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桑榆 (28-30)

  • 私设如山!!!

  • 狗血!狗血!狗血!

  • 请手边有金属利器的姑娘们把它们扔出去十米远再来看!

  • 不要拿刀冲着作者!鸡蛋和西红柿也不要!

  •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QAQ

  • 好啦白镜说没有那么夸张_(:з」∠)_ @远眺号 

  • 还是有引用Nalni @一棵桉树 姑娘的名言~你们都是我的小苹果~=3=




(28)

 

“好的!现在上场的是中国队的第六人乔一帆!他的出场会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呢?”

 

“一寸灰的受身操作出现小小的失误,这一延迟给了对手反扑的机会。一寸灰接下攻击。等等!这个位置……暗阵!让我们看一下回放:乔一帆选手原来刚刚在受身操作的同时竟布下了暗阵!诱导对手在攻击的时候掉下陷阱。在对手致盲的10秒内让我们看看乔一帆选手会如何应对。他并没有攻击,而是选择继续布阵。这样做是很保守的,但伤害值没有达到最大化。”

 

“冰粉尘!好的!王不留行及时出现,没有使用攻击的技能,而是继续将其束缚!而与此同时一寸灰又布下了红阵!看来这名选手短时间内无法脱身。”

 

“星落!魔道学者80级最强攻击值大招!在红阵中的攻击力提高了5%!”

 

“鬼神盛宴!一寸灰引爆了鬼神盛宴!扫把旋风!酸雨干冰!哇……魔术师打法实在是让人无法预料,我们报导的速度已经追不上王杰希的手速了!对方的这名枪炮师在短短二十秒内被一波带走。”

 

“众所周知这两名选手效力于不同战队,但从开赛以来他们的配合简直天衣无缝!”

 

“结果已经没有悬念了。让我们提前庆祝,中国队再一次拿到了荣耀世界联赛的冠军!”

 


……


 

“前辈……这是我的第一枚世界冠军的戒指。”

“我会一直努力,争取与你并肩,甚至超越你。”

“但现在,我想我有了追求你的资格。”

“我可以理解你,照顾你,保护你。无论你选择怎样的未来,我都可以陪你一起去做你想做的事。”

“我已经长大,尽管你不需要被保护,可我小时候的愿望就是长大后能保护你。”

“所以请给我这个机会好吗?”

 


……


 

“一帆,醒醒!去开发布会了。”

 

“嗯?”乔一帆恋恋不舍地睁开眼睛,脑海中王杰希的脸被眼前的安文逸替代。

 

“……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半个小时吧,我看你太累了就没叫你。微草的发布会结束了,该我们了,其他人已经去了。”安文逸把他从椅子上拉起来。“做了什么美梦?听你一直在叫‘前辈’。”

 

乔一帆虽然略有尴尬,还是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我梦到他了。梦到我们一起参加国际赛,还拿了冠军。”

 

“怪不得你不愿意起来。”安文逸有些僵硬地笑了笑。

 

“我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样的梦,感觉太真实了,梦得好累。”乔一帆疲倦极了,揉了揉眉心。

 

“咱们终于进了总决赛,你是不是心理压力太大了?还是说……赢了微草,你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倒也不是。从他们进入季后赛以来我就做好心理准备了,迟早会碰头,拼个你死我活。只是……”乔一帆微微皱眉,“我感觉这一场的前辈有点奇怪……”

 

“怎么说?”

 

“从昨天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给他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也关机……也许是我太敏感,他真的是忙忘了。可今天的团队赛,他的节奏跟前面两场,甚至他们对蓝雨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之前的比赛里他都是咄咄逼人地向前冲,而唯独今天一场,他的战术有些迂回。也不能说这样不好,一开始是让人捉摸不透的,但时间久了就会露出破绽……”

 

安文逸点点头,“我是注意不到那么多细节,但王杰希做为队长,肯定比一般人承受了更多的压力,会偶尔做出些调整也说不定。”

 

“他怎么做我都会理解,可我就是觉得有些奇怪,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乔一帆叹了口气,“我有点担心他,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输了比赛……”

 

“所以你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安文逸了然地笑了笑,“不用担心,他可是王杰希啊!那么超脱的一个人。再说经过这半年来的危机,外界对他们的期待没有那么高了,他们的压力相对小得多。上一轮淘汰了蓝雨,这一场无论输赢他们更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起码在外界看来,前四对微草来说已经是很好的成绩了。”

 

“他的目标可是总冠军啊,毕竟他今年就会退役了,如果能在退役前带着微草冲击冠军可是再圆满不过了。”

 

“谁不是冲着冠军来的呢?微草正是新老交替的时候,能这样平稳的过渡,而且进了前四,对王杰希来说已经够圆满了。”

 

“嗯。”乔一帆眼前逐渐清澈起来,“毕竟他还没退役,我们说好了今年的国际赛会一起拿下冠军的!”

