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高山原也】月牙儿弯弯


是我的意难平,就想看小狐狸笑一个

大概只有在朗哥身边才能看到小狐狸甜甜的笑吧

gsyy szd!!!!

ooc属于我





刘也失魂落魄地一个人去了卫生间。

 

厚重的门隔开了庆功酒会的喧嚣。

 

藏在眼眶已久的眼泪这才落了下来。但他不敢哭出声音,万一被人听到不知道会被写成什么样。

 

他已经忍了很久了,大概从上次工作人员模模糊糊透漏了高嘉朗的排名开始,他便再也笑不出来了。高嘉朗一如既往地闹他,他也没那个心情,问他他就说自己太紧张了。

 

紧张当然有,每个人都紧张,但大家知道面对镜头还是要展现出积极乐观的一面,快决赛了,拉到的每一票都至关重要。只有刘也,躲镜头躲得更厉害了。他自己也知道,做艺人这么久,除了跳舞之外自己的表情管理差得一塌糊涂,有心事就会挂脸。所以他很有自知之明地整天戴着个忍者似的大口罩,口罩后面表情臭成什么样他自己都不敢想。

 

高嘉朗当然有所察觉,跟他的互动愈发小心翼翼起来,也越来越幼稚。没事捅捅他啊,勾勾他手指啊,像个小学生。刘也每每回瞪,便会看到这位哥一脸憨笑讨好。刘也被攥紧的心才会稍稍软化一点,勉强着给他回应。

 

这傻瓜,自己为啥心事重重他就看不出来么?

 

最好别看出来。刘也想,反正自己这点念想,今晚就该掐灭了,他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总决赛的三个小时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来的,除了跳舞时保持了专业水准,其他时候都像个傀儡一般被人调度,浑浑噩噩地,从舞台一头晃到另一头。

 

跟其他弟弟热泪盈眶的出道宣言相比,他知道自己说的无趣透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大概感谢了一堆人,该感谢的都谢了,还有些不能说的话,他没说——当然说了也播不了。

 

庆祝的焰火“腾”地一下从他身旁冲出来时,他仿佛猛然惊醒,看向了舞台的另一头。

 

高嘉朗也在看着他。

 

这应该是他们在这个舞台上的最后一次对视了吧。

 

刘也脑中像放电影似的,他们相处的过往点滴一幕一幕地略过,那么多,那么琐碎,那么无厘头沙雕,又那么美好。

 

可一切的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就那样只注视着他,身边的一切嘈杂都仿佛听不到了。

 

高嘉朗在对面对他喊了什么,他没听见,但他还是笑着冲他挥了挥手。这大概是他今晚露出的第一个笑容,虽然笑着笑着眼前便模糊一片看不清了。

 

结束了,可他还得向前走。没有他的日子,总要慢慢习惯。

 

 

庆功宴上他就没吃几口,也没喝酒。

 

跟成了团的弟弟们在一桌,他是情绪最不高涨的一个,所以也没什么人来灌他。

 

即使这样,他觉得自己已经绷到极限了,他不能在这些人面前崩溃,便偷偷躲开无处不在的镜头,来到卫生间。

 

想来也可笑,人家出道的弟弟们都是镜头前哭得热泪盈眶,庆功宴欢天喜地。可他呢,镜头前臭脸,庆功宴一个人丢盔卸甲躲到卫生间哭。

 

再怎么说也是成了团的,不知道多少人艳羡呢。至于吗,刘也,你至于吗?

 

他捂住嘴,眼泪不停地流淌。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终于镇定了下来,终于能再度伪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出现在镜头前,才走出隔间,洗了把脸。

 

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他本来眼周就有点红,这一哭,不仅红,还肿。他赶忙用湿巾敷了敷眼。

 

这可咋整啊!刘也有点气自己的不争气。

 

门突然开了,高嘉朗就这么猝不及防地闯了进来,刘也还没来得及扔掉手中的湿巾。

 

两个人都愣了。

 

“你嘎哈……呢?”高嘉朗肯定是先开口的那个,一瞬间发现不对,“咋了?怎么地了刘也?”

 

刘也局促地抹了抹脸,扔掉湿巾,“没事儿,喝多了。”

 

高嘉朗懵懵地看着他,“瞎编吧,我看你也没咋喝啊。”

 

刘也瞪了他一眼,想着他在别的桌上喝酒打屁还不忘观察自己,心里便软得一塌糊涂。这谎也编不下去了,“你还说我,你自己喝了多少?嗓子不要了?”

