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桑榆 (19-21)

  • 本更又名:全职版爸爸去哪儿【x】

  • 有苏有狗血OOC预警

  • 从学森林专业的亲亲好CP白镜那里挖来了不少脑洞~还是引用了跟Nalni姑娘的好多名言~=3=

  • 不科学有bug有,一切为了剧情服务

  • 16-18 13-15 10-12 7-9 4-6 1-3

  • 乔王小火炉欢迎你:305228787

  • 本来挺有趣的剧情也能被我写得这么boring真是服了自己orz很感谢一直看得下去的小伙伴QAQ

  • 点赞和推荐是更文的动力!也欢迎留言讨论!



(十九)

 

“队长,队长,我们去哪里呀?”

 

微草队员们觉得自己涵养高到一定境界了,才没有把一直唱个不停的包子从大巴窗户扔出去。

 

“我说大眼,你不会是被兴欣打爆两次,就怀恨在心把我们拐卖了吧?”叶修叼着烟,趴在前排王杰希的座椅背上。

 

坐在一旁的陈果用拳头捶他,“谁稀罕买你,王队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王杰希皱了皱眉,回过头。“把烟掐了,这是高级巴士,不准抽烟。”

 

“你这高级大巴要把我们载哪里去啊?都一个多小时了,再不到手机都漫游了。我怎么不知道B市郊区有什么高档饭店啊。”叶修掐了烟还依依不舍地咬着烟屁股,“明明知道哥就喜欢路边摊大排档,不禁烟。你就是存心跟我过不去。”

 

“跳车吧,本来也没打算带着你。”王杰希说罢挑挑眉,转头看了眼乔一帆,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乔一帆正跟高英杰坐在一起,听见叶修的话,猛然回头,正好跟王杰希的目光撞在了一起。他便是没想到在网上的调侃这么快就被叶修打脸,哭笑不得地耸了耸肩。

 

“小乔,做为队长要时刻提醒自己的队籍。”叶修一边感叹“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一边回头给方锐使了使眼色。

 

方锐比了个包在我身上的手势,猫着腰走到第一排,乔一帆和高英杰的座位,一脸真诚地说,“队长啊,我突然想到昨天比赛跟小高pk的时候有个地方怎么都想不通,我能跟小高单独谈谈么?”

 

两个人都愣了下,乔一帆倒是没怎么犹豫就让了位,“你坐吧。”

 

方锐一点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就拉着高英杰聊开了。乔一帆自然而然地坐到了王杰希身边。

 

其实乔一帆真心不像叶修跟方锐想的那样不开窍。就算高英杰是自己老友,但他跟王杰希做为两个队的队长,坐在一起也是理所应当。只是兴欣队员上车的时候,王杰希正在跟司机交待路线,乔一帆自然是跟高英杰坐在一起了。

 

于是兴欣这些恨铁不成钢的队友们可是操碎了心,各种创造机会,终于把乔一帆和王杰希赶到了一起,才消停了会。

 

 

 

王杰希早就习惯了单人独座,无论飞机还是大巴。一方面他“闲人勿近”的气质让微草没人敢坐他旁边,另一方面他也确实不喜欢刻意找话题,虽然他的确努力过了,还是会感受到对方的拘谨。与其勉强别人作陪,自己一个人反而随意。

 

经过昨晚跟兴欣的苦战之后,只睡了六个小时,便要爬起来组织两个战队出去玩的王杰希还真有些吃不消。

 

好在乔一帆坐过来之后,没有拿一堆“去哪里”的问题来烦他,也没有像包子那样冲他唱“队长,队长,我们去哪里呀?”只关心了他几句便安安静静地用iPad看比赛录像做笔记。王杰希觉得世界都清静了,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竟舒舒服服地打起了盹。

 

 


 

“咚”的一声。王杰希捂住了头。

 

“怎么了?”乔一帆扳过他的肩膀。“撞到头了?我看看。”

 

王杰希摇摇头,不着痕迹地挡掉了他的手。“没事,不疼。睡迷糊了。”

 

乔一帆无奈地笑了笑,都撞出眼泪来了还嘴硬。近距离看着他仍旧有些迷离的眼神,以及眼睫毛上沾着细密的水珠,乔一帆觉得心跳漏了几拍。

 

“想睡就靠着我睡吧,会舒服点。”乔一帆主动提供了肩膀。

 