 

“一帆,那个……”安文逸有些语塞。“该怎么跟你说……”

 

“我不知道王杰希之前怎么说的,但是,刚才就在你睡着的时候,微草的发布会上……”

 

“王杰希,宣布退役。”

 



(29)

 

王杰希?退役?

 

乔一帆惊呆了。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都麻木了。

 

“不可能。”乔一帆呆呆地笑了笑。“文逸哥你别蒙我,你跟包子他们玩大冒险呢吧?我虽然刚睡醒但脑子是清楚的。”

 

“是真的,我以为你知道。之前种种迹象都表明了他要退役,外界也是这样猜测的。所以他公布的时候,没有人感觉很突然。”

 

“他要退役我知道……可我们明明说好了,要一起参加国际赛的……”乔一帆喃喃地,嘴唇发抖。“怎么会,怎么会现在就……”

 

安文逸有些看不下去。“如果是你们私下的约定,你还是问问他本人比较好。他们现在发布会刚结束,应该还在场馆里。”

 

乔一帆木然地点点头,“那发布会……”

 

“你就别去了,我帮你打圆场。”

 

“谢了!”话音刚落,乔一帆便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通道上挤满了痛哭流涕的粉丝,她们挥着王杰希的灯牌,举着王不留行的手办,被圈在保安围成的人墙里迟迟不肯离开。连做疏导工作的微草工作人员都红着眼眶。

 

看来是真的?王杰希真的退役了?可是为什么?乔一帆的脑子此时混乱成一锅浆糊,只是机械地向前走。

 

粉丝们看到乔一帆,人群中忽然掀起了一阵骚乱。一个粉丝大哭道:

 

“都是你!——都是你们兴欣!”

“对!如果不是你们,他就不会现在退役!我们还能再多看看他——”

“注意点素质行吗你们!一粉顶十黑知道吗?就不能让他好好休息?”

“他是输了比赛才被迫退役的你们看不出来吗?好好休息,说得好听,你问问王杰希他本人愿意吗?!”

 

 

……

 

 

是这样吗?乔一帆心里泛起一阵苦涩。因为输了比赛,止步半决赛,所以选择这个时候退役?

 

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历年来到了职业末期的前辈们都选择陪着自家队伍走到那一年的终点宣布退役。

 

王杰希,微草十年来的支柱,灵魂一样的人物,直到最后还扛下一切责任和指责完成了新老交替,把微草送进了四强……就这样平平淡淡,毫无波澜地退役了。

 

从此以后,荣耀的世界里再也不会有一个大小眼的魔术师,驰骋赛场,洒下一路星芒。

 

王杰希真的退役了。

 

乔一帆咀嚼了无数次,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当那颗在他心头,指引了他十多年的星星突然失去了光辉,他的心里还是像走失的小孩子一样惊慌失措,难过得不能自已。就算表面上淡定地支持他,理解他,心疼他,还是不想他走。

 

可最终,竟然是自己亲手结束了微草的夏天。

 

如果没有败给兴欣,他会走得更远些吗?乔一帆用拳头砸了砸自己的脑袋。这么懦夫的想法,怎么能强加到王杰希的头上。比赛就是比赛,不应该参杂一点个人私情。这是职业竞技的基本道德。就算私下里感情再好,到了比赛场上也要形容陌路,拼个你死我活。

 

可如果这些都不是问题,为什么不遵守约定?乔一帆想不通。

 

王杰希对他,究竟是怎样的感情?

那天的约定,难道只是他一厢情愿的一场梦吗?

可他又是王杰希的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左右他的决定?

也许那个承诺跟微草的成绩比起来,微小得不堪一击。还有必要去问清楚,自取其辱吗?

 

乔一帆自嘲地笑了笑,放慢了脚步。

 

现在还有什么理由可以陪在他身边呢?

如果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以后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吧——

可王杰希一直以来的纵容和回应,乔一帆如此敏锐,怎么能感受不到?

