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桑榆 (22-24)

 

  • 狗血OOC预警_(:з」∠)_

  • @当你在翻山越岭的另一边 姑娘给了不少好建议~谢谢!但愿我没有写得太不近人意_(:з」∠)_

  • 我CP白镜教了我个新词:beta!你就是我的beta!=3=

  •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非要攒足3章才发,给人一种更得很慢的感觉……其实每更都5-6000字,不算慢了是吧是吧?

  • 预计还有两更就完结了,谢谢一直追文的小伙伴你们都是小天使!请举起手让我看看你们好吗?!


  • 我造我写得渣,但如果泥萌感受到我对乔王的爱,请点个赞鼓励我一下好吗╰( ̄▽ ̄)╮





(22)

 

方锐万万没有想到,这张照片竟会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

 

他当然没有直接po到网上,只是本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有八卦大家一起扒的精神,发给了柳非。

 

柳非自然乐乐呵呵地转发给了除了王杰希以外的微草队员,尽完了义务的柳非暗搓搓地把王杰希的部分放大,对着手机尽情地舔了会屏。

 

可还没花痴一会,眼泪便掉了下来,猫在被窝里哭了个痛快。

 

很快,一条“队长,辛苦了”的微博,附着王杰希睡颜的截图照片被悄悄po到网上,一夜之间转发量5万。其中有三分之一哭晕心疼党,三分之一加油鼓劲党,还有三分之一花痴王杰希的侧颜党。转发者中除了微草的铁杆粉,还不乏其他战队的粉丝和一群加V的职业选手。

 

“乔一帆V:前辈加油!微草加油!”

“黄少天V:王大眼你都有黑眼圈了哪里有我一半帅啊花痴你的眼光绝对有问题!右边的请注意一下队籍@叶修 叶不修你看你家小队长胳膊肘往外拐快拦住他不用谢请叫我红领巾!//@乔一帆V:前辈加油!微草加油!”

“叶修V:睡个觉也能转发五万,哥裸奔能上头条不//@黄少天V://@乔一帆V:前辈加油!微草加油!”

“黄少天V:我靠靠靠叶不修你竟敢无视我!警察叔叔这里有个人要裸奔@江宁公安在线 快把他抓起来!//@叶修V:睡个觉也能转发五万,哥裸奔能上头条不//@黄少天V://@乔一帆V:前辈加油!微草加油!”

“喻文州V:微草加油!季后赛见!^_^//@黄少天V:我靠靠靠叶不修你竟敢无视我!警察叔叔这里有个人要裸奔@江宁公安在线 快把他抓起来!//@叶修V:睡个觉也能转发五万,哥裸奔能上头条不//@黄少天V://@乔一帆V:前辈加油!微草加油!”

“苏沐橙V: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了右下角的兴欣队服T吗?0.0”

“方锐V:沐橙姐好眼力!完整照片我私敲你//@苏沐橙V: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了右下角的兴欣队服吗?0.0”

“戴妍琦V:完整照片求舔!QAQ//@方锐V:沐橙姐好眼力!完整照片我私敲你//@苏沐橙V: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了右下角的兴欣队服吗?0.0”

 

乔一帆扶额,被歪到哪去了已经。还是去拜托方锐前辈不要把照片传出去吧。好不容易激起了微草粉的斗志,压制住了黑子的嚣张气焰,他可不想节外生枝,给王杰希招黑。

 

点开热门话题榜,前一百名中有三个话题都是关于王杰希的,乔一帆分别开了大号小号,给#心疼杰希卡##联盟好队长加油#和#撑大小眼反歧视#几个话题都点了赞。

 

乔一帆不得不承认,柳非这张截图截得确实挺煽情的,但还是拍照者功劳最大。照片正好取到了王杰希被联盟公认的完美侧脸,俯视的角度让整个脸看起来显得更小。睫毛在眼下留下一道淡淡的阴影,又被垂下来的头发遮得若隐若现,看起来像是过度疲劳留下的黑眼圈。

睡着的王杰希看起来是那么疲惫,乖顺,毫无防备。跟他往常给人的冷硬印象相比,形成了巨大反差,也正是这一反差戳得粉丝心软得一塌糊涂。

 

只有乔一帆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天王杰希在车上睡着后,他便给他盖了兴欣的队服,还偷偷地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肩膀。后来乔一帆自己也睡了过去,被摄影师方锐抓个正着。

 

完整的照片连我都还没有呢!乔一帆有些忿忿然地想。

 

“一帆,陈姐有事找你。在会议室。”罗辑吃完午饭回到训练室,替陈果传了个话。

 

“好的谢谢。”乔一帆赶紧扒了几口饭,便跑去了会议室。

 

还没进门,便见几个西装革履夹着公文包的斯文男走了出去,跟乔一帆点点头。

 

“陈姐,这些人……”乔一帆目送他们走远,“是来谈明年的代言吗?”