 “不睡了,快到了。”王杰希揉揉眼直起身,一件衣服掉在地上。

 

——是乔一帆的兴欣队服。

 

“哦,我看大早上的还是有点凉,怕你睡冷了。”乔一帆神情从容地接过衣服。

 

王杰希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于乔一帆对他自然而然的温柔细致,他还是会有点不知所措。一个人独立久了,衣食住行、人际交友全都围绕战队,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也会有人这样围绕着他,透过他冷硬的防备和伪装,直触内心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说谢谢显得生分,可他实在睡得很是温暖舒服,如果不是撞到头都不愿意起来。

 

做为回报,王杰希舒舒服服地抻了个懒腰。

 

对着车窗当镜子整理了下,发现睡了一觉黑眼圈都没了,王杰希觉得自己的五官都柔和了很多。从车窗的倒影里看身旁的乔一帆,橙红色的兴欣队服,映衬着自己的微草绿。

 

还挺配的。他想。

 

 

 

(二十)

 

车子在一处农家小院停了下来。

 

四周清清静静的,方圆百里好像只有这么一户人家。房子旁边是几个塑料大棚,后面有个不小的水塘,被包围在一片一望无际的玉米和土豆田中。一垄垄的土豆苗顶着淡紫色的小花摇曳,绿油油的叶子在初夏的晨风中晃悠悠地反射着阳光。今年第一茬的玉米已经长熟了。

 

“行啊大眼,这么原生态的农家乐你怎么找到的。”叶修下了车惊叹,还不忘立刻点上烟。

 

“这家是普通民居,不接待游客的。户主的儿子是个微草粉,托我家亲戚找我要签名,说起这个地方,我才记下了。早就想带微草的来放放风,不是没有时间就是季节不对。”

 

“果然符合你的风格,老年人就是热衷养生。”

 

“正好给你洗洗肺,不用谢。”

 

常年被关在训练室的职业选手们很多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么原汁原味的乡下,仿佛一下子恢复了小孩子天性,下了车便到处撒欢儿,吓得水塘里的野鸭扑棱棱地飞起来,嘎嘎地叫个不停。

 

就连乔一帆和高英杰也开心得一蹦三尺高,下了车就被柳非拉着充当摄影师去了。

 

“英杰!你跟一帆别跑太远,大家先进来跟小朋友合个影!”王杰希站在小院门口喊道。

 

“来了!”两人一阵风似的跑进来,跟主人一家问候之后,乔一帆又马不停蹄地跑出门逮包子去了。

 

王杰希笑着摇摇头,他还真是没想到,宅惯了的队员们一放风都跟脱了缰的小野马似的拉不回来。

 

好不容易才聚齐了两个队的全员,又花了一番功夫排好队形,叶修当仁不让地被所有人压在地上翻不了身,王杰希和乔一帆被队员们簇拥到第二排,跟户主一家子站在一起。

 

“三,二,一”

 

“王杰希!!!!”

 

王杰希瞪大了眼睛。一片哈哈大笑声中,微草和兴欣有史以来第一张全员合影就这样诞生了。

 

“为什么拍照要叫我的名字?”队员们都散去找户主大叔领任务了,王杰希还是不解地问乔一帆。

 

“你名字好听呗,”乔一帆做为始作俑者,其实早就悄悄把这道指令传达下去了。“尤其是叫‘杰希’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笑。”

 

王杰希还是第一次听人这样分析他的名字,忽然觉得莫名的开心。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叫过他了。

 

“哦?那你为什么不这么叫?”

 

“啊……前辈就是前辈,叫习惯了不太好改,”乔一帆自己挖的坑自己跳,“但你喜欢的话,我会试试。”

 

“……”王杰希觉得自己好像又输了。他向来是以说话直接冷硬著称,对付叶修都不在话下,可在乔一帆的温柔面前却频频碎成战五渣。

 

两人走进屋子,去找户主领任务。

 

他们俩来得晚,摘水果捉鱼等等简单好玩的任务都被分配给了其他人,于是被指派到田地里摘玉米挖土豆。

 

一人提一个篮子,从水塘边绕到田地。刘小别和高英杰正光着脚丫子在水里用网子捞鱼,见到他俩便兴奋地挥挥满是污泥的手,“队长!一帆!”“哈喽啊队长!想吃什么鱼我给你们捞!”

 

“你们两个注意保护手!”王杰希皱着眉喊。

 

“知道啦!”