他明明知道他要的不仅仅是朋友。

 

他明明什么都知道……

 

——等等!

 

他明明知道他们是对手,却不惜刷上无数次,只为帮他取得心水的装备。

他明明知道请客只是随口一说,却花了一个月时间策划了两个队的联谊旅行。

 

一个如此说一不二,遵守承诺的人,怎么会在退役这么重大的决定上出尔反尔?

 

这还是他认识的王杰希吗?

 

 

左思右想,乔一帆决定还是找王杰希问个清楚。

 

 

 

微草场馆对乔一帆来说不能再熟悉。选手通道的另一头,便是训练室和队员宿舍了。

 

可能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原本戒备森严的通道此时竟畅通无阻,乔一帆很快便追上了打道回府的微草战队。

 

整支队伍静悄悄地,没有人说话。气氛压抑到让人窒息。

 

这恐怕是微草历史上最难熬的一天。

 

微草队员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地知道王杰希即将退役,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他们又比任何人都更难接受这个现实。粉丝们可以大哭大闹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可没有人能体会到微草的队员们心中的难过和无助。

 

乔一帆一眼便看见队尾的高英杰,他的肩膀微微抽动着,身边的刘小别轻轻拍着他的背。

 

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走在最前面,步伐依旧淡然从容。

 

乔一帆轻轻喊了一声:“王杰希!”

 

队伍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回过头去看他,乔一帆也看清了每个人的脸。

 

有不甘,有木然,有的憋红了眼睛,有的已泪流满面。

 

只有王杰希,还是那样风轻云淡地,向他走了过来。

 

“别哭了,回去好好休息。”王杰希看着哭得不像样的高英杰,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跟我来。”他对乔一帆说。

 

 

 

(30)

 

清静的楼梯间走廊。莹白的灯光使这个空间在夜里显得格外清冷。

 

俱乐部里几乎人人使用电梯,因此这个防火通道在平常的时候无人打扰。

 

乔一帆知道王杰希喜欢在这里找队员谈心。他曾经跟高英杰来这里玩耍的时候,撞到过正在安慰肖云的王杰希。他自己也被王杰希找来这里谈过话,听他的鼓励,分析自己的不足。

 

可印象最深的一次,也是他最最不愿意回忆起来的,是他离开微草之前的那次谈话。

 

“一帆,你没有哪里不好,你只是不适合微草。”

“不论你会不会继续做职业选手,我都相信你会找到自己的位置。”

“期待有一天能跟你在赛场上相遇。”

 

……

 

再次站在这里,乔一帆有种不祥的预感。

 

 

“前辈,你是要再一次放弃我了吗?”他苦笑着问。

 

“不。”王杰希慢慢开口,声音暗哑。“这次,该你来放弃我。”

 

 

果然,这地方真是跟他八字不合。乔一帆只感觉当头一棒,他张了张口,却发现嗓子发干,使劲咽了口唾沫,“……我尊重你的一切决定,但我想知道为什么。”

 

王杰希终于抬起失神的双眼,淡淡地看了乔一帆一眼,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哀伤还是被乔一帆捕捉到。

 

乔一帆发现,今天的王杰希比上次他去他家照顾他时还要憔悴,这种憔悴并不完全来自于比赛带来的疲倦,透漏出来的颓废和绝望使整个人都看起来黯淡无光。

 

这哪里是他认识的王杰希。

 

“前辈,你怎么了?”乔一帆有些惴惴不安。“这不像你。今天你在场上的发挥就有些不对劲,我还没来得及问你,你就……突然退役了。我知道我没资格左右你的决定,何况你退不退役我都不会放弃你……但我们约定过要一起参加国际赛的,我不相信你是出尔反尔的人。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那些都不重要。”王杰希目光黯淡,看着地面。“一切都结束了。我要走了,明天的飞机,今天就在这里跟你告个别。”

 

“走?去哪里?”国外?投奔他的父母?可就算他留在国内,他们也从来都是聚少离多。乔一帆从来都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美国,这是我很久以前就决定好的计划,跟你没有关系。”

 

乔一帆没站稳,打了几晃。他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这句话像把刀子一样直插心口,痛得他呼吸都困难。

 

“好……国际赛什么的统统不重要。可我还是不懂,你为什么走得这么仓促?如果今晚赢的是微草,你一定会留下来打完总决赛的,不是吗?为什么一定要现在退役?为什么一定要离开?”

