  • 感谢Nalni整体思路上的引导!

  • 感谢乔王群的小伙伴们的支持!QAQ


PS:番外随后就来!!!!《寸草》也会继续更的~



评论(45)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