 

陈果点点头,“诺华和卡夫,都是大公司,代言费很可观。我们现在倒是不缺代言,之前的一些品牌都有续约。就想问一下你的意见,如果再接新的代言会不会饱和。”

 

乔一帆心里一惊,“诺华和卡夫,之前不是一直是微草代言?”

 

陈果苦笑了下,“所以才要问你。有小道消息说,微草那边已经连续失去5支代言了。现在是厂商有意解约,但如果找不到下家的话,他们应该不会轻举妄动。”

 

乔一帆脑子乱乱的。刚刚才为网上关于微草的舆论兀自开心,现在就又被残酷的现实打回谷底。一个豪门战队的兴衰成败,影响到的范围实在太大了。他知道的只是微草失去了几支代言,可他不知道的损失还有多少?

 

“这两个公司跟微草合作很多年,品牌定位已经很成熟了,比如诺华是药厂,找微草代言就非常合理。如果临时换成兴欣,恐怕并不合适。”乔一帆小心翼翼地分析道,“如果问我的意思,我觉得还是不要接。”

 

陈果表示理解,“我也觉得,于公于私我们都不应该接。刚跟微草出去联谊,转手就‘抢’了人家两个代言,实在是不厚道。微草俱乐部我管不着,但看在王队的面子上,不说帮人家一把,也不能落井下石。”

 

“谢谢陈姐。”乔一帆有私心没立场,好在陈果替他说了出来,让乔一帆很是感激。

 

“我也是看不惯这群人,简直太沉不住气了。微草落后只是暂时的,就算王杰希快要退役,也不会就这么沦落。商人就是商人!”陈果总结道,一点都没有把自己也算进去的自觉,随后叹了口气,“可我就是担心啊,俱乐部也是商人,如果微草一直不见起色,这样下去所有的压力只会加在队员们身上。虽然俱乐部老总器重王杰希,但我就不信他能一直沉得住气。最后承担这一切的只有王杰希一个人。”

 

乔一帆神色凝重,他怎么能没想过这一点。所有的俱乐部都是利益驱使,虽然微草对待王杰希比当年嘉世对待叶修天差地别,但也是王杰希拿着比赛成绩做为保证。当微草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了无缘季后赛的危险,俱乐部的态度又会如何呢?也许从第一支代言解约开始,俱乐部就已经开始向王杰希施压了。

只是乔一帆在与他的互动中,却丝毫没有感受到这种压力。

 

他还是,一个人扛下来了吗?乔一帆想。

 


 

 

(23)

 

木   恩:一帆,今天队长提到你了!

一寸灰:哦?说我什么?

木   恩:夸你呗,“这个地方如果是乔一帆,会怎么怎么处理”,大家想笑却不敢笑,简直憋死我了!我现在可得笑个够,哈哈哈哈哈哈!

一寸灰:……求放过

 

乔一帆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微草队员的心态显然没有受到很大影响,这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一寸灰:这周的比赛准备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信心拿下百花?

木   恩:信心嘛每周都是有的,但在赛场上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们配合还不够完善,战术也不够心脏……

一寸灰:哈哈怎么用这个词

木   恩:现在这个词可是褒义,队长心够脏吧,可他们那一代有四个比他还要心脏的,他打了十年了都没跻身心脏圈,简直抱憾终身。都说你是新一代的心脏大师,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一寸灰:现在发现了?

木   恩:那当然了,把队长都拿下了!服!

 

一寸灰:汗……为什么又说到这……我跟前辈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木   恩:总之除了你我不觉得队长在谁面前会睡得那么……嗯,怎么说,毫无防备的样子

一寸灰:你说那张照片?

木   恩:嗯,柳非姐发给我们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哇好温馨!队长原来也有这样的一面!可是后来看到微博那个截图时,我们都哭了,第二天眼睛都是肿的。队长还纳闷以为我们没睡好

 

一寸灰:……太夸张了吧……这么知道心疼队长啊

木   恩:队长真是太不容易了QAQ我们每天这么刻苦训练有一半原因是不想让他失望,能早一点替他分担……

一寸灰:嗯,你们进步真是超级快,我现在可不想跟你们在季后赛相遇

木   恩:还不够啊,我们必须靠自己打进季后赛才行,不然队长可要被黑死了

 

乔一帆又一次验证了自己的猜测:王杰希不到季后赛是不会出场的。

 

一寸灰:前辈怎么了?