 

王杰希没有作声,只是皱了皱眉,后退几步。

 

居然有这么一天,王杰希会被他乔一帆逼到后退,这实在是难以想象。乔一帆没有继续追问,只是自暴自弃地笑了笑,

“你应该知道的,不管你去了外国,还是外星,我都不会放弃你的。”

 

王杰希沉默。

 

“我喜欢你,前辈。”乔一帆直视他的眼睛,认真地,一字一句,“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我想跟你在一起,像我们曾经的那样。我不知道我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好像我们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但我还是想让你明白我的心意。”

 

说出来了吗?他终于毫无保留地说出来了,尽管跟梦里的不太一样。

 

乔一帆忽然感觉到一种解脱,心痛和压抑都一扫而光。原来捅破这层窗户纸并没有那么难。

 

他原本自信地以为他跟王杰希之间用不着任何形式的表白,继续这样默契的柏拉图下去。就好比看着自己的鬼阵细密又耐心地捕获了一只魔术师,这感觉也不错。

 

可魔术师却一如反常地想要挣脱,如果自己再不引爆鬼阵,可能以后都没机会了。无论结果怎样,他都不会后悔。

 

 

 

“抱歉。”久久的沉默过后,王杰希还是开了口。

 

短短两个字已经足够,既然已经判了死刑,说再多也只是伤害。

 

魔术师骑着扫把,扑棱棱地冲破了鬼阵,不带走一寸星尘。

 

 

 

又一次被放弃了呢,乔一帆想。

 

上一次只是放弃了他的才能,而这一次,连他的整个人,整颗心都不要了。

 

已经碎了的一颗心,留着还有什么用呢。

 

空气中弥散着潮湿的气息,他一个人木然地站在空荡荡的走廊,眼睛涩得厉害,却一滴水都流不出来。

 

 

 

微草俱乐部举行了临时的欢送会。

 

可难为坏了俱乐部的高层。虽说早就知道王杰希准备退役,可季后赛的接连胜利让他们做起了再拿下一冠的美梦,却不想紧接着就被兴欣断送,而王杰希这突如其来的宣布也让他们措手不及。

 

好吧,退役就退役,可哪有今天宣布退役明天就坐飞机走人的?就算赛后立即订机票这手速也未免太快了吧?

 

不过比起榨取王杰希的剩余价值,俱乐部还是非常有良心地紧急召集人手,就在训练室开起了简单的欢送会,让这位劳苦功高的队长能退役得体面些。

 

说是欢送,其实更像是默哀大会。

 

最尴尬的是主角王杰希没有参加——他回到宿舍后便简单整理了东西,拎包走人了。

 

不仅王杰希,多数队员也并没有心情参加。他们仍然沉浸在队长退役的悲伤里,预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缓不过来。在目送王杰希收拾好东西走出微草大门后,几个人直接去了酒吧。于是这默哀大会就在俱乐部高层和几个训练营队员大眼瞪小眼中草草结束了。

 

 

 

王杰希并没有带走什么跟荣耀相关的东西。

 

他把所有用过的账号卡,笔记,资料,复盘记录,满满两大纸箱统统交给了高英杰。

 

既然已经决定退出,开始新的生活,他不想拖泥带水藕断丝连。

 

他在微草的十年来,荣耀和微草就是他的全部。做为队长,他没有什么遗憾。而现在的他,是时候该肩负起做为一个儿子的责任了。

 

他偶尔放空的时候会想,如果前一天晚上并没有接到那个电话,会不会一切都有所不同?他会心无旁骛地比赛,陪着微草走到最后,然后顺理成章地参加国际赛,拿到世界冠军后光荣退役,之后他会按照父母的期望去美国进修MBA,会接手父亲的生物公司……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尤其在他的父亲躺在重症监护室至今昏迷不醒,母亲多处骨折的飞来横祸面前,更没有谈如果的余地。

 

其实一切并未偏离他早已计划好的人生轨道,只是退役和去美国的日程提前了那么几个月而已。可他总觉得好像遗漏了什么。

 

除了微草,还有什么他放不下的?

 

王杰希停住了脚步,几乎是用跑的,折回了他的公寓。

 

 

乔一帆。

如果有如果,我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把你写进我的人生。

 

 

王杰希轻轻地掸了掸灰,把一寸灰手办装进了背包。

 


TBC



想找作者喝茶请点“赞”,找作者谈人生请点“推荐”【【【

哭着保证一定HE QAQ




评论(59)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