 

乔一帆噗嗤笑出声,“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爸爸去哪儿剧组。”

 

“玩归玩,伤到手的话后果不是我们承担得起的。”

 

“你太紧张啦,你安排得这么用心,不就是希望大家都能玩得尽兴吗。你的孩子们都已经长大了,他们自己能保护好自己。倒是你,要对自己好一点,多爱自己一点,知道吗。”

 

王杰希还是不放心地看了水塘里的两人几眼,才点点头,跟上了乔一帆的脚步。郊外的空气新鲜纯净,混着泥土和青草的香味。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感觉紧绷了几个月的神经都舒展开来,暂时把关于比赛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抛在脑后。

 

 

 

两人很快摘够了所有人吃的玉米,把篮子放在田边,迈进了土豆田。

 

“开着花的还不能挖,最边上这一茬叶子看起来有点老的应该快熟了,但其实还不到季节。我们选得仔细一点,可别给人家的田糟蹋了。”

 

王杰希拿铲子刨了几下,土质松松的很好挖,一会就露出一嘟噜小土豆来。“你还挺有经验的,以前去农家乐玩过?”

 

“我上学之前跟着爷爷奶奶住在城郊,种过很多蔬菜的。后来爸妈做生意赚了钱,搬到城里来之后就再没机会到农村玩了。今天没想到能来这里,真是太开心太开心了!”

 

“哦?看来我选对地方了。你不是会看我的相么,这次怎么没猜到?”王杰希埋头干活,语气里带了一丝掩饰不住的得意。

 

“没猜到才会有惊喜啊,要是每次都能猜到,魔术师这个称号我可要抢走了。”乔一帆又娴熟地挖起一串,放在篮子里。

 

篮子渐渐被填满,两个人拍掉手上身上的土,坐在草垛子上歇脚。觉得阳光实在大好,便躺在草垛子上聊天晒太阳。暖暖的微风拂过面颊,惬意极了。

 

“惊喜归惊喜,我还是要说,前辈这阵子已经够辛苦的了,又要分心招待我们,这么费心,我实在……有点过意不去。”

 

“你们喜欢就好。”

 

“这个地方……真是太舒服了。”乔一帆坐起了身,笑着眯起眼,“等我老了,也买块这样的地养老,不知道还买不买得到。”

 

 “是啊,跟你抢地的人中肯定有我一个。”王杰希睡意渐起,声音慵懒。

 

乔一帆惊喜道,“前辈也喜欢农村生活?”

 

王杰希眯着眼睛笑而不言。

 

“是前辈的话,不用抢,我分你一半住怎么样?”

 

“哦?这么大方。”

 

“这么大片地,一个人住会很寂寞吧。”

 

“你怎么知道以后会是一个人?”王杰希精神了些,挑挑眉。“不打算结婚?”

 

乔一帆被问得一愣。虽说自己潜意识里描画的未来的确没有女主的位置,但他连什么时候退役都还没计划好,哪里会想那么远。

 

“我……”乔一帆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王杰希成功扳回一局。

 

不等乔一帆回答,只听“哗——”的一声,一道水柱冲了过来。

 

 

 

 

“天呐!!!前辈!!!!!!”

 

 

 

(二十一)

 

王杰希很懊恼。

 

他本来很期待这次出行——没错,虽然他很少期待过什么,但从选地到活动都是他精心安排的,前前后后策划了一个月,自然格外的期待。

 

可先是煎糊了煎蛋,在车上打瞌睡撞到头,接着又被土豆田的灌溉系统定时自动放水浇了个透心凉,纵是淡定如王杰希也不由怀疑自己是否没有好好夜观星象,以至于选错了日子。

 

王杰希被冰凉的地下水浇得有点懵,乖乖地被乔一帆扒掉了队服只剩下T恤。又眼睁睁地看着乔一帆把队服“哗啦啦”地拧出一滩水,当成毛巾给他擦头发擦脸擦身体。

 

所幸队服裤子没有湿的那么严重,给倒霉的微草队长保留了最后一点尊严。

 

“好了。”乔一帆抖抖队服,又挤出好多水。“还好是地下水,挺干净的。”

 

王杰希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见他忍得辛苦,“想笑就笑吧,别憋着了。”

 

“不是的……我……咳咳!”乔一帆到底没绷住,低着头噗嗤笑开了。

 