 

高嘉朗露出个憨笑,“你哥我的酒量那绝对不是吹,一会我出去全能给他们撂倒你信不。”

 

“你就不能少喝点——”

 

“咋地了,心疼我了噢?”高嘉朗忽然嬉皮笑脸地凑过去,“都心疼哭了噢!”

 

刘也后退几步,“一边儿拉去,谁心疼你。”

 

“哥心疼你,心疼你行不行?”高嘉朗继续逼近,逼得刘也又退回了隔间。

 

高嘉朗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平时碰刘也一下都小心翼翼的,借他个胆都不敢跟刘也撒酒疯,现在竟然抬起一脚把门踹上,欺身上来,给刘也来了个壁咚。

 

可见真是喝高了。

 

“你瞅这眼睛红滴,跟兔子似的,比你上了妆还好看呢。”高嘉朗说着说着,还伸手掐了把刘也的脸。

 

刘也被他刚才一系列操作搞得脑子宕机,愣愣地硬是由着他的大爪子在自己脸上连掐带摸。

 

“咋哭了呢,在台上都没见你哭。刚才我看着你上厕所待了那老半天,就感觉不对,就跟过来了。一看你这样给我吓得……你一哭我是真难受。”高嘉朗一边摸着刘也的脸一边叨逼叨,“虽然你哭得还挺好看,但你笑更好看,那俩眼一弯跟月牙儿似的,我可稀罕了。都出道了,有啥事过不去?能不能跟你朗哥学学坚强点?”

 

刘也没好气地怼他道,“也不知道是谁在台上哭成那鬼样。”

 

高嘉朗语塞,“咳我那是,我那是……委屈!对,委屈滴!”

 

刘也心里咯噔一下,担心戳人痛处了,小声道:“你怎么委屈啦。”

 

“哥委屈呀,委屈死了!”高嘉朗捂胸口,痛心疾首,“你个小没良心滴出道了都不给哥个拥抱,可把哥委屈死啦!”

 

刘也一愣,随即顺势一把抱住了高嘉朗。

 

高嘉朗顿时成了个木头桩子,说也不会话了,手脚也不知道往哪放了。石化了十秒才缓缓回抱住刘也,轻轻地,像抱着个举世无双的珍宝。

 

刘也的眼泪浸湿了高嘉朗的肩头。

 

“说好的,你会陪我……一起出道……”

 

高嘉朗抿了抿嘴,收紧了胳膊,一下一下地抚摸刘也的头发。

 

他叹了口气,轻声道:“对不起啊。”

 

刘也再也控制不住,从一开始轻声抽泣,渐渐地转成呜咽。

 

他不要他的对不起,他尽力了,这一路走来有多艰难,有多少无奈,他都知道,他心疼这个男人心疼得快要窒息。这个时候,他怎么有资格霸占着他的温柔,享受着他的抚慰?

 

“你嗓子还疼不疼?”刘也止住哭泣,在他耳边问。

 

“早不疼啦,别信他们大惊小怪地,哥这铁嗓,一会还跟他们唱K呢。”

 

“不准去!”

 

“好嘞!”

 

“……”刘也快被他气笑了。

 

“别哭了小也,我就算成不了团,也会继续支持你保护你的啊。”高嘉朗声音温柔又性感,“以后谁敢欺负你,哥削他!”

 

刘也噗哧笑了出来,脸上还挂着泪。

 

“你等会儿!等会再笑。”高嘉朗松开刘也,两手握着他肩膀。“我看着你笑,别浪费了,来笑一个。”

 

刘也憋着笑,咬着唇别过头去,“一边去儿,我又不是卖笑的。”

 

“说真的,你都好几天没笑了,咋逗你都不笑,哥要郁闷死了。”

 

刘也不理他不看他。

 

“夜~~深~~啦~~”

 

这歌要是其他弟弟听了铁定笑得满地打滚,可刘也跟他唱太多遍,早就脱敏了。

 

还是不理。

 

高嘉朗捂住脸装哭,“哎呀妈这也太欺负人了!刘也天天欺负我,我要告诉郭老师去!”

 

刘也冷笑,这人也就这点伎俩了。

 

“就欺负你了,怎么滴。”

 

高嘉朗抬头嘿嘿一笑,“那可不呗,你是我老板,只有你能欺负我。你想欺负人了我随叫随到,行不?”

 

亮晶晶的狐狸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END




评论(10)

热度(292)