木   恩:我跟你说你别说出去啊!经理偷偷告诉我的,队长的两个代言被取消了,还被老总找去谈话,谈得不太愉快……

一寸灰:!!!

木   恩:哎……你放心,队长跟往常一样,没受什么影响,你可不要去问他啊这事只有我知道

一寸灰:嗯,我不会问的,他心里肯定不好受,只是不想在你们面前表现出来罢了,他有他的骄傲。而且这个节骨眼上如果你们都知道了,替他打抱不平,俱乐部就乱了套了。

木   恩:你说得对,我也不会乱说的

一寸灰:他需要的不是同情安慰,而是你们要给他争口气。还有最后两轮了,一定要加油啊!

木   恩:嗯!拼了!

 

乔一帆左思右想,在王杰希发来的杂粮粥的彩信之后,删掉了已经输入了的一百字,跟往常一样回了个笑脸。

 

 

 

兴欣目前积分第四,距第三的轮回13分,比第五的雷霆多15分。接下来要面对的两支战队分别是排在第十二位的皇风和第十九位的临海。如果发挥稳定的话,进入季后赛是板上钉钉的事。而微草在败给兴欣后,已经排到了第八位。只比第九位的烟雨多两分,保席十分危险。

 

常规赛倒数第二场,兴欣客场挑战皇风,微草主场迎战百花。四支队伍齐聚B市。

 

兴欣发挥得异常出色,9比1大比分拿下,用时一个小时不到。而微草那边却进入了白热化,虽然微草拿下了个人赛和擂台赛的全部分数,团队赛却僵持了半个多小时还是势均力敌不分上下,留在场上的人数还是1:1。乔一帆找个借口没有出席发布会,急匆匆回到宾馆,打开电视转播等待微草的最终比分。


 

5比5!又是5比5平!

 

乔一帆狠狠捶了桌子一把。

 

这到底是怎么了?即使对手是比较强大的百花,个人赛擂台赛都能一路碾压,可最终还是栽在了团队赛上。

 

乔一帆又关注了下烟雨对虚空的比赛结果。7比3。

 

如果这是最后一场比赛,微草已经无缘季后赛。虽然分数跟烟雨并列,但微草曾经主场输给烟雨,名次应该排在烟雨之后。想要跻身8强,最后一场比赛微草必须大比分拿下!

 

看了一眼微草最后一场的对手,乔一帆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轮回。

 

而烟雨在最后一场的对手则是义斩。

 

微博上注意到这一点的微草粉不在少数,顿时哀号一片。“跪求杰希大神出场”这个tag在一个小时内又一次被刷上了前20。至于那些非法赌局反倒消停了。在他们看来,这一场已经没有什么赌的必要了。

 

虽然兴欣就算下一场弃权都已经不会撼动第四的排名,乔一帆还是高兴不起来,只觉得胸口发闷。

 

手机和QQ都是安安静静的。无论获胜还是惜败的队伍,此时都沉浸在他们自己的世界中。有些队伍欢欣鼓舞提前庆祝进入了季后赛,还有的队伍已经跟这个夏天说再见了。

 

唯独微草,只有微草,体验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木   恩:一帆,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一寸灰:我知道,你们拼到了最后一秒,太可惜了

木   恩:我简直不敢看队长……

一寸灰:他怎么样?

木   恩:还是一样,说我们打得很好,下一场继续加油……可他越这样,我们越觉得对不起他

一寸灰:你加油!他都没放弃,你们更不能放弃了

木   恩:不会放弃,可最后一场……唉,听天由命吧

 

王杰希,你真的可以坚持下去?

 

 


 

(24)

 

照例是周日下午的飞机回H市,乔一帆散散漫漫地在酒店复盘复了一上午,愣是没敢刷微博,也没开QQ。

 

虽然担心着王杰希,但想到微草是在他们的主场应战,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吃过午饭后便带着兴欣全员奔赴机场。

 

马上要登机了,乔一帆正打算关掉手机,却看见刚刚收到的一条短信:

 

高英杰:老总刚才过来了,跟队长大吵一架QAQ

 

乔一帆倒抽一口凉气,立刻离开队伍,让排在后面的人先登机。给高英杰回拨了过去。

 

乔:“怎么会吵起来?”

高:“还不是老总沉不住气,过来逼队长出场……”

乔:“简直太可笑了,他拿什么来逼前辈出场?”