王杰希先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笑,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位,自己也笑了起来。

 

 

微草队长王杰希,在经历了半年微草危机的压抑之后,终于笑了个痛快。

 

 

 

虽说他们俩这么内敛的人就算笑得再放肆,跟一般人比也还是斯斯文文的,但笑得这么动人的王杰希乔一帆还真是从来都没见过。或许是因为他在微草的时间不长见得少,又或许是因为王杰希滴着水的头发垂下来盖住眼睛别有一番风情,总之这一刻乔一帆不厚道地觉得自己简直是个人生赢家,忍不住偷瞄了好几眼。

 

风虽然不凉但是吹到湿透的身上还是激得王杰希连打了两个喷嚏。乔一帆见状猛然警醒,立刻脱掉自己的兴欣队服,给王杰希披上。

 

“那个……身上湿湿的容易着凉,还是披上点好。”乔一帆话说得有点结巴,也不怪他,这种画面无论说什么都显得少女言情。

 

王杰希确实被冻得不轻,便没有拒绝,道了声谢,穿得严严实实,连拉链都拉到了顶。

 



 

乔一帆淡定得出奇,就算王杰希上红下绿,像棵瘦瘦高高的萝卜,他也能做到熟视无睹,甚至怎么看怎么顺眼——习惯了花花绿绿混搭风的君莫笑,兴欣全员上上下下早就已经不知道品位二字怎么写了。

 

但是微草的队员们显然没有兴欣那么过硬的心理素质,很没出息地在风中凌乱了。

 

谁能告诉我们为什么队长好好地穿着微草队服出去挖土豆回来的时候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还穿着兴欣的队服?在那开满淡紫色小花的浪漫土豆田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风月之事?哦漏为什么乔一帆面不改色心不跳衣冠楚楚难道我们逆了CP?没看出来乔一帆披着天使的外衣本质竟然是只大尾巴狼?从离开微草开始就处心积虑一步一步推倒队长吃干抹净?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这位少侠以后要怎么称呼?

 

众人的脑子轰隆隆地被炸开了个无数个洞,而柳非这边早已脑补了三千字的田间湿身play,连高英杰都被这惊人的信息量冲击得捂住双眼。

 

微草的队员们比较倒霉,内心各种咆哮却不敢表现出来几乎要憋到内伤。一道道灼热的视线汇聚到一起简直能崩爆米花。

 

可王杰希什么人,愣是风轻云淡地拎着一篮子土豆进了厨房,成功引起了正负责洗菜生火的兴欣队员们新一轮的围观。

 

兴欣这边明显高下立见,在一片此起彼伏的“yoooooo~~~~~”和口哨声中,乔一帆低着头红着脸把王杰希拉了出去。

 

 



“抱歉啊,我想他们大概是误会了。”乔一帆故作镇定地解释道,可又觉得不对,既然是误会你心虚什么啊!便悄悄地转移话题,“他们没事就喜欢开玩笑,你别见怪。”

 

王杰希思维转换得倒也快,不以为然地笑了下,“你该好好管教了。”

 

其实他也知道这么说冤枉了乔一帆,若不是第十二赛季结束苏沐橙退役,叶修钦点了乔一帆接任队长,兴欣恐怕会在方锐的带领下在猥琐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我的错我的错!”乔一帆赶紧道歉,还是心有余悸。心想还好叶修和方锐两个大boss当时没在屋里,不然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俩。

 

可就算王杰希头发吹干了,也很快把衣服还给了乔一帆,也比不过柳非给叶修和方锐的传话速度快。

 

两人出乎意料地没有一唱一和地放嘲讽,让乔一帆怀疑是不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但做为前辈,二人还是给了乔一帆无微不至的关爱和照顾。比如在吃饭时使劲给他夹菜夹肉,让他“多补补”。比如在回去的路上,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乔一帆和王杰希又坐到了一起。

 

当盖着兴欣队服的王杰希轻靠在乔一帆肩头时,看着睡得毫无防备的两个人,方锐淡定地按下了快门:“小乔啊,哥只能帮你到这啦!”



TBC


下面放几张镜镜传给我的她暑期实习的加拿大土豆田时拍的照片~

给大眼喷湿的那道水柱//////

恭喜大眼完成了冰桶挑战


看~真的是紫色的花哦~



最后附上几段丧心病狂科学严谨的聊天记录【x





评论(34)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