高:“我不知道细节,只知道老总说因为队长的一意孤行导致了现在这个局面,要让队长来承担所有经济损失!”

乔:“……然后呢?我是说,结果呢?”

高:“没有结果,两个人互不妥协,大吵一架,当时我们只听到老总在咆哮,队长情绪并没有很激动。后来老总摔门走了,我们才看到队长气得脸色发青,手都在抖。”


乔:“……嗯。”


高:“咳,你别担心,有我们呢,老总不敢对队长怎么样的。再说了,胜败乃兵家常事,即使微草真的进不了季后赛,也是天注定我们要经历这个挫折的。总之现在队长不给我们压力,我们的心态都很好,为了队长我们也会拼到底的!……一帆?一帆你在听吗?”


乔:“嗯。他……现在在哪?”


高:“队长啊?他脸色很差,刚才跟经理请了假,回家了。”

乔:“我知道了。英杰,谢谢你。”

高:“一帆?喂?喂喂?”

 

乔一帆挂了电话,走向队尾:“陈姐,我想请个假,很抱歉是私事。我会改成明天早上的飞机,不会耽误训练。”

 

陈果见他神色凝重,立刻答应下来:“好好,你走你的。周一回不来也没关系,最后一周了没那么大压力,训练先让方锐带着就行。”

 

“谢谢陈姐!”乔一帆点了个头,一溜烟没了影。


 

“真爱呀真爱!”方锐在一边小声感叹道。

 

“你怎么知道是因为王杰希?”陈果疑惑地问。

 

“偷听呗!”方锐躲过陈果鄙视的眼神,“哎呀,我只听到个前辈俩字,没别的。”

 

“别是王杰希出了什么事吧……”

 

“八成是,我看小乔刚才说着说着,眉毛都拧一块去了,那小眼神!啧啧!”方锐想着乔一帆刚在渐冷的眼神,现在还心有余悸,打了个哆嗦。“哎我说陈姐,叶修别的咱就不说了,看人的眼光我是真心服!你觉不觉得,小乔是天生的阵鬼?”

 

“怎么说?”

 

“你看他对王杰希,全方位多角度投入,关心,细心,贴心,一环套一环,层层包围。这跟放鬼阵的心法和手法都是相通的。而且他有的是耐心,占到便宜也不贪恋,让你毫无防备地走进他的包围,等察觉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一直蛰伏在暗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引爆所有鬼阵,发动鬼神盛宴!管你王杰希还是王不留行,都一波带走!”方锐说得起劲,还挥了下拳头。

 

“你想太多了。”陈果斜眼看他,“小乔要是真那么心脏还能让你看出来?我猜他自己都拎不清他对王杰希这份执着包含了多少东西,这孩子就是心眼儿踏实,想做就去做了。当然了,他做事冷静有大局观倒是真的,我就不信王杰希会无动于衷。”

 

“看今天小乔能不能把握住机会了。是时候引爆鬼阵了。”

 

 

 

乔一帆记性出奇的好。

 

只去过一次王杰希的公寓,路线却记得一清二楚。

 

乔一帆健步如飞,四周的景色在倒退。进入职业圈几年以来的记忆像放电影一般在眼前闪过。

 

15岁时的惊鸿一瞥,微草训练营时的教诲,离开微草时的欲言又止,神之领域大混战时的赞叹,常规赛时的鼓励,兴欣夺冠后的祝福,解开心结的一杯酒,新年的祝福焰火,每晚的一碗热粥,窝在一起PK,还有那湿漉漉的土豆田……

 

全部都是王杰希。

 

对于这个贯穿了自己职业生涯的人,虽然他们的相遇交织着孤寂与暗淡,但是乔一帆始终感激,因为正是从那一刻起,自己的生命从此不同。虽忍痛挥别过去,蛰伏苦熬,终于新生展翼,可以与他并肩,却发现他始终放不下追逐着的,是那个年轻的魔术师在他心中洒下的,点亮他梦想的那一缕星光。

 

是仰慕,崇拜,依赖,还是爱恋?

 

在奔波的一路,乔一帆的脑中渐渐清晰。

 

在看到王杰希的一瞬,乔一帆明白,自己早就已经爱上他了。

 

 

 

 

出来开门的王杰希脸色苍白,宽大的睡衣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乍一看仿佛大病初愈。雾蒙蒙的眼睛看清来人后闪过一丝错愕。

 

“一帆?你……不是回H市了?”

 

乔一帆只觉得脑中理智的弦啪的一声烧成两段,大步上前,紧紧抱住了王杰希。

 

 

TBC



评论